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谁也不许拱我的白菜 > 第462章 肺腑之言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傅如兰勾唇微微一笑,道:“我胆子大?我胆子有什么大的?自进了这个吃人的地方!我的胆子就已经被磨灭了!”

夏兰深深地看着她,不禁道:“兰贵妃,知道你是因为悲痛才做出今日这些荒唐事来,快些向皇上认个错。”

宣帝的脸已是低沉到不行,一看就是要动大怒,夏兰忙上前道:“兰贵妃只是无心之失,皇上莫要怪罪。”

一众宫人侍卫都跪了下来,扬声道:“请皇上息怒。”

宣帝这么多年何曾被人打过,只不过从前先帝在时因为幼时顽皮曾被罚过,如今竟被一小小女子给打了巴掌,哪能忍得下这口气,但是夏兰在旁边相劝,旁边一众宫人都齐齐出声,让他的理智与清醒回来了。

既如此,都说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那么敢问,只会在这里散布谣言的你,算不算得上是一名真正的乾国人呢?”

那人被她这一番话说得一怔,其余人听了她这一番话,也不禁都陷入了沉思之中,又听得薛青戈继续道:“而且,我希望大家都能知道的是,乾国那前两道防线被攻破的原因不只是因为防不胜防,最重要的原因便是——出了奸细,连这事都不知道,会是从紫河城跑出来的人?”

其余人看向那男子的眼神瞬间就变了,差点就跟着他的思路走了,当即都十分复杂地看了他一眼,本来都坐到了他的旁边去,当即都回了自己位置上去。

就在这个时候,刚好薛青戈等人的菜都上了来,薛青戈该说的也说了,当即将身子转了回去专心吃饭。

待用完饭,几人便上楼回了房去,一上楼,沈贰就不禁笑道:“小姐不愧是小姐,这口才真令人甘拜下风。”

薛青戈笑了笑,又十分谦虚地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啦,甘拜下风还算不上,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薛青戈率先进了房间,红绡自然跟在她身后,沈壹和沈贰便进了隔壁房间。

待红绡将房门一关,薛青戈连忙上前几步附在她耳边轻声道:“绡儿,你去看看刚才那个人住的是哪个房间。”

红绡一点头,当即连忙便去了。

薛青戈站在那里,突然觉得这屋子里有些闷,当即过去将窗户给打开了,这窗外临着客栈的后院,还能看到远处的别处的楼房,薛青戈抱臂靠在那里向着外头看着。

其实她刚才并不想出头的,按照现在的情况,她是不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的,但是刚才她听到那人说的紫河城也要守不住了,登时就受不了了,所以才忍不住出声反驳的。

她怕,她是真的很怕,她甚至都不敢想,要是乾国亡了,会变成什么样子,父皇,母后,还有哥哥们,小玉,岁兰,燕九,阮慕之,还有小黛她们,还有卫泽,这些一直存在于她的生命之中的人,若是他们一下子都不在了,这该让她如何承受。

一阵微凉的风吹了进来,薛青戈不禁将自己抱得更紧了,眉头也死死皱了起来,现下薛善奕失踪,紫河城仍在僵持,也不知陵川现下情况如何了,只希望一切都能相安无事。

想到这里,薛青戈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却突然感觉有什么盖到了自己身上,回头一看,原是红绡,是自己刚才出了神,所以都未能感觉到红绡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红绡将一件水蓝色绣桃枝披风披在了她的身上,道:“公主无须将那人的话太过放在心上,不过是他胡言乱语罢了。”

薛青戈不禁略带了几分苦涩地微微笑了笑,道:“我也知道啊,只是……对了,你这儿是哪里来的?”

红绡含笑道:“我见着天气渐渐凉了,所以出宫前带上的。”

薛青戈不禁暖心地一笑,握住了她的手轻柔地摩挲了两下,笑道:“我们绡儿啊,真是太体贴了,还真是离不开你啊。”

红绡含笑道:“没什么的。”

薛青戈又突然想了起来,问她道:“对了,可看到那人住在哪间房间吗?”

红绡点头,回道:“住的很近,便在尽头那间。”

薛青戈点了点头,不禁又去眺望着远处,口中道:“等下我便去查探查探,这人究竟是个什么来历。”

红绡不禁道:“公主何处亲自去,让我去便好了。”

薛青戈自然不会用什么擅用的逼问之法,所以笑道:“不必了,我去就好,你在这里等我回来就行了。”

虽然红绡已知晓了她的能力,但另一能力还未见识过,并不是因为不想让红绡知道,而是因为觉得一人行事要方便一些,所以打算自己一个人去就好了。

红绡倒也没多问,脸上也未有什么其他的表情,薛青戈不禁一把握住了她的手,道:“绡儿,以防有什么突发情况,你看着房间会好很多,有你在,我才放心。”

红绡看着她笑道:“我知道,公主便放心吧。”

薛青戈点了点头,亦回以她一个笑容。

待夜深了,薛青戈方出了房间去,缓缓地走向了那人的房间。

待走到红绡所说的房间,薛青戈敲了敲门,半晌,便听得一人道:“谁?!”

“。。。。。”

薛青戈没有应声。

只听得里头静默了片刻,又有些颤颤巍巍地喊道:“是谁?!”

薛青戈没有应声,只又伸手敲了敲门。

听得脚步声响起,向着门越走越近,到后来,便觉两人只有一门之隔了,“谁?”

“。。。。。”

薛青戈仍是没有应声,再次抬手敲了敲门,里头登时没了声音,薛青戈转身便离去了,直接下了楼去,因为那人的房间正对着后院,此时后院并没有人,薛青戈将手对着下方,紧接着,整个人便飞升了起来。

恰好这人房间的窗户并没有关上,薛青戈至那人的窗外,发现那人正靠着门,死死地盯着门外,像是怕有人突然闯入。

薛青戈直接从窗户进了去,缓缓地落了地,笑道:“你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