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休息一晚之后,第二天沈凌烨神清气爽的起来,吃过早饭之后,便让人传信给何知县,让何知县陪着他前去陈家酒坊。

何知县那边早就准备妥当,只等着沈凌烨的消息了,接到消息后,立即赶到驿馆。

与何知县同行的,不光有五原县的县丞和主簿,还有陈家老二。

这陈二年纪在四十岁上下,年轻时应该长得也不错,带着几分生意人的精明。

自从早晨起来见了何知县,得知太子殿下来五原县,并且有意帮着陈家重建酒坊的消息,陈二就处在一种晕乎乎的状态。

他怎么也没想到,陈家小小的酒坊,竟然能得到太子殿下的关注。

等到沈凌烨出来,众人上前见礼时,陈二直接跪在地上,眼泪没忍住就掉了下来。

“小的给殿下磕头,谢殿下对陈家酒坊的关心。

若是陈家酒坊能够重新开张,能够完成老父的遗愿,让青玉泉重现,小的甘愿将酒坊送给殿下,只求留一个青玉泉的名头就好。”

自从去年酒坊被毁,陈家老爷子气的一命呜呼,陈家上下想尽一切办法试图重建酒坊。

可这酒坊是陈家几百年来的积累,去年北辽入侵时陈家元气大伤,连家人生计都成问题了,哪有能力重建?

陈家上下奔波近一年,却未能筹措到足够的资金重建酒坊,如今得知太子殿下可以帮忙,陈二自然是激动万分。

但凡有一点儿机会,陈家都不愿意放过,只要能完成老爷子的遗愿,陈家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沈凌烨看了看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陈二,叹了口气,“你先起来吧。

陈家酒坊遭逢大难,也是朝廷守卫边关不利,朝廷有一部分的责任。

孤出手帮忙,主要还是看在青玉泉几百年历史的份上,不想让这酒从此湮没再无踪迹。”

“陈家酒坊孤倒是不稀罕,但是孤不能平白无故帮你们。

这件事等会儿再说,你先带着孤前去酒坊,看一下酒坊如今的情形,再估算一下酒坊想要重建恢复往日规模需要多少银钱。之后,再谈具体重建事宜。”

“陈家还有什么人?谁是做主的人?把陈家能够说得上话的人全都聚集到一起来。

此事在孤眼中虽不大,可是在你陈家可就是天大的事情,还是一起商议明白了直接拍板定论比较好。”

沈凌烨办事向来干脆利落,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帮陈家,就没必要磨叽,他没那么多时间总来五原,一次性解决,之后安排个管事过来就可以了。

“回殿下的话,陈家就是小的说的算。

家兄幼年时便不在了,连个后人都没留下,小的倒是有两个弟弟,就在酒坊那边呢,到了那边就把人聚齐了。”

陈家人口不算多,以前就是老三老四在酒坊负责酿酒,老二在县城里负责接洽客商等事宜。

家里大小事情,基本上都是陈二做主,不然他也不敢说,要把酒坊送给沈凌烨。

“嗯,那就走吧,孤在五原停留的日子不会很多,尽快把事情办完,孤还要去乌海。”

沈凌烨点点头,迈步便往外走,其余众人随后跟着,大家一起出了五原县城,直奔城南的陈家酒坊。

这陈家酒坊历史悠久,陈家兴旺时也是本地的大户,酒坊附近不少田地都是陈家的,所以陈家老三和老四领着家人就住在酒坊附近耕种。

一来家里人的生活要继续下去,二来他们始终没断了重建酒坊的念头,经常来酒坊收拾,就想着一点一点把酒坊重新收拾好了,等哪天再重新开工。

所以当沈凌烨一行来到酒坊时,意外的见到酒坊虽然破败,却没有想象中的杂乱不堪,反而是各处都收拾整齐。

“殿下,当初酒坊被占时,烧锅什么的都被砸碎了,库房里存着的酒也全都被抢,就连制好的曲也都被毁坏掉。陈家酒坊这十来口老窖,也都被砸了。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整理,如今看起来,老窖只需要找匠人重新修补,费些工夫倒是能补上还能用。

主要就是那十几口烧锅有点儿麻烦,再就是原料,还有外头这房子,花费不少。”

“在下与兄弟们粗略算了下,怕是没有一万两下不来。

要说陈家经营数百年,当初也辉煌过,只可惜我们兄弟平庸,到了我们这一辈儿,也就是维持着过日子。

加上去年那一场动乱太突然,家里根本没防备,被抢走了大笔的财物,这才导致如今这局面。”

“殿下若肯帮忙重建酒坊,不管什么条件,小的们都肯答应,只要能让青玉泉酒再次出现在市面上,任何要求都能答应。”

陈二太着急想要重建酒坊了,因为这是陈家列祖列宗几百年的传承,不能到他们这辈儿断了。

沈凌烨在酒坊里走了一圈也差不多有个基本的估算,陈二说的数目跟沈凌烨猜想的差不多,知道陈二没有唬人。

再见到陈家众人这般恳切的表态,沈凌烨也有些感动,“既然陈家的人都在这里,那孤就直接提出条件来,你们看着若是能接受,那孤就让人送银子过来,重建酒坊。”

“你们出方子出技术,酒坊生产的一切相关事宜,孤不插手不管,只派个管事和账房过来。

孤负责投银子,也可以负责青玉泉的一部分销售,比如说京城等地,孤会用手中的渠道帮忙。

当然,孤出钱出力,自然不是平白帮忙,孤要占一半的股份,也就是说,从即日起,陈家酒坊可就不完全姓陈了,你们觉得如何?”

沈凌烨原本只打算把银子借给陈家,让陈家把酒坊重新建起来,可是被清涵一提醒,沈凌烨也觉得那样不太合适。

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无亲无故的那么一大笔银子就借给他们了?

陈家倒是肯定不敢不还银子,可这也太便宜他们了吧?得来太容易,可能未必会珍惜机会。

沈凌烨提出占一半的股份,就是让陈家人知道,没有人会平白无故帮他们,沈凌烨看重的是青玉泉酒,他要的是青玉泉酒和陈家的带头作用。

“当然,这个股份嘛,你们也可以赎回。十年吧,给你们十年的时间,十年之后你们若是有能力了,可以将股份赎回去,孤完全撤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