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一向莺歌燕舞、喧嚣热闹的怜香楼今天晚上显得异常的冷清,底楼豪华的大厅里,一群浓妆艳抹的娇俏女郎分成两排相对站立,一个个退去了以往的娇媚暧笑,安安静静地笔直站着,但也有些不安分的眸子在东溜西溜。

怜心身着浅蓝薄纱衣裳,腰间系着一根淡粉色的腰带,平底软靴,步伐轻盈如燕地从她们面前一一掠过。

“你们都听好了,爷现在就在二楼安顿他的朋友,今晚大家都乖乖地去睡觉,不可喧哗,也不可前去打扰,听清楚了吗?”面无表情,怜心黯然地吩咐着,微垂的眼睑下,一双琉璃水眸沁着点点哀愁。

“是。”众女子齐齐应声。

但还是有部分女子显得有些八卦。

“心姐,爷的朋友是谁呀?看样子好像伤的不轻呢!我一出门就看见爷抱着她直冲了进来,那急赤白脸的样子,应该不是朋友那么简单吧?”嫣魅一笑,女子掩唇娇笑不已,媚眸流转,在碰撞到怜心一眼的冷芒时,倏地收敛。

这厢,又有美丽少女幽怨地哀叹起来:“爷如此着急,必定非寻常人物吧,想必在爷的心目中分量可重着呢。唉,奴家一心为爷守身如玉,他却连看我一眼都不肯。”

仿佛一语道破了她心里的苦楚,怜心冷凛地瞪了那少女一眼,沉重的话语隐着一丝怅惋:“行了,别再说一些痴心妄想的话。你们都给我竖起耳朵听好了,这世上的男人,无论皇亲贵胄还是巨商富贾,你们都可以打他们的主意。但是,唯独戏爷,绝对不可造次。你们要弄清楚自己的身份,戏爷,那是我们至高无上的主子。而他的朋友,就是我们的贵宾,明白吗?”

这一席话,既是说给她们听,也是说给自己听。

绚丽的灯光打在精致的五官上,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芒。怜心抿唇,头不自觉地抬起,盈然波动的眸子注视着二楼的雅阁,胸前起伏不定,似有汹涌的波涛在拍打。

戏子往日的慵懒邪魅早已经被满脸的焦虑担忧替代,他静静站在一旁,紧蹙着眉头盯着软榻上安然入睡的女子,她的身上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贴身**,乌发湿漉漉地贴在锦绣的软枕上,但那张脸,依旧苍白的可怕。

坐在床边正替飞翼把脉的是个灰袍老者,他双眉紧皱,连同额头的皱纹都皱了起来,更显得老态。

独孤静立在门口,眼看着楼下的姑娘们都散了,这才把目光投递到屋内,眉宇间难道染了一丝担忧。

等了半晌,戏子显得有些不耐烦:“明老先生,她究竟怎么回事?”

明天不语,眉头依然紧锁,放开把脉的手,长长地叹了口气。

戏子顾不上问他,连忙上前将飞翼露在外面的白皙手臂掖回被中,动作轻柔的不可思议,深情的眸子注视软榻上的女子良久,方才醒悟问道:“如何?”

明天沉着脸,扼腕叹道:“公子,恕老夫直言。你妻子身上的毒恐怕无药可解。”

、不远处的独孤冷毅的脸庞情不自禁地漾出笑容,为了把那老神医骗到这烟花之地来,戏爷竟然不惜以爱妻不慎病危相央求,着实丢了他戏爷的一世英名。

不过听到此话的戏子可笑不出来,他微微眯起丹凤眼,语气是硬生生的急迫:“到底是什么毒?”

走到一边,明天抚着长须,叹息着侃侃道来:“此毒名曰噬心红,又名七情花,它的花瓣有七,妖艳如血,四季不败,却遇水焚化,所以只有在干燥的沙漠地带才能存活。只要是拥有七情六欲的生物,都难逃此毒的侵蚀。毒性是依个人体质定期发作,有时情绪比较激动时也会发作。中毒者心痛如刀割,时常伴有手脚痉挛,虽痛苦难当,却也死不了。”

戏子静静听着,哀痛的眸子凝视着软榻上那张苍白如纸的面庞,胸口激荡起伏,纠结的几乎窒息。心痛如刀割,此时的他仿佛生生地感受到了那种痛不欲生的滋味。飞翼啊飞翼,高傲如你,何以沦落至斯?

突然,戏子的目光猛地转移到明天的身上,语气近乎央求的急切:“明老先生,你号称天下第一神医,不会不知道如何解此毒吧?”

明天无奈地摇摇头,喟然叹道:“公子实在太抬举老夫了,这天下第一神医的虚名也是他人捧出来的。老夫是人,不是神,也有治不好的病,解不了的毒啊。公子还是另请高明吧,不过老夫奉劝你一句,与其劳心劳神地四处寻医,不如放下手头事,好好陪陪你的妻子,让她心境尽量地平和,或许还能少受些苦。”

话落,明天已经走到了门口,独孤从怀里掏了银两递给他,却被莞尔拒绝了。

此刻的戏子,安静的有些诡异。

送走了大夫,独孤不由地走到他的身边,突然发现自己连安慰的话都不会说。

飞翼嬴弱的面容薄如蝉翼,仿佛一捅就破。戏子凝望着她,漆黑如夤的瞳仁收缩,目光深情而悠远,似隐着淡淡的潮湿。

半晌,戏子冷声命令:“去传飞鹰,立刻把风间紫给我找来。”

“是!属下这就去办。”未有丝毫迟疑,独孤转身毅然离去。

温暖的手掌紧紧地包裹着苍白毫无血色的细腻小手,戏子目不转睛地注视眼前脆弱少女,将她的玉手缓缓地搁到唇边呵气,细细摩挲,试图将她冰凉的手指取暖,可是那手上已被呵足了水汽,却依然是冰凉冰凉。

心里有个哽咽的声音在说:飞翼,这个游戏不好玩,你别再睡了好不好?告诉我,告诉我怎样才能减轻你的痛苦?纵是戏子我游戏人间,你也不该如此戏弄我。风间飞翼不会倒下的,无情戏也不会落泪,不会……

可是那晶莹的泪珠却仿佛默契的应了他的心声,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滚落下来,落到她的掌心,默默地漾开。

这一觉睡的很沉,沉得她睁开双眼时依然是怵目惊心的红,腥红的瞳仁凝滞了片刻,终于下意识地眨了眨,恢复了漆黑如潭。

眼前是飘荡着的红色透明幔帐,乍一看煞是喜庆,但在飞翼的眼里却是一种揣揣不安的凌乱,她隐约感觉到右手臂上传来的压力,遂而动了动,这一动,牵引着伏在床边的戏子猛地苏醒过来。

茫然而澄澈的眸子立刻对上惺忪透着惊讶的双眼,戏子不由地将她的手攥得更紧,复而又紧张的松开,看着飞翼的桃花眼里溢满了莹然的光。

“你醒了。”

飞翼漫声应了,狐疑的目光却紧盯着眼前放大的俊美容颜,直觉告诉她,这男人有点……怪异?

戏子倒也不以为然,走到一旁斟了杯茶又折回她面前,依旧是那张放大的俊美容颜。飞翼茫然地眨眨眼,想看得更真切些。

这时,戏子已经将她轻轻地扶坐起来,动作柔软地仿佛要将她融化。她心跳如鼓,似有小鹿乱撞。当茶杯凉丝丝的边缘触碰到干涩的唇瓣时,她这才意识到口干舌燥,伸手夺过一饮而尽。

湿润的液体穿越干涩的喉咙直泻而下,有被滋润过的清甜。

她再次抬眸正视眼前男子,慵懒邪魅的字眼好像跟眼前温柔恬然如玉的男子完全沾不上边。

飞翼怀疑的口吻质问道:“你是……戏子?”

戏子没有想到他等了半天,她开口的第一句话竟是这般的好笑,不由嘴角扯了扯,却终没有笑的出来,心口隐隐泛酸,化作一声短暂的叹息。

“你真是戏子?”飞翼这回声音又响亮了些,昭示自己没在跟他开玩笑。

戏子定了定神,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我是。”

显然飞翼不大相信他的话,只顾着自言自语:“戏子会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吗?”怪不得一看到他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原因是戏子实在不像她认识的戏子。

他的目光柔和,认真的眸子里透着些许心痛:“风间飞翼何时变得这么迟钝?那个毒真的厉害到这个地步吗?”

仿佛疮裂的伤口上被陡然洒了一把盐,飞翼只感到心有余悸,手已经不自觉地抚上了胸。戏子温暖的大掌立时握住她放在胸前微微有些发抖的手,缓缓地拉至自己的胸膛,那个地方强而有力的跳动着,将她满心的慌乱渐渐压了下去。

飞翼凝视他温软如玉的双眸,有些恍然失神。

“飞翼,不用担心,你的姐姐风间紫很快就会来帮你,我也会帮你。有我戏子在,就是阎王那老头也要对你退避三舍。”

飞翼不由地失笑,也不知是被他感动还是觉得滑稽。

“你还会笑,真是太好了。振作起来吧,飞翼,你还有我呢。”软软呢喃仿若**间的柔柔细语,戏子的脸上终于也展开了笑颜,只是这笑,不再是邪肆魔魅的勾人魂魄,而是发自内心的莞尔嫣然。

怜心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门外,擎着盘子的双手不由自主地颤颤巍巍。好不容易稳下情绪,她冷冽的脸上恢复了往日的娇笑可人,妖媚地扭身,袅袅地步了进去。

“哟,风间姑娘可是醒了。奴家刚命下人熬了点稀粥,你且趁热喝了吧。”小心翼翼地把盘子搁在圆桌上,怜心柔柔一笑,纤纤玉指捧着一碗热腾腾的稀粥递上前来。

“我来吧。”戏子随手接了过来,捻起汤勺舀了一些放到唇边轻轻吹拂。

飞翼顾不上什么粥,从那妖娆妩媚的女子踏进房门的那一刻,她就感到那张美丽的脸庞有些面熟。此时看她瞧戏子的眼神里总是闪烁着一种倾慕的光,投递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又立刻转化为复杂的色彩。

“你是?”

“我是怜香楼的楼主,你可以叫我怜心。”盈盈颔首,柔媚的目光又转移到戏子身上,不由退后几步,躬身行礼,软绵绵的话语立刻转为恭敬:“爷,奴家先行告退。”

“去吧。”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瞧她一眼,戏子只专注着手里的稀粥。

怜心脸上的媚笑闪过一丝不自然,但很快收拾心神,乖巧地退了出去。

飞翼一直注视着那道渐行减去的背影,那袅袅婷婷的举步中似隐着淡淡的孤寂。回头看着戏子,不由挑眉轻笑:“人家对你有情,你也不必如此冷漠吧?”

戏子埋头不动声色,只淡淡道:“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将汤勺递到她的唇边,只当没听见她的话,“喝粥吧。”

飞翼别扭地笑了笑,“我自己来吧。”伸手连同那碗一起夺了过来,一口粥刚刚含入嘴中,双手就不听使唤地哆嗦起来,没等戏子帮忙托住,那碗连同勺子一起哗啦落地,碎了一地的残渣。

“又来了!”飞翼惊惧地捂住心脏,每一次都是这么突如其来,完全痛得她措手不及,像是一把尖锐的刀生生地将她的心脏刮的鲜血淋漓,永无止境。

戏子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形震懵,他紧紧地将飞翼颤抖的身体圈进怀里,将她不停攒动的头按在自己肩膀上,双臂强施压力紧紧箍住令她几乎不能动弹。

飞翼双目腥红,手脚并用地在他怀里极力挣扎,却无法推离他分毫,她痛苦地嚎叫,关节坚硬的手指渐渐攥成拳,咯吱作响,泛着骇人的惨白。

戏子不由地紧张失措,拥住她的双臂没有丝毫松懈,他勉强地扯着笑脸,薄唇凑到她耳边,呢喃有声:“飞翼,别闹,泼妇的形象实在不适合你。我们来玩猜谜好不好?你要猜到了,我就把你放开。”

此刻的飞翼哪里听得出他戏谑调侃里的一丝紧张,只觉得心上的痛苦不但没有减轻,还被他气得不轻,她颤抖的声音支离破碎:“你……你住口!”

戏子不以为然,兀自说着和现下情形完全不搭调的话,“怎么?你怕自己太笨猜不到?没关系,我给你出个简单点的,你只要猜猜蜈蚣有几条腿就行了。”

飞翼气得直捶他健硕的后背,“我又没数过,怎么知道?”

戏子笑得难以抑制:“傻瓜,所以才让你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