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她叫飞翼啊!”舞喃喃道,又溢开快乐的笑容,“你刚刚弹的琴曲叫什么名字啊?我还是第一听到这么清灵好听的琴曲。”

“望波月。”

…………

绿衣静静如幽灵般隐在阴影里,她看着在花丛中谈得彼此欢喜的两名女孩,淡漠的眸光一动不动,渐渐地,她面容的冷酷神色在触及两人纯真无邪的笑容时,慢慢地软化……

静谷的北边有一弯清湖,湖水清澈而幽绿。湖边,盖着一间大石屋。

屋顶,两道身影横躺在上面。

左边的少年锦袍衣装,满脸笑容,俊美无俦。右边的男人黑衣冷酷,深邃冰冷的双眸盯着半空的弯月。

“独孤大哥是第一次来静谷吧,觉得怎么样,虽然没苦无山庄庞大,气势磅礴,不过这里也是幽美雅致,可是隐居的好地方。”才子笑吟吟,优雅扬开折扇,潇洒摇着玉萝扇。

“不错。”独孤冷淡地回了两个字。

“独孤大哥还是一样啊,沉默寡言,惜字如金。”才子调侃着,“这样可不行,不会说话以后怎么哄美丽的姑娘呢?”

“废话多说无益。”淡淡六个字,独孤依然冷酷。

“有进步了,上次在苦无山庄跟你聊了半天话,说得我口干舌燥,你才久久回我一句,总共才说了四句话,今天我才说了几句你就有回答了。呵呵……”才子调皮笑道。

独孤淡淡看了他一眼,半闭眼眸,不吭一声。

“呵……不是吧,你又变回去了。喂喂,别这样啊独孤大哥,告诉我嫂子叫什么名字,或许我可以帮你。”才子笑盈盈,折扇一合掩唇。

独孤冷眸一凛,扫向他的眸中含着警告。

“请恕我多嘴,独孤大哥找了嫂子这么多年,还找不到,会不会嫂子根本不在夜冥国呢?”才子微笑,“看你的样子,嫂子应该是夜冥国的人没错,可是并不代表她一定要呆在中原啊!番外、草原和邻国都有可能藏着她。”

独孤猛然抬起头,双眸射出凛然震惊的光芒,他的手在一瞬间握成拳头,指甲几乎要陷入肉里,这名俊美少年说得没错,他怎么从来没想过,心一紧,如果她不在中原,那么他岂不是浪费了多年时间。

“所以说,独孤大哥其实可以把视线扩大,苦无山庄和戏爷的势力大事业大,要扩大视野并不难,我想以独孤大哥的能力,处理起来应该不是问题。”才子悠然笑着提出建议。

独孤沉默,心头起伏不已,他慢慢平静心头翻滚,慢慢道:“你很聪明。”

“过奖。”才子笑嘻嘻,折扇扬开俊脸含笑,神采飞扬,“独孤大哥也不笨啊!”

独孤没有说话,静静凝视半空弯月,沉入思绪……

才子耸耸肩,打住话题,悠闲扬着雪白羽扇,月光如水流泄着屋顶,显得幽静而雅致。而独孤的脸,也稍稍少了点冷酷冰冷,缓和了……

日子悠闲地流逝,静谷花开花落,转眼二个月过去了……

静谷崖上遍山布满花香林木,绿树苍翠郁郁苍苍,景色煞是优美。林中间插着有些果树,轮到花开结果时节,果树上的累累果实就令人垂涎三尺。

林里,现在正值荔枝结果的时节,几棵大荔枝树上结满了野生的荔枝,红彤彤挂满树,让人看了流口水。锦袍少年在高树林木中纵跃,折扇随手一扬一扫,手一折便折了几把荔枝枝丢下树,另一只手不停剥着荔枝皮,往口里丢。

树下的舞高兴地捡起地上的荔枝,摘下枝上的荔枝,一饱口福。剥开荔枝皮,荔枝果肉晶莹雪白,刚刚摘下的新鲜荔枝多汁而甜美,吃得树上树下两人兴高采烈。

不远处的绿衣倚着树干,手中也拿着一大把舞硬塞给她的荔枝,慢慢剥着荔枝吃,静静看着兴奋而显得十分精神的舞,冰眸稍稍褪去点冰冷。舞来到静谷后快乐多了,不必遮住面容,不必保持矜持高贵的气度,在这里她才有了十五岁女孩该有的纯真快活,舞毕竟还只是一名十五岁的女孩。

拨开树叶,才子抱着一大把荔枝跳下树,俊美无俦的脸上带着灿烂如阳光的笑颜,他玉白色的锦袍变得乱七八糟脏兮兮,沾满树皮和枝屑,有的地方还染上荔枝汁,他不以为意,仍然笑得潇洒顽皮。

舞今天身着一件浅绿色衣衫,腰间束着青色腰带,没有多余的装饰,简单而清雅,绝美的五官因为兴奋而染上淡淡红晕,美得更加令人窒息。才子就算已经看习惯了,骤然抬眸对上她含笑的美眸,还是忍不住呆住。

“荔枝很好吃,我们带一些给小琴她们尝尝。”舞扬起开怀的笑容,抬头看着四周,忍不住莲步轻移,在原地转了一圈,身姿有如杨柳之姿,在风中摇曳起舞,美不胜收。

才子眨眨眼眸,呵呵笑道:“没问题,要多少有多少,最好干脆把她们都给带到这儿来。”

舞美眸一掠,惊喜指着南方,“那边好像有樱果和青果。”

才子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莞尔,折扇一扬,扬眉笑道:“等我一会,我去去就来。”他放下手中荔枝,身形一闪纵上大树。

林中路线交错错杂,才子从一棵树跃过另一棵树,玉萝扇一扇右手一掌便摇得果树乱晃,樱果顿时纷纷掉落,他幻出大扇,在手中灵活一转,身形灵敏优雅在树枝间纵跃徘徊,折扇一展快速将掉落的樱果接住,玩得不亦乐乎。

倏地,风中传来些许动静,他手一顿,一手捞着树枝身体借力在空中半翻跳上大树顶端,举目眺望。他俊眸忽然一冷,收敛了笑容,俊脸抹上肃杀。

居然有人想烧山,才子沉吟片刻,跳下树,脱下外袍展开铺在地上,将零散的樱果放在上面,拈起四角包住樱果打结。他站起身,冷冷一笑,竟然有人想玩,他就陪他们好好玩玩。

身形一闪,他已经不见了踪迹。

不远处树下的绿衣忽然抬眸,眸光一闪,若有所思,她看了看还在捡地上荔枝的绝色少女,触及她脸上纯真快乐的笑颜,眸中的凌厉柔和了下来,又半闭眸,悠然吃荔枝。她的责任是保护舞,无关的事情她没兴趣。

时间慢慢流逝,舞托腮在树下等了又等,黛眉轻蹙,望望南方,就算是摘水果,用得着这么久吗?才子不是故意会捣怪的人,难道是碰上什么事了?她想起在这里住了一个多月,静谷时常被敌人袭击****扰,她不由得担心起来。

“绿衣姐……”舞轻唤,晶莹美眸流转出动人神采,“外面,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了?”

“有人来了。”绿衣淡淡道,她只是知道远处又有人侵入,传来隐隐约约纷乱的声音,她难以下结论,不置可否。

“又有人来了?”舞顿时站起身,脸上失去笑容,美眸深处掠过阴霾,“才子会不会有危险?”她的心楸紧,有些难受,她知道这一个多月来,袭击静谷的人中其实有不少是冲着她来的。

沉默片刻,绿衣淡淡道:“他不会有事。”

“可是……”舞轻咬下唇,忍不住举步走了几步。

“别去!”绿衣淡漠的话语里带着几分郑重沉冷,“五小姐就算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绿衣姐可以帮忙吗?”舞微偏首,期待又带着一丝恳请,美眸隐隐染上水光。她绝美的脸上有丝黯然,楚楚可怜,动人心魄。

她垂眸,避开舞的眸光,谁能在舞的凝视下拒绝她的请求。绿衣口吻依然平淡冷静,“我们哪也不去,就在这里等。”

“绿衣姐……”

“五小姐不相信绿衣?”她截断她的话语,不卑不亢的恭语中带着难以抗拒,不可反驳的坚决,“如果相信绿衣,就请五小姐在这里等。”

舞默然,垮下脸,只差没泪眼汪汪,哀怨地看着她。

绿衣冷漠的眉头不禁抽动,闭上眼干脆养神,她怕再过一会儿她就会心软。

当约一刻钟过后,俊美少年“嗖”一声忽然出现了,抱着一大包樱果和青果兴冲冲跑过来,虽然衣装狼狈,俊脸依然笑得潇洒灿烂。

“才子!”舞瞪大美眸,儍了眼,“你怎么弄得这么狼狈?”

他的外袍脱下包着水果,身上衣衫有几处被划破,衣袖卷起而显得凌乱,本来整齐的长发如今也弄乱了,惟一不变的只有他那把雪白的玉萝扇。

“我刚刚碰上几只不知死活的老鼠,居然想把这片美丽的树林啃掉,所以花了点时间布了个阵把那些老鼠都捉住了。”才子潇洒笑道,折扇一扬,意气风发,“让你久等了小舞,真是不好意思。给你,这是刚刚摘下来的樱果和青果。”

“没关系,你没事就好。”打量着才子,确定他毫发无伤,舞松了口气,弯眸笑了,不禁好奇问,“那些老鼠你怎么处理呢?”

“呵呵,我把他们都吊在林外,大概会吊上一天一夜,给他们一个教训,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来这里撒野。”才子轻哼,笑得灿烂得意,他封住那些人身上十处大穴,让他们慢慢去解穴,如果在穴道自动解开之前不幸遇上野兽,那就只能怪他们运气不好了。

“这是什么?”舞拿起大堆水果里一颗如拇指大小呈现黑色的奇怪果子,惊奇道,“咦!果肉是红色的。”

“那是桑梓。”才子勾起灿烂笑颜,“黑色的才好吃,酸酸甜甜,里面的肉是红色的,红色果汁还可以当染料。”

“真的吗?”舞心动地看着桑梓,美眸灿亮,白皙如玉的肌肤水水嫩嫩浮现兴奋红晕,美得令人炫目。

才子笑了,他拿起一棵桑梓用衣袖擦干净,递给她,“试试吧。”

“好。”舞也不客气,接过桑梓放入口中尝试,脸上浮现灿烂笑容,“好吃。”

绿衣抬眸刚好对上她炫目璀璨的笑颜,忍不住怔了怔。才子也呆了呆,半响笑得更加灿烂。

静静看着相谈甚欢的两人,绿衣沉下冷眸,沉思。舞变了,变得更加美丽动人,对她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她将目光移到才子身上,这名俊美少年对舞又抱着什么样的情感呢?她抬头望着天空,心头隐隐****动着,有种不想的预感,有什么事即将发生,在不久后……

今天,静谷来了一位意外的客人。

飞翼静静打量着眼前这位破了静谷外围的八卦迷踪林阵的人,敢从峭崖上毫不犹豫跳下的人,要知道,从上面看,峭崖下是深不可测的深渊,对方居然敢从上面跳了下来,绝不是简单的人物。

“秋水庄主大驾光临,是飞翼的荣幸。”飞翼笑吟吟,手中竹萧一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到寒舍喝杯茶如何。”

面容平凡得让人过目就忘的男人普通至极的双眸凝视她明亮水眸,唇边牵出一丝弧度。“我要酒。”

“请吧。”飞翼笑了,指着远处那栋二层的竹屋,“寒舍酒也有,茶也有,就差客人。”自从戏子从婆婆那里拿到酒之后,婆婆就把她珍藏的酒拿出来让大家品尝。

秋水平静的眸光盯着前面带路的白衣女子,不禁一怔,在明知道他是杀手的情况下,居然敢背对他而行,将后背留给他,她是太过于自信还是单纯。他深思,如果此时出手,会不会一举得手。但,他最终没有出手。

竹屋里飘着清新的茶香,飞翼微笑泡茶,对面的男人沉默地喝酒。桌上,摆着二盘水果。

“樱果和荔枝都是早上刚摘的,很新鲜要不要试试。”她端起茶,轻啜,微笑道。

他沉默地拿起荔枝,自然地剥开红色的荔枝皮,放入口中品尝。

“怎么样?”飞翼眨眨明亮双眸,看着他。

“不错。”秋水终于开口了,平淡的话语也是容易让人转身就忘记的声音。

“不知秋水庄主前来静谷所为何事?”飞翼笑眯眯,也不多说客套话,直接问道。

“路过。”他慢慢道,慢慢喝酒。这个男人,就连喝酒也是慢吞吞的。

“庄主怎么知道峭崖下面就是静谷?庄主不怕如果崖下面是深渊的话,会搭上一条命吗?”她又倒了一杯茶,微微一笑,举杯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