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婚然心动:总裁老公放肆宠 > 第923章 慢悠悠的开始有了困意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923章 慢悠悠的开始有了困意

“还不是因为那个老东西,什么娃娃亲,什么指腹为婚的,就耽误了我儿子的大好前程,那个卑贱人家的女儿凭什么,我告诉你,让她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富家少奶奶已经是福气了,大不了将来的时候给她一笔钱要她滚蛋就好了。”原来王敏之的心里一直都是这样子想的,古人云,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看来在王敏之这里也纯属是放屁了。

母子之间的话题开始的时候就火药味儿十足,结束的时候自然也是不欢而散,厉少炀终于理解林依依为什么那么畏惧王敏之,厉少炀还一直觉得是自己的小妻小题大做了,其实不然,不知道背地里母亲对着林依依说过怎样伤人的话了。

正在两个人争执不休的时候,家里的电话响了,是王诗雨的声音,在关心厉少炀到家了没有,听到王诗雨的声音,刚才还眉头紧锁的王敏之立马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眉开眼笑的连连夸赞王诗雨懂事。

厉少炀大概是实在听不得这样子的场面话,因为晚饭的时候已经听的太多了,恐怕再听下去就要吐了,便起身上楼,打算洗洗睡了,上楼之前顺便透着客厅里面的窗户看了看窗外有些阴沉的天空,祈祷晚上不要下雨才好,保姆回乡下去了,今夜家里就林依依一个人,若是打雷的话,这个丫头是会害怕的。

“你这臭小子,我还没说完呢,你去哪里?”挂了电话之后,王敏之回头只看见厉少炀在楼梯拐角留下的一小块一角,生气的说道,只是厉少炀像是没有听见似的,知道仅剩的那块衣角也消失在拐角处。

不知道这个时候的王敏之是不是后悔自己生的孩子少了些,如果有危机感了,厉少炀这个家伙是不是会听话一些。

王敏之倒是并不着急上楼睡觉,只是认真的一口一口的喝着自己刚刚冲好的,现在有些微凉的咖啡,直到杯子里的咖啡一滴不剩,这才慢悠悠的上楼,慢悠悠的开始有了困意。

奇怪,咖啡不是提神的东西吗?王敏之这样想着,可是仅仅是一秒钟的好奇之后,思绪就飘向了别的地方,大概刚才她喝的咖啡里参杂着酒精吧。

路过厉少炀房间的时候灯还亮着,但是王敏之却仅仅只是路过而已,因为,自己是了解儿子这个臭脾气的,自己说的话,这个小家伙是半分都听不进去的,想来自己这个做母亲的还真的是有些奇怪,竟然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曾经的小家伙突然之间长大,然后变得这样子有主意了。

“睡了吗?我今晚不回了。”厉少炀给林依依发短信,林依依没有回。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整了,这个丫头应该是睡了吧,现在只希望她晚上的时候不要踹被子,不然的话,自己不在旁边,她会着凉的。

其实家里的林依依是没有睡的,一直坐在客厅里面等着厉少炀,想着他大概回家的时候又会被无休止的责备吧,为了自己,又或者王敏之会尽力的安排机会要厉少炀和王诗雨在一起,于是就这样坐在客厅里面从七点担心到八点,九点,十点,一直到十一点,知道厉少炀发了这条短信,才安心的上楼了。

正巧那片乌云飘到了林依依家的上空,几声闷雷,林依依有些害怕,但是努力的呼了一口气,安慰自己,不就是几声闷雷吗?不要怕,没有关系的。

厉少炀的微信自己没有回,就当做自己睡着了吧,他周旋了一个晚上也一定很累了吧。

有些担心的看着窗外的天空,黑压压的一片乌云似乎丝毫都没有要走的样子,几声闷雷再一次打破了黑夜的宁静。

林依依有些害怕,紧紧的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可是,这样子的方法似乎丝毫没有作用。

“要是母亲在就好了。”每次雷声四起的时候,林依依一个人,心里面总是会涌起这样子的想法,本来是要永远坚强的,但是,还是忍不住掉下来眼泪。

这个时候的厉少炀也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似乎也听到了那几声闷雷,林依依一个人在家里是一定会害怕的吧,实在是呆不住了,穿好衣服打算回家。

“你要去哪里。”正好碰见了出门接水的王敏之,王敏之看着厉少炀穿戴整齐想要出门的样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那个依依最害怕雷声的,她一个人在家,,,,,,”厉少炀说道。王敏之的答案当然是不可以,任凭厉少炀怎么抗争。顺手把手里的热牛奶放在了厉少炀的手里,说是如果睡不着的话那就喝一杯热牛奶吧。

厉少炀本来还想要在坚持一下,但是无奈王敏之用孝道来和厉少炀周旋,厉少炀只好败下阵来,重新回到房间。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钟,从来没有觉得晚上的时间难熬,这大概是第一次了吧,厉少炀陷入漫长的等待当中,几乎一夜无眠,只是期待着这雷声早点消失,期待着乌云早点散去。

终于熬到了天亮,王敏之看起来气色很好的样子,厉少炀却不同吧,看起来有些憔悴。

“吃早饭啊。”王敏之看着厉少炀下楼笑着说道,这个时候的天气已经很晴朗了,只有外面的青草上挂着晶莹剔透的露珠,透过阳光的折射散发出彩色的光芒。

厉少炀坐在桌子面前,一杯咖啡,一份三明治,吃的味同嚼蜡,其实早上的时候自己是不怎么喝咖啡的,只是因为昨晚没有睡好,也就只能喝杯咖啡提提神了。

“等下陪我去逛个街吧。”对天发誓王敏之说这话绝对是故意的,只是厉少炀说自己接下来要回公司看资料,才摆脱了母亲这无休止的纠缠。

“我吃饱了,先回去了。”此时此刻的厉少炀还真的是归心似箭了。

王敏之没有阻拦,就任由着厉少炀去了。回去的路上厉少炀开的很快,连续闯了两个红绿灯,终于回到了那个小院子。

回到家里看见林依依正环抱着膝盖靠在床边坐在地上,心里面一阵子的心疼“你是整晚都没有睡好吗?”有些心疼的问道。

林依依努力的装出一脸轻松的样子,笑着说道“没有啊,睡的挺好的。”但是眼睛上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却出卖了自己。

厉少炀心疼的把林依依抱在床上然后说道“没事了,我在,你多睡一会儿吧。”

然后林依依像一只乖巧的小猫一般乖乖的用被子裹着躺在床上,紧紧的拉着厉少炀的手,只有这个时候自己才是最安心的吧。

厉少炀轻轻的用手掠过林依依的头发,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林依依的呼吸就变得均匀,看了,林依依是真的困得很呢。

“傻瓜,昨晚太害怕就和我聊天啊,为什么要自己一声不响的呢?”厉少炀对着呼吸均匀的林依依心疼的说道,但是心里却是清楚的很,林依依虽然看起来柔弱,但是,内心却是坚强加上倔强的。

林依依睡得很踏实,这时候电话的铃声却响了起来,厉少炀看着电话上的来电显示,拿着电话走出了门外,估计林依依等下就睡不着了。

按下了电话的接听键,厉少炀并没有说话。

“你这个死丫头,是有多长时间没有给我打钱了,你是想我饿死是吗?”电话那头是林依依的父亲林冲阳的声音,林冲样自然是不知道电话这头的是厉少炀,不然的话,这话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说出这话的。

“你怎么不说话?赶紧给我准备钱。”林冲样似乎越发的愤怒了。

厉少炀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林冲样,我记得自己警告过你,不要再纠缠林依依,不然的话,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厉少炀说话的声音很严肃,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电话那头的林冲样前一秒还特别的霸道,后一秒的脾气一下子软弱的像一个小猫。

“厉总,厉总你别生气,我这也是没有办法了,不然的话我也不能给这个丫头打电话不是吗?”不用看就能想象的出电话这头的林冲阳的嘴脸,有些讨好,有些犯贱。

听了林冲阳其实并不走心的恭维,厉少炀实在是没有什么继续听下去的兴趣。

“我等下会给你的账户打五十万,你最近都不要再给依依打电话,她最近比较累。”厉少炀倒是霸气,听到自己的女婿要给自己打钱,林冲阳实在是开心的不得了,连连答应说好。

厉少炀挂了电话之后不忘记把这个通话记录删掉,做事还真的是滴水不漏啊,在保护林依依方面厉少炀也算是做的很棒的了。

大约到了中午十一点左右的时候林依依才睡眼朦胧的再一次醒过来,看着依旧守在床边的厉少炀有些迷糊的问道“你不是一直都守在这里的吧。”厉少炀摇头说没有,在趁着林依依睡觉的时候自己顺便把午饭准备好了。

林依依听厉少炀这样子说却一下子来了精神,腾地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然后认真的说道“我倒是有些饿了。”

厉少炀宠爱的用手指刮了刮林依依的小鼻子,笑话她是一个小馋猫。

林依依的心情似乎一下子好了不少,竟然开始和厉少炀撒娇,说自己现在好想吃饭,好饿好饿,然后像只树袋熊一样死死的趴在厉少炀的后背上不肯下来,厉少炀没有办法只好背着这个丫头下楼了。

“好了,公主殿下,我们到了,可以用餐了。”厉少炀笑着说道,然后把林依依放在餐桌旁边的的凳子上。鬼使神差的,厉少炀在林依依的餐具旁边放了一杯柠檬汁。

这柠檬汁光是闻着味道就感觉口水要流下来了,林依依皱着眉头,一脸鄙视的看着厉少炀然后说道“这个酸不拉几的,为什么要给我倒呢?”

没想到厉少炀给出的理由实在是想让人大人,厉少炀说林依依最近好像是胖了不少,似乎还变得能吃了不少,所以自己索性就把给林依依准备的饭后白开水变成了饭后柠檬汁,有助于消化,也不至于林依依的体重只增不减。

林依依眼神冒火的看着厉少炀,嘴里嘟囔着自己有那么胖吗?声音很小,看起来就是很不自信的样子。

不过厉少炀的午饭准备的还算是很符合林依依的胃口的,虽然很简单,但是很爽口。

炸酱面,还有糖醋排骨,干煸豆角,看来在林依依睡觉的时候厉少炀是没少忙活的了。

林依依接过厉少炀递过来的炸酱面然后心满意足的吃了一大口,大概是有些噎住了,然后迫于无奈喝了一口旁边摆着的柠檬汁,似乎没有那么难喝的样子。

“其实我觉得这柠檬汁还好,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酸。”下一秒林依依是想要吹牛的,想要说自己是多么容易适应一样食物,但是厉少炀接下来的话却让林依依没了吹牛的机会。

厉少炀只是淡淡的冲着林依依翻了一个白眼儿,然后说道“那个柠檬汁我加了蜂蜜,害怕你喝不了太酸的,所以,这是我特制的柠檬汁。”厉少炀说道。

“哦。”林依依尴尬的哼了一声,没有继续去说什么。

厉少炀一边吃饭一边认真的把一块排骨夹到林依依的碗里,林依依点头说了一声谢谢,这个时候倒是很有礼貌的样子,只是接下来的谈话可能就不会这么和气了。

“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能诚实回答我吗?”厉少炀似乎看起来很严肃的样子。

林依依的大脑飞速的运转着,想着自己最近是不是犯了什么错误,无奈自己只有鱼的记忆,只记得住前七秒的发生的事情。

所以现在的自己只好靠着观察厉少炀的眼神严厉程度来判断自己犯的错误有多大,是不是可以原谅,但是今天,厉少炀的眼神很微妙。

“你问吧,我会尽量城市回答的。”林依依的回答实在是不怎么有底气。

“好啊,那我问你昨晚我妈在电话里是怎么说的?”厉少炀开门见山倒是再也没有拐弯抹角。原来是因为这件事情,林依依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自己是犯了什么大错误呢。

林依依装作思考半天的样子然后说,王敏之只是叫厉少炀回去吃个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