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冷情总裁的皇后悍妻 >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轩辕清傲透露情报给轩辕无极 找韩子夜的女@娲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轩辕清傲透露情报给轩辕无极 找韩子夜的女@娲

当轩辕清傲告诉轩辕无极葬魂谷的崩毁跟更古之前的神魔大战,以及伏魔殿有关时,轩辕无极内心不是不惊诧,但他面上却没有露出太多情绪,只是眉眼淡淡地看着轩辕清傲,而后追问起轩辕清傲,有关上官琳琅的事情来。

之前上官琳琅当着轩辕无极的面联络玉思昂,从两人的对话内容来看,显然也是查到了葬魂谷有异,但还没等他们查到核心层面,葬魂谷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崩毁,步入上官府的后尘,如果说这一切都只是巧合,轩辕无极自己都不相信。

再加上后来韩子夜出现,还将那个在轩辕无极看来就是冒牌货无疑的假上官琳琅带走,而且临走前,韩子夜对轩辕无极所说的那番话,更让轩辕无极介怀。

轩辕无极其实并不怀疑自己的判断,但韩子夜又会出于什么原因才会非要带走假上官琳琅呢?而且韩子夜又为什么非要说些似是而非的话来误导他呢?这都是让轩辕无极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为了搞清楚所有的谜团,轩辕无极只能追问轩辕清傲了,毕竟最先透露葬魂谷即将崩毁的人就是轩辕清傲,而且轩辕清傲何时跟崇山之巅的陌尚‘勾结’,轩辕无极更是两眼一抹黑。

既然现在轩辕清傲来了,轩辕无极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打探情报的机会。

轩辕无极将希望寄托在轩辕清傲身上,就是希望轩辕清傲能够给自己释疑解惑,但这一次轩辕清傲却直接对着轩辕无极摇头,眉心紧拧道,“无极,琳琅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虽然这些日子我一直都在调查,但她自从离开紫阙大陆之后,行踪就很是隐蔽,而且他对我的敌意很深,更是防范着我,所以我这边调查的进展其实很缓慢。”

“而且之前梦魇之都的事情也让我越发看不透琳琅了,她可是将黄泉,百里魇,魂冰,司空猎还有阳逻都齐齐骗过了的,至于上官琳琅到底是使用的什么方式,如今也还没有一个定论。”

“我并没有亲眼见到上官琳琅,所以更无从判断,但梦魇之都异化背后如今看来本来就跟魇魔有关系,而魇魔跟偃月,还有琳琅私下是有联络的,如果不是他们几人‘里应外合’,上次我们也不会险些栽在里面、”

“更何况那次韩子夜也进入了异化了的梦魇之都,甚至一度‘灵魂出窍’,按理说,韩子夜情况很是凶险,要是没有帮手,恐怕是很难安然无恙地离开的,但这次韩子夜非但成功渡过难关,甚至还‘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就越发让人疑惑不解了。”

轩辕无极说这番话的时候,表情很是凝重,而且他不但提到了上官琳琅,更甚者还强调了上官琳琅跟魔宗宗主偃月以及梦魇之都主事者魇魔之间的隐蔽联系,除此之外,还特别提到了韩子夜。

更强调了上一次韩子夜从梦魇之都离开的非比寻常。

轩辕清傲这番话都是在暗示轩辕无极,上官琳琅跟韩子夜两人私底下都‘动作频频’,更甚者上一次韩子夜也是因为上官琳琅才面临‘危机’跟‘考验’,说不定两人早已‘达成了合作意向’。

只是外界不清楚,轩辕无极也……不清楚罢了。

轩辕清傲的话让轩辕无极眉心狠狠一拧,他目光幽幽地看着轩辕清傲,似乎想看透轩辕清傲,轩辕清傲不闪不避,迎着轩辕无极的目光,神情并没有出现任何异样。

“你这番话到底有多少是真,多少掺假?”

半晌的沉默过后,轩辕无极突然薄唇微微一勾,笑意却没有抵达眸底,很显然轩辕无极是不相信轩辕清傲的。

一听轩辕无极这话,轩辕清傲表情一僵,目光之中也流露出明显的受伤之意,他表情很是复杂地看着轩辕无极,语调清冷道,“无极,我知道你对我还是心有抵触,但我没必要在这件事情上撒谎,而且你自己也可以调查,与其等你查到真相,再质问于我,我何必给自己挖坑呢?”

轩辕清傲也没有解释太多,他知道如果轩辕无极始终都对他持有怀疑的态度,那么他说什么,做什么,恐怕在轩辕无极的眼里都带有别样的企图。

多说无益,多说无益啊。

轩辕清傲这话一出,轩辕无极也没有第一时间回应,他只是目光冷冷地看着轩辕清傲,。

两人之间的气氛很是诡异,好半晌谁也没有开口,一阵尴尬的沉默弥漫开来。

片刻之后,还是轩辕无极再度打破了沉默,轩辕无极想起了十殿阎君阳逻来,漆黑如墨的双眸划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

轩辕无极看着轩辕清傲,面无表情道,“之前我是追着阳逻来的此处,后来我看到他给蚩尤打了电话,而且提到了幽冥河,阳逻跟蚩尤到底在盘算什么,你别说你还是一无所知?”

说到这里,轩辕无极停顿了一下,他目光幽幽地看着轩辕清傲,想了想,很快就再度补充道,“既然你知道葬魂谷崩毁的消息,又知道这件事情背后跟伏魔殿伏魔录丢失有关,那么你总应该知道引起阳逻异样的究竟是什么吧?”

很显然,这一次轩辕无极是非要逼轩辕清傲开口,而且他是真的很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一听轩辕无极这话,轩辕清傲略微思索了一下,想了想,如此跟轩辕无极解释道,“伏魔殿伏魔录丢失极有可能跟早前西方天堂的失序有关系,但其中究竟牵连到了西方什么人,暂时我也还没有得到确凿的消息,我的人还在调查此事,不过伏魔录应该还是留在东方神庭管辖范围内,还没有流落到西方神庭。”

“但伏魔录究竟是何人所藏,拿走伏魔录的真正原因又是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如今还需要时间调查,不过阳逻如今所为之事十有八九跟被关押在万佛塔的符涯有关,阳逻一直都想要让符涯重获自由,除非他找到了魂玉,不然的话,万佛塔那边的封印恐怕也很难被破解。”

轩辕清傲也不是什么都不说,毕竟他也知道如果他将所有的消息都隐瞒的话,恐怕轩辕无极越发会不信任自己。

轩辕清傲这番话让轩辕无极脸色一变再变,轩辕无极没想到自己居然会从轩辕清傲这里听到关于万佛塔符涯的消息,毕竟那个人可是曾经一个让所有人都不敢小觑的恐怕存在。

而且当年为了‘镇压’‘封印’他,十大原始神可是耗费了心力,如今阳逻居然产生了如此危险的念头,想要释放符涯。

轩辕无极心思千转百回,眉眼之间也带着别样的深意,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无法自拔,片刻之后,轩辕无极再度追问起符涯来。

“对了,阳逻想要释放符涯的举动,伏羲,盘古他们总不会不知道吧?”

说这话的时候,轩辕无极语气格外笃定,答案已经呼之欲出,那就是轩辕无极认为三大创世神是知道阳逻私下的行为的。

轩辕无极话音一落,轩辕清傲当即就皱眉道,“伏羲,盘古跟女娲当然知道,不过我想他们三人也不会太将阳逻放在心上,毕竟首先魂玉没那么容易被找到,二来魂玉千年前的守护者是如今的上官琳琅,上官族现在自身难保,遑论守护魂玉。魂玉十有八九还是隐世,如果没有合适的触发条件,恐怕魂玉也不会出现,那么阳逻所有行为不过就是镜中花水中月,最终会变得徒劳无功。”

说到这里,轩辕清傲停顿了一下,很快他就再度补充道,“总而言之魂玉没那么容易现世,再说如今的阳逻欠缺的不单单只是魂玉,他连伏魔录都丢了,想要帮符涯更是难于上青天,哪怕我们退一万步讲,就算魂玉被找到,伏魔录也回到了伏魔殿,阳逻他总是需要提前锁定万佛塔的位置,更要打开万佛塔,若是单单凭借他一人之力,恐怕是很难完成的。所以阳逻势必要寻找帮手,但万佛塔的事情可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在如今这个节骨眼上,又有谁会去蹚浑水呢?更何况符涯早年的人缘也谈不上多么好,更多人还是希望符涯被囚禁在万佛塔,所以没人会特意将符涯放出来。”

“如此种种都意味着阳逻如今暗中进行的这件事情困难重重,他恐怕最终还是只能鸡飞蛋打,符涯想离开万佛塔谈何容易?”

轩辕清傲并非是无的放矢,他是通过了一系列缜密的分析跟推理,才得出这样的结论的,。

而且如今伏魔殿所面临的现实困境也未必就比上官府的要小。

轩辕清傲这番话一出,轩辕无极黑眸滴溜溜地转着,显然是在琢磨如今的情况。

片刻之后,轩辕无极神色几份凝重地看着轩辕清傲,而后轻启薄唇道,“我跟阳逻虽然打的交道不算多,但我还是看得出来阳逻是一个心性坚韧的人,一旦是他决定去做的事情,他会想方设法让自己得偿所愿,所以我反倒觉得释放符涯的事情未必如同你所言的那般麻烦,就算如今阳逻处于不利位置,但他肯定早就想过如何应对。”

“而且魂玉如果真的还没有现世的兆头,如今所发生的种种异象岂不是‘多此一举’吗?伏羲,盘古跟女娲一向都喜欢借助别的‘冲突’转移众人关注的焦点,这是他们惯用的伎俩,轩辕清傲,你真的觉得阳逻会傻傻地等着失败吗?”

轩辕无极跟轩辕清傲的观点还是有些不太一样的,而且他觉得伏魔殿的十殿阎君阳逻更是一个会全盘考虑所有现状的人,阳逻很务实,也很精明,心机更是没得说。

轩辕无极认为阳逻既然已经起了闯入万佛塔,释放符涯的想法,而且如今又在一步步朝着那个目标前进,更有具体的行动,恐怕任何现实的困境都没办法影响阳逻什么。

而且上官府,梦魇之都跟葬魂谷相继崩毁,如此多的‘异象’集中发生,越发意味着三大创世神又想要故技重施,希望借由现实的混乱模糊人们的焦点。也是希望通过最新的矛盾,好让他们可以腾出手来处理真正在他们看来更加棘手的麻烦。

轩辕无极这番话一出,好半晌轩辕清傲都没有开口,他眉心狠狠拧着,黑眸更是闪烁着凛冽的寒芒,显然是在琢磨着轩辕无极的话。

轩辕无极也不急,他只是表情冷冷地看着轩辕清傲,一副若有所思的高深模样。

当轩辕无极跟轩辕清傲在崩毁的葬魂谷附近讨论关于伏魔殿十殿阎君阳逻的事情时,韩子夜已经带着被轩辕无极打晕的上官琳琅回到了他的隐蔽住处。

韩子夜前脚刚到,刚安置好上官琳琅,另一个红色身影也及时出现,来人不是旁人,正是三大创世神之一的女娲。

看到女娲出现的时候,韩子夜也没有给女娲任何好脸色,俊脸表情当即就阴沉如锅底,他目光冷冷地看着一脸笑意的女娲,语调低沉道,“你的消息倒是灵通得很啊,”

韩子夜这话带着明显的嘲讽之意。

虽然韩子夜态度很不友好,但女娲也没有流露出任何不悦的神情,她只是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如此跟韩子夜说道,“韩子夜,你精神没必要那么紧绷,我又没打算干涉你的私事,更不准备给外界透露,我来这里只是因为我觉得她肯定需要我。”

女娲显然是话里有话,而且说到最后那个‘她’时,女娲的视线还朝着卧室的方向瞥了一眼,显然是指房间里面的上官琳琅需要她的帮助。

女娲不说这个也许韩子夜还会比较宽容,一听女娲哪壶不开提哪壶,韩子夜瞬间就愤怒了。

韩子夜将拳头捏得咯吱响,眉眼不善地看着气定神闲的女娲,语调连带着拔高了好几度,言语之中带着明显的质问道,“不就是你让她变成那样的吗?葬魂谷的事情你别以为我真的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