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强势掳爱2067

叶淼转身就走,她急忙追上,情急之下也顾不了那么多,赶紧拉着哥哥后背的衣服,叶淼猝不及防的被拉得往后踉跄一下,身下可是石头,要摔下去非得磕出血。

两人要摔倒之际,他把人搂进怀里紧紧护着,同时调换位置,让叶水墨趴在身上。

重重跌入草垛之中,叶水墨毫发无损,却更加着急,“哥哥没事吧。”

“恩。”

忽然间,四周腾升起点点绿意,这些小东西本来就喜欢藏身于『潮』湿,多水,杂草

丛生的地方,此时被惊扰着四处『乱』吠,夜『色』下几乎是漫天绿光。

叶水墨忘记一切,呆呆看着如梦如幻的一切,眼里满是不可置信,这像童话般的地方,今天真的看到了。

“惊喜。”

听见哥哥的话,她低头,一只萤火虫恰好停在他头上上,微微照亮了俊朗的面容。

她还趴在那紧实的胸膛之上,她的手就在他的手旁边,只要一动就可以触『摸』。

叶水墨觉得着魔了,怔怔看着躺在草垛上人的面颊,怔怔的靠近。

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她听不见,看不见,只想吻上暗恋多年,日思夜想的唇。

“你在干什么?”

瞬间清醒!她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开,几乎是逃跑一样的离开他的怀抱,心里杂『乱』得不行,只有一个念头,“他知道了!他知道我喜欢他了!”

天啊,哥哥一定会觉得十分恶心啊,妹妹居然对哥哥有着特殊的情感,她绝望极了,放声大哭。

泪眼朦胧中隐约可以看见焦急的面庞,叶淼以为她哪里被咬到了,或者是哪里被撞到了,单膝跪地的看着她。

“哭什么呢?”他无奈。

叶水墨哭得稀里哗啦的,“我也不知道,就是想哭。”

叶淼听着这无厘头的原因,本来他是很气的,一个人什么安全措施也没有就敢跑到两米多的树上,还差点摔下来,这还没责备了,先哭开了。

四周萤火虫飞舞,没有受到这哭泣女孩的影响,倒是飞得十分欢腾。

叶水墨察觉头顶被轻轻抚『摸』着,她抬起泪眼,对上温柔的眼神,那种温柔,还真的是少见。

“要乖乖的,不哭好不好。”

她愣住,扯着沙哑的嗓子,“好。”话音一落,眼泪又砸下来了。

叶淼只好拿出纸巾帮她擦眼泪,食指偶尔擦过被泪水冲刷的滚烫的肌肤,而他的气息也会轻轻扑闪对方面颊上。

等叶水墨止住哭意,她开始尴尬,但是心里又庆幸哥哥没有想到这一点。

她不会让别人知道的,关于她对哥哥那无法严明的爱情,一辈子都不会让别人知道!

在别墅玩了两天,一行人又启程回到了东江市,回去的时候显然大家都更加沉默,因为回去了,也就代表了即将分离。

律师处理事情的效率很高,每天都能看到新的进展,离这一个月还有将近十天的时间,丁依依却已经把这个月的工资发了,也说过只要想走的,现在立刻就可以走,只需要和人力经理打声招呼,但每天上班,来的还是那些人,而且大家还来得更早,工作更加卖力。

浅唯把这件事告诉傲雪,她沉默了一会,点点头道了声知道了,也就没了下文。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盛气凌人的女人『露』出疲惫的姿态,心里也有些诧异,一个怪异的想法在脑海里浮现,但又觉得不太可能,有点惊吓。

浅唯走后,傲雪坐在家里发呆,一只壁虎也不知道怎么的掉在她脚边,她住的小区绿化很好,而相应的也就多了这些小动物。

她尖叫一声,立刻从椅子上窜开,脱下拖鞋去打壁虎,没打着,拖鞋反而掉到楼下去了。那壁虎受了惊吓竟然往房间里窜。

“走开!”她四处找东西想把那讨厌的东西赶出去,这东西没赶走,反而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的,自己也气喘吁吁,十分狼狈。

忙活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不速之客赶着了,她赶紧把通往阳台的落地窗关起来,再回头房间里『乱』七八糟。

她心情复杂,慢慢滑落着坐在地上,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捂着面颊呜呜的哭起来。

她只是想要幸福而已啊,想要在遇到这种事情的适合和亲爱的人撒娇而不是全部自己来,想要亲爱的人把这一切都包在身上,给予她宠爱而已啊,可是连幻想的人如今都已经不在人世间了,她应该怎么办才好?

电话忽然响起,她不想接,刚消停,又接着响起,大又一副一定要她接的意思。

她只好起身捞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心一惊,“妈妈?”

“在做什么,知不知道我等了很久!”宋婉婷(斯斯)语气严厉,恨不得把这女儿骂得脱掉一层皮,“真是拖拖拉拉的『性』子。”

这些话在傲雪身上已经造不成什么伤害了,她无声笑着,心却凉着。

宋婉婷心里不是滋味,本来以为已经大功告成,没想到临时多了一份遗嘱,现在叶水墨虽然是总裁,但实权还是掌握在叶淼那个小子手里。

不过那个小子从小也不在叶念墨身边,那么大一个叶氏他能够管理好?到时候还不是要别人来收拾残局,她就等着,等到对方挨不下去了自然就能够坐收渔翁了。

她就是不爽,所以拿傲雪出气,这出完气自然就爽了,把对方骂一顿后挂下电话就开始去找叶水墨。

棋子如果不好好掌握的话,那就有被背叛的危险,她走到这一步可不会轻易认输的。

叶水墨不在自己的房间里,其他佣人只道她们两人出门了,好像是去购物。

商场里,叶水墨挽着妈妈的手,两个人有说有笑的一起在专柜试口红的颜『色』。

“妈,这个颜『色』好看吗?”她抿着唇看对方。

丁依依笑,“当然好看,我女儿怎么打扮都好看,去试试那个颜『色』,我觉得那个颜『色』也好。”

叶水墨立刻跑到另外一边,探头找着妈妈所说的那个口红颜『色』,所以没有看到对方悲伤的视线。

她也舍不得这么漂亮的女儿啊,一想到会不在她们身边,她的心就充满愧疚。

“妈,你说的是这个?”叶水墨笑着扬起手臂,示意她看拿着的口红。

丁依依收了愧疚的心思,上前帮着女儿挑选口红。

两人一路逛过去,路过婚纱店的时候,叶水墨要走过去,却被妈妈拉住。

店员十分热情,绕着两人打转,给他们推荐婚纱,丁依依选了一件,让自己女儿去换上。

琳琅满目的白『色』礼服中,等待女儿换好婚纱的时候,她有些痴的看着正坐在另外一边的一对新人。

那男子十分温柔的帮着未婚妻提着裙角,趁着店员不注意的时候飞快的在心爱的人嘴角上落下一吻,却吃了一嘴的口红。

那女孩子也笑,伸手帮他把唇上那抹口红擦掉,小声不知道说什么,两人低声呢喃,爱意非常。

“妈妈?”

叶水墨费劲的提着裙摆,也不知道怎么了妈妈今天居然有闲情逸致来试婚纱,要等她结婚,估计还得好多年呢,现在穿什么婚纱。

丁依依把她拉到镜子前,帮她整理者裙摆的位置,她自己都看呆了,一种陌生的情绪涌上心头。

婚纱啊,每个女人爱情修成正果的时候才能穿上的华丽服装,这抹洁白美得让人心颤。

丁依依站在她旁边,和她一起看着镜子里的人,微笑道:“我的女儿一定要得到幸福啊,一定要找到自己爱的人哦,只能和自己所爱的人携手走进礼堂。”

她心里暗自发誓,一定要找到那个人,在女儿结婚的时候,由那个人亲自挽着她的手臂交给深爱女儿的人。

“妈妈。”叶水墨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她觉得很对不起妈妈,携手和自己所爱的人走进礼堂已经是不可能了,得到最想要的幸福也不可能了,因为她爱上的是并不能爱上的人啊!

夜晚,紧闭的门被轻轻推开,丁依依蹑手蹑脚的走进房间,看女儿海抱着一只大海豚娃娃睡觉,娃娃整个压在脸上。

她将娃娃挪开,“吧唧”亲了对方额头一下。虽然叶水墨是姐姐和丈夫的孩子,但她从对方开口喊自己妈妈的时候便已经将对方当成自己的亲生孩子,也希望她能够得到幸福。

睡梦里的人转了一下身子,睡得更加深沉,丁依依帮她掖好被子,这才离开。

书房里,叶淼还在忙活着,他刚刚全面接手叶氏,工作量比他之前实习的要大上不少,而且现在叶水墨还在熟悉公司阶段,这些事情只能他来,每天忙到凌晨2,3点事常事。

听到敲门声,看到妈妈站在门外,他这才将实现挪开,有些疲惫的捏了捏鼻梁,“妈,怎么还不睡。”

丁依依将亲自煮好的夜宵放在桌上,“还记得嘛?那时候我们两母子住在一起,结果你煮的饭太好吃,每次都是等你回来煮,我反而当了米虫。”

叶淼道:“当然记得,有一次我学校有事没办法回来,结果你一整天都没吃,我回来看到什么食材都没动气得要命,结果你却一脸无辜的说忘记了。”

他一边吃一边抱怨,不过脸上一点真正抱怨的样子都没有,把一碗口味一般的饺子吃得干干净净。

“小淼,妈妈如果当时再懂事一点,一定会抓紧照顾你的,不会让你那么辛苦。”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