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杨秋菊和老三夫妻着急忙慌坐火车回到老家,直奔卓文华所在的医院。卓文华住院之后, 老大夫妻来医院看了看, 问了问病情,留下二斤点心抬腿就走了, 看来是对爸爸的怨气还在, 根本不想承担做儿子的责任。倒是老大家三个儿子经常轮番过来照顾爷爷一会儿,顺便给送点东西啥的。卓文华以前没少疼三个孙子,孙子们都记情呢。所以种啥因结果,卓文华因为年轻时犯下的错误,导致异母兄弟不和,最后更因为一个工作让老大单方面决裂, 现在卓文华老了,弄得大儿子都不愿意管他。好在还有其他几个孝顺孩子在跟前伺候。卓玉川请了几假, 白全程伺候,他媳『妇』伺候老公公不方便, 就管着给送饭。卓玉婷这闺女叶没得,晚上过来守夜,已经坚持了好几。前两年,卓玉航带媳『妇』孩子回家探亲时, 看玉婷一如既往干着临时工,连点长进都没有, 不由为她的未来发愁。这临时工暂时还能干几年,再过几年,不定玉婷就会成为下岗工人中的一个。再临时工工资少, 福利赶不上正式工,一个月才二十块钱,够干啥的,家庭开支、孩子上学不都是钱。幸好妹夫早已转成正式工;幸好前几年他们听劝买下一个院子安好了家。要不然两人分不上房子,房价还越来越高,以他们夫妻的工资,将来连房子都买不起。可是照这样下去,玉婷将来的日子不会好过多少。深知未来发展的卓玉航忍不住为妹妹『操』心。他和宁馨商量过后打算,给卓玉婷一个卤肉方子,让她辞职在家卖卤肉。没想到卓玉婷还不愿意,觉得三哥让她去干买卖太丢人,回去跟丈夫唠叨了这事。一向心有盘算的李中华不禁觉得媳『妇』真有点傻,白给的方子都不要,不是傻是什么。李中华劝她:“三哥三嫂也是好心,看咱家日子过得紧巴才想帮咱们。三哥给你的可是卤肉秘方,谁家有个秘方不是藏着掖着,连亲闺女当外人都不传。你也不想想,要是外人,三哥能费这心思吗?再了,就算你不想干,也可以把秘方要过来,万一以后想干,不用再求三哥了。咱们还可以把秘方留个儿子……”李中华巴拉巴拉跟媳『妇』摆了一堆道理,很快就把媳『妇』顺服了。两口子一起上门找卓玉航要秘方。卓玉航自然不知道夫妻俩的盘算,他把国家政策和未来发展局势给李中华讲了讲,无意中把李中华的思想改变了。这不,夫妻俩拿着秘方和几份包好的秘方『药』材回去后,立马买回肉做实验,煮了一锅喷香喷香的肉,香的街坊四邻都打听谁家煮肉了,味道馋死个人。李中华和卓玉婷还有俩孩子胃口大开,品尝了一顿对他们来从没吃过的美味。三哥真大方,给的秘方卤肉这么好吃,以后可以传给子孙后代做秘方。卤肉这么好吃,怎么可能卖不出去?李中华想起卓玉航的话:没看现在很多人大街巷开始卖东西了吗?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做买卖,市场经济是未来的大趋势……李中华也不是很懂卓玉航的有些话,但是他明白大体意思,就是将来干买卖的越来越多,国家不会禁止个人做买卖。只要赚了钱,别饶闲言碎语、异样眼光算什么,手里有钱才是真的。李中华觉得这话很对,手里有钱才有底气。于是,两人赶在休班这,在家卤了一筒锅猪头肉。第一次她没敢做太多,就做了一锅,寻思卖不了就送给自家人吃,也不会亏太多。李中华和卓玉婷简单在大门支了张长桌,弄了杆称,正式卖卤肉。只是两口子头回做生意,面子薄,不好意思叫喊。原本他们家卤肉时就香飘四邻,左邻右舍又凑到一起闲话。“李家咋又这么香,他家发大财了,咋老是煮肉吃?闻着香吃不到,真馋人。”“上次我家孙子闻到香味,就吵着跟我要肉吃,我买肉给他炒了,他我炒的不如人家的肉香。幸亏今孙子出去玩了,要不又得跟我要肉吃。”『奶』『奶』刚完,她孙子就跑来了,“『奶』『奶』,我老远就闻着香味了,是不是李叔叔家又煮肉了,我想吃!”『奶』『奶』没好气地:“肉又不是咱家的,还能想吃就吃!”按处得要好的邻居,李中华应该给人送点肉吃。可是这年头肉稀罕,普通人家也不是能吃上肉,一月能吃上两三回算是不错了。李中华家搬来时间短,两口子又都忙于上班,跟邻居们交情一般般,所以上次即便是卤了肉,也不舍得送给邻居吃。没想到一会儿李家大门前就有了动静,大家一看那架势,这是要卖肉?大家伙凑热闹围了上去。“李,看你这架势,是打算卖熟肉啊?”李中华笑着点头,“嗯,我媳『妇』娘家给了个秘方,卤肉特别好吃。这不手头紧,寻思卖点卤肉贴补家里,今个头一次开张,各位婶子大娘可以先尝后买。”卓玉婷早已按照三嫂教的,把卤肉切成丁,用牙签『插』好,每人品尝一块。“『奶』『奶』,我想尝尝。”没等『奶』『奶』反应,李中华立马递给胖子一块『插』好的卤肉。『奶』『奶』正想不让孙子吃,就看这孩子立马把肉添进嘴里,嘴巴动了几下就咽了下去,“『奶』『奶』,可好吃了,你快点给我买肉吃!”李中华:“尝尝不要钱啊,买才要钱。今开张有优惠,每斤便宜五『毛』钱,想买的可以回家拿碗盛。”大家一看品尝不要钱,都伸手拿了一块吃。然后不吃不知道,一吃再也舍不掉。“好吃,真好吃,我老婆子活了这么大岁数,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肉。”“跟李家的肉一笔比,我做的肉真不算好吃,怪不得孙子吃完我做的肉还不香呢。”胖子咋呼:“『奶』『奶』,买肉,买肉,馋死我了!”『奶』『奶』:“行,买点回去,给你爷爷也尝尝,让他当下酒菜。”“李,多少钱一斤啊?”凡是品尝过的,都想买点回家吃。没一会儿就有很多人拿着碗回来买肉。开业大吉,这的肉量少,各家买点,很快卖完了。两口子卖完肉回去一数钱,好家伙,这一会儿就赚了好几块钱呢。三哥真有眼光,帮他们想到了赚钱的好点子。再后来,卓玉婷就辞职专职卖卤肉,附近的人都知道李家卖的卤肉好吃,想买肉的每到饭点前就早早去排队。伺候几年,卤肉摊子每少收入十几块,赶上逢年过节时,每能赚几十块钱。也有见两口子赚钱眼红的,一方面嫉妒他们赚钱,另一方面又瞧不起他们,背后没少嘀咕他们。两口子闷声发大财,从不敢跟人赚多少钱,生怕引来别饶嫉妒。李中华和卓玉婷就凭这个卤肉方子赚了很多钱,两口子对三哥三嫂可是感激不尽,见了他们比见了其他哥哥亲热多了。这不卓玉婷听三哥三嫂今就到,顾不得家里的生意,早早来医院等着。等卓玉航三人打听着来到病房,卓玉川和卓玉婷都在。卓玉婷最先上前打招呼:“妈,三哥,三嫂,你们来了,累不累啊?”随后是卓玉川跟母亲问好,大家客气了一番。杨秋菊站到病床前,看着消瘦聊丈夫:“你住在城里这么方便,有病怎么不早点看?”卓文华这一瘦,再加上满脸病容,倒是看着和务农的杨秋菊差不多大年纪了。杨秋菊跟着三儿子住这几年,又没人给她气受,到时候儿子媳『妇』就给她钱花,吃喝不愁,养得真不错,老来过得越发顺畅。其实卓文华过得也不差,谁让他运气不好摊上病了呢。卓文华看着气『色』比以往还好的媳『妇』,动了动嘴唇:“没寻思病得厉害。”好长时间不见,两口子也没生疏,杨秋菊冲着丈夫唠叨起来,“你你怎么弄的……”检查结果出来了,肿瘤是恶『性』的,已经到中后期了。医生问病人家属怎么办,是在医院继续治疗呢,还是回家吃『药』?这年头医生都特别负责,治不好的病医生也不给拖着不让出院。反正医院治不了,病人要么去更好的医院治疗,要么回家吃好喝好,度过人生最后一段路。卓玉川的意思是让父亲住院,该出钱的出钱,该出力的出力。卓玉航的意思是回家让媳『妇』治疗,应该很快能搞定父亲的病情。杨秋菊虽然知道三儿媳『妇』会给人看病,也知道她很受领导看中,可是她不知道宁馨已经制出治疗恶疾的特效『药』。所以知道俩儿子的意见后,左右摇摆不定。其实住院这几,卓文华已经从医生和儿女的眉眼中看出来,他这病怕是不好。最后还是他自己下了决定,要回家治病。事到临头,卓文华也怕死。可是,他不能因为给自己治病,就拖累所有孩子。他在医院住着,不花钱哪;再孩子们还得请假伺候他,时间一长,工作还有法干吗?能治好就治好,治不好就在老家熬一段时间,不能拖累孩子们。卓文华倒是看开了,出院就出院。在这方面,儿媳『妇』们是没有话语权的。宁馨只可以为公公治病,最好是回家治疗。人家以为回家吃趾药』熬『药』方便,其实宁馨是怕她几丸『药』下去,很快给公公治好病,惹得外人猜疑,尤其是医院里这么多医生在。病人要求回家,那就回家。卓玉川找医生给多开了些西『药』,留着让父亲回老家吃。他不清楚宁馨的本事,做两手准备呢。再卓玉川怕是心里有数,父亲这病不好治,在医院也治不好。还不如应了父亲的意思,回家住着,起码回家能吃好喝好,在医院靠着也是心焦。老人嘛,到了岁数,都希望埋葬在老家那块土地上。卓玉航默默去补全了住院费,一家人收拾收拾回了老家。回到家后,卓文华倒是很高兴。得知他生病的乡亲和亲戚都过来看望他,家里就没断过人。当,宁馨就让卓文华停了医院开的『药』,吃了她的秘制『药』丸。卓文华刚吃下『药』没多大会儿,杨秋菊迫切地问:“咋样,觉得这『药』管用不?”其实这人也奇怪,杨秋菊对丈夫心里有解不开的死疙瘩,明明能常年跟丈夫分居两地,但是一旦丈夫快要死了,她却不想他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