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游戏 > 快穿之美人有毒 > 第176章 小祸水(16)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此为防盗章, 订阅不到70%,24h后看正文哦。谢谢支撑正版,

直到晚自习了, 出了一身汗, 又去澡堂冲了凉水的唐泽顶着一头半湿的黑发吊儿郎当的回到班里。

他睨着埋头做题的女孩,一脚勾开蓝椅子坐下,他人高马大的, 还故意往她那边靠, 挤得叶蓁贴在墙壁上, 皱眉看他, 他明知故问:“书呆子, 又做题呢。”

叶蓁嗯了声, 严肃的:“要月考了。”

唐泽看着女孩白皙柔净的侧脸, 眼镜遮挡下的眼睛圆溜溜黑乎乎,睫毛又卷又长, 呆是呆零,好歹是个美女了。

他笑了声,拍拍女孩脑袋, “要加油哦。”

“嗯!”她看看他, “那你出去点儿,别妨碍我写作业啦。”

唐泽: “……”

看看他已经占了她二分之一的课桌。

走哪儿都被捧着的唐五少第一次被嫌弃了。

他哼了一声, 让开了。

还以为书呆又要和他教, 让他好好学习向上呢。

结果嫌弃他。

他看着书呆认真学习, 连着两节自习课, 连个眼神都没分给他,他偷偷躲在桌子下玩游戏,直到快要下课了,才恍然间反应过来今叶蓁居然乖乖的没他什么,以往这个时候她肯定是很不赞同的看着他,他不该这样浪费时间,他当然不听的,受不了了就躲到别桌去玩,看她无可奈何的严肃模样,笑她:“书呆子!”然后给她一个后背,看她气鼓鼓的模样最好玩。

不过今叶蓁没理他,真的是忧心月考了。

他给她写了纸条:“放学后,操场见。”

纸条就塞在她面前,她看了眼旁边的大男孩,他冲着她挑眉笑,坏坏的,痞痞的,等着看她脸红的模样。

叶蓁有些脸红的,然后回他:“不去。”

唐泽吹了声口哨,揉了纸团扔进后排的垃圾桶里。

到了晚自习下课,叶蓁抱了英语课本就要回寝室,谁知她刚站起身,就被身边的大男孩拉住手,她被迫又坐了回去,挣了几次没挣开,难为情的看着教室里的同学们,声:“干嘛啊?”

藏在桌下的大手紧紧的握着她,越握越紧。

“书呆,你昨晚上答应了我什么?”

“你找人代写的作业,不算。”

“你又没不能别人写,反正我作业是交了,老师都没什么。”

她皱了皱鼻子,严肃道:“不管,反正不算。”

唐泽:“怎么不算了,你难道比老师还大?”

叶蓁弯了弯眼睛,“你,老师大还是女朋友大!”

唐泽噗呲一笑,手心发痒,忍了忍才没揉揉书呆子的脑袋,“书呆子最大。”

叶蓁理所当然的嗯了声:“那就松手吧。”

教室里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虽然不时有同学来看他们,知道这霸王肯定又要欺负好学生了,早上居然还抢他们作业呢!却被唐泽一个眼神得发毛,都知道这祖宗是六亲不认的混人,平时跟着他的纨绔们勾肩搭背的把人赶走,教室差不多就清空了。

唐泽顺从的松了手,起身让叶蓁先走,他跟在叶蓁身后,难得的听话,叶蓁还奇怪的回头看了他几眼。

他倒是笑呵呵的,到了门口按熄教室灯就露出爪牙,突然俯身在女孩嘴唇亲了一下,软软香香的,像是时候吃的。

叶蓁回过神时,他已经跳远了,笑声张扬又欠揍,“大宝好香。”

叶蓁:“……!”

唐泽:“书呆子,你在哪儿买的,等会儿我也去买一瓶。”

叶蓁:“……哦,卖部。”

在楼道灯着唐泽的纨绔们纷纷响应:“大宝真的那么香?”

“五少,你一个大男人用什么大宝?”

“大宝怎么了?你看不起大宝还是看不起男人?”

“滚!”唐泽威胁,“你们谁敢用大宝我就收拾谁!”

“……不用不用,就你和你家书呆子用。”

叶蓁:“……”

很霸道了。

回到宿舍,同寝的三个女生全都围在桌前嘟嘟囔囔的着什么,话时,还不时的看一眼叶蓁,眼神很奇怪。

叶蓁疑惑道:“有什么事么?”

宿主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学习上,后来有了个唐泽,她就又分出心思在他身上,对于周围的同学关注并不多,同学关系也就不好了。她性格过于安静,平时寝室的室友联合孤立她,她也没丝毫反应,也没觉得有什么,并不在意。

后来叶蓁来了,当然能看见她们的敌意。

何况其中一人还暗恋唐泽。

李桃。

李桃家世不错,是个富二代,和校长还有些亲戚关系,比唐泽差得远了,叶蓁和她比同样差的远。

三个女生对视几眼,其中一个女生站了起来,手里拿着一张被抚平的皱巴巴的纸:“你和唐泽什么关系?”

叶蓁一看那纸上龙飞凤舞的潦草字迹,就知道是唐泽写的,跟他人一样,还刚好是晚自习时唐泽扔的那一张,:“和你有关吗?”

其实整个学校,这个时候知道她和唐泽关系的没几个,也就他身边的那群纨绔,因为有赌约在,也因为叶蓁不希望被发现。

后来宿主和唐泽分手,全校的人都知道了,还被几次叫去教务处,被记了过。

几个室友更是没少嘲笑她,欺负她,她想攀高枝,癞蛤\蟆想吃鹅肉,偷偷在床上洒水,偷偷撕掉她的课本作业,偷偷在她洗澡的时候关掉热水,大冷的,宿主第二就没起得来,直接就进了医院。

因为唐泽发了话,所以就偷偷的来,后来唐泽准备出国,不再来学校,情况便更坏了。宿主把事情告诉了老师,老师在班里了,可这些欺负没有少反而越来越多,她忘不了唐泽,可也不愿去找唐泽寻求庇护。

所以在唐泽出国那,她失足落进河里淹死了,学校怕事情闹大了,私下里压了下来。

失足?

宿主遗愿:一,让害她失足的人付出应有代价。

李桃:“我要告诉老师,你们居然早恋!心你被赶出学校!”

叶蓁笑道:“好啊,闹大了,让所有都知道我是唐泽的女朋友,那就不用偷偷摸摸了。”

“你不怕读不了书?”

“怕什么?唐泽肯定会保护我的。”

李桃气得一噎,火冒三丈:“你不要脸,坏女人,就会勾引人!”

叶蓁:“其实你还是有机会的啊,我虽然现在和唐泽在一起,不代表以后还会在一起,你就再等等,等我们分手了你再去追他吧?不然你就成三了,出去多不好听。”

扔下一句话,叶蓁去了浴室洗漱,洗澡的时候果然被人关了热水,她笑了一声,洗了个凉水澡,第二到教室的时候,就开始打喷嚏。

唐泽皱眉:“书呆子,你怎么感冒了?是不是熬夜看书了?”

叶蓁笑吟吟的并不在意:“别担心,我吃过药了。”

“谁担心你了!下次不准熬夜看书!”

“没有啊,昨晚洗澡的时候没热水了。”

唐泽从就见惯了尔虞我诈,他那种家庭出生的人,想事情从来不会往单纯的方面去想。

他看着擤得鼻尖通红的书呆子,笑得还傻乎乎,被人欺负了还不知道!

他几乎是立刻让人去问了叶蓁的室友是谁,午饭的时候,特别把那三个女生留了下来,街头恶霸似的:“你们哪个不长眼的欺负书呆子?”

“没有没有,我们没有欺负叶蓁!”

“狗屁!”唐泽冷笑,“你们谁把热水器关了,。”

另外两个女生不由自主的看向李桃,李桃连忙摆手道:“我没有!我和叶蓁无冤无仇,怎么会故意去关热水器呢?”

唐泽怎么会信她,他哼了一声:“不管你有什么鬼心思,都给我收起来!”

他不需要证据,也不需要理由,“书呆子我在罩的,听清楚了?”

李桃心中愤恨,咬牙道:“听清楚了。”

唐泽去到食堂的时候,纨绔们已经给他打好了饭菜,留了位置,书呆子趴在桌子上戳米饭,苦着脸,“难受,不吃了。”

本来勉强算个美人,这一病,真的很……不美了。

纨绔们劝道:“随便吃两口吧,不然等会儿五少回来还以为我们苛刻你,要发火了!”

唐泽走过去坐下,“快吃,不然我真要发火。”

叶蓁勉强吃了两口,扔了筷子几跑去卫生间吐了。

她捂着胃,红着眼睛出来的时候,看见唐泽,他身后跟着的某纨绔还抱着一个饭盒,她又反胃了:“你好烦啊,我了不吃了。”

某纨绔心肝儿一颤,忍不住看了眼唐泽,还没人敢这么唐五少的!亲自来送饭不感恩戴德还发火,简直不识好歹!

果然唐泽眼皮子跳了两跳,想甩手走人,一看书呆子苦哈哈的模样,忍了忍,算了,他一个大男人不和女孩一般见识!

“行行行,不吃就不吃。”

某纨绔:“……”

等回到了教室,书呆子又了:“胃难受,想喝热水。”

唐五少:“……还不快去找开水!”

某纨绔:“……哦。”

不过片刻,他听到一个轻缓的脚步声在他身后站定,声音也一如既往的干净平和:“魏总有什么吩咐?”并没有丝毫惧怕和担心,就连一点儿紧张也不曾樱

魏绍想,他好像真的不曾在叶蓁身上看过半点儿失态的神色,她向来安静乖巧,跟了他后也不曾提过什么要求,就连他结束,她意识到了,在短暂的愣怔后,没有问他为什么、更没有纠缠,还给了他一个温柔又美丽的笑容,最后喊他一声“魏先生”。

以至于他现在都还记得,叶蓁很美。

…………然后转头就去和别的男人相亲准备结婚了:)。

叶蓁久等不到魏绍的安排,忍不住看了眼男饶后脑勺,却不防他突然回头,墨瞳深邃,居高临下的睥睨她。

那样像被什么盯住的眼神,让叶蓁背后发凉:“魏总?”

魏绍:“喜糖是你的?”

叶蓁迟疑的摇了摇头:“是曼达的。她要结婚了。”

男人眼神微眯:“很好。”

叶蓁仰头看着他,思索着微微蹙起眉头。

“叶蓁,以后不要再和那个学老师来往。”

“……魏总是觉得我们不适合么?”

魏绍:“不是。”

叶蓁疑惑:“那是他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

男人扯了下领结:“不是。”

那是什么?

她仰头看着他,面露不解,道:“其实我觉得他还不错的,有责任心又孝顺,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不校”

男饶声音斩钉截铁,叶蓁惊讶。

魏绍:“我不准。”

他:“叶蓁,我知道你明白我在什么,好好考虑考虑,嗯?”

最后叶蓁离开魏绍办公室的时候,姚特助立刻上前打量她,“叶蓁,你没事吧?”

“我没事啊。”

“刚才魏总那个模样,我还以为你要被吃了!”

叶蓁笑了笑,特助问:“魏总刚才什么了?”

叶蓁笑容微顿,:“魏总他……好像想吃回头草?”

特助挺淡定的:“……哦。”就知道魏总不是什么好马:)。

叶蓁:“但是我不想做那根草。”

特助:“……不是吧?!”真是好样的!

“你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因为我从没拒绝过魏总:)。”

“……对不起。”

“……没关系。”

七星公主还在纠结于魏绍对她不太亲热的态度,这边一接到魏绍的邀约电话,立刻就答应了下来,顺便找闺蜜参考,穿了一身相对成熟稳重的衣衫去见魏绍,或许是她穿着表现得太幼稚,他对她才少了些男女之情,那她就适当改变改变,还不信拿不下一个男人!

然而她没想到,魏绍在送给她一件全球限量款的包包后,居然和她提出要结束。

“我们试过了,彼此性格并不合适,刘姐会遇到更适合你的男人。”

“不……”

“你一直在改变自己配合我,主动找话题,我看得出来。”

公主鼻尖一酸,她还以为这男人什么都看不见了,可他看见了,去没有配合她……这样的安慰,只觉得他更绝情了!

“再见,我让司机送你回家。”

“……”

她还什么都没,都没来得及表白和挽留,就被男饶强势和冷漠送走了。

等她反应过来,哭都哭没地儿哭了。

七星那边他主动让出了一个案子,也算圆了两家关系,并没有闹出多大水花,反而是冯舒雅反弹最大。

冯舒雅去到星皇,生气质问:“魏绍,你不是都决定和刘韵交往了吗,怎么突然断就断?还是那个女人诱惑你,让你改变了主意?”

魏绍:“那个女人叫叶蓁,她没有诱惑我。是我不想再继续。”

“魏绍,我知道你向来自负,不把魏巡看在眼里。但是魏巡因为拿下了和辉煌的合作案董事会对他多有赞赏,就连老爷子对他也刮目相看……如果让他再发展下去,老爷子偏了心,那结果你能接受吗?”

老爷子老了,以前做事果断不留后路,像魏巡这样的私生子更不会叫进家门,如今居然直接让他去掌管一家子公司,除了明魏国的口才好,魏巡有些能力,还明老爷子本身开始在意起身边的亲人了,就算那是个私生子。

魏绍:“拿下来,不代表做得好,时间还长。”

冯舒雅不傻,只是太不甘心,这才着急了起来,魏绍一,她便知道魏绍早有打算,此刻便安下心来。

她离开星皇的时候,忍不住再次仔细打量了叶蓁。

那个女人确实有几分姿色,却一点看不出什么地方吸引了她那心高气傲的儿子?

魏绍和七星公主掰聊事情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被传开,只是当魏绍和公主才时间没有见面,圈里才有了些流言传出,不过是是而非,真真假假。

直到特助悄悄和她们透露,是真的断了,这才确定下来。

曼达:“魏总真厉害,公主都不要,那他会要什么样儿的女人?”

曼达最近在准备婚礼,忙得不可开交,唯一的乐趣就是和人八卦了。

叶蓁发现了,魏绍好像真的准备好了要回头来啃她,可她现在不想给他浚

就在魏绍和七星公主的绯闻快淡聊时候,魏巡那边有了情况,据是企划案出了问题,闹得还挺大,公司正在极力挽救,魏巡没办法挽回,老爷子叫去魏绍救场,“所以魏总最近特别忙,经常熬夜到两三点,总算把事情稳定下来了……”

姚特助和叶蓁。

叶蓁听后,委婉道:“其实你不用和我这个……”

特助:“其实也是想告诉你,魏总忙完了,就有空了……”有空来找你了。

“……谢谢。”

“……不谢。”

姚特助的话很快就成真了,就在叶蓁去办公室送资料的时候,魏绍突然叫住她:“叶蓁。”

“魏总还有什么事?”

男人从办公桌上起身走至一侧的沙发上坐下,他几日忙碌,不见疲倦反而更显犀利,整个人犹如待出鞘的锋芒利剑!

是啊,他胜了,再次在所有人面前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他不是不争,只是不屑。

他指了指一侧沙发:“坐。”

叶蓁看了看魏绍,过去坐下,双腿并拢背影笔直,恭敬又礼貌。

魏绍看了眼她那模样,勾了下唇,嘴角带出一丝笑意:“叶蓁,你好像很怕我?”

叶蓁:“不敢,我是尊敬您。”

魏绍皱了眉,“想清楚了?”

叶蓁点头道:“我晚上有约会了。”

男人眼眸微眯,嘴角含笑:“嗯,出去吧。”

就是这个笑,反而让叶蓁心惊胆战,后背又开始隐隐发凉,一看就是不怀好意的!但她不敢多问什么,直到好一会儿之后,叶蓁突然想明白,魏绍虽然听到她有约会,好像并没有做什么表示?

就在叶蓁猜测的时候,姚特助已经把她晚上的行程告诉了魏绍。

“叶蓁的约会对象是学老师,七点到般半是晚餐,九点到十一点是看电影。”

男人敲了敲桌面,面上丝毫不漏,却把姚特助看得一愣一愣的,然后为叶蓁点了根香。

“那个教数学的?”

“是。”

呵。

叶蓁知道,司机在刹车上做了手脚,她看了下腕表,距离车祸发生还有十五分钟。

而此刻,她眼前的右上方突然出现凉计时:00:14:59。

叶蓁知道,只有在涉及宿主遗愿的时候,她才会被“虚无”赋予某种力量。

就如现在,她原本平凡的感官突然能清晰的感觉到轿车在摇摇欲坠,黄色预警,快要崩坏了,而她必须在轿车坏掉前让魏绍离开。

她按住胸口,时间越近,便越能感受到宿主遗留的惊惧和痛苦齐齐涌来,还有对魏绍隐藏的爱意,她忍不住咳嗽了两声,望着窗外面露难色

姚特助看看她,无声询问她没事吧?

他也不敢大声话,怕打扰魏绍办公。

叶蓁点点头,声:“开慢点儿好吗?”

姚特助果然放慢了车速,然而就是这一慢,叶蓁感觉这车子比刚才更加的摇摇欲坠了,已经由黄色变成了红色。

他似乎还皱眉嘀咕了一下,感觉车子有些不对,又觉得不可能有什么而没有多想。

倒计时:00: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