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回到汉朝当老师 > 第279章 开诚布公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郡主,郡主,淡定,淡定。”燕铭知道,刘凌被派到长安,经历的事情,一定不少。其中有多少秘辛,不足为外人道。

如果今天都和自己说了,那自己今后就算是和刘凌拴在一起,再也分不开了。他想办法要阻止刘凌说下去。

可刘凌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赖上你的。”

说完这话,刘凌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整理了一下衣衫,站起身,说道:“刚刚让燕侯见笑了。”

燕铭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在外面的人,谁都会有不顺心的时候,金枝玉叶,皇亲国戚,也不例外。”

刘凌苦笑了一声,说道:“皇亲国戚!”

看她的样子,似乎皇亲国戚的身份,倒是让她很恼火。

“今日来燕侯这里,倒是打扰了。刘凌这就告辞。”刘凌拱了拱手,恢复了之前精干的样子。

燕铭看着她,半晌才说道:“刘凌郡主,燕某还是喜欢你刚刚的样子。而且刚刚的你,也是更加真实的你吧!”

刘凌叹息一声,说道:“是真是假,我自己也已经分不清。走了,一切听天由命吧!”

看着表面洒脱,但是眼神之中无尽落寞的刘凌,燕铭忽然心中有所不忍。他一伸手,再次拉住了刘凌,说道:“郡主,留步。”

刘凌看了看自己被拉住的手,这双白如净玉的手,从未被任何男子碰过。可今天,不但被燕铭两次抓住,还被摸了胸。

想到这,刘凌没有躲,没有抽手,而是放松的让燕铭抓住了自己的手。

这手,滑腻柔软,肌肤如同缎子一般,别有一番不同的感觉。也正是此时,燕铭才感觉到刘凌这双手的与众不同。

“郡主,实话告诉你,我和陛下已经商量过了,淮南老王爷这次来,就是我去接待。请郡主放心就是。”燕铭实话实说道。

刘凌暗淡的眼神突然亮了起来,高兴之下,她一把抓住了燕铭的手,两只手第一次真心实意的握在了一起。

“燕铭,我就知道来找你准没错。你是个够朋友的人,对待大戒和尚的时候,我就感觉出来了。”刘凌欢喜之下,眼睛竟然又出了眼泪。

燕铭笑着伸手在她的鼻子上刮了一下,刘凌微微一躲之后,就不动了,任由燕铭在她漂亮的鼻子山刮了一下。

“你啊,又哭又笑的,小狗拉尿。”

“你才是小狗拉尿,年纪不大,一肚子坏心眼儿。”刘凌破涕为笑道。

“这回放心啦。”燕铭笑问道。

“嗯,不过这回我要和你交代的更多了,你,你可要为人家保密。毕竟,毕竟你刚刚摸了人家,人家就算是你的人了呢!”刘凌越说话,声音越低。

燕铭都傻了。

刘凌的话让他一愣一愣的。大汉朝娶个媳妇这么容易么?不要房子车子票子,只要随手猥琐一下,袭胸都能袭来个媳妇。而且还是淮南王爷的郡主,这种事儿,简直比中彩票的概率还要低吧。

“别,郡主,您别……”燕铭摇着双手,还没说完。

却感觉到刘凌一伸手,把自己的手抓住,重重的按在了刚刚那弹性十足的胸脯上。

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从掌心传来,燕铭的手指不由自主的微微弯曲了一下,然后就不敢再动。

“我混迹长安多年,身边想要碰触我的人,不只有江湖人士,还有朝堂上一些道貌岸然之人,甚至皇亲国戚之中,也有想要下手之人。可刘凌一直守身如玉。发誓第一个碰触我的人,要么杀死,要么奉为夫君。”刘凌眼神坚毅的说道:“你,我舍不得杀,只能奉为夫君。”

“这个,郡主,现在是开放社会,咱们真的不用这样的……”燕铭刚说了一半,刘凌就再次打断了他。

“燕铭,本郡主长的丑么?”刘凌昂起了头,她的美,在嫣然和田喜之上,可谓绝色。

“公主倾国倾城。”燕铭把手往后抽了抽,刘凌却不松开。

“你讨厌本郡主么?”刘凌再次问道。

“不讨厌!”

“不讨厌就是喜欢,喜欢就是爱。所以本郡主认定了你。”刘凌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死死的盯着燕铭。

燕铭看了她一眼,叹息一声。

美人当前,不动心是傻叉。可自己已经有了田喜和嫣然,更有平阳公主暧昧不清,如今再加入一个刘凌郡主,这事儿就有些乱了。

自己仿佛成了刘家的收割机一般。凡是金枝玉叶的公主郡主,难不成还能都收了。

刘凌现在的样子,让燕铭不好反驳。他只能保持沉默。

叹息一声,刘凌说道:“燕铭,你去接待家父,我不能不和你说一些秘密的话。”

“我父王这人,一心沉醉于文学奇艺之中,对朝堂的事儿,几乎不太在意。可他不在意,不等于他身边的人不在意。不论是太子还是那几个儿子,都野心勃勃的很。父亲有时候,也被他们弄得骑虎难下。”刘凌说道。

燕铭实在不想听这样的秘辛,可如今刘凌认定了自己,此时推脱,有点儿不男人。

“我被委派到长安,其实也就是给父亲做个眼线。同时以淮南王的名义,结交一些朝堂中人。还有江湖之人。为的就是方便父王掌握京师的动静。”刘凌毫不隐瞒。

听了这么多,也不可能半途而废。燕铭索性放心的听了下去。

“我父王的意思,淮南国安身即可。若是能有机会,留下一本传世名作。才是他的想法儿。可我最近却探知了一些消息,有人想要趁着父王来长安的时候,和父王接触,撺掇父王,准备接替帝位。这是大逆不道的事儿,作为女儿,不想父王在根本就不喜欢的权利之争中颠簸。所以,我恳求燕铭你,在见到父王后,能够帮我劝劝父王。”刘凌说的实在。

这样的话,若是和旁人说,就是灭门的死罪。

以刘凌的眼光,认定了燕铭不会告密,是个可以依托的人,她这才和盘托出。而之所以这样,一是对燕铭人格的认可,二是刘凌死心塌地的把燕铭当做了自己未来的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