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回到汉朝当老师 > 第219章 训练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这些小纨绔虽然淘气,可他们之中真的有些孩子极为优秀。不仅识字多,有的还会了许多算术题。

对这样的孩子,燕铭就让评卷的人标记出来,将来作为重点培养。

经过近乎一夜的奋战,卷子终于批完。名次也全都排了出来。一共二百六十七人,燕铭打算收二百人。

按照弘燕堂目前的教室设置,二百人,正好分成五个班级,每个班级四十人,正好是后世的一个标准班级。

第二天张贴榜单,所有的长安城来人都围拢过来,看到孩子录取的,兴高采烈。看到孩子没被录取的,则垂头丧气。

“不过来到茂陵邑,虽然没能进入弘燕堂,倒是泡了一场温泉。舒服,值了。”有落榜的权贵安慰着自己。

他这一说,周围的人反响热烈。

“这温泉会馆,当真是个好地方,的确不错,如果有机会,还应该多泡一泡,我感觉身体都轻了许多呢!”

“这回回到长安,咱们可有吹的啦。温泉呢,谁人泡过?”

众人议论纷纷,燕铭从没想到,一个温泉会馆,竟然让那些名落孙山的权贵们竞相谈论,转眼间就忘了自家孩子没被弘燕堂录取的事儿。

在这些朝中大佬眼中,燕铭这么做,不过是抬高弘燕堂的身价,过几日,自然还是要进弘燕堂的。大家都是一朝称臣,抬头不见低头见,没有人相信,燕铭会说到做到的。

二百名的新生,就这样确定下来。

没进入弘燕堂的孩子,只好悻悻的回去。当然也有兴高采烈的。毕竟学习是件苦差事,从古至今,没有几个人愿意主动去学习的。

不论录取没录取的,他们都记住了茂陵邑的温泉会馆。尤其是卓文君往那里一站,所有的人都不忍不住的看她。虽然有些年纪,可她这样的风韵少妇最是招人。一时间,卓文君几乎成了这群人心中的女神。

权贵们送孩子来上学,人还没走,就已经传出了茂陵邑一大宝地和一大福地。

宝地自然就是温泉会馆,对外开放的温泉,使得这些家伙倍感惬意。而一大福地,则是这群勋贵们YY出来的,那就是卓文君的闺房。

司马相如听说了这事儿,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最近他总有纳妾的想法儿,就是对卓文君有了审美疲劳,没了往日的热情。

如今听到别人如此品评自己的媳妇,他才发现,原来还是媳妇好。回想起两人在卓王孙身边买酒装穷的时候不由得有些感慨。

轰轰烈烈的弘燕堂招生就这样结束了。

留下的是二百名新生,带走的是温泉会馆的名声。

不久,长安城就会流传温泉会馆,到时候,长安有钱的人,有权的人,谁不想来泡泡温泉,体验一下。

新生入学第一天,燕铭站在操场的高台上,给他们训话。内容说完了他自己都不记得。训话的目的就是要让这些纨绔有畏惧感。

五公里越野,是不可少的。只不过对这些新生,还是小纨绔的他们,自然难上加难。

窦文是第一个窜出来的:“小爷在长安城都不受管制,在弘燕堂依然不受管制。你知不知道我爹是谁?”

看着窦文小手指头指着自己的鼻子,燕铭没说话。

地下的纨绔们看到燕铭的沉默,更加蹬鼻子上脸,开始了冷嘲热讽。

燕铭窦文领头,所有的孩子胡闹腾了起来,他并不做声。就那样看着孩子们胡闹。

“韩嫣将军!”在孩子们注意到燕铭的沉默之后,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唯有燕铭怒吼一声。

“韩嫣将军,这些孩子有为期十五天的军训,请您安排。”燕铭早就和韩嫣商量好了,定然要接住军训,打压一下这群纨绔的气焰。

“燕侯想怎么调教这群小娃娃?”韩嫣有些头疼的,他最不喜欢孩子,如今却被逼着要和这群纨绔打交道。

“按照军队的训练来。这群小家伙太不懂规矩,只能咱们帮帮他们了。”燕铭笑道。

韩嫣最是知道燕铭的笑意味着什么,他可怜的看着那群纨绔。尤其是窦文,见燕铭不再说他们,还以为自己获得了胜利。

“澄心!”随着燕铭轻声呼唤,澄心已经站在了他身边。

“取戒尺!”燕铭早就让鲁老头做了一柄戒尺。

不过片刻,澄心就把戒尺送到了燕铭的手中。

“窦文出列,违背学校规矩,要打手板!”燕铭怒吼道。

就算窦文有主意,此刻也有些哆嗦,可一想到自己的亲爹是当朝丞相,那一点儿畏惧感自然就消失。

“嘻嘻,先生轻点儿。”窦文很聪明,很淘气。他以为看在自己父亲的面子上,燕铭只是拿着戒尺吓唬吓唬他。

可下一刻,他就错了。当他笑嘻嘻的走到燕铭跟前的时候,燕铭一把抓住了窦文的手,同时戒尺抡起,在他掌心肉厚的地方,狠狠的抽了一戒尺。

“哇——”窦文刚刚还一脸的不在乎,可下一刻,忍不住那种刺心的疼痛,发出了鬼哭狼嚎般的叫声,同时泪落如雨。

这样一来,操场上那些看到窦文怼燕铭,也有些跃跃欲试的孩子,纷纷老实下来,不敢再发出半点儿杂乱的声音。

燕铭这杀鸡儆猴的一招,太好使。那些孩子在接下来的训练之中,只要一看到燕铭的大戒尺,做什么都顺顺当当,不敢有半丝偷懒。

在燕铭铁血的管理下,弘燕堂的二百新生经过了十五天的训练,终于有了一些学生的样儿。

就连窦文,这十五天也变得老实起来。

他眼中对燕铭的不服,是在燕铭一次性做了两百俯卧撑之后。

男孩子,最容易屈从的,不是暴力,而是实力。

一切都变得好起来,燕铭很欣慰。

他早就期待弘燕堂走向正规的那一天。到时候,这里指不定会出现多少厉害的人物。

只是燕铭的好日子没过几天,就从长安城传来了消息,说匈奴人仗着秋高马肥大举寇边。

朝中再次分裂为两个派别,一个主和,一个主战。

让燕铭没想到的是,汲黯竟然和韩安国站到了一边,非要和匈奴和亲。

刘彻有心和匈奴开战,可他根本没有兵权。调动军队的虎符在窦太皇太后手中掌管,他有心无力。

倒是冶铁庄那边传来了好消息,说是炼制出高强的的铁。

(感谢诠释我说的1000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