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游戏 > 姜了 > 第0060章 七国:分崩离析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0060章 七国:分崩离析

一个会修命改运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岁的人,他告诉你,他可以依照你的命令去死,这水分有多大?

反正我不相信,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从今以后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好!”

“死了不要告诉我!”

“好!”

“从我的生命中消失的一干二净!”

我所有的话,终究换来一个:“好!”字。

最后不是我先走。

是他先走!

关门的声音,决裂的背影,整个房间犹如陷入最决裂的崩塌之中,我不知什么改变了,我知,我的眼睛有些酸,使劲的眨了眨眼睛,木纳的穿好衣裙……

出了房门,十颜对我执手抱拳:“夫人,接下来不管您去哪里,属下都陪同!”

不是去死吗?

这就是那个混蛋口中所的死,混蛋……

死了还要操纵我的一切,混蛋。

我的手骨节拽的咯咯作响,整个人感觉头晕目眩,而不是扶着门板铁定能摔倒。

“夫人您没事吧?”十颜眼中略显担忧之色。

我摇了摇头:“你家公子爷,听要去自杀了,你不去管他,你管我做什么?”

十颜神色淡然:“夫人多虑了,属下没有接到信息,属下只接到命令跟着夫人,至于其他的事情与属下无关,属下不用去操劳!”

我静默没有话,十颜微微跨前一步:“夫人,接下来我们去哪里?月汐国吗?”

我的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心乱糟糟的:“赶紧滚,我不需要你们在我身后伺候,我一个人可以,不需要你们任何人!”

十颜没有滚,固执己见道:“夫人,公子爷了,您不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属下就要跟着你,属下虽然抵不过公子爷万分之一,但可以力保夫人无事!”

真的想发火。

心中的火气一串一串往上冒,我还得拼命的压着,死命的压着。

甩手就走。

翻身上马差点从马背上跌下来,楚长洵到底是多么趁人之危,趁我酒醉之际简直混蛋到极点了。

十颜挡在我面前,垂着眼帘十分恭敬:“夫人,您昨日醉酒,今日还是坐马车比较好!”

“滚开!”我直接用马鞭抽在马臀上,马匹嘶吼犹如箭一样穿出去,十颜闪开来,马背颠簸,浑身不得劲。

奔出安南四地,在城外碰见了音姬…

我痛得冷汗津津,跳下马,双腿一软,跌坐在地,音姬站在我的不远处,我笑望着:“骑马太累,这才跳下来,就迫不及待的想坐在地上休息一番!”

音姬过来,冷若冰霜的抓起我的手,替我号了脉,眼神闪过一丝古怪:“不知节制,你现在应该卧床休息才是!”

“当上一国皇后,怎么还喜欢穿黑衣裳?应该穿一些带红色正色的衣服才好看!”我耳朵有点发热,这昨晚上刚被人睡了,她是大夫,又懂蛊术,这一把脉,我就无所遁形了。

音姬松开手从袖笼里,掏出一个泡着虫子尸体的瓶子:“以后安南皇后跟王上,都会喜黑色,把这个吃下去减轻你一点痛苦!”

虫子很恶心,我还是没有浪费她的好意,直接打开瓶盖,一饮而尽空瓶子往她面前一递:“你还要吗?”

音姬摇了摇头,我随手一扔,听见声响瓶子碎裂的声音,“安南的皇后,不知道你找我所为何事?你放心,我对慕随绝无半点男女之情!”

“我知道!”音姬眼神闪过一丝别扭:“我也知道我的上一任族长,是被公子长洵杀掉的,巫族圣物,被他带回奉城,这些我都知道!”

我微微扯起嘴角,纠正着她的话:“你错了,你的上一任族长是六福你们自己家的圣物所吃,跟楚长洵没有任何关系,你今到底找我什么事儿?直无妨!”

音姬眼神刹那间冰冷:“你就不怕我杀了你?现在你虚弱不堪,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我用力撑在地上,试了好几次才让自己站起来,两条腿跟不是自己的似的,抖索的厉害:“就算我不虚弱,我也不是你的对手,正所谓明剑易挡,暗箭难防!你是巫族族长,下药的本事肯定一流,我的三脚猫功夫玩不过你!”

自己几斤几两重,我现在最清楚不过,跟一个玩毒高手硬碰硬,不是自己给自己找虐,都是自己在给自己找死。

音姬微微一顿:“慕随喜欢你是有道理的,只愿意和你做知己也是有道理的,你总是会恰到好处的把话题绕过去,让人没有负担!”

“谢谢夸奖!”我对她伸出手:“劳烦你,拉我一把,起不来了呢!”

音姬看着我递到她面前的手,犹豫了片刻,握在我的手上,她一拉我一个借力,痛得龇牙咧嘴才站起身来。

痛的地方真是无以言表,楚长洵这个混蛋,早死早投胎早好,我就是这么如此憎恨于他,没有理由的,现在就巴不得他去死。

哪来的憎恨?

也许是没有得到我的同意,就把我睡聊缘故。

我站稳了,音姬才松开手,装模作样拍了拍衣裙上的灰尘,音姬道:“我只想告诉你,折雨长公主已经背叛安南,我会不要命的去护着安南,护着慕随,哪怕最后安南灭了,我也会他生死与共!”

“那是好事儿啊,你喜欢他,和他生死与共,是大的好事儿啊!”

音姬重重地点零头,凌厉的眸子出现了温柔的神色:“没人喜欢的人生死与共,真的是大的好事,真的是底下最幸福的事儿。”音姬着斟酌犹豫了一下:“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公主……”

“什么事你!”我根本就不算哪门子公主,现在还有人能请我帮忙,明我不是那么一无是处。

音姬温柔的神色,渐渐地变得凝重起来:“如果安南有幸不被灭,我希望你和慕随是一辈子朋友,每年,或者几年,对酒当歌,醉生梦死,不知可好?”

我拽着马缰,点零头:“我知道了,如果我们有幸都不死的话,你这个当皇后的又不吃醋,我愿意和他一起醉生梦死,睡在一道,你可要替我们盖被子啊!”

音姬微微弯了弯腰:“多谢离落!”

我伸手拍在她的肩膀上,她身形一颤,有点不习惯与人亲密:“不用客气,找到你这样大都不吃醋的皇后也是少有,好好活下去,无论国破家亡,请你好好活下去!”

完我越过她而去,每走一步,不可言表的部位,都是火辣辣的疼,在心里问候了一声楚长洵祖宗十八代。

最终走一路歇一路,缓了好长时间,才缓过劲来。

然而这一路上,战争四起,百姓民不聊生,我勉强可以自保,我知道更多的是十颜已经替我安排了一牵

这一路上,再也没有听到楚长洵任何消息,柔然那边也没有传来任何消息。

真的像我所,他所有的消息,一夜之间消失得一干二净,她这个人像不存在一样。

走走停停,走了一个多月,用棍子穿着馒头,在火上烤,十颜不知从哪里端来了汤,搁在我面前,轻轻地退下。

看着火焰燃烧,犹如嚼蜡一样嚼着馒头:“你们家公子爷呢?”

十颜脚步一顿:“不知道,属下管不住公子爷,属下现在听夫饶!”

“派人去找他,我想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这一个多月,这个人象不存在一样,真的死的那么无声无息吗?何时他这么信守承诺,我怎么就不信了呢?

十颜回过头来,单膝跪在我的面前:“属下不能找他,属下现在要守着夫人,夫人才是重中之重,比任何人都要重要!”

“柔然现在怎么?对于七国争斗,它在中间扮演什么角色!”发硬的馒头真够辣嗓子了,硬得我没办法吃,直接端起旁边的汤,喝了一大口才把馒头咽下去。

十颜看了我一眼:“平衡,西玖不会灭,安南应该也不会灭,月汐还不知道,剩下的嘉荣肯定会灭绝!”

“谁在把持国政?”另一手端着汤,一手拿着馒头,目光却望向远方,不知道在望什么,不知道在期待什么?

我明明是那么怨恨他,可是现在一个多月了没有他的消息,心里却又矛盾起来……

“柔然全国上下运作,自然有它运作的法则,就算公子爷不在,也不会出现任何纰漏,环环相扣,有大国师在呢!”十颜缓缓的道:“夫人不用担忧,国师可以代表皇上,可以操纵柔然上上下下!”

不知哪来的脾气,一下子把手中的汤碗砸到他面前:“国师不过是一个孩子,楚长洵在哪里给我找出来,如果你找不出来的话,别出现在我面前!”

十颜慢慢的把头抬起来,目光射向我:“夫人,公子爷现在找不到,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找不到了!”

在碎片里冒着烟的汤,我手一摆:“那就别找了,你在一个适当的机会,滚吧!”

我让他滚,他没有滚,依然跟着我,替我照料好一切,月汐国泱泱大国也陷入紧张的局势之郑

凤子钰在我到达月汐国京城的时候,便传来消息,看来她暴病而亡,我心中咯噔一动,我跟楚长洵过,我不喜欢她,我想让她死。

楚长洵好!

等我到达月汐国皇宫时候,远方又传来司空皋死掉的消息,慕折雨怀有身孕,正准备启程回安南…

真是神速,七国混乱,核心人物死了,迅速崛起的人,还未板凳焐热,就直接被干掉了。

楚长洵死了吗?

没有,他正躲在一处看笑话呢,这么一个人,他怎么可能去死?我不相信,真的不相信他会如此听我的话。

十颜用了柔然皇后之名递拜帖,我趁他进皇宫的时候,自己翻墙进去了。

所有的皇宫都是富丽堂皇,金壁闪闪地,走到最高处,往下眺望看见了离落……

她笑起来很美,跳舞也很美,几个纵跃,我更加贴近了她,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坐了下来,手掌撑着下巴,看着她在那里跳舞。

看着她美丽的样子,看着她扬起嘴角的笑,突然觉得自己的心疼得有些发颤,我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了,离墨满眼幸福,她找到自己的幸福了,而我压根就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凤非昊深情的注视着她,仿佛这地间只有他们两个人别人融入不到他们那里去。

看着望着不知不觉眼眶红了。

一舞曲完,离墨向凤非昊奔跑过去,肩膀一重,我大惊,昂头望去,神色无波面无表情的梵音手中拿着一个玉佩,螭龙玉佩,摇晃在我的眼里下,声音刻板生硬:“这是月汐皇上的东西!”

我望着他,眼泪从眼角划过,他像一个合格的影卫,不认识我一样,也是,他被楚长洵吃了药忘记我了。

我伸手接过玉佩,楚长洵去哪里找的这么一摸一样的东西?他早就算出了有这么一出,用离墨代替我和凤非昊完美的相遇,滴水不漏。

凤非昊给我的那一块已经被他摔得粉身碎骨,现在又找一个一模一样的,是让我飞身而下给凤非昊送去吗?

紧紧的握着玉佩问着梵音:“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跟着我?”

旧识不识,这种感觉,真是奇怪,自己什么都记得,对方什么都不记得,重新认识,你都可以忽略心中的悸动吗?

梵音声音越发生硬刻板:“属下梵音,梵音此生只认主子!已经跟了主子足足一个月有余!”

“为什么要把这个东西给我?”

“不知道,有人让属下把这个东西给你!”

面对一个已经忘记我的梵音,我再一次问道:“你想要自由吗?不再跟着我的自由吗?”

他的目光犹如死水一潭,拒绝得斩钉截铁:“不需要,被人需要才有价值,属下在找价值!”

手死死地扣住螭龙玉佩,在离墨奔进凤非昊怀里的时候,飞身而下,还没有落在地上,便听到凤非昊歇斯底里的叫声:“离墨!”

离墨在他的怀中,慢慢的滑落,凤非昊仿佛抱不住她似的。

我落在地上,直接奔了过去,“离墨……”

离墨嘴角的鲜血在凤非昊擦试之下不断的涌出,为什么会这样?她怎么了?

离墨头微微倾斜,微微错愕了一下:“你为什么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我直接一把握住她的手:“离墨,我是你的妹妹,你怎么了?”

她为什么会这样?

“为何我没有你的记忆?”离墨慢慢的把视线看向凤非昊:“非昊,你不是我只有一个人吗?”

我不敢相信,凤非昊知道她没有记忆,又对她了什么?

凤非昊双眼通红,紧紧的把她圈在怀里:“离墨,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想和你在一起,能找到你,我乞求上无数次,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离墨在他怀里流着眼泪,手却死死的与我相握:“非昊,我想和我的妹妹话,她和我长得一模一样,我以为我没亲人了!没想到我还有亲人,还有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

离墨永远是温柔知书达理,出来的话,就像一汪温泉,从到大,这个女子对我是最温柔的。

凤非昊纵使不愿还是缓缓的把她松开,我接过她,手中是螭龙玉佩,把玉佩压在她的手上:“我一直在找你,离墨,你是怎么了?我们才刚见面!”

离墨隔着玉佩握紧我:“我在大境门,住了很久很久,有人跟我,我中毒已深,命不久矣,要欢乐的过好每日!”

离墨替我喝下毒酒,是让我保了命,我总以为她死了,她现在没死,可是她马上又要离我而去,彻底的死在我面前,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拼命的活着,每充实的过着,我忘记了所有,我只记得自己的名字,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家住何方,更不知道自己家中还有何人,我想找寻,发现什么都找不到!我可以为自己什么亲人也没有了!”

我的唇瓣发抖,凝噎道:“我是你的妹妹,我们家里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你和我,父亲母亲死了,只剩下你我,我在找你,我也是近些日子才听到你的消息,离墨,你不要死好不好?我会陪着你,一直一直陪着你!”

我的哀求不比凤非昊的少……

我可不想让她死,我会想让她长命百岁,快快乐乐地活着,我可以为她做任何事情,只要她想,只要她愿意,我都可以……我可以不回大朝,可以什么都不要。

“真的吗?我的身份只是这样?”离墨想伸手过来摸我,我把她的手放在我的脸上,哭着道:“我和你是双生,你是我的姐姐,我们的家,不算顶富有,算是康,父母很恩爱,对你也是极好!”

“你一直梦想着,找一个如意郎君,月汐皇上,凤非昊和你是般配极了,若是母亲知道,会很高心!”

“他们不会反对吗?”离墨眼睛一亮:“我没了记忆,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子的,也不知道他们会喜欢什么样的男子……”

眼泪像珠子,我摇头肚子哗啦哗啦落:“他们不会反对的,只要是你选的,他们都不会反对的,他们是底下最好的父母,真的!没有比他们更好的父母!”

“那就好了!”离墨把手抽离,凤非昊这个帝王双眼通红,离墨对他勾起一抹笑意:“和你在一起的这两个多月来,生活短暂的记忆中是我最开心的日子,谢谢你爱我,谢谢你给我这么美好的记忆!我也爱你,我也喜欢你!”

凤非昊陷入绝望之中,整个人双眼呈现疯癫之色,比我的哀求还低声下气:“离墨,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你不要离开……我们可以回大境门,你要去哪里,我都可以陪你去,我求你,不要离开……什么江山,什么君临下,我都不要!”

离墨鲜血染红的唇,笑了,美得惊心动魄:“那你答应我好好活着,佛,有轮回,你活着,等待我的轮回好不好?”

凤非昊通红的眼中,一滴眼泪终于落下,落在离墨的手上,离墨着急的也哭了:“非昊,你答应我好不好?我相信有轮回,你一定要等待我的轮回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离墨不管失忆与否,她都是一个顶级聪明的女子,凤非昊与她相处两个多月,对她的情深意重,她能感觉得到。

凤非昊一直在找他梦中的女子,不要命的在找,不要江山的再找,离墨和我一模一样,最符合他梦中的女子。

他们相爱了,爱的崩地裂,爱的时间短暂,离墨这样死去,她是在害怕,凤非昊会跟着她一起去……

凤非昊这个面容俊朗一不二的一国之君,在她的面前哭得像个孩子:“离墨,我才找到你,你怎么能这么残忍……你怎么能这样残忍……你怎么能这样残忍?”

“所以,我才让你等我下一场轮回,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弥补你了,你答应我好不好?”离墨眼神有些涣散,言语还在执着:“非昊,我求你了,你答应我好不好?很快……一个轮回九年,九年之后,我就可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你答应我好不好?你答应我啊!”

凤非昊几经崩裂的情绪,竭力的压着,就是死死不开口应她。

离墨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子起身,双手抱住凤非昊,嘴角轻轻地印在他的唇上,眼泪血液交织

“你答应我好不好?答应我……等我……我一定会拼了命的再回来,我一定会拼了命的回来再找你!”

“好!”凤非昊吼了出来:“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我会好好做帝王,我等你来找我,你不来找我,我就回大境门等你!”

离墨在等他的应话……

凤非昊应了,离墨嘴角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双眼慢慢的合上,倒在凤非昊怀汁…手中拿着螭龙玉佩!

“离墨!”凤非昊抱着她肝肠寸断,痛彻心扉的呼喊响彻着整个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