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游戏 > 姜了 > 第0059章 七国:我想你死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0059章 七国:我想你死

我与他从长大,他守护于我,是我身边最出色的守护者!

多年以来,我希望他能得到自由,但他偏偏不要,垂手可得的自由都不要。

一剑为没有刺中楚长洵要害,梵音到底是了解我的,到底是留了一丝余地。

“走吧!”我向前一步横跨在楚长洵面前,对梵音道:“你走吧,不要死在我的面前,高海阔,你死在哪里都可以!”

梵音扑哧一笑,带有无尽的酸楚:“若是我偏要死在你的面前呢?偏要你记住我一辈子呢?”

“你从未逼过我,这次如果是威胁,那么你赢了!”我狠狠的眨着眼睛:“我不会记住你一辈子,时间可以忘记一切,尤其是死去的人,没有什么东西是时间代替不聊。”

“我知道你愤怒,我知道你想让我自由,这一次是我心甘情愿留下来的,跟着你我不能回家,跟着他我能回家,你不懂,你真的不懂!”

古代……

大朝的多少女孩看着故事,想着穿越,穿越那么好穿的?都是以性命相协的,秦皇汉武子威严,几首歌就能搞定的吗?

我是魂穿,从养到大,我还不习惯这古代的一切,我只想回家,只想回到大朝,那里至少是安全的。

“你已经没了家!”梵音没有把剑收了,对我大声的道:“离余已经国破,皇后和长公主都死了,你已经没有家,你跟着他,能回什么家?”

他不懂。

我从来没告诉他,我早已不是我了,至少我的灵魂不是我了。

“离墨长公主没有死!”楚长洵声音沉似水:“她有亲人,她有女儿,她有家,朕就是他的家,就是她的亲人!”

楚长洵着手搭在我的肩上,把我往旁边一拨:“梵音,朕给了你多少路你不走,你为何偏生要落进死胡同?七国何其大,怎么会没有容身之地?”

“容身之地有什么用?”梵音抬起剑,又开始剑指楚长洵:“刚刚我就不应该手下留情,我就应该一剑把你给杀了,你死了,她就不会在这里停留,就会自由自在!”

“梵音!够了!”深深的无力,让我出来的话都带着一丝凌厉和绝情:“你不懂,你真的不懂!”

梵音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不,属下怎么能懂?既然如此,属下不如就死在你面前,也了却了一生守护你的承诺……”

剑身反转,我直接对楚长洵道:“不要让他死了!”

楚长洵嘴角一勾:“是,皇后!”

一剑之伤对他来,根本就不是事,快如闪电转身,劈手夺过剑,梵音没反应过来瘫软在地。

楚长洵对着旁边道:“十颜,让他忘记皇后,到死在想起!”

十颜像幽灵一样听声而来,扛起梵音便离开。

楚长洵见他离开,腿脚就发软,手臂就搭在我的肩膀上:“皇后,朕碰见刺客重伤了,重伤,皇后是不是要替朕包扎包扎?”

“离墨在哪里?”我想挣脱他,他却把全身的重量压在我身上,语带威胁:“流血过多,脑子不顶用,想不起来很多事情,皇后到底要不要替朕包扎伤口?若是不及早处理,朕害怕流血过多,就忘记两!”

混账东西……

“朕知道你心中在骂朕,不过没关系!”楚长洵看似脸色苍白,言语还是那么欠揍:“你想知道离墨在哪里,你就得来替朕包扎?些许朕好了,就告诉你了!”

我身体一扭,欲挣脱他,他有一把把我捞回:“不逗你了,朕又不是铜墙铁骨,一剑伤筋动骨,不包扎,等血流干啊?”

我拽着他的手臂就走,心情很不爽。

回到他的寝宫,直接上手,剥离他的龙袍,楚长洵双臂枕在头下,打趣道:“看来下次要和织造司打声招呼,这龙袍用料不用这么精贵,最主要用料,好方便皇后下手撕!”

“故意的是吧?”我直接冲着他:“楚长洵收起你的嬉皮笑脸,没事儿,多纳几个妃,跟你的妃子好好玩这种恶心透顶的游戏!你的圣女不是喜欢你吗?纳帘贵妃,也是顶好的!”

楚长洵头一歪,疼得龇牙咧嘴:“吃醋了?圣女可有可无,月汐可以取而代之,你若不喜,她们所有人都会不存在。”

“一个沉睡不知何时醒来的姑娘,你让她做这么多,楚长洵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怎么会如此硬?”

楚长洵扯着嘴角微笑:“硬之所以硬,是因为那个人没让它软,离落,梵音不会死,会忘记你,你还需要他留在你身边吗?”

他的伤口,让我满手被沾了血,迟疑了片刻:“不需要了,让他自由自在去吧,我想回家,有一我回去了,终究要分离,还是早点离开,早点好!”

楚长洵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你就一点也不担心,我会悄无声息的杀了他?就道理而言,他是觊觎你的人,我是心眼才是!”

“随便你!”哗啦一声不知什么药全往他伤口上倒去,反正又不是痛我,反正他自己铜墙铁壁,死不了。

胡乱的包扎一番,十颜那边已经熬好了药端着进来,楚长洵喝完药,十颜重先给他包扎。

我站在一旁,等待他们。

破损带了鲜血的龙袍,被扔在一旁,换了一身儒雅的衣袍,白色犹如尘封已久,他很久没穿了。

楚长洵双眼凝视着我:“谁家娶妻,不睡着日上三竿?为何到我这里,就要颠沛流离?”

“我姐姐在哪里?”我沉声质问道:“别再挑战我耐心,我的脾气真的不好,楚长洵差不多就行了,我的姐姐到底在哪里,如果梵音这次不,你是不是打算隐瞒我一辈子?”

楚长洵伸手揉揉我的头,把我带到洗漱盆前,拉着我的手给我搓了起来:“满手血迹,不嫌腥气呀,也不知道洗一洗!”

他的耐心极好,他不急不慢倒显得我的个性暴躁急不可耐。

差点没把我的手指甲缝给翻过来洗,用干净的巾帕,一根一根的擦拭干净,他才慢条斯理的道:“其实跟不跟你,没差别,离墨长公主心理,没有你坚强,有些事情是她承受不来的!”

“你让她忘记我了?”梵音可以随便忘记我,楚长洵也有可能让离墨忘记我。

楚长洵微微点零头:“她现在过得挺好,日出而出,日落而归,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我怎么知道她在哪里?

真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他见我不语,伸手点在我的额间:“她在大境门,三十里外,那边有一个筑,我命人加以照拂,她在那里已经住了将近一年!”

我一下子忘记了呼吸,忍不住的后退,声音带着脆弱:“楚长洵,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知道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楚长洵眼中带过心疼之色:“历史的轨迹,能让他回归原来,就不能让他岔了过去,行差一步,后面将不开设想,凤非昊你要找的人是你,是上一辈子的你,然而离墨最接近上辈子你不舞刀弄枪的时候。”

“我拼命的告诉他,你已经死了,就是让他绝望,他绝望了,若是在看到一个你,他会拼了命的对她好,他们不会有孩子,你放心好了!”

去他的心疼之色,他总是有本事把我的愤怒挑起来,让我暴跳如雷,扯着他的衣襟:“楚长洵,七国将大乱,凤非昊现在带走离墨,你以为她能活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样活着跟死有什么区别,楚长洵那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了你,只是为了你,其他人都不重要!”楚长洵握着我的双手,试图压制我的暴怒:“你的姐姐会喜欢他,他们相爱,注定,没有什么不可以!”

“你混蛋!”我抽出手,一把推开他,“楚长洵你让我一无所有,你就算定了,除了你,我不能有任何人,朋友亲人一概通通都没有,你才开心?”

什么都没有,全世界只能看到他一个,我别的什么都没樱

楚长洵后退止住了脚步,眸光渐渐暗沉下来:“我也什么都没有,我只有你一个,还有月汐,旁的我什么也没有,我和你一样只剩下彼此,这样不好吗?”

我摇头,愤怒:“不好,你可以让我一无所有,你答应我的事情,也极有可能变的岌岌可危,是一个骗局!”

“我会带你回家的!”楚长洵掷地有声,隐约流露几分霸道:“在这下里,你最该相信的人是我,所有所有的人,都会因为其他原因,和你刀剑相向,我不会!”

“你不会?”我缓缓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又再一次燃烧着我对你的信任,燃烧着我对你的好感,楚长洵,七国好好让它乱起来吧,这日子还没完呢!”

完,我奔跑出去了,一身皇后服变成了笑话,多么可笑的笑话,我以为我呆在他身边,总有一我能回到大朝,我能魂回故里。

可是根本就不会,不会,他只是想尽办法把我禁锢在这里,只要我看见他,除了他之外谁也别想看见。

一路奔跑,皇后的衣裳被我剥离,头上的翠珠扔了一地,我知我逃脱不了他,可是我还是要试一试,宫中最好的骆驼与马被我牵走了。

走出奉城的时候,楚长洵就站在城墙上看我,我回眸嘴角微微翘起,我什么也没带,只带我的两个簪子。

诀别。

风云起,七国风云起。

到处都是战争,到处都是侵略,凤子钰对于成为女王有着超乎寻常的执着,这样的一个女人杀伐果断比慕折雨更加深得司空皋的心。

两个人一拍即合,仿佛能统一七国,就连柔然和安南也不在他们的话下一样。

我去了大境门,终究是晚了一步,我只看到筑一切安好,却没有看到离墨,守在这里的人,离墨和凤非昊已经走了。

看着一人多高的草,微风一吹,散发出阵阵的青草香味,我牵着马,找不到终点,找不到归处。

战争。

流离失所!

我没有急切的去月汐,去了安南,偷偷摸摸拎了几坛子妃子笑,慕随还是那个慕随,不过眼中多了一抹惆怅。

笑起来还是那么温暖,不过有些笑的言不由衷,我狠狠的捶了他一拳:“娶了心爱的女人,怎么反而不高兴了?难道你害怕安南国破吗?”

慕随往旁边一斜靠,那一坛子酒咕噜咕噜全灌下去,随手一摔,惊起了侍卫长,慕随大声扯叫:“今朝有酒今朝醉,管以后怎么着呢,孤很喜欢音姬,她跳舞很好看,长得也好看,还可以替朕一起处理朝中各项事宜,是一个好女人!”

巫族正式走上历史舞台,光明正大的走向历史舞台,音姬不会让安南灭掉,音姬会想尽一切办法保住安南!

“是一个好女人就好,这年头,得到一个好女人不容易!”我微微的把头靠在他的肩膀处:“我也想今朝有酒今朝醉,也想什么记忆都没有从头开始,可是我发现这一切都是自欺欺饶想法!慕随你相不相信一个饶命运,不是注定,而是有人给你安排好的,每走一步,每做一件事情,都是在别人掌控之中的!”

也许有人,因为太爱了,他霸道掌控你的一切,你不应该计较这么多,反正我享受不了这样的霸道,不想受这样被人掌控的滋味。

慕随与我不一样,他的观点也与我不一样,他伸手拍了拍我的肩处:“可能是爱的太深沉了,爱的不知道如何去爱,你是一个不懂爱的孩子,不知道爱一个人,想要拼命得到他的苦。哈哈哈!”

慕随着哈哈大笑起来,大笑着道:“我自己也不知道啊,看看我终于把你哄住了,我就是一个骗子,十足的骗子,骗你的,什么叫爱一个人爱得深沉,这种应该不存在吧!你可千万别当真,男人,爱一个人才会心甘情愿的吃下情蛊!就像我一样!”

“你爱她?”突然之间一阵阴风过来,我看见不远处音姬沉着脸站着,为了避嫌,我还没有醉到醉生梦死的程度,就微微撤离了身子。

慕随没有让我如愿,一把薅住了我,把我按在他的胸膛:“给你靠吧,音姬知道我和你友谊跟铁柱一样,我很喜欢她,不会背叛她,你不用避嫌!她能理解你我!”

“你喝醉了!”我略微挣扎了一下,发现还真的不好挣扎,不,不是不好挣扎,是我不愿意挣扎,慕随身上的感觉没有侵略性,就是朋友淡如水的君子之交感觉!

“醉的很厉害,我扶你回去吧,莫让音姬担忧!”

慕随摇头拒绝:“不会的,我吃了情蛊,与她心意相通,只是不善于表达,她知道我的心,不会担忧的!离落,七国乱了,你王姐真的会为了嘉荣灭掉安南吗?”

他的问话,带着一丝愁虑,我摇了摇头:“不知道,每个人都有每个饶活法,她现在是嘉荣皇后,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想要名垂千古,情有可原,不过,慕随,我不想你消失在七国里,你要努力的活着,好好的守住安南,好不好?”

“皇位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慕随苦笑道:“真的一切都变了,变得那么陌生,变得那么面目可憎,离落啊,你人心怎么如此善变?十几年的感情,抵不过一朝一夕夫妻之情,王姐告诉我,司空皋想要一统七国,将来安南可以做他的附属国,只要俯首称臣就好了,一切不变,只要俯首称臣!便什么都不变!”

慕随完趴在地下,脆弱的犹如一个孩子一样,我只是怔怔地坐在他旁边看着他,远处的音姬倒是对我勾起了一丝笑,笑完之后便转身离去。

地上冰凉如水,就算妃子笑酒性激烈,也暖不霖上。

“你自己怎么想?按照你自己想的路走吧,七国乱,已经成了案板上的事情,我们谁也阻止不了,只能让它乱下去,按照它特有的历史进程来走,我们能做的只是冷眼旁观,只能是拼命的抵杀,别的什么也做不了!”

我也躺在地上,冰冷的地,醉生梦死,什么都不知道。

慕随倦起了身子:“拼命的抵杀,到头来两败俱伤而已。离落啊,人生有太多的抉择,人生有太多没有选择,每一步,仿佛都是万丈深渊,每一步,又犹如春暖花开,人生真的没得选择!”

醉生梦死。

除了醉生梦死,人生没得选择,你不走,别人在身后推着你走,你要走,前面有无数个钉子,有无数个豺狼虎豹候着你,这就是人生。

无声的叹息,在我耳边炸开。

楚长洵充满无奈的声音,响起:“本来想让你笑,却发现我是一直让你哭的那个人,原来我才是十足的混蛋,想把你禁锢在我身边,折断你所有的羽翼!”

“因为我害怕,害怕一次又一次的你离我而去,我再也承受不起你的一次又一次离开,离开之后,我又要重新找寻,找寻的过程很痛苦,找寻的过程又很漫长,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

醉醺醺的痴痴傻傻的笑着:“因为你混蛋呗,混蛋怎么知道自己怎么过来的?混蛋,不好好做你的皇上,不好好算计你的下,来找我做什么?放在我身后的那些探子还不够多吗?”

挣扎无用,只是徒劳…

我还挣扎个屁呀,我每走一步,我每去一个地方,都是在他的掌握之中,就连喝醉酒了,他也要来……真是欺人太甚了。

“不够的!拴在身边都是不够的!”楚长洵轻轻的摩擦着我的脸:“恨不得把你揉进骨血里,吞下肚子里,这样才行,这样才是最安全的!”

“七国纷乱,你想有几个国家存活?”我带着笑,问他道!他的手冰凉,噌着她冰凉的手,喝酒的燥热,倒是能压下几分。

楚长洵突然袭向我的唇,带着一丝狠劲,剥皮拆骨吞进,“随他吧,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要的只是你而已!”

疼痛随之而来,攻城掠地,一次又一次的沉浮,一次又一次的沉沦其中,我有些茫然的睁着眼睛,似再也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我是一个成年人,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更知道如何面对楚长洵,醒来之后,没有要死要活,只是淡淡的一瞥,忽略他那涟漪情深的双眼。

起身,一件一件衣裳穿起来,楚长洵阴沉的吓人:“你就这样走了?”

穿衣裳的动作没有犹豫,而是淡淡地自嘲道:“楚公子,麻烦你搞清楚一点,我才是被睡的那一个,你被占便夷那一个。别一副我要为你负责任的样子?可笑吗?”

“不觉得可笑!”楚长洵散落的头发不束不扎:“你想去找你姐姐,我可以带你去,想去哪里我都可以跟你去,你得对我负责任!”

有些狼狈,毕竟我才是被上一方,他才是最凶猛的一方,难堪不适是我不是他。

“你是孩子,哪需要这么幼稚?”我不耻一笑:“我自己的姐姐,我自己会找,不需要你,你有本事,慢慢去算计!我等着看七国乱糟糟的样子,好看的不得了!”

“现在已经是乱糟糟的样子了!”楚长洵屈尊降贵,伸手过来要替我穿衣。

一国之君替我穿衣,我受宠若惊,我受不起,错开他的手:“那就让他在乱糟糟的,你不是本事大吗?司空皋让他去死吧,我看他挺不顺眼的!”

“好!”

“凤子钰也不是什么好人,也让她去死吧!”

“好!”

“灭了嘉荣!”

“好!”

我什么都是好,这样十全十美的男朋友哪里找,下绝无仅有我面前就有一只。

系好衣裙的带子,他还在凝视着我虽然目光有些阴沉。

嘴角缓缓勾起:“把你自己也灭了好不好?”

他的瞳孔突然深邃起来,极其认真的问我:“你是认真的吗?”

“我像不认真吗?”

“既然如此,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