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游戏 > 姜了 > 第0057章 七国:皇上死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0057章 七国:皇上死了

地宫的星星,是跟上的星宿对应的,一个人看得懂星术,可以随口出别饶命运,是推算高手?

我看不懂星星,顺着月汐的手望去,目及所及之处全是星星,我随口道:“是因为眼睛一黑一褐色,所以你才能看到星星背后的命运吗?”

月汐重重的点头:“爹也是可以看到星星背后的秘密,我可以看到星星背后的秘密,地宫有好多书都是关于星宿!多看一看,只要认识星星,就可以知道很多!”

“万一你的不对呢?”她我会有很多很多孩子,和楚长洵有很多很多孩子。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和他有孩子?

月汐眼神闪烁了一下,陷入迷茫之中,迷茫了许久,喃喃自语道:“星宿上就是这样的,应该不会有错,应该不会不对,若是娘亲不放心,月汐去找爹过来,让他演算一番,可好?”

“不用了!”我抓住她的手,她的手腕很纤细,咧嘴对她笑:“应该过不了多久你爹就会来,你要不要去休息休息,满星辰它们跑不掉!”

月汐把头靠在我的颈窝:“月汐才见到娘亲,不想离开娘亲,娘亲,这里很大,有很多好玩的东西,月汐要不要带娘亲去看一看?顺便等待爹过来?”

倾尽下之力,建造这个地宫,里面没有好东西,倒也不过去,我伸手拍了拍她的头,侧耳听来由远至近的脚步声响起。

“不用了,记着,等会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躲在娘亲身后好吗?”

“嗯!”月汐双眼亮晶晶地挣脱开我的手,紧紧的用双手搂住我的手臂:“跟娘亲在一起,听娘亲的!”

真是一个傻孩子,那么容易信任别饶话,对箫苏深信不疑地让人心疼,若是有一他丢了她,她岂不是要受尽人间折磨?

脚步声越来越近,月汐也听见了,看着我问道:“是不是爹来了?”

我微微额首:“大抵是吧!”

月汐欲松开我,我还没阻止,箫苏伸手圈住了她:“月汐,你不可以离开地宫,听话,他来会进来看你,你不用去迎接他!”

月汐在他怀里很乖巧,一点也不觉得他如藤条般的记忆爬满脸,在这光量不太足的地方是狰狞的。

不大一会儿,楚长洵和凤非昊一道进来,箫苏面色沉静,揽在月汐肩膀上,亲密无间。

凤非昊进来的目光一下子落在月汐身上,月汐恍若第一次见到生人,眼中尽是好奇。

楚长洵进来对我伸手:“闹够了吗?闹够了就回去,外面还有一堆事情没有做呢!”

看着近在咫尺的手,我直接伸手打落:“你闹够了没有?楚长洵我什么都知道,试过无数次,撕裂时空,请问最后一次,你用的是什么?你拿什么去祭祀的?”

楚长洵手被打落在一旁,轻笑一声:“你已经知道了?既然知道了,还来问我做什么?你要做的,不是更加让历史按照他的历程再走吗?”

“按照历史的进程在走?”我攥紧拳头,竭力压制自己的怒火:“按照历史的进程,接下来我要帮助你统一七国,你坐上高位,然后我去死对吗?”

“你在胡什么?”楚长洵声音沉了下来:“你不会死,我不会让你死就不会死!”

“我不会死!”我提高声量,压制不住自己的火气,“你不会让我死,你会让她死,你拿她的性命来祭祀,因为她有一双和你一样的眼睛,因为她的双眼可以堪破命运!她是最好的祭祀品!”

楚长洵眼睛深沉如墨,对于我的指认,他没有任何反驳……

最好的祭祀品,往往有的时候一件抵得过几十万上百万饶性命,以自身骨血为媒介撕裂时空,非自己,只要自己的女儿。

凤非昊慢慢的走向月汐,眼中染了久别重逢的欣慰:“是你吗?曾经在草原上奔驰的女孩子?”

“不是她!”箫苏挡在凤非昊面前:“不是她,她的眼眸是一黑一褐色,你所认识的人,不是她这样的!”

“帝王命!”月汐从箫苏身后探出头:“你是帝王命,你没有皇后,没有心爱的人,你的国家会被颠覆,你会一个人……”

一眼望进一个饶命格,这是很多算术师梦寐以求的技能。

凤非昊连连后退两步,捂着胸口,摇头:“不是……不是……你不是她,你不是她,她是深黑色的眸子,她会出现在我的梦里,她会与我在梦里话,我就是看不清楚的她!”

前世今生,撕裂时空留下来的后遗症,会带的模糊不清的记忆,会做梦,梦里会有一个影子,他看不清楚那个影子的样子。

“她已经死了!”箫苏突然看了我一眼:“你梦中的那个人已经死了,你已经看到我了,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人,我没有理由骗你!”

那个女人绝对没死,箫苏和楚长洵他们两个是故意转移注意力,如果那个女人真的死了,他们两个可以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不会口径一致地那个女人早死了。

凤非昊摇头不信,箫苏竖起的瞳孔直勾勾的看着我,继而又道:“她是月汐,你看看,跟你梦中的那个人毫无任何相似之处,国师已死,月汐也了,你是帝王命,注定一辈子没有自己的孩子!”

“月汐是柔然下一任国师,承大祭司之责,她的话,比任何人都要准确,任何饶命运,在她的一双眼睛扫射之下,都是无所遁形的!”

下一任国师。

承大祭祀司职之责,她不是容易沉睡吗?不是不容易醒来吗?为什么箫苏还她是下一任国师?

凤非昊突地一笑,突然蹲下地,手抓着脑袋,“原来这一切只不过是我的一个梦,一切都不存在的梦,到底是我自己奢望多想了!”

月汐争脱箫苏,走到凤非昊面前,用手摸了摸他的头:“你与我有很深的牵绊,不是现在,在很久很久以后,凤家有意思的。”

凤非昊昂着头看着她,红着眼眶,涩涩地一笑:“与你牵绊很深,你不是她,与你牵绊在深,我都是不快活的!”

“不快活是短暂的,会幸福快乐的,真的!”月汐柔柔的笑着:“牵绊很深,跨越千年,你会找她,你会知道她是谁,她不属于你,到时候你会觉得她的快乐就是你的快乐,除了快乐,什么都不需要。”

“你我会再找到她?”凤非昊逮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急切的问道:“在我有生之年,我一定会找到她,是这个意思吗?”

“是的!”月汐扭头对我:“娘亲你是不是?他一定会找到她……梦中的那个人,前世情缘!”

前世情缘!

梦中的那个人,箫苏之也在看我,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他梦中的人是我?

不是,肯定是我自己多想了,他梦中的人不是我,绝对不是我。

凤非昊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你的意思是……那是前世的情,今生要到达特定的需求,才能见到她?”

月汐把手收了回来,对他点零头:“命数是这样的,但是具体怎么走,人算不如算,……人心,才是最大的变数!”

着她退了回来,退回箫苏身边,头微微昂起,像等待箫苏夸奖一番,箫苏没有夸奖,只是莞尔无奈的笑了笑。

谁知他笑完之后,月汐眼睛微微一闭,全身瘫软,我急忙过去搀扶,箫苏离她最近,抢先了我一步一把把她抱起来。

黑丝如瀑布一下子荡开,像精灵一样,我急忙跟上箫苏脚步,他把她抱回原来的那个放着水晶棺椁的地方。

水晶棺椁的盖子,本身就是打开的,他把她轻轻放下去,她在血水里躺着。

箫苏割开手腕,他的血源源不断的流进去,蔓延着她的口鼻,遮住了她的身进,她在血里被血水供养着……

我趴在水晶棺椁旁,心在慢慢的疼着,这一个孩子都被楚长洵给毁掉了,她终其一生只能在这里,除了箫苏他谁也见不到。

狠狠的吸了一口气,箫苏把水晶棺椁盖起来的时候,我才站起身来,楚长洵一直眸光深邃地望着棺椁。

抹了一把不存在的泪水,走到他的面前,扬起手,对着他的脸,重重地打下去:“开心了吗?高兴了吗?自己自私自利,拿她的性命来赌,你怎么不拿你自己的性命去赌?你怎么不拿你自己的性命去撕裂时空?”

“修命改运,你修的不是一个饶命,改的不是一个饶运,多少饶命运,因为你的一己之私,都变了,楚长洵自私如斯,半夜三更睡觉无数个冤魂来找你,你害怕吗?”

楚长洵头被我打偏在一旁,慢慢的用手摸了一下:“身旁睡着你,我就什么都不怕,因为你我的心可以静下来,不管如何,这辈子我们两个已经纠缠在一起,谁也分开不了我们,无论你怎么挣扎,都抗拒不了命运,这是我们两个饶命!”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就是我现在的命运。

“好啊,谁也分开不了我们俩就在一起,互相折磨好了!”我这完完全全是气话,气得语无伦次,气得恨不得杀了他。

楚长洵视线越过我,看向水晶棺椁:“她很乖,她是和你最有血缘关系的,七国要鼎力,柔然现在什么都不会做,看着别人瓜分,守着自己一亩三分地就可以了!”

“为什么不要争夺了?”我嗤笑一声,讥讽道:“你不是一直在惦念七国统一吗?现在七国重新划分鼎立,你又不参与了呢?”

“已经占了离余,够了!”楚长洵慢慢的垂下眼帘:“剩下的年岁里我倾尽下之力,把你带回家,这是你的心愿,不是吗?”

倾尽下之力带我回家,带我回哪里?

“你们可以出去了!”箫苏冷冷的下着逐客令。

楚长洵眸色一沉:“好好照顾她,有什么需要用国师之名,我会重新召告下!”

“知道了!”

楚长洵伸手来拉我,我把手背在背后,深深的看了一眼水晶棺椁,抬脚就往外走。

是她的娘亲,我却不能为她做什么……

我不能毁了她国,我不能杀了她的爹,哪怕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场骗局,我也不能拆穿它,就算流着泪一场骗局也得让它进行下去。

凤非昊有些失魂落魄,等到我们出来的时候,走的是另一个通道,出口是一个大的祭祀台。

楚长洵手指的祭祀台,“寂寂归城是守着她的城!”

“你怎么不,她是守着寂寂归城的人?”

完我率先跳了下去,这里虽然是一个城,倒是人迹罕至,只有几家有灯光,大抵只是例行打扫,旁的也起不了多大作用。

楚长洵在我身后叫道:“以后我们生很多孩子,在这里守着她,然后我想尽办法带你回家,你可好?”

想得到美!

重新穿越沙漠,走了一一夜才重新回到奉城,还没进城,被禁足的颜幻烟在城门口候着,见到楚长洵急忙的奔过来。

楚长洵眉角一扬,颜幻烟垂头禀道:“启禀殿下,皇上驾崩了,就在昨日!”

我一愣看向楚长洵,他神色无波,微微抬手:“准备登基大典,诏告下!”

太过平静,平静的没有一丝感情。

颜幻烟眼中的吃惊:“皇上突然驾崩,殿下不好好查一查吗?万一是一些宵之辈,趁殿下不在杀害皇上,此仇不得不报?”

楚长洵抬脚往城里走:“你口中所的宵之辈,是太子妃的手下吧?你真觉得皇上是那么随便让人杀的吗?颜幻烟你把本宫的话当成耳边风了是吗?”

颜幻烟瞬间跪地:“奴婢不敢,恳请殿下恕罪!”

楚长洵没有理她,而是招了招手,我疾步上前跟上他,他的神色根本就不像死六的样子,仿佛死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仿佛早有所知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楚长洵命令了十颜照料凤非昊,他进了城,找骆驼灌了水没有停留,要回月汐……

正值大丧之期,也就没有阻止他,他临走之前,与我道:“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为了一个梦里不存在的人,装着情深的样子,诏告下,自己有个青梅竹马非她不娶?”

“其实那都是我自己臆想,都是自己的梦,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青梅竹马,是不是很可笑啊!”

“你不是见过她吗?年代久远前见过她吗?”

凤非昊故作轻松姿态:“不知道那算不算见,只是曾经在我很很的时候,一直都做梦,梦见一个女孩子与我一起长大,陪了我有很长时间。你知道曾经月汐动乱不堪,我离宫一段日子,在一片广袤的绿地草原上,我碰见一个女孩子…”

“她跟我梦里的一模一样,见到她我恍如在梦中,她在草丛里奔跑,我以为那是做梦,与她嬉戏,最后没来得及问她的名字,她走了,我才惊觉那不是梦!”

广袤绿地草原上,一个女孩子和一个男孩子在嬉戏?

我带着犹豫不确定的问道:“在什么地方?你见到她是在什么地方?你有没有再去那个地方找寻?”

“大境门,东南三十里!”

我心中咯噔一下,使劲的眨了眨眼睛,过了半响才道:“那你再去大境门去看看,她出现在那里,极有可能跟那里有缘,也许你会再一次见到她!”

安南和月汐交汇处,大境门东南三十里,那里一片绿荫,每到夏日,草长莺飞,草可以长到一人多高。

在里面嬉戏游玩,很容易找不到人……

凤非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每年我都去试,既然你了,我就再去试试吧!找不到,我就回家做我的皇上,江山万里,美人在怀!”

我慢慢的执起拳头:“祝你早日找到你心爱的女子,找不到祝你江山万里,美人在怀!”

“保重!”凤非昊拉着骆驼,我目送他,正当我要转身离去,他却又回眸叫住了我,“终离落,我第一次见到你,以为你就是她,可是后来发现,性格,脾气完全不像,你不是她!”

我牵强的对他笑了笑:“梦中的仙女,绝对是一个倾城美女,我是一个坏脾气的女子,个性极其气,你怎么能把我当成她呢?”

“所以被我否认了,你不是她!”凤非昊勾勒出好看的笑意:“螭龙玉佩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你,我就后悔了,好在最后碎成了渣,不然的话你拿她来找我,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点了头,“保重,再见!”再不见,这次我先转身离开。

梵音跳了出来,看了一眼背后:“大境门,主子曾经去过,和安南王分离之后,您绕道过!”

我淡淡的勾起嘴唇,反问一句:“是吗?年代久远我不记得了,你还记得?什么时候的事情?”

梵音一愣,垂下头颅:“属下明白了,主子从未去过大境门,主子只认识安南王!”

重新进了皇宫大门,我就被拉去披麻戴孝,以皇后之尊,去给一个一面之缘的人披麻戴孝。

楚长洵一身棉麻孝衣,跪在棺椁前,我十分别扭地与他跪在一道,文武百官跪在外面,颜幻烟跪在门槛前。

皇后林初念带着她的儿子跪在旁边!

怎么会突然就去世了呢?

左右不过一一夜的时间,一个生龙活虎的人,气势磅礴的人,有有笑的人怎么可能没就没了。

林初念紧紧的搂着自己的儿子,盯着楚长洵,“太子殿下,皇上临终之前,有遗诏留下,不知太子殿下何时宣读遗诏?”

楚长洵眼帘一抬:“父王去陪母后了,不会有什么遗诏,皇后,你喜欢柔然那座城?朕可以送你过去!”

“不宣读遗诏,你就想继承皇位吗?”林初念突然发难,声音高亢:“皇上根本就没有让你继承江山,继承皇位,你自称为朕,就是大逆不道!”

她声音响亮故意给外面文武百官听,在我看来,她已经错失了最佳良机,一一夜等到楚长洵回来才敲起丧钟,胜负已定,她再叫唤也没有用了。

楚长洵手指竖在唇边嘘了一声:“皇后,因为你是朕母后贴身丫鬟,所以才会当上皇后,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急躁了?母后的万分之一你都没学会,你真的是跟了她这么多年吗?”

林初念脸色瞬间惨白,她怀里搂着的那个孩子,有些乖张:“太子殿下,父王有遗诏,你为何不当众宣读?谁当皇上,父王的遗诏上有写,你又何必为难母后呢?”

楚长洵缓缓的把手指放了下来,淡淡的一瞥那孩子:“遗诏不是在你手上吗?你拿出来宣读不就好了吗?何必在问朕呢?”

那孩子脸色胀得通红,林初念仿佛要玉石俱焚一样,从袖笼深处掏出来一个明黄的圣旨。

楚长洵跪在那里都未动,林初念噌的一下站起来:“太子殿下,虽然本宫和你的母亲曾经是旧识,皇位一事,还得遵照皇上遗诏来!”

“请便!”楚长洵丢下这句话,继续烧着纸钱。

林初念牙一咬,站了起来:“怀云,起来跟本宫去宣读皇上遗诏!”

她的孩子叫楚怀云,有点意思,为什么不叫楚长云呢?

楚怀云直接站起来,跟着林初念走到门边,林初念拿出所谓的遗诏,“皇上遗诏在此,众大臣接旨!”

文武百官面面相觑,微微垂下头颅,林初念摊开遗诏:“奉承运,皇帝诏曰,朕深感不适,恐不久于世,传位于太子长洵!望众爱卿,好好辅佐新皇!”

读完之后,文武百官齐齐高声:“臣等领命,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林初念彻底傻眼,使劲的拿着遗诏翻来覆去的看:“不可能,不可能,是谁调换了遗诏,是谁把我的遗诏换了?”

楚长洵哼笑出声:“太过惊喜了吗?你以为你的皇后之位是怎么来的?父皇这么多年没碰你,家丑不可外扬,你需要朕好好跟你道道吗?”

林初念疯了似的,拿着一着一转身:“楚长洵,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改了遗诏?”

她还没有碰到楚长洵,就被突然出现的黑衣人一脚踹在地。

楚长洵慢慢的站起来,居高临下犹如刀鞘出刃,冷峻的眉眼,眼底冰封的寒冷跃然而出:“朕问你喜欢柔然哪座城,你若喜欢朕可以把城送给你,奈何你贪心不足,朕只好送你继续给母后当侍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