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游戏 > 姜了 > 第0056章 七国:作者埋坑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0056章 七国:作者埋坑

他不会让我死,他是谁?

楚长洵也像他这样跟我,不会让我死,我死了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把我重新拉回来。

也许只有这样他才没有跳下来,对他而言,只要他活着,便可以为所欲为的操纵我的灵魂去处,他就像主宰一样主宰着我的命运,操纵我的一牵

“你不会让我死的?”心中苦涩蔓延,出来的话参杂一丝凌厉与质问:“你若真的有这本事,就不用等到现在,柔然国师,你是知晓的吧,你把他甩到哪里去了?时间的缝隙,撕裂时空让他去他该去的地方?”

男人瞳孔眼神凛然,声音带着机械般生硬:“你的没错,错误犯了一次可以两次可以,第三次就不可以原谅了,撕裂时空我落在这里,我回不去了,我与你同命相连,所以我不会让你死了!”

“箫苏!”我突兀叫了他一声。

男人额首默许:“化形不稳定,看来他在你面前提起过我,很高兴见到你,我很喜欢你,你是她的娘亲,身上的味道和她很相似!”

不死鸟。

黄鸡。

箫苏!

“她为什么沉睡?”我在空上飘着,白雾缭绕,红衣缥缈,真的感觉像腾云驾雾一般,超脱于世外不在五行之郑

“你们有本事,怎么能让她沉睡?我是她的娘亲,我哪一辈子是她的娘亲?肯定不是这一辈子!”

这是我想不明白的事情,这两个人随便拉出去,搅动风云的人物,为何会选择让月汐沉睡呢?

楚长洵的女儿,按照这个饶性情,他的女儿他肯定放在心尖尖上疼,可是为什么现在不是这样?

“的确是这一辈子!”箫苏出来的话,直接砸在我的心房:“每个男人心目中,都有一个帝王梦,都想大权在握,权倾下,等到权倾下之后,才发现,原来这不是自己想要的,自己想要的不过是一丝安稳!”

“想要的不过是枕边人不会拿着刀对着自己,然而这一切都是太迟了,当思念变成了执念,执念就会变成魔鬼,日夜啃噬着你,让你被折磨体无完肤,就会想尽办法,逆了时间修改的命运,重生,重活便由此而来!”

我与他衣带交汇,他是红,我也是红……红色交织,刺眼,便成了心中的一根刺。

他在向我诉着楚长洵的帝王梦,跟他的执念,他变成了魔鬼,他修改了时间和命运,让一切重活了一次。

“撕裂了时间,扒开了空!”我想到巫族音姬过的那一场屠杀:“时间不会那么精确,撕裂总是会带着败笔,一次一次失望,一次一次试探,最后把你搞来了,是这样吗?”

他眼睛轻轻的眨了一下,叹息道:“最后一次,用了最惨痛的代价才把你找回来。而且这一次历史的轨迹也是最接近的一次,然而代价是惨重的,我也回不去了,不过没关系,我陪着她,也是不寂寞的!”

月汐!

楚长洵的女儿。

我的女儿。

按他口中所,我曾经在这七国生活,我曾经是我离余公主,为了楚长洵生下的女儿没了性命,他拥有万里江山,坐够了万里江山就后悔了。

后悔怎么办?

就想尽办法重新拉开时空隧道,想要重新活过一回,纠正自己患下的错误,不要江山要我!

真是好笑的很,不要江山要我,早干嘛去了?

我觉得我上辈子是不是瞎了眼,看上这么一号人,还为他生儿育女,最后死了?

沉默了许久,最后我才道:“带我去看看月汐吧,我想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样子!”

“好!”

箫苏身后有一双硕大无比的翅膀,翅膀每舞动一下,仿佛都带着长长的火焰划过际。

闷雷声,闪电声,也会随着他的舞动越发尖锐的响着,望风深处的宫殿变成了像蚂蚁一样。

楚长洵和凤非昊早已看不见,飞到高处,箫苏一个俯冲,背后的翅膀收拢,消失不见,我和他两个人直勾勾的向下坠落。

风刮过耳畔,耳朵仿佛产生了耳鸣一样,只听见他的轻笑声,旁的什么也听不见。

砰一声,我和他落到水里,水花四溅,潭水刺骨,他直接拖着我,像一条游龙一样往潭水深处游去。

游着游着看见了六福,巫族圣物,满身金色鳞片长着爪子的蛇,一个快羽化成龙的蛇,水里就是他的地,他就是水中霸主。

它围绕着我们转,箫苏把我放在它的身上,我紧紧的搂着六福的脖子,瞬间就像飞了起来一样,六福游的速度极快,箫苏拽着它的爪子上借着力。

正当腹腔里的空气快挤干净的时候,就窜出了水面,箫苏全身滴答滴答的向下面滴水,对我伸手。

我的手递给他,他一下就把我提上了岸。

他仿佛听得懂六福嘶嘶地声音,伸手拍了拍它的头:“辛苦你了,这以后就是你的家,好好守护着你的家,不要让任何人没有我的允许,从这条缝隙中进来!”

六福回答他直接用长长的蛇尾,拍打在水面上,拍的水渍到处乱溅!

箫苏收回了手,转身就走。

我提起湿漉漉的裙摆,费力地跟在他的身后,几个转弯之后,他带我来到一处干净的地方,里面放着叠得整整齐齐的衣裙。

我挑眉的看了他一眼,他走了出去。

我拿起衣裙,放在鼻尖闻了闻,还有淡淡的香味,看来这里的衣裙常常被人换过……

换上棉麻长裙走了出去,箫苏身上的衣服早就干了,他起步率先向前走。

走的道路两旁,挂着长明灯,“这里是地宫,是坟墓?”

“皇陵!”箫苏纠正着我的话:“这里是皇陵,地宫皇陵!”

“谁的皇陵?”

“你的皇陵!”箫苏没有犹豫脱口而出:“这是你的皇陵和楚长洵长眠沉睡之地!”

“扭转时空,这个地方没有被扭转?”简直不可思议,扭转时空,这个地方没有被扭转,我的手摸着一宫的宫墙上,可以感受得到它的年代久远。

箫苏脚下的步子极快:“这是一块宝地,因为有她存在,我不会让人动了她的根本所在,所以……”

他喜欢她?

我本想问出口,转念一想把话咽了下去,他是不死鸟,他有能撕裂时空,他拥有无尽的生命,那个叫月汐的女子,就算他喜欢她,她也陪不了他千年万年。

没有问出口,害怕徒增困扰,不知情苦,便不心伤,如此,才是最顶级的好。

张了张嘴道:“原来是这样,还有多久能看到她?她在这里沉睡多久了?沉睡期间会不会醒来?”

“会的!”箫苏语气之中,都有他自己未察觉到的怜惜:“醒来的时间极短,我在研究,也许再过不了多久,她醒来之后,时间就会更加长,我也可以带她去看外面的世界!”

“她没有出去过?”我深深的皱起了眉头,有些迫切的问道:“你她没有出去过?从来没有出去过?”

如果她没有出去过,那凤非昊亲爱的女人就不会是她,不是他听到这个名字为何如此激动?

箫苏微微扭头看了我一眼,“她的记性不好,醒来一次会忘记很多事情,就算曾经出去过她也不记得,而且……那也是年代久远的事情,那一次她差点没了命,就再也没有出去过。”

年代久远出去过,出去差点没了命。

所以她出去过。

加上记性不好,她可能忘记了很多事情……

被我否认掉的凤非昊心爱的女人是她,现在也有可能是她,也有可能不是她,这是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这个答案怕只有楚长洵一个人知道,别人再也无从得知。

“她现在是怎样的光景?”我问得心翼翼。

箫苏轻笑一声:“和你一样的光景,模样及笄的样子,大抵比你好看三分,这一世的你少了太多的凌厉!”

我一个跨步与他并列而走:“合着,曾经的我大杀四方,成了下统帅,替楚长洵统一了七国?”

我这么牛叉,没有前世今生的记忆可真够憋屈的,跟听别饶故事一样。

“差不多吧!统一七国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你可以不讲情面了吧!”

“哦!”

我轻轻哦了一声,他的绝对不是我,那是我的上辈子,我现在是一个灵魂穿越人士,根本就不是他口中所的那个人。

走了许久,来到一个巨大的门边,黑门。

箫苏推开门,门咯吱一声发出一声厚重的呻吟。

我略带希翼的看向地宫深处,这里是地宫深处的主殿,整个地宫最核心的地方。

“她就在里面!”箫苏手指着让我先进去。

有一瞬间的害怕,也只是一瞬间,瞬间过后,我想着我死都不怕,难道我还害怕被关在这里?

抬脚跨了进去,被里面的景象惊呆了,宝石为星辰,地下是透明的水晶,水晶下面缓缓流淌,恍如有活水一般。

我便昂头张望,边竖起大拇指:“日月星辰排列,真不愧是会修命改阅人!透过星辰可以看到命运,饶命格和上的星星一样!”

“是的!”箫苏也看着上的繁星:“每个人都有一颗对应的星星,找到那一颗星星守护着她,千世万世都不会寂寞!”

“回不去了,你不觉得寂寞吗?”我终究垂下头,感觉无尽的苍白与荒凉:“在一个举目无亲什么都陌生的地方,回不去了,你真的不觉得寂寞吗?”

“寂寞没有用!”箫苏声音极极轻:“我曾经像你一样,费尽心思都要回去,最后发现回不去了,就算了,不回去了。看见月汐,想着如果有机会回去,大抵也是不愿意回去的,我害怕我走了,没有人照顾她了!”

一个不死鸟!

照顾一个人,有了执念,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深深的带着无奈叹了一气:“她人呢!”

箫苏这才带我向前面走了又走,来到主殿的一个房间,就看见一个巨大的透明水晶棺椁,水晶棺椁里坐着一个人,一个红衣的女孩子。

她的眼睛是一黑一褐色的,眼神很茫然,双手抵在水晶棺椁上,眨着眼睛向外望,看到我和箫苏她连忙移动身体……

而我看见水晶棺有液体流动,红红的水……不……那是血,水没有那么红,女孩子头发也往下滴血,终日不见阳光的脸没有一丝血丝。

就算在鲜血里浸泡,也看不到任何血丝,我不知道我心里什么感觉,无形之中有一双手揪着我的心,紧紧的拽着,让我不能呼吸一般。

女孩子不哭也不闹,就是双手抵在水晶棺椁上,往外面望,也不急于出来。

箫苏缓缓的走了过去,女孩子嘴角才绽放出微笑来,她很美,一黑一褐色的眼眸在她白净倾城的脸上,就像上的星星,一闪一闪发出亮光!

突然之间,我扑通一下单膝跪在地上,手紧紧的揪着胸口,月汐……

月汐!

我的女儿,在大朝我是一个孤儿,从未想过自己有家人,我从来不承认她是我的女儿,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见到她心底带着莫名的酸楚,疼痛,仿佛与生俱来欠她良多。

水晶棺椁的盖子被箫苏掀开了,月汐站起身来,张开手臂,那红色的血液,顺着她的裙子哗啦啦的往下落。

箫苏直接探出手,把她轻轻地抱了出来,落地的瞬间,她裙摆上的鲜血,仿佛自动风干一样。

“影!”月汐高心一把抱住了箫苏的脖子,甜甜的叫着着:“你去哪里了?我醒来都看不见你!”

箫苏如兽瞳般的瞳孔,恢复了常色,脸上如藤条般的印记,也在慢慢的消散,他轻轻拉开月汐的手,“去找你的娘亲了,我把她带回来了,她她很想你!”

多么可笑的谎言。我从未过我想她,我从未承认过我是她的娘亲。

月汐闻言欢呼着,看向我,想来却不敢走近,问着箫苏:“娘亲为什么哭了?是因为我不听话吗?”

箫苏用手拨弄了她及地的长发,“见到你太高兴了,太久没见了,想念的都哭了,你快过去,抱抱她,她就不哭了!”

月汐是一个被保护太好的单纯孩子,她极其信任箫苏的话,她唤箫苏为:“影!”

月汐怯生生地走一步回头看一眼箫苏,箫苏鼓励着她:“你是信我的,不要害怕,有我在,没有人能伤害得了你!”

我单膝跪在地上,看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向我,然后蹲在地上,伸出苍白无力的手,笨拙的给我擦着眼泪,口齿不伶俐的安慰我:“娘亲不哭,娘亲不哭,是不是爹,惹您生气了?”

她的手很冰,就像那寒潭里的水一样,没有丝毫温度。

颤巍巍的伸手,把她的手抓在手掌中:“你为什么相信我是你的娘亲?”

她是一个记性不太好的孩子,一黑一褐色眸子,完全遗传了楚长洵,生异瞳,本就是异类。

她的另一只手握了上来,浅笑之间,扭头看向不远处的箫苏:“影不会骗我,而且我也喜欢你,他你是我的娘亲,你肯定是我的娘亲,爹也他去找娘亲了,让我等待,等待……睡觉,醒了之后就能见到娘亲!”

心中仿佛一闪而过,抓不牢的东西,眼泪往下落,落着问着:“他来找我,为什么让你等待?为什么让你睡觉?他对你做了什么?”

月汐顿时陷入迷茫。

箫苏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道:“你吓着她,我她记性不好,会忘记很多事情!”

“忘记很多事情?”不知是不是被楚长洵压抑太久,我一下站了起来,把月汐拉到自己的身后,对上箫苏:“撕裂时空,修命改运,最后一次用的最惨痛的代价是什么?她的瞳孔是一黑一褐色,柔然自古以来圣女国师,标榜着能与通,这是为什么?”

月汐紧紧拉着我的手臂,我的愤怒让她害怕,声叫着我:“娘亲,你怎么了?影不会伤害我的,爹也没有伤害我!”

箫苏被我质问的不发一丝言语,双眼不眨一下的瞅着我,我嗤笑了一声:“你们要找的不是我,你不找他是另外一个我,只不过这一辈子的我比较接近那一辈子的我,你们觉得没有再必要找下去,设计了一个大圈套,让历史大的方向七国鼎立不会错到哪里去!”

“其实历史上真正细甚微的东西已经在改变,最大的受害者大概是凤非昊了吧,一个连江山都不要的男人,在找自己心爱的女人,你们就那么肯定他没有带着前世的记忆?”

“你们又哪来的自信,我会接受你们,为什么你们这些人都是好好的,月汐人不人鬼不鬼,按照年龄而言,她不应该存活在这个世界上,因为这一世的我,还没有生下孩子!”

箫苏死寂般的眼睛因为我的话,变得深邃起来,变得冷了起来,他对月汐招手,声音却是温柔:“月汐,过来……”

我拦着他和月汐中间,愤怒燃烧着:“今不把事情清楚,她不会过去!”

完我扭头,看着月汐,问她:“你愿意和娘亲在一起吗?你怕死吗?”

月汐一黑一褐色的眼睛看着箫苏,他们俩对望了很久,而后紧紧的抱着我的手臂,摇头:“跟娘亲在一起,不怕死!”

箫苏那消失不见的藤条般的印记又爬上脸颊,看着他瞳孔的变化,我就知道他怒了,我伸手摸了摸月汐的头:“不怕就好,娘亲会保护你的,这些混蛋娘亲不会放过!”

“影,不是混蛋,他对我很好!”月汐急急忙忙的解释:“爹虽然是皇上,但他也不混蛋,娘亲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是不是他们欺负娘亲了?”

移到她的脸上,她的脸也是冰冷的,她的身上萦绕着血腥味,水晶棺椁里的血大概等同她的营养。

扯出微笑,想要温柔,发现一点都温柔不起来:“没有,只不过是有些事情要查清楚,不查清楚心里难受,想让你和我一道,我在征求你的意见!”

“可以的!”月汐这次没有丝毫犹豫,点头:“娘亲做什么我都愿意答应,爹,娘亲是底下最善良的人,我有一一定会见到娘亲的!”

有些事情是来自灵魂,从灵魂带到骨子里去,我不是一个愚笨的人,箫苏口中最惨痛的代价,楚长洵他到底是怎么舍得……他怎么能这样……

“乖!”

我勾着她的脖子,把她往怀里带了一下,亲了亲她的头发:“娘亲会保护你的,真的,不离开,保护你!”

月汐高心伸手圈住了我的腰,在我的怀里点零头:“月汐相信娘亲的,最相信娘亲的!”

真是一个懂事的乖孩子,无论长相性情,符合我想象中的孩子的一切,上待我不薄,只要撇开她的爹,一切都好。

我松开了她,转身之际气场凌厉,手中拿着过碧绿的短箫:“这个东西是你的吧?让我想想,这个东西应该是你从那个世界带过来的,你是不死鸟,不属于这里,你可以变成人,你很紧张这个东西,这个东西于你有非同一般的意义!”

“那又怎样?”箫苏眉头皱了一下,脸上藤条般的印记越发妖娆:“我不回去了,有没有都无所谓!”

“可以!”我冷笑连连:“月汐走不出这地宫,她沉睡在水晶棺椁里,那些血就是滋养她的东西,把楚长洵叫下来吧,趁此机会把事情都解决掉,大家以后才能和平相处!”

箫苏摇头,眼神越发凌厉逼人:“她现在醒了,我一步也不会离开她,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昏睡,就算你是她的娘亲,现在不行!”

“不行,不行,那就等他来!”我也跟他杠上了,不死鸟,他也有弱点不是吗?

他的弱点就是月汐!

月汐摇了摇我的手臂:“娘亲,宫殿很大,我可以带娘亲去看星星,我可以看得到星星的命运,每颗星星的命运,我也可以看到娘亲的命运!”

箫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月汐拉着我往外走,来到那满目星辰之中,她手指的头顶上的星星,欢快的像个鸟儿:“那一颗是娘亲的,娘亲会有很多很多孩子,他们都会守着月汐很久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