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游戏 > 姜了 > 第310章 想尽办法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羌青自然不会相信我可以为他去死,温润的眸子凝了起来,“为我去死?从来没有一个人如此光明正大的对我,可以为我去死!”

“没有人跟你不代表没有!”我压住自己的紧张之感,一脸期盼的问他:“羌青,你会喜欢我的对吗?我可以不在乎你心中有谁,你的未婚妻,还有另外一个女子,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你一个人,在乎你会不会喜欢与我!只要你喜欢我,只要你肯喜欢我,不管多久我都可以等!”

羌青沉默了许久,似久久不能释怀我的言语,似我这样惊世骇俗的言语,是他从未听过的。

这样的一个人,喜欢他的女子应该有很多,像我这样直言不讳的告诉他,我喜欢他,我爱他,应该我是头一个。

“我知道了!”羌青把刺杀哥哥的匕首递给我:“你哥哥会没事的,这把匕首根本就要不了他的命,我之所以对慕容彻你哥哥明日醒来就没事了,是故意的,你哥哥本来就无性命之忧,只是流血过多而已!”

我接过匕首,匕首鲜血已经被擦了干净,望着匕首道:“所以今这一场,你是知道的!”

单凭一把匕首,他就能把哥哥的心思摸的一清二楚,这样的人成为敌人很可怕,这样的人如果要拉拢了真的是千军万马。

羌青摇头:“我并不知道,哥哥心思缜密,在这后宫之中,他比你想象的更加强大,他比你想象中络的东西更多!”

我猛抬头,目光落进羌青眼中,坚定的道:“谢谢你,从今以后我也会信任你!”

羌青闻言有些狼狈的别过头,转身便走:“你先好生休息,我先回去了!”

皇宫没有情,皇宫里的人没有爱,羌青不懂情不懂爱,我倒有些怀疑他是不是西凉皇族?

至少在我的认知里面,只有皇族人最无情,只有皇族人对自己的亲人下手最狠!只有皇族人对自己最狠,只有对自己狠了,旁边的一切都能下得了手。

我一直目送他离开,手中的匕首冰凉极了,这个匕首的长度捅不进心窝,哥哥什么时候跟大月氏同仇敌忾。

大月氏又怎么可能牺牲的赫连明成全哥哥?难道哥哥同仇敌忾的只是那个被进贡的女子?可是那个女子是大月氏送给慕容彻的,他又怎么能服那个女子来刺杀慕容彻?

我晚上抱着那个匕首,辗转难以入眠,就算是第二日,我也不能去见哥哥,听他还没有醒来。

环佩给我理着头发道:“九公主,皇后娘娘请九公主去用中膳,九公主要挑一件礼物过去吗?”

我的眼神黯然,带着疲倦:“皇后娘娘什么都不缺,我这里的东西都是皇后娘娘送的,我现在只担心哥哥,生怕他出一些事情!”

环佩垂着的眼帘微微一抬:“邦下吉人相,定能逢凶化吉,九公主不必担忧,伤害与邦下的人,今日已经被车裂了!”

“不是昨日杀的吗?”我微微有些诧异,吃惊的问道:“就在昨日,本宫亲耳听见皇上让皇后娘娘把大月氏来的人通通给杀掉,怎么今日才被车裂?”

环佩手脚灵活地把我的头发固定住,拿过玉簪,插入:“哪里是昨日,在今日,今日皇后娘娘才吩咐人车裂!”

环佩是在提醒我皇后娘娘阳奉阴违?让我去跟慕容彻吹枕头风吗?这样的枕头风,她这个心腹去不是更加有服力吗?

她是谁的人,不是慕容彻的人?不是慕容彻的人可是对慕容彻忠心耿耿的啊

我幽幽一叹,拿起桌子上翠绿的镯子,随手递给环佩,“皇后娘娘如此做,自然有她的想法,她是在后宫之主,这后宫大大的事宜,由她了算。本宫和哥哥只想安然度日,旁的什么跟本宫和哥哥都没有关系。”

一下子把关系撇的清清楚楚,再次跟这个老宫女,我们被逼无奈进了这大明宫,出不去,只想安然度日,不想惹是生非。

环佩没有接过镯子,眸光闪烁,言语带着试探和惋惜:“大月氏王子赫连明,车裂之后尸体被扔在乱葬岗,都没有人去捡,可怜的呢!”

“这是他咎由自取!”我一下子厉声道:“他派人刺杀皇上,害得我哥哥受了伤,这样的人就该千刀万剐了,环佩姑姑还觉得惋惜不成?”

环佩姑姑陪笑道:“九公主这是哪里的话,奴婢也是替邦下不值,想想邦下那么出尘的一个人,受到如此伤害,奴婢也是心如刀绞!恨不得替其受过!”

我转身,把镯子放在她的手上:“不知环佩姑姑有没有办法出宫!”

环佩又惊又喜看着手中的镯子,带着急切道:“出宫做什么?九公主要奴婢做什么?”

难道她还以为我让她替赫连明收尸不成,嘴角勾起冷冷的弧度:“本宫是在想,赫连明进贡美人给皇上,狼子野心,害哥哥受伤,现在他被车裂,抛尸荒野太便宜他了,本宫希望把他的尸体拿去喂狼了!不知环佩有没有方法,把他那支离破碎的身体,直接扔进狼窝里,让狼好好啃食着!”

环佩手指圈握掌心的镯子,卑躬屈膝:“奴婢明白了,奴婢这就去做,定然不会让九公主失望!”

“有劳了!环佩姑姑!”

瞧着环佩恭身退了出去,起身跟着走了出去,元公公躬着腰伸手搀扶于我:“奴才今日陪九公主去皇后娘娘殿中!”

“有劳元公公了!”我直接错开他径自而去。

元公公疾步跟上来,舔着脸嘻笑道:“九公主,邦下现在是皇上心头尖上的人,还请九公主在邦下面前美言几句,奴才感激不尽!”

我望着前方,微微眯了眯眼:“本宫知道了,元公公是个有福气之人,不过容本宫提醒元公公一句,在这后宫之中,皇上的心头尖是皇后娘娘,是皇后娘娘肚子里的孩子!”

美言几句,他想做什么?一直以来元公公在凤院可没受过气,难道他不想呆在凤院,所以要美言几句离开凤院?

元公公闻言伸手掌在自己的嘴角:“奴才该死,奴才真该死,在这后宫之中,皇后娘娘当属第一,邦下当属第二,还请九公主替奴才美言!好让奴才沾沾喜气!”

我嘴角一勾:“元公公放心,这些日子来元公公对我们兄妹二人照顾有加,我们兄妹二人放在心上,一直在寻找机会感激元公公呢!”

沾一沾喜气?哪来的喜气要沾?这个喜气是从何而来??

元公公笑得满脸褶子:“九公主太客气了,照顾邦下和九公主,是奴才的本分!”

我的步伐加快,既然是他的本分,就留他不得,来到皇后殿内,皇后斜靠在软榻之上。

我跪地给她请安,她久久未让我起身,手搭在臀腿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敲打声:“九公主,你们兄妹二人,是本宫的救命恩人!”

我俯身给梨皇后叩首:“启禀皇后娘娘,我们兄妹二人,只是皇后娘娘的一条狗,皇后娘娘让我们兄妹二人咬那里,我们兄妹二人就咬哪里!”

梨皇后捂着唇角呵呵的笑了:“瞧这嘴儿,不管什么时候都能把本宫惹开心了,,你想要什么,只要本宫有的,本宫都不吝啬的给你!”

我慢慢的直起身子,看了一眼旁边的元公公,梨皇后眼皮一抬,朗月嘴角带笑道:“元公公,皇后娘娘想吃马蹄糕,不知道元公公是否陪我去拿一下?”

元公公瞧了我一眼,十分恭敬卑微:“自然是可以的,朗月姑姑请!”

元公公一离开,我跪着膝行行到皇后软榻旁:“启禀皇后娘娘,我们兄妹二人什么都不要,只想当皇后娘娘的一条狗,若是皇后娘娘哪嫌弃了,把我们兄妹二人随便丢弃即可,只望皇后娘娘留我们兄妹二人一条性命!”

梨皇后对我勾了勾手:“本宫现在还不想让你们离开,本宫刚怀了身孕,你们兄妹二人若是走了,谁来替本宫伺候皇上啊!”

我们兄妹二人就是给她打掩护的,慕容彻明知道自己当王八,还不吭声,其中到底有什么门道?

“伺候皇上的人有很多,不一定非我们兄妹二人不可!”我有些着急的道:“皇上留哥哥一条命,是因为哥哥救了他,哥哥这次能不能醒来还是问题,恳请皇后娘娘高抬贵手!”

梨皇后慢慢的坐了起来,一手附在腹前,一手抬起我的下巴,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你可真是个美人,不过你的哥哥比你长得更甚,男人生带着征服,越是不可能的事情越要挑战!”

“本宫倒是看出来了,皇上对你的哥哥眷恋不已,你是在害怕,你的恩宠被你哥哥夺了去吗?”

我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眼眶红了,泪在眼底打转:“皇后娘娘,不管皇上如何恩宠哥哥,他始终是我的哥哥,不管我心中多么恨他,他也是对我恩重如山!”

梨皇后神色晦暗不明:“对你恩重如山?这女人呢,一段牵扯****,这兄妹之情等同虚设。凤院两个伺候你的人,都是皇上的人,你也希望本宫帮你除掉吗?”

环佩和元公公对慕容彻倒是忠诚的很,没有把凤院的一切跟梨皇后。

我恭敬俯:“皇后娘娘是后宫之主,后宫的一切但凭皇后娘娘做主,妾只是一个妾而已!”

梨皇后收回手,丢下了一个帕子给我,我连忙用帕子擦在她的手指上,“瞧你这么听话,这次你哥哥如果醒来,本宫不为难你们,不过,你得想办法,让上卿大人为本宫所用!”

我低眉顺目:“启禀皇后娘娘,上卿大人已经向皇后娘娘示好,他哥哥的伤是九死一生的伤,就算能活下来,也命不久矣!”

我不是刻意诅咒哥哥,我是让梨皇后知道羌青早就是她的人了,至于哥哥…慕容彻也只不过是一只贪图,对哥哥就算是特别的,也不会一辈子特别。

我是让梨皇后知道,我们兄妹二人在这大明宫,不会恃宠而骄,就算外面的城民拼命的唱歌,拼命的觉得慕容彻所有的恩宠都给了我们兄妹二人,我们兄妹二人也侍俸梨皇后以她为主。

“好了起来!”梨皇后把自己的手微微圈了一下,我重重地给她磕了个头:“谢谢皇后娘娘!”

慢慢的爬起来,梨皇后深深的叹了一气:“要你们兄妹二人也是够可怜的,成了亡国公主和皇子不,还要在这深宫大院里过的惊心动魄的日子,尤其是你的哥哥,那是何等风啄男子,隐藏着大明宫,的确委屈了他。”

“看着你们这么嘴甜,听话的份上,本宫就帮你们一把,等你哥哥这次如果不死,本宫就叫本宫的父亲,在朝堂之上,替你们兄妹二人话,让皇上把你们放出去,也不枉费你们兄妹二人对本宫如此忠心耿耿!”

听到梨皇后这样的话,我的泪水一下子落满了脸,噗通一下跪地,膝盖十成十的砸在地上:“多谢皇后娘娘成全,多谢皇后娘娘成全!”

梨皇后嘴角勾起得意的笑:“这是你自己不争气,若是你怀了身孕,本宫也是舍不得放你出去的!”

我知道她是故意的拿话来呛我,不过我不在乎,只要能出这大明宫,做什么都可以。

下午时分,哥哥悠悠转醒,我一直徘徊在慕容彻寝宫外面,哥哥转醒,慕容彻欣喜若狂,宣了羌青,我就寻了个空隙跟他一起进了慕容彻的寝宫之内。

路上我询问他的意见:“羌青,皇后娘娘,我把我们兄妹二人离开大明宫,你这个可信不可信?”

羌青对于我突如其来的依赖,态度十分温和:“没有什么可信不可信,皇后娘娘是一个有心思的女子,她不会白白帮你们的!”

我眼中浮现一丝崇拜:“你对了,她希望你为她所用,不过我没有答应,我跟他你是你,你的决定不是旁人能决策的!”

羌青看了我一眼,“你这样,皇后娘娘没有为难于你?”

我老实的回答:“为难了,让我跪了半个时辰,旁的倒没有什么为难的!”

对羌青这种人,这种风轻云淡的人,要全身心的依赖,把自己变得软弱,变得毫无主见,若有若无的对他带着倔强的依赖,虽然我知道这种方法,要么成功让他爱上我,要么失败他会觉得这一切都是我的计谋。

我的话成功地让羌青皱起了眉头:“那就要应该加快速度,让你们兄妹二人离开大明宫,平阳太守已死,平阳现在差一个太守,你哥哥就是最好的替补!不过中间可能会有差错,慕容彻可能会让你留在大明宫牵制你哥哥!”

我脸上浮现一抹凄楚的笑容:“没关系的,因为你在皇宫里,我可以不跟哥哥走,我可以在皇宫里,我可以经常见到你,我可以舍弃哥哥!”

羌青眸光闪了闪,停顿了良久:“我尽量不会让你们兄妹二人分开,也许我这个上卿大人,在大夏的朝廷之中,也是会有人想要巴结的…”

我嘴角慢慢勾勒,裂嘴一笑,想得到全世界的欢乐孩子:“谢谢羌青,羌青果然是底下最好的人,果然是底下最值得信任的人!”

我多么虚伪,这样的违心之论我的多么顺其自然,一点都不面红耳赤,脱口而出还带着真心实意。

走进寝宫,哥哥虚弱的靠在慕容彻怀里,见到我来,扯起嘴角,艰难的抬起手欲招呼我……

慕容彻一把擒住他的手:“你现在还很虚弱,管她做什么,寡人知道她是你的亲妹妹,我好像也知道你在乎她,你放心,寡人不会动她!”

哥哥在慕容彻面前从来没有掩饰过对我的在乎,他直接把他的软肋暴在慕容彻眼帘之下,让慕容彻拿捏着我来威胁他。

是哥哥的聪明之处,又是哥哥的无奈之举,他深知道一个人没有软肋,那就不能称为一个人。

找到一个饶软肋加以利用,想要什么都手到擒来,这一次,他拿自己的命来救慕容彻,是告诉慕容彻他爱上他了。

在这下里面,有什么比****更让人激荡不已的呢?尤其是慕容彻,他对我们来,就是灭国的仇人,爱上仇人……他的征服感他的虚荣心就会暴涨,认为是自己的魅力,让哥哥爱上。

羌青默不作声的坐在床侧,给哥哥把脉,把完脉之后,替哥哥换药,就算疼痛,哥哥也咬牙忍受。

额头上的冷汗,脸上不正常的潮红,出卖了哥哥忍受不聊痛。

慕容彻如狼的眸子盛满了心疼,当哥哥溢出痛呼声,慕容彻声音冷冷:“羌青你弄疼他了!”

羌青耸了耸肩:“能活着就不错了,疼明还活着,皇上,不用大惊怪!”

慕容彻顿时咬牙切齿,羌青看不见似的,继续手中的动作,我站在羌青身后看着无能为力,不敢上前。

只能自己紧紧的拽着衣裙,看着哥哥死死地咬住嘴唇,忍着疼痛。

换好药之后,羌青依然拿着药箱干脆利索,转身就走,我也跟着他一起走,走几步回头望,慕容彻拿着帕子替哥哥擦汗,哥哥望我,四目相对,我迅速的很加快了脚步。

哥哥一直养伤,在慕容彻除了上朝堂之外,皇后宫里都不去了。

听朝堂之上,梨皇后的父亲在朝廷之上,力争,后宫之中,不可以有男子!尤其这个男子,还得到了皇上所有的宠爱,更是要不得。

羌青也上书,让慕容彻放了哥哥离开,毕竟哥哥是男子,不可祸害后宫。

慕容彻差点把自己手边的玉玺给摔了,一次两次,只要他上朝,在朝廷之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放哥哥离开。

把他气的够呛,更有甚者以性命要挟,后宫里不可有男子,祸乱后宫。

慕容彻真的把玉玺摔了下去,玉玺摔成两半,以性命要挟的史官直接被他赐死在龙柱上。

他气势汹汹的回到后宫,哥哥在御花园里赏花,元公公在一旁伺候着,苦口的药水,元公公正在劝阻哥哥赶紧趁热喝下。

哥哥端起了药,喝了一口,眉头皱了起来,在喝第二口的时候,扑哧一声,一口鲜血涌出。

此情此景正好被下朝的慕容彻所见,他几个箭步上前,一把扯开元公公,接住了哥哥倒下去的身体。

元公公被踹倒在地,头重重地磕在地上,磕一个血窟窿紧跟着抽搐起来,似受到了重创,似中了毒一样抽搐。

羌青正好紧跟慕容彻身后而来,急忙往哥哥嘴里塞药,塞完药之后,抓过他的手,把起脉来,过了半响,面色沉静道:“他需要静养,如果你不想他半年之内就死了,最好放他离开,不然的话,我保证他坚持不过十!”

羌青的话让我顿时泪如雨下,可是我还不敢哭出声来,只是站在一旁默默的流着眼泪。

慕容彻伸手直接打开羌青的手,“你在威胁寡人?他死也死在寡人身边?寡人不会放他离开!”

羌青沉着声音道:“第一次被刺杀,今是第二次被毒药毒,第三次你猜他会是怎样?会不会像前两次都如此幸运逃脱?”

“如果他逃脱不了?躺在你面前的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一具冰冷的尸体,无论你怎么焐都焐不热的!”

哥哥嘴角的鲜血,把他的唇瓣染得格外妖艳:“羌青兄,我可以不走的,没关系,以后我只和九儿在一起,没有人会伤害我的!”

“明箭易躲,暗箭难防!”羌青言辞灼灼:“毕竟从古到今没有哪个男人可以凌驾在皇后之上,皇后现在怀有身孕,再过不久的将来就会临产,皇太子出生之后,后宫之事就会更加动荡不安。慕容彻,羌某是把你当成朋友,奉劝你一句,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那也得有命在!”

慕容彻身形一颤,仿佛被人重重地打了一棒子,愣在当场。

哥哥在他怀里最能感受到他的变化,嘴角勾起冷冷的笑,出来的话语,确是让慕容彻陷入无边纠结之中:“没有关系,就这样死去也没有关系,只要你把九儿送出皇宫,我怎么样…待在你身边,也是开心的!”

慕容彻噌的一下站起来,把怀中的哥哥地推在地上,似他就是那毒蛇猛兽,沾染了就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