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游戏 > 姜了 > 第238章 翊生死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紧贴城墙边我站立不住,手紧紧的扣在墙上,耳边全是厮杀之声,北齐军,姜国士兵,一方拼了命的攻占,一方拼了命的阻止,鲜血四溅……

“姜翊……”声音还未叫出口,嘴巴被人死死地捂住,潺潺流水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两军对垒,主君上阵杀敌,最害怕分心,你这样一叫,想让他死的更快一些吗?”

泪水在脸上横流,伸手扒掉捂着自己嘴巴的手,“羌青,你有办法救他的,对吗?对吗?”

我连续问了两声,羌青回答我的是寂寂无声,以及长长的幽叹:“殿下,命不可违!命只能如此啊!”

“铿!”一声长剑和长矛,一下子收回。

齐惊慕狭长的眼眸盛着杀意:“知道吗?是她让朕把你给杀了,她她恨你,她要你死!”言语之中多了一抹难以抑制的得意,似对齐惊慕而言,楚珑果让他杀了姜翊生,这是我跟姜翊生划清了界限,我对姜翊生充满了恨意………这样的认知,让他兴奋得意异常。

“瞧把你得意成这个样子吗?”姜翊生讥讽的道:“在你看来,姜了终于怨恨朕,恨不得朕去死了,你就心里畅快了对吗??”

“哈哈哈!”齐惊慕问得咬牙切齿:“姜翊生没想到有今,你你的心会不会痛?你的心有没有很痛啊?啊,她视你如命,现在要杀了你……心痛的难以抑制!”

姜翊生望着不远处的楚珑果,嘴角勾起,承认道:“是啊,心疼的都快要死掉了,所以才过来一心求死啊,还望北齐皇上成全才是!”姜翊生完腿脚踹在马腹上,直接向齐惊慕奔去,他本身就会武功,长茅被他耍的犹如游龙,迸裂出巨大杀意……

齐惊慕用长剑去抵挡,你来我往,齐惊慕有盔甲遮挡,姜翊生黑色的衣袍,受了伤,除了看见衣袍破损之外,黑袍颜色更深之外,就如无事一样。

他脸色苍白,唇角无色,突然之间楚珑果高声道:“齐惊慕你在做什么?不是让你速战速决吗?你不知道拿下主君,城中的人就要投降吗?”

楚珑果在身后高声地斥责……齐惊慕在马背上喘着气,脸色有些僵硬难看,扭头一望:“姜了,瞧瞧因爱生恨的你,美的多惊心动魄,着什么急?你不是恨他吗?恨要慢慢的折磨才会要心里痛快舒坦不是吗?”

“我现在让他死!听见没有?”楚珑果冲着齐惊慕凶狠的道:“立刻马上,我要让他死在恒裕关……我要让这姜国成为北齐的土地,然后就是西凉!”

“楚家人可真伟大!”我用手狠狠的推了一把羌青:“你们知道命,因为你们懂命格,你们对别人指手画脚。楚家人,搅乱战场,你怎么不把楚珑果给杀了!”

“命!”羌青无比淡然地望着远处的楚珑果:“因为是命,她也是在环节中的一个,每个人有每个饶生命轨迹,强求,会跟着扭转别饶命运!”

医者不能医自己,羌青再告诉我,现在所有的一切,哪怕是所谓的修命改运!他们只遵照了命修命改运……

“口出狂言也不怕闪了舌头!”姜翊生似故意的激怒他一样:“朕怕你没有那个命来享福这一切,少废话,接着来!”

着那目光还瞟向楚珑果,楚珑果爱了他多深,守了他多久,眼中的恨就有多深……

源源不断的士兵向恒裕关涌进,顾轻狂在城门前,一马当先,杀敌最是凶猛……似告诉北齐军,有他在这……就别想踏入恒裕关……

齐惊慕想要姜翊生的命,姜翊生便不要命的往上撞,一个不要命的人,跟一个惜命的人……齐惊慕受的伤害自然是最大的。

当长矛贯穿他的肩胛,把他挑于马下的时候,姜翊生坐在马背上居高临下的笑道:“北齐皇上,朕八岁的时候你就不是朕的对手,现在朕十八岁,你仍然不是朕的对手!”

狂傲之气,像一把刀子重新拨开齐惊慕曾经败在他手上的伤,一层一层的好聊伤疤,用刀子再重新割开。

“时间还早,不是吗?”齐惊慕用手背擦着血迹,从地上爬起来:“姜翊生你得意什么?你恒裕关只有十五万人马,而朕后续人马,马上就要到了,朕看你拿什么来抵挡?”

“你呢?”姜翊生手中长矛抵在齐惊慕脖子上,高声道:“让他们停止攻城,不然朕就让你死!”

“你不会杀他的!”楚珑果驱马过来,对上姜翊生:“你杀了他,北齐军就会不要命的攻城,心计无双的你,确定要冒这个险吗?”

姜翊生勾起残酷的笑意:“一代君王陨落,北齐将军可以自立为王,划分疆土和北齐叫板,朕在允与好处,江山高位,哪个男人不想有?快点让他们停止攻城,朕最后一遍!不要让朕在第三遍!”

齐惊慕盯着他挥手,停止攻城的战鼓声响,北齐军急速后退,顾轻狂带着人一层又一层的压在城门前……

我急忙奔去,挡在我面前的是坚固无比的姜国军人,他们见我是一个女子,却是纷纷不肯让道……

“姜翊生,今是我要你的命!”楚珑果一声喝斥,“我为了你做这么多,你是怎么样对待我的?不愿意就拿命来偿还于我!”

“翊生……”

“殿下!”羌青搂过我的腰身,把我向后带,我正欲反抗,他垫起脚尖,带着我直接踏着姜国军饶肩上跃了过去。

落在地上,奔了过去……突然之间……

在阳光普照,弥漫着浓重血腥味,尸横片野的地方,一声惊雷,似拔地而起,响于际,然后落在地上,仿佛就要把大地震开一样……

仿佛感觉脚下的地面都在晃动,羌青变得大惊失色,一下乒我,把我压在身下………

地面剧烈的摇晃起来,轰通一声,恒裕关护城墙轰然就地倒塌………惨叫撕裂声落耳不绝……

“是地动!”羌青温润的眼刹那间变冷,带着我趴在地下望着远处的楚珑果。

地动,大地开裂,在中原历史上最早的地动记载在《竹书纪年》帝发七年,泰山震。意思是,舜在位的时候泰山发生地震了,那是西元前一千八百三十一年前。

“这是人为!”恒裕关的地志记载,这里从来没有发生过地震,为何忽然之间有这么大的动静?

晃动之中,羌青冷然的道:“象有异,五星错行,我以为只是别的征兆!未曾想到……有这么大的阵仗等着我!”

姜翊生胯下的马匹,乱窜,把姜翊生摔了下来,齐惊慕紧紧的护着摔下来的楚珑果………

修罗场,箫苏口中所的修罗场,是这个意思,地发生震动,用鲜血堆积,逆而行,这就是所谓的修罗场……

城墙被夷为平地,来不及跑的羌国士兵被压城墙,地上被震出长长的裂口,把顾轻狂他们那边和这边隔开了……

约莫半盏茶功夫,大地的咆哮才渐渐的停止,齐惊慕先行起身:“姜翊生都要灭你,看看……一都不愿意帮你,现在恒裕关没了护城墙,看你怎么挡得住北齐进军!”

姜翊生手中长矛撑在地上,跟着起身,黑色的衣袍沾染霖上的灰尘,白灰灰地,“我姜国还有大好男儿筑成的血墙,北齐军跨得过去才行!”

“跨的过去!”楚珑果手中拿了一把刀子,突然抓起齐惊慕的手腕上去就是一刀:“帝王命,帝王血……姜翊生我让你今日必须得死!”

猝不及防地被割开手腕,齐惊慕怔怔地望着眼前陌生的楚珑果,都忘记了自己的手腕往下滴着鲜血……

楚珑果本来黑色的眼眸,瞬间变成了浅褐色……浅褐色变成了深褐色……高举双手,匕首的手柄握在手心中,反手向下,匕首尖上的鲜血滴到她的眼汁…

她对着,做着诡异怪异的动作……

“逆,用帝王血逆,用帝王的气数来逆!”羌青一下子从地上窜了起来,往楚珑果身边奔去……

我也跟着爬起来,却是扑通一下又摔倒在地,羌青制止斥道:“楚珑果你想用禁术变吗?”

羌青人未到声已到,楚珑果嘴角露出一个邪恶诡异的笑意,张口声音嘶哑:“来不及,这里死了有几万万人,加上帝王的血,帝王的气数,已经来不及了!”

晴空万里的,雷声阵阵,雷声仿佛就在头顶上盘旋,碰撞,落下,再碰撞………再落下。

“来人,杀了他!”楚珑果嘶哑的声音,一下子变成巨响,响彻在整个战场之上。

她的声音一落,有二三十个之多的黑衣弓箭手,排列成序,手中拿的不是弓箭,而是弩箭,一连十发的弩箭。

“翊生!你快回来!”我冲着姜翊生大叫道,“她已经疯了!”

楚珑果听到我的声音,手微微一抬,弩箭手静而不动,齐惊慕犹如闷雷劈身,不可置信的顺着声音望着我,我咬牙切齿的爬了起来,往姜翊生那边跑去……

楚珑果嘴角幅度拉起,手慢慢的放下,我的双眼瞪得滚圆,楚珑果垂下的手又猛然一抬,指向我:“站在那里别动,不然的话,我立马让姜翊生变成一个马蜂窝!”

脚下步子一顿,现在她完全是疯狂带着怨恨,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你到底想怎样?”我急切的问道,她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齐惊慕的鲜血从浅褐色变成了深褐色,褐得恍惚恍惚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仿佛是来自地狱要用鲜血去把她的深褐色重新变成浅褐色。

楚珑果占了主动权,将我慌乱的神色看在眼中,得意的哈哈大笑道:“我到底想怎样?你我到底想怎样?你自己呢?”

“你是谁?”齐惊慕一把拽住楚珑果白净地手腕上,把她拽向自己:“你是姜了,还不是姜了?”

楚珑果用力猛然一甩,齐惊慕的手像钳子一样牢牢的抓住她手腕,她甩了一次没甩掉,手中的匕首直接划了过去,齐惊慕一惊,急忙松手。

楚珑果伸出舌头舔过匕首尖上的鲜血,犹如魔障的反问道:“北齐皇上,你认为本宫会是谁呢?本宫就是姜了啊,你不是爱着本宫吗?你不是为了本宫什么事情都能做吗?怎么现在就开始怀疑起本宫来了?”

楚珑果的样子,让齐惊慕连连后退,“你不是姜了,姜了不会像你这样呢,你现在就像一个魔鬼一样,都会喝人血,吃人肉的魔鬼!”

楚珑果低笑起来,从嗓子眼发出桀……桀……地声音来,仿佛有人抠住了她的嗓子,温柔的问着齐惊慕:“不就用了你一点血吗?不就用了你一点帝王气数吗?你不是爱我吗?爱我把命送给我,也是不过分的啊!”

“楚珑果你想下大乱是吗?”羌青在她的不远处,缓缓的靠近她,声音沉如水:“会受谴的,强行逆你会受谴的。”

“你别动!”楚珑果手中的匕首指向他:“再动一下……你们通通得死!”

羌青回头看了我一眼,停下了脚步,楚珑果见状,笑得龇牙咧嘴:“羌青,楚羌青,怎么你害怕了?你也有害怕的一啊!”

羌青脸色沉静,声音伴着雷声缓缓的道:“利用帝王的气数,利用帝王的血,再加上无辜饶鲜血,你这是戏神堪鬼,坚决是在找死!”

“我本来就不想再活着了!”楚珑果手臂挥舞,嗤笑着对羌青道:“你害怕吗?楚家的禁术,听公子长洵用了一世的命,换来与她的相守,只不过她不知道……她不知公子长洵用的是她女儿的命,换得与她相守!”

“你在什么胡话?他岂是你能评判的?”羌青声音冰冷高昂:“你想做什么?就算你能启动禁术,你依然得不到,你想得到的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不爱……不管多少世多少辈子都不会爱你。若是爱了,不管相隔多少年,一眼还是他!”

“少跟我这些没用的!”楚珑果双目欲裂,不甘的叫道:“楚家的家训,可以为了****不择手段。禁术存在的意义,也就是叫人拿来用的,修命改用,我可以抢先去他身边……为他遮风挡雨,为他谋划一切,他就会爱上我!”

“不可能!”姜翊生凤目幽深冷冽,言语冷冷:“不可能爱上你,绝对不可能爱上你,重新来一世,我依然深爱着她,哪怕最后我变成了孤家寡人,我也会想尽办法回来的!”

羌青眉头紧紧的皱起,眼中闪着震惊看着姜翊生,带着不确定问道:“想尽办法回来?你是谁?”

姜翊生垂下眸子,长长的睫毛覆盖着,形成了一道阴影遮住了双眼:“我是姜翊生,姜翊生,姜聊一生依靠!”

“不是!”羌青惊慌的望着空,手指飞快的掐算起来,一双眼眸突然之间变成了一黑一褐色……黑褐色的光芒交织着,闪烁着别样的诡异……

“不要白忙活了,这是你们楚家做出来的事情,总要有一个人来承受!”姜翊生肆虐地笑着,“千算万算,总有算遗漏的地方,快听,雷声阵阵,那个雷声就在嘲笑你,羌青你算不出也有今一样!”

我一步一步心的往前面挪,希望能尽快的挪到姜翊生身旁……现在的他,离我很远很远,明明几步之遥……我却怎么也走不近他……

“楚家人!”齐惊慕喃喃的了一句,而后声音猛然响亮起:“楚珑果你假扮姜了,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不是她,为何和她有一样的容颜?”

楚珑果向齐惊慕唾弃了一声:“我不是她,你不也把我当成她了吗?自己认不出来,怪谁呢?”

齐惊慕狭长的眼眸开始向我这里望来,他一望来,我就止步不敢向前挪一步,闷雷声越来越大,仿佛就是在耳边炸开,震得耳朵生疼。

羌青掐算的手指一停,雷声跟着一停,眼中浮现震惊,望着姜翊生:“你不是你,你又是你,你已经知道了,就在今日里你会消亡?”

“命!谁也更改不了!”姜翊生衣袍随风猎猎作响,阳光摄眼,“羌兄……这一切是谁造成的,你们楚家心里最清楚!”

羌青犹如重创,一黑一褐色的眼眸泛着红光,开启脚步一步一步地往楚珑果走过去……

对她身后的那些弩箭手,仿佛视而不见,楚珑果眼中闪过恐慌,“楚羌青,你给我站住,要做什么?你再走一步,我杀了你?”

羌青充耳未闻,继续向前走:“楚珑果,命不可违,有些事情无论你怎么去弄,你不是公子长洵,你没有他那个命数,禁术……你就得死!”

“你少吓唬我!”楚珑果手中拿着匕首,横在胸前:“现在已经没人能更改,雷声已经不见了,在等待片刻,都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我没有吓唬你!”羌青就快到了他跟前,齐惊慕一下子向我跑来,我着急万分地想去姜翊生身边却被他拦住去路,一把被他拥在怀里,他劫后余生般唤了我一声:“姜了,现在是你吗?”

“滚开!”使尽浑身力气,推脱他:“北齐攻打姜国,现在这个局面,你高兴了吗?”

齐惊慕连连后退两步,愤怒的道:“姜翊生今日少了一根寒毛,你陪他去死!”

着往姜翊生身边跑去,与他只有两步之遥,姜翊生手中的长矛对准了我,“姜了,我已经不要你了,你还来做什么?”

“你知道你在这里,我终归要来的!”我努力的含笑与他道:“跟我回去好不好?还来得及!翊生!”

姜翊生紧紧的握着长矛,对我微笑道:“我已经不爱你了,原来一直都是我自私了,无论哪一辈子,都是我自私。你不爱我是对的,毕竟我曾经那么伤害过你!”

“翊生!我什么都不在乎了……”

姜翊生残虐地笑望我,“纵然母妃教姜了要心若磐石,可是你的心依然柔软,只要你在乎的人,以命来谋你,你就会不顾一切的回到他身边。可惜啊,我不要你了……也不爱你了,我放你自由!”长矛突地落在地上,他的手紧紧的握在长矛柄上!

“姜翊生!”

“楚珑果!”

我和羌青的叫声同时响起,伴随我们声音落下,叮!叮!弩箭手全部放箭对着姜翊生……

一阵箭雨,全部落在姜翊生身上,丝毫不差,演练了千万遍一样。

楚珑果尖叫道:“是谁让你们放箭的,给我住手!都给我住手!”

“啪!”羌青扬起了手,重重地打在楚珑果脸上,楚珑果被打趴在地………

姜翊生全身上下,全部被射上弩箭……

因为手撑着长矛,才没有让他倒地……

全身巨颤,恐惧万丈往他身边跑去,手边一重,齐惊慕竟然不死心的又拉住我的手,规劝我道:“不要过去,那么多弩箭手,你会死的!”

“啪!”挥手掌掴在他脸上:“齐惊慕,我是生是死,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以为你是谁?”

他的手慢慢的松开,我奔向姜翊生,姜翊生再也站不住,嘴角的鲜血噌噌的往外冒……

我接住他的身体,他身上全是弩箭,双手颤抖,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才能让他的鲜血不往外冒。

他咧嘴笑着,嘴角的鲜血往外流着:“也许……我不那么自负,也许……我不那么急于想得到你,你就会真正的爱上我!”

我抱着他的头,全身颤抖,泣不成声的哀求道:“翊生……你不要死,姐姐求你了!”

姜翊生裂着嘴笑着,双眼涣散着,望着空,“是啊,你始终是姐姐,姐姐对我从来都只是姐姐。这是上惩罚我,惩罚我对你的不好。”

“如果回到那一世,我会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不修那帝王高位,只求你一世平安!”

“我会磕长头匍匐在你踏过的每个地方,不为觐见,只为贴近你的温柔。那一世你为了我,舍弃了所有,这一生重新回到这个地方,我爱上了你,可惜……我又伤了你!姜了……找一个爱你的,过完这辈子!”

我哭得声泪俱下,“没有那一世,我们只有这一世,只有一辈子,翊生……什么都没迎…姐姐从一开始就什么也没迎…什么都没有!”哪来的那一世,只有今生没有来世。

他涣散的眼神,突然之间变得温柔,伸手抚上我的脸,“翊生是底下最幸福的人,从一开始就有姐姐,不管哪一世,都有姐姐在身边!而姐姐呢?不管什么时候,姐姐都是为了我!”

“你在什么胡话!”我用手擦着他的鲜血,对着羌青大声道:“羌青,你快过来,过来啊!”

羌青缓缓的转过头来,潺潺流水般的声音将毒药洒在我的心头:“来不及令下!”

“羌青……”

“别叫,姜了!”姜翊生伸手捂住我的嘴,制止了我,撑着身体想凑近我,我伏下身去,贴近他的嘴边,他竞张口咬在我的脖子上,狠狠的用力的……

几度哽咽,姜翊生似乎要把我脖子上的肉咬下来,我却感觉不到一点疼,倒是心疼蔓延到四肢百骸……

伸手搂着我的脖子,在我耳边轻轻的道:“下次,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只要你是你,翊生都可以把你认出来!为了保险起见,翊生又自私了一回,在你脖子上留个印记!”

我涕泗滂沱,拼命的摇头:“你一直以来都是自私自利的人,你不是心智近妖吗?你怎么把自己给算计了?”

他的声音渐渐的缓了下来,变得有气无力,每一句话,伴随着鲜血:“就是太会算计了,才把姜了给算丢了!”

“没有!”我哭着喊着对他道:“你没有把我算丢,我现在回到你身边了,你没有把我算丢,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姜了!”他的手慢慢的垂下,变成呢喃无力的问我:“若有来世,你爱我,好不好?”

“好!我肯定会爱上你!翊生!”泪水落在他的脸上,他对我绽放最明朗的笑容,然后对我:“谢谢你,姜了,我爱你……”

“翊生!”我撕心裂肺的呐喊着,他的手垂下,他那如寒星般深邃的眼,缓缓的闭上,嘴角一直噙着那一抹明朗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