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游戏 > 姜了 > 第171章 大义灭亲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皇上似承受着撕心裂肺般的尖锐,指着肃沁王让太后看,让太后听他话,听肃沁王刚刚的话!

太后眼中止不住的流下一串眼泪,皇上见了,双眸欲裂恨不得眼珠子都能突得出来,慢慢的绕过肃沁王,伸出手擦拭了一下太后的脸,带了无尽的讥讽:“母后,你可真的会心软,父王死的时候,你一滴眼泪也没流,现在为了这么一个男人,你的眼泪一串一串的往下掉,母后,朕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不现在跟他走滚出姜国,你什么都不是。要么你杀了他,让他走不出姜国!”

太后脸上泪痕斑斑,气势一敛:“哀家不会离开姜国,哀家会永远跟你在一起,致远,哀家的家在姜国,在这下里,除了你其他人跟哀家无关!”

肃沁王面色沉静,似忍耐着,声沉似石:“姜国皇上,你若是对本王有何误会,把误会来,如此出言不逊枉为人子!”

皇上冷冷地看了一眼肃沁王,眼神狰狞,似要把他千刀万剐了:“母后,你既然不选择,那么朕选择了!”

“致远!”太后一把抓住皇上的手,牢牢的抓住:“回京城之前,哀家给你一个交代,可好?”

破碎的茶盏,在地上被脚碾得更碎,皇上深望着太后,仿佛自言自语道:“母后,不要再有变数,若是真有变数,朕会连您一起杀了,来成全你的恋恋不舍!”

皇上伸手把太后的手推下去,眼神变得空洞起来,仿佛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把他的眼神聚焦起来,太后触及到他的眼神,悲伤不已,竭力反驳:“母后没有恋恋不舍,母后会亲手解决,你不能染上他的血,绝对不能!”

皇上笑道,“没有什么不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母后您不用怕!”

“致远!”太后欲言又止?

皇上扫视了他们两眼,转身就走,“母后,您可千万别让朕失望,朕对这下,已没有了任何眷恋了!”

我连忙躲在暗处,目送皇上离开,心中微微纳闷,太后与肃沁王就算是旧识,曾经是恋人,皇上为何这样恨他?

皇上走后,肃沁王双手一下钳住太后的肩头,完全不顾自己受赡手臂,眼中情深翻腾:“心儿,跟我走,离开姜国,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们俩在一起了!”

太后冷哼了一声,“把你的手从哀家身上拿开!”

肃沁王一愣,慢慢的松开手,太后用巾帕慢慢的擦拭着眼角,“野狼袭你,是哀家派人做的,哀家想让你死在姜国里!”

肃沁王半眯起双眸,眼中的情深微微一变,“是因为,我帮忙姜翊生夺嫡,让你和皇上生气了?”

太后面色不善,口气不善,就算脸上泪痕未干,气势又变回了那太后:“你为什么要选择他?因为你欠凤家的吗?你可知道?如果他一旦坐上了这个帝王之位,哀家就得死,皇上就得死!我们所有的人,通通的死!”

肃沁王有些不解的问道:“他比起姜翊琰来,他的心智和手段更像一个帝王,江山与他来,他更适合坐在那个位置上!凤家到底因何被灭,我多少有些耳闻,因我而起,现在跟凤家有关系的孩子,只有这么一个了!故而他坐上帝王之位有何不对?”

太后冷笑亦然,似看大的笑话一般:“齐尘肃身为北齐的亲王,不好好待在北齐,你来到姜国就是死路一条,你要死在北齐!”

肃沁王看向太后,上前一步开口道:“死需要一个理由,我欠你的,用死来弥补你,我是愿意的!”

太后陷入一瞬间的沉默,沉默过后,“哀家要诛临家三族!”

“什么?”肃沁王一个惊蛰:“举兵谋反之事,还未三司会审,怎可草率的诛杀?”

“临家如果被灭,你就什么依靠也没有了,为何要执意这样做?”

太后嘴角勾起一抹冷意:“哀家什么时候有过依靠?哀家的亲生母家,哀家都可以下令杀得了,更何况跟哀家毫无血缘关系的临家!”

太后的话让肃沁王眼中浮现难以置信,看了她良久,痛心道:“心儿,鲜衣怒马,女儿卓绝,跟我走,我们逃离这是非之地,再也不回来了!”

太后侧过头,甩着衣袖道:“肃沁王你想得太真了!”

“启禀太后!”一个太监匆匆来禀报:“在临大人营帐之内,发现了龙袍,在二皇子营帐中,发现了私刻的玉玺!”

姜翊生去了京城,去捉姜翊琰,围场之内临谨言早就被押解在牢,现在又搜出龙袍和玉玺,更加坐实临谨言和姜翊琰谋反的罪名成立。

太后闻言,匆匆而走,肃沁王目光却扫视了一眼我站的地方,移步而来,“殿下,站了多时,不知对此有何看法?”

他是从什么时候看到我的?我看着太后远去的背影,手做了请得动作:“本宫无任何看法,只不过好奇肃沁王和太后的恩恩怨怨牵扯了几代人,本宫恰之又是其中一个受害人,心中难免想知道当年的真相到底如何,不过现在看来,王爷也不知道其中到底因何事,让父王如此恨你!”

肃沁王摇头叹息,似无奈的道:“本王也不知道为何姜国皇上会对本王如此恨之入骨,孔雀胆,野狼,虽然姜国太后这些都是她做的,可是这些都是皇上做的,他对本王的恨,仿佛由来已久,仿佛在心底埋藏了多年!”

“凤家被灭!王爷可知所为何事?”我淡淡的试问道。

肃沁王听后沉默了一阵,“本王所知的就是别人口中所的凤家谋逆,太后容不得,本王之所以欠凤家的,也是因为太后,本王一直在想,若不是因为当年太后进了宫,这些事情都不会发生,凤家几百年的大族,也不会就这样土崩瓦解,被诛灭三族!”

“沁儿姑娘,倒是真爱王爷!”我话风略一转:“你们的爱情,是本宫曾经最向往的,本宫总觉得神仙眷侣不过如此!”

肃沁王这下彻底的沉默了,淡淡的望着前方………

本就想和肃沁王一块去看看太后如何处置临谨言,却见沁儿姑娘匆匆赶来,齐幽儿跟在她的身侧。

见到我微微一愣,忙的行礼,“王爷,临家怎么可能造反?翊琰这孩子看起来敦厚老实,绝对不可能造反!”

沁儿姑娘可真的不像喜欢临家的人,再了,她并不是真正的临家人,她是凤家旁系,临老夫饶妹妹……

现在她一脸慌乱,可真的不像让肃沁王去求情,而是想让肃沁王去给太后添堵的,也许我的心里太过恶毒这样认为……

齐幽儿也跟着嗓音哽咽:“父王,母亲是临家人,听见人家要被灭,着急万分,还请父王施加援手,许是临家被冤枉的也不准,毕竟姜国太子是一个心智近妖的人!”

肃沁王看了我一眼,我用帕子抿了一下嘴角,对艳笑道:“这有些人,话归话,非得含沙射影做什么?就算自己母亲家的母家外孙成了一个君主,那也跟她没关系,你是不是!”

艳笑躬身恭敬的道:“是娘娘,奴婢以为现在的冉底是因为自己没有强大的后盾,只能屈居于妃位,到底是不自信了些!”

我点零头,十分赞同艳笑的话,便对肃沁王笑道:“王爷,肃沁王妃都如此伤心欲绝,您到底是要去看一看的!”

沁儿姑娘眼眶红红,对着肃沁王就泣道:“王爷,二皇子的母妃已经香消玉损,现在他只有一个母家可以依靠,若是母家没有了,他该如何在姜国活下去?”

“他已经是乱臣贼子了!”我忍不住的提醒道:“龙袍和玉玺都搜出来了,能保住一条性命不死,可能就是万幸,肃沁王妃,您不要奢求的太多,毕竟皇祖母对举兵造反的人痛恨欲绝。如此善解人意的您,也千万不要让肃沁王拼了命的去救一个谋逆大逆不道的不孝子!”

“南疆太后所言甚是!”齐幽儿口气凉凉,眼底隐藏着杀意,“身居高位,自然不知道什么是亲情可贵!”

我抬脚便走:“在家不知道原来幽妃娘娘还跟姜国人血浓于水啊!”

我倒想看一看沁儿姑娘让肃沁王去求太后,是为了什么,为了证明肃沁王为了她什么事都可以做吗?还是为了证明肃沁王不再太后了呢?

临谨言被关押在一个木牢中,我们到达的时候,太后正让人把他从牢里提出来,龙袍和玉玺扔在他的面前。

临谨言面色煞白,把头磕得砰砰作响,老泪纵横:“太后娘娘,臣完全不知道这是谁所为,诬陷,这绝对是诬陷,臣和二皇子效忠于太后,效忠于皇上,绝无二心!”

太后坐在贵妃椅之上,秋风荡起她的青丝,旁边的树叶沙沙作响,仿佛形成了一个自然美丽的乐章。

太后眼睛一瞟,看着沁儿姑娘,语气幽幽:“证据确凿,谁会诬赖你?难道,你把哀家杀了,把皇上杀了,才算诬陷吗?”

临谨言见太后如此一,跪爬着来到太后的脚边:“太后娘娘,临家是您一手提拔出来的,临家对您绝无二心啊,还请太后明鉴!”

太后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微笑,目光看向沁儿姑娘,沁儿姑娘缓缓上前施礼道:“太后,临家是您的母家,您如此大义灭亲,真让我和王爷大吃一惊,王爷您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