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游戏 > 姜了 > 第135章 翊生悲凉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他的声音里充满着疲倦,让我不忍心推开他,慢慢地把身体转了过去……

姜翊生额抵在我肩怀处,竟带着轻微的鼾声……我低头一望,他眼角下青色一片,双目紧闭……

低声哄道:“翊生,去床上睡!”

他咕哝了一声,搂住我腰的手更紧了些,我没有办法,带着他一步一步挪了过去,到了床沿,慢慢掰开他的手,抱着他的头慢慢给他放在床上……

脱掉他的鞋袜…见他的脚都被汗水浸泡得花白,鞋袜中更是能拧出水来……

忙招来浅夏去打了来温水来,浅夏忙去给姜翊生擦脚。

我拧着帕擦在他脸上,骤然间,姜翊生猛地睁开双眼,伸手一把扼住我的脖子,寒星般地的凤目之中,盛满凌厉的杀意,仿佛不认识我一般:“,谁派你来的?”

我的脖子一下生疼,窒息感袭来……张了张嘴没唤出声来……

“咣当!”一声……

水盆落地巨响,浅夏扑了过来,慌张道:“大皇子,您怎么了,这是殿下啊!”

刹那间,姜翊生双眼清明起来,手剧烈的颤抖起来……

我得了自由猛然咳了起来,姜翊生怔怔地望着自己的手,全身都在颤栗……

“我做了什么?”

“你什么都没做!”我急忙压住刚才的窒息感,欲上前…

“别过来!”姜翊生伸手挡在我的面前,抑不住抖颤,喃喃地道:“我对姜了做了什么?”

我慢慢地移了一步,平静的看着他,温柔道:“你什么也没做,快躺下,睡一觉,什么事也没有了!”

“我到底做什么了?”姜翊生把手重重地砸在床沿上,瞬间手砸得血淋淋的。

我上前一把抱住他的头,把他按在怀中,忙安抚:“没事了,没事了……你什么也没做……我什么事也没有,真的,你看我好好的!有呼吸有心跳,在你身边!”

着着眼眶红了……心疼地不知道拿什么东西去制止。

“你真的没事,姜了!”姜翊生伸手抚在我胸口似要感觉我的心跳。

我握着他的手,贴在自己胸口,“你看,姐姐有心跳,没事儿啊,姐姐好好的!”

姜翊生的手抖地指尖泛白……

再三确定我有没有事,而后圈着我一起倒在床上,从身后抱住我,我的后背抵在他的胸口上,仿佛他的心都在颤栗,在发抖……

不知觉地啍起歌,“你问…谁的相思长,有那长江长,大抵多过黄河水,因为黄河水上来……昂望星空,一如她,咫尺涯,忘记了眼角的泪花,忘记了曾经的情话,落笔轻提,道一声……你好,你好……你好吗?”

渐渐的姜翊生身体不那么抖了……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久,我才悄悄地从他的怀里爬了起,嘴里还哼着歌,慢慢的解开他的衣袍……

我没有忘记风陵渡今姜国皇上疯癫起来,就往姜翊生身上捅刀子……

衣袍解开的时候……我的泪水唰一下子,就落了下来……

除了胸口能致命的地方之外,纵横交叉着骇饶伤疤,整个胸膛到腹都是……肩胛上,最新的伤……还有结痂未脱落……

浅夏死死地捂着嘴巴,满目的不可置信……眼泪滚滚顺着脸颊落了下来!

我双手交握死死的握紧,咬着唇角,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过了好半响,手才轻抚在这些伤疤上……慢慢地我顺着他的肩膀望下去,似也背后一道一道伤痕交叉着,双手抖着,轻轻地把他翻了一下……

入眼帘的后背,全是鞭子抽打的痕迹,伤痕交错,触目惊心……

这该是多痛……怪不得他刚刚眼中能迸裂那么重的戾气和杀意。

怪不得他总是穿一身黑色的衣袍,不曾改变……就因为黑色可以挡血……就算流血,黑色也看不见……

笼好他的衣袍,我对浅夏递了个眼色,抹了抹眼角,含泪往外走……

躺下手轻拍在他的手臂……

夜色正浓,我却怎么也睡不着……

眼中被恨意燃着,心中心疼泛滥着……

就这样平静地,望着他直到色大亮,见他有转醒之际,才慢慢的把眼睛闭上……

脸上似被他的指腹抚过……轻柔地仿佛像抚一个异碎珍宝一样……轻痒之间,眼皮渐重,呼吸渐稳,渐渐睡去……

醒来的时候……姜翊生早已起床……

浅夏来告知我,“殿下,大皇子在云城三州逗留两日,还有些事情未处理!”

我点零头,对浅夏开口:“昨夜之事,永远烂在肚子里,只字都不能提一下!”

我的话落,浅夏红了眼眶:“奴才明白,大皇子那些年在姜国不容易,九死一生的不容易!”

我吁声轻叹:“我应该早些回来才是,就算不能起多少作用,给他擦血疗伤也是好的!”

浅夏抬起衣袖抹了一下眼帘:“殿下不必自责,现在殿下回来了,一切都会向好的方向发展!”

我颔首……

只能这样想,只能一步一步去谋,实在不协就像昨跟风陵渡的,走最后一步,起兵逼宫,垂死挣扎也不让他们好过。

紫色襦裙,一根珠翠挽住的青丝……

本想拿一个帕子盖住脸,转念一想,该知道的早晚会知道,再遮掩也会知道,不如大方的让他们看……

进了姜国的地界,肯定暗处隐藏着无数双眼睛在盯着在看着…

风陵渡在院外守卫的人不少,加上南行之带来的近侍,把院子围绕得水泄不通,我瞧着高墙之上……

想到姜翊生心翼翼的躲避所有人翻墙而入,心中莫名的发笑起来……

“姜了!”

心中笑意一下隐去,头一拧,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北齐皇上,不知有何贵干!”

齐惊慕看着我皱起了眉头,薄凉的声音夹杂着一丝温情:“姜了,我知道你希望你弟弟做上姜国的皇,我也知道你弟弟这么多年来过得不容易,夹缝里求生。如果按照姜国皇上现在的想法,皇位不可能传给他,你跟我走,我不会再骚扰南疆,我会倾尽全力让你弟弟踏上鳞王之路!”

条件很诱惑人,倾尽全力,加上南疆,加上云城三州姜翊生自己的兵力……起兵逼宫,血流成河,自然坐上高座之上。

自此以后,姜翊生在史书上就是弑君杀父夺位大奸之徒……

我眯起了眼,“世间女子千千万,你为什么就执着于我了?”

齐惊慕眼中闪过怀念:“我去姜国做质子,是因为母妃死了,外祖家被发配流离,没有人替我话,有人给我一丝温情,是你……姜了…”

“我那是想利用你带我离开姜国的后宫!”我冷笑一声:“我是有目的的接近你,根本就不是所谓的给你一丝温情,是你自己多想了,在后宫之中哪来的温情!”

我的话让齐惊慕狭长的眼眸冷光炳然:“我如此退让,帮助你达成你自己想达成的心愿,你为什么还要拒绝?”

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我们俩是不可能的,无论姜翊生成功与否,我都会和他一道,生死与共!”若是曾经在南疆的时候我动了,不愿意和他回去的念想,那么现在……看他满身伤痕,无论前方路多么崎岖,我都要和他一起走……死……陪着,他才不会寂寞。

“他是你弟弟!你怎么可能跟他生死与共?”齐惊慕忽然之间激动起来:“姜了,请不要一次一次践踏我的心可好?”

我直接后退,与他拉开很长的距离:“请你不要执着于我,可好!”

齐惊慕满眼恨意,狠厉道:“姜了,你真的在逼我毁掉你和你弟弟!”

我刚欲开口,姜翊生切断了我的话:“有本事你就来好了!”

肩头一重,姜翊生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我往后带了一步,挡在前面!

齐惊慕嘴角浮现一抹冷笑:“姜翊生,会毁掉你的,你会什么也得不到!”

姜翊生微微侧目,声如凉:“我等着你!浅夏送客!”

姜翊生一点也不想和齐惊慕委蛇,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我和齐惊慕话……

齐惊慕看了我一眼,慢慢地转身而去,他的那一眼饱含深意带着毁灭地杀戮……

“姜了,此次你跟我回去,其实是万般险恶!”姜翊生沉下眸子,淡淡的道:“我去了北齐,肃沁王暂时来姜国,不会正式出面,夺嫡之路,我没有一点把握!”

“没有关系的!”我昂头望着他:“无论如何,我都会和你在一道,不会让你再一个人!”

姜翊生眸子移了一下,停在我的眼中,幽幽地道:“齐惊慕的没错,我是一个魔鬼,见不得光的魔鬼。我躲在暗处,伺机而动…随时随地不但自己血淋淋的,还能把旁边的人咬的血淋淋的。就算这样。”姜翊生着停顿了一下,问我:“就算这样……你还愿意待在我的身边吗?”

被姜国皇上那样对待,他变不成一个魔鬼,我才觉得奇怪呢,想要活命,就必须变成一个魔鬼……就必须让人从人变成魔鬼。

我扬起笑容,掷地有声道道:“自然是愿意的,错过了八年,姐姐不会再让你一个人承受这么多事情,好好谋划,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昨夜之事在他心里定然形成了惊涛骇滥冲击,所以他才会问我,愿不愿意呆在他的身边。

姜翊生听到我的话,嘴角牵起,荡起一抹微笑,这抹微笑动人心弦,又带着无尽的悲凉。

我想他永远对我这么笑,不带悲赡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