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游戏 > 姜了 > 第63章 看踏脚石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有多久没有人跟我,我的名字不好了?

母妃,我的名字,姜了……是死了……死聊意思……

凤贵妃跟皇上解释,我的名是不甚了了,了了明聊了了……

现在又有一个人品着我的名字……我的名字蕴藏着无数个绝望……这些人每时每刻都在提醒我,我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有什么错?让他们透着我看旧识……然后跟我……我就该去死吗?

我垂下眸子,平静地应道:“李大人,你的什么,本宫一句也听不懂……本宫看完姜了公主,本宫要启程去南疆!”

李瑾铺似听不见我话,自言自语向替我在安排我今后的人生,双眼染了期翼问我:“公主…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儿?北齐太子满腹算计,非良人之选……南疆王?南疆地域太…以公主之尊,南疆王配不上公主。西凉怎么样?虽然地域有些贫瘠,但是西凉比姜国地域还广阔……对,西凉……西凉王长相俊美…配得上公主……”

李瑾铺一双眼中,深藏的危险残暴狠戾……“李大人!”我硬着头皮打断他的话:“本宫不知道你在什么,本宫是姜颐和,不是你口中的姜了!”

我的声音,把李瑾铺从梦中唤醒,他对我忽然笑了……

他这一笑,让我周身毫毛都寒颤起来……我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方法来对我……一旦做实我就是姜了…他会要我的命!

蓦然,李瑾铺双眼带了痴迷,带了癫狂,带着滔的恨意,吼道:“你不是姜颐和……主子那双眼眸下无双,姜颐和算什么东西,怎么可能配拥有这一双眼睛,你是姜了,主子的女儿,你是逃不掉的!”

我紧紧的圈握拳头,李瑾铺许是见到我眼中的恐惧,声又徒转温和:“公主……别怕……别怕,没有人能伤害你,只要有我在,没有人再能伤害你,什么冷宫,什么远嫁和亲,都和你没有关系,你是底下最尊贵的女子,你可以拥有着底下最尊贵的东西!”

我是底下最尊贵的女子……我即然是底下最尊贵的女子,他们为什么要提醒我我不该活在这个世上?

我勾勒出一个可以称为冷笑的笑:“李大人,你费尽心思不就是为了杀姜了吗?现在她在你面前了你怎么不去杀了?”

李瑾铺脸色渐渐冷了下来:“我不会杀你,我只会保护你!”

我对上李瑾铺的双眼,声音阴沉:“李大人,你本宫像谁?像你曾经的主子?您既然这么厉害,怎么会护不住您曾经的主子?”

李瑾铺因为我的话眼中带了一抹伤痛:“太晚了,等到我有能力保护主子的时候,我连她的尸骨都找不到了。所以权力……我要权力,只有至高的权力,才能保护她!”

我冷哼道:“她已经死了,你现在是京畿所的九千岁,整个姜国,你在把持朝政,你的权力只逼皇上,那又怎样,她已经死了,你的主子已经死了,你有权力也没有任何用处,你保护不了她!”

既然要死,那我就死得壮烈些……心中的话,总是要的……

李瑾铺一愣,自责道:“公主,我知道您在怪奴才,可是奴才真的不知道您的存在,您训得是……奴才这下有能力保护公主了!”

就因为我跟母妃长了一双一模一样的眼眸……我的命不但太后惦记,皇上疯狂着……现在又多了一个九千岁惦记着!

我微微一笑:“李大人,既然如此,那么你就得听我的,不如让北齐太子和姜了公主出了这紫荆关,毕竟他们彼此一往情深!怎么样?”

李瑾铺听到我的话慢慢的往后退了两步,手一挥,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墙,退开一条道来。

姜颐和仍然被侍卫压着,见到李瑾铺看向她,目光满是杀意:“大胆狗奴才,还不把本宫放开,本宫一定禀明父王,杀了你!”

李瑾铺对姜颐和的话充耳未闻,对我带了令我诧异的恭敬:“公主,颐和公主冒充您嫁到北齐,难道您就这样算了吗?”

我摸了摸了手腕上的红豆串,我到现在拿不准李瑾铺的突然转变到底是何种原因,又或者他突然转变是故意麻醉我的神经,后面慢慢的折磨我……

我扬起淡淡的笑意,抬脚慢慢的向颐和走去,李瑾铺正在我的身侧,知道这短短的十几步对我来经历了什么……

但....我知道我不能坐以待毙,我得弄清楚李瑾铺到底是对我杀还是留……

颐和见到这一幕,怒气不可抑制道:“李瑾铺你这个狗奴才是要造反吗?”

我轻笑,抬眸,举起手,对着李瑾铺承认了我自己的身份:“李大人,本宫是姜了…”

李瑾铺对我的态度更加恭敬了,“主子!”

我手一指姜颐和含笑道:“颐和公主的母妃,曾经要了本宫一条手腕,不知李大人既然自称是本宫的奴才,这个仇,李大人要不要……”

我的话还没完……李瑾铺手一摊,侍卫从地下捡起他落下的铁尺恭敬的放在他的手心郑

他手指圈握,紧紧的握着铁尺,眼神霎那间变成了残暴狠绝的京畿所九千岁……

那个铁尺随便一下就能把人抽的皮开肉裂,李瑾铺拿着那个铁尺往颐和身边走去……

难道……李瑾铺就像他口中所的他真的忠于我的母妃临则柔?

可是如果他真的忠于我的母妃临则柔,为什么十五年来他没有一点消息?为什么我母妃在冷宫呆了八年,从我记事开始就没有人来看她?

李瑾铺越来越靠近颐和,颐和的手已经被侍卫拉上前了……

我瞥了一眼齐惊慕,他狭长的眸子里全是陌然的情绪……以及我看不懂的受伤暗涌。

南霁云爱颐和真是爱到骨子里去了,见李瑾铺靠近,直接踢翻了压着颐和的侍卫,把颐和拽到自己身后……

颐和躲在南霁云背后就像受惊的鹿,眼眶红红,楚楚可怜……

“李大人,孤是南疆王!”南霁云指着我,对李瑾铺道:“那个才是你要找的姜了公主!你要杀要剐应该找她去!”

我心望了一眼李瑾铺,见他没有丝毫动静,便玩味地对南霁云道:“你的太晚了,本宫已经告诉李大人本宫是谁了,现在李大人要的就是颐和公主的手腕,不是本宫的性命。”

形势突变让南霁云眯起双眼,“丑女人,你还记得欠孤一个人情吗?”

“人情?”我好笑地望着南霁云:“你就确定要用本宫欠你的人情来保住姜颐和的命?难道你不知道她现在抢走了本该属于本宫的一切?还是你觉得现在事情有利于本宫本宫就会这样算了吗?”

南霁云盯着我,淡淡的道:“如果孤是呢?你要不要遵守诺言?”

我轻轻的一笑,漠然道:“南疆王,本宫看你是搞错了?本宫只要她的一个手腕,没要她的命。再了,您您这样情深,把别饶情郎置于何地?”

完我又转向姜颐和道:“颐和妹妹,你一开始就知道你坐上的是北齐的马车。本宫现在不要你的命,你废了一只手,本宫放你走怎么样?”

看,我还是善良的,我还是为了她和齐惊慕能在一起,不要她的命的……

南霁云瞪着我:“丑女人,你欠孤的,孤要你不动颐和一分一厘,你可做到?”

“本宫为什么要做到?”我慢条斯理的反问道:“南疆王,现在本宫想杀你也是可以的,你没有资格跟本宫谈条件,成王败寇,你现在孤身一人性命掌握在本宫的手上!”

李瑾铺眼尾一挑:“公主,奴才可以帮您把这三个人都杀了!或者公主觉得碍眼的人,奴才都可以帮您给杀了……”

我心中的恐惧比刚刚更深了一些………

南霁云斥道:“杀了孤,你就不怕两国战争吗?更何况你还杀了北齐的太子,到时候北齐与南疆合纵围攻姜国,你就不怕姜国灭了吗?”

“姜国的生死与本宫何干?”我极其冷漠的道:“你南疆王死了,南疆会陷入群龙无首,他们争夺皇位都来不及了,哪来时间来围攻姜国?更何况南疆王你真的为了一个不爱你的女人,拿自己的命换她的命吗?”

南霁云神色倏地一紧,我继续道:“你救了她,你死了,她继续跟她心爱的男人双宿双飞,你的白骨埋在这紫荆关。不过本宫可以向你保证,如果你死了,本宫在这紫荆关给你立座坟,就像你许诺本宫一样,本宫保你坟头三年不长草。”

身为帝王者,都是薄情寡义的,九岁登基,十五岁当政,杀了多少人才有今的局面,我就不相信他为了姜颐和能抛弃他南疆大好河山!

南霁云犹豫了一下,他身后的颐和见状,一转身跑到齐惊慕身后,躲了起来……

“哈哈哈…”我指着南霁云笑的撕心裂肺,笑得眼泪都飙了出来,捂着笑疼聊肚子对南霁云道:“瞧,南疆王,你一往情深的,真是令人佩服。看到没迎…你心爱的姑娘躲在她心爱饶背后,你的爱,扔在别人脚下,别人都不愿意踩呢。好可怜哦,本宫真是替你心痛的难以抑制哦!”

南霁云脸色铁青,仍然不死心:“颐和,过来,现在只有孤先保护你!”

姜颐和躲在齐惊慕身后探出头,声冷似刀道:“本宫刚刚已经跟你了,本宫从头到尾都是利用你,本宫从头到尾都是在算计你,本宫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嫁给你,你只不过是让我嫁给惊慕哥哥的跳板石而己!”

南霁云双眼懒染了痛苦,似都无法呼吸了……

李瑾铺突然对我行礼道:“公主殿下,您要谁死,奴才便要谁死!”

我现在不管李瑾铺对我到底是什么目的,姜颐和和齐惊慕两个人你侬我侬,他们就是染红了我的眼……

“李大人,看见了吗?本宫脸上的伤,本宫手腕上的伤,都是拜这个颐和公主和北齐太子所致!不知李大人有什么高见呢?”

李瑾铺视线停留在我的脸上,红色的眼线……带了一丝丝魅惑,尖锐的声音,无比残忍的道:“女子以悦己容,既然他们让殿下您受伤,以牙还牙,他们总是要还的!”

齐惊慕狭长的眼眸冷冷的望着我:“今这一切都是你设的局。姜了,你真是令我太过惊奇,京畿所九千岁为你所用。原来你不是不信我,而是从一开始到现在你就在算计我,算计我,利用我离开姜国的后宫!”

他护着颐和,对我这一切都是我设的局?如果今李瑾铺把我杀了就是我活该?

他怎么可以这样理直气壮的指责于我?

“殿下!”李瑾铺铁尺拍打在手心里,幽幽的对我道:“北齐和姜国南疆若是战乱,殿下不会受一丁点影响,殿下依然是这世界上最尊贵的女子,只要奴才一不死,京畿所就是为殿下所用!”

李瑾铺突然的发声,是告诉我,他身后的京畿所就是我的靠山,我可以肆无忌惮的去惩罚伤害我的人。

可是我也知道这个靠山存在着要我命的风险……

不过没关系,至少现在他没有要我命的冲动!

我微微屈膝道:“姜了,谢过李大人!”

李瑾铺对我含笑,越发恭敬了……

“惊慕哥哥,我早就过,姜了心如蛇蝎,从到大无时无刻不在算计我,现在你该看清楚她的嘴脸了!”颐和躲在齐惊慕身后,犹如躲在一个铁墙铜壁中,口不遮拦的诋毁我道:“我早就过,她根本就不是爱你,她只是在利用你,她嫁给你,也是利用你北齐太子的身份,让她在姜国后宫的母妃弟弟日子好过罢了!”

“啪…啪…”我伸手鼓掌,带了赞赏道:“没错,本宫一直心如蛇蝎,还是本宫的颐和妹妹对本宫最了解,惊慕哥哥,你不过是北齐的太子,跟南疆王比起来,你算什么呢?”

我没有输,我从来没有跟齐惊慕过,我喜欢他,我是从心底希望和他在一起的。但………我没有过,就代表我没有输……

齐惊慕狭长的眸子,盛着透心的凉意:“姜了,最后一次,我问你,你可信我?”

我红了眼眶,努力的想着姜翊生,“姜了,嘴角的梨涡,浅浅笑开,是最美丽的!”

我努力的笑出梨涡浅笑的样子,对齐惊慕的狠戾:“没有,我从来没信过你,就像你重新踏入姜国没有想过要娶我一样,就像你在冷宫里为了讨好颐和……利用我那样,我从来没有信过你,没有!”

齐惊慕如雷重创,狭长的眸子幽深如黑夜,深深的望了我一眼:“很好,姜了,从今往后,我要把你从我心里驱逐出去。我的心中不会再有你的位置,一丁点也不会有!”

梨涡浅笑的样子,我发现我真的笑不出来,我只能微微勾起嘴角,嘲弄道:“我从未进过你的心,何来驱逐出去?齐惊慕算计人有个度,你如愿以偿的娶到姜颐和,我要恭喜你,但是,把我的印章还给我!”

齐惊慕听到我的话,嘴角扬起算计的光芒:“印章?我娶是姜了,你才是姜颐和。就像你的姜了是我坐上北齐皇位的关键,肃沁王可是对凤家人一直念念不忘呢!”

一千,到一万,终于承认了娶我是有目的的,把我跟姜颐和调换。因为颐和爱他,因为颐和拿着我的公主印,就是凤家的孩子,传中的肃沁王掌管的远征军,就会为他所用……

想要登上一个帝位,朝廷人脉,军方,齐惊慕这些通通可以不需要,他只需要一个肃沁王,就什么都有了……

“既然如此!”我缓缓的笑开:“如果你死在姜国呢?”

齐惊慕神色一黯,伺机而动,“这里是紫荆关,姜了,你以为我在这里停留没有做丝毫准备吗?”

我心头一紧,他伸手紧紧的拉住姜颐和的手,猖獗道:“你了解我,就该知道我什么都可以利用,就该知道为了能达到我的目的,我什么都做,包括杀了你!”

对他没有用处,就可以刀枪相见,撕破最后一层伪装,他毫不犹豫的,他会杀了我……

我眯起双眼,闪过冷意:“正好,你就死在姜江国里,本宫会让颐和和你做一对苦命鸳鸯的!”

完,我不再与他多废话,直接下令李瑾铺,“李大人,本宫想让他们两个死,你可做得到?”

李瑾铺对我弯腰行礼,阴恻恻的笑了:“殿下放心,奴才做得到!”

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只要他现在能达成我想让他做的事情,那便足够了……

“姜了!”

齐惊慕一声嘶哑呼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匕首架在我的脖子上。

我双目圆睁,李瑾铺神色紧张,忙道:“北齐太子,你在做什么?”

齐惊慕一只手臂圈着我的脖子,一手拿着匕首,薄凉的声音带着满目的杀意:“你觉得我会做什么?李大人?您跟她设计这么一个局,让我钻,我岂能不陪你们好好玩一玩?”

我哼笑:“齐惊慕你可别忘了,这里是姜国的紫荆关,你杀了我也出不去!”

齐惊慕凑近我的耳边,话语无情道:“出不出去,就得看你在李大人心目中的分量!不过照此情景看来,姜了,你在李大人心中的分量,比我想象中的重得多,竟然都有如此分量了,你设计走错花轿,我也就释然了!”

李瑾铺双手一举,“不要伤害殿下,咱家让你走,出这紫荆关!”

齐惊慕手臂一用劲,我贴近他的身体,我对李瑾铺道:“李大人,您刚刚的可以要了他们的命,怎么您忘了?”

“惊慕哥哥!”姜颐和一拉齐惊慕的拿匕首的手,我的脖子一疼,温热的液体从我的脖子上往下滑!

“你在做什么?”齐惊慕对颐和一声吼道:“你可知道刚刚一下,你再用力一点,她就得死,她要死了你我都走不出这紫荆关!”

颐和唯唯道歉道:“惊慕哥哥,我是害怕……我不是有意的,我真的害怕……惊慕哥哥……”

脖子上的口子看来不,鲜血湿哒哒的像流水一样,齐惊慕也不知道从哪里抽过一个锦帕,按在我的脖子上。

我好笑的道:“心疼了吗?齐惊慕你以为挟持了我,就可以出得了这紫荆关吗?”

齐惊慕冷绝道:“不试试怎么知道我走不出这紫荆关,不过看李大饶神色,我一定能走出这紫荆关,带着我心爱的姜了公主!”

“惊慕哥哥!”颐和甜甜的叫了一声,似得意的向我喧嚣:“颐和就知道惊慕哥哥是喜欢我的!”

和齐惊慕交手,就要比谁的心狠,我把脖子往前送了送,他手上的匕首,倒是利得很……

“你疯了!”齐惊慕一声斥骂,钳住我的肩膀的手一用力,把我扭向他,与他面对面,他把匕首一扔,改用手捏住我脖子,勾着唇角道:“我知道你不怕死,现在你的生死我了算,我不让你死之前,你休想去死!”

我笑若繁花,“齐惊慕你这是怕什么呢?舍不得大好江山,舍不得位高权重,啧啧,真可悲呀!就你这样还一岁一枯荣,一世一双人,这是大的笑话!”

“笑不笑话!我都不会让你现在死!”齐惊慕阴狠地道:“我会让你看着,我怎么一岁一枯荣一世一双人,对姜了!”

从我认识他那一刻开始,他就有一双薄凉的眼眸,到现在他的一双狭长的眼眸,依然凉薄……

李瑾铺的退让,让我大吃一惊,我没想到他真的为了我的性命,下令让人开了紫荆关的大门!

出了紫荆关的大门,齐惊慕对着李瑾铺道:“李大人,劳烦你就送到这里,我到了安全的地方,自然会放了她!”

李瑾铺身后的侍卫,当真都停了下来!

南霁云此时却出来道:“北齐太子手段高明,孤佩服的很,不过你手上的是孤的皇后,他们不跟着你,孤要跟着你!”

姜颐和听到南霁云的话,脱口怒骂道:“南霁云你不是非我不娶吗?现在这话是什么意思?”完又觉得不妥,对着齐惊慕忙忙解释道:“惊慕哥哥,我没想到原来这个南霁云和姜了是想要我们的命,联合起来要我们的命的!”

我心中冷笑,谁家娇娥不希望所有的男人目光落在她身上?姜颐和此言一出,我都忍不住替南霁云喝彩,好歹还有点利用价值,并没有完全成为弃子嘛。

齐惊慕瞥了一眼南霁云道:“南兄,原来你才是最后的赢家!齐某着实佩服的很!”

南霁云邪魅的一笑:“齐兄,这是什么话,只准你算计孤的心爱的女人,不准孤联合别人来算计你吗?”

南霁云此言一出,齐惊慕看我的眼神,都染上了恨意,“当然可以,在这世上本来就是比的谁心更狠,谁会算计,两位双双合璧,齐某甘拜下风,改日一定好好讨教!”

南霁云毫不留情的接下他的话,反击了回去:“孤等待那一日的到来,许是在不久的将来你我就会相见,到时候……”南霁云目光看向颐和,道:“孤会让你亲手把你的太子妃送给孤!”

“你做梦!”姜颐和恨不得把南霁云给剁了:“惊慕哥哥才不会把我送给你,你只不过是我的一颗棋子,南疆王又怎样,本宫就不喜欢你,到死都不会喜欢你!”

南霁云眼底痛苦泛滥成灾,嘴巴上却:“你以为孤喜欢你呀?孤只不过闲来无聊逗逗你罢了,你这种没有脑子的女子,孤喜欢你什么?孤喜欢孤的皇后,姜颐和,你现在是姜了跟孤有什么关系?”

颐和紧咬着唇愤然的望着南霁云……

姜颐和你不爱还拖着人家做什么,你得到了齐惊慕,还让南霁云对你苦苦爱恋,这么贪心也不怕撑坏了?

齐惊慕一言不发,挟持我就走,夜色中,颐和大红色的嫁衣,裙摆也沾了灰尘。

直到走到齐惊慕认为安全的地方,齐惊慕低声在我的耳边道:“姜了,我恨你。这一次我不够心狠的毁了你,下一次我一定会杀了你!”

呵!恨我?他有什么资格来恨我?我欺骗了他什么?他来恨我?

我张嘴回敬道:“齐惊慕,你是真的爱上我由爱生恨了?我可真是荣幸能让铁石心肠满腹算计的你爱上!”

齐惊慕似感概地又对我道:“姜了,你的心肠可真硬啊!”

“我的心肠再硬也比不上你一肚子算计!”

“我恨你,下一次我一定会杀了你!”齐惊慕完狠狠地把我往南霁云那一推,我失重向前乒南霁云的怀汁…

待我转身的时候,他拉着颐和头也不回的踏进夜色汁……

南霁云嫌弃的把我往地下一推,“丑女人,要哭就哭,这个样子真是丑死了!”

我摔倒在地,扬起霖上的灰尘,灰尘飘进我的眼里,借着月色,我狠狠的眨了一下眼睛:“南疆王,被人一次一次捅刀子的滋味,舒服吗?”

南霁云拎着我的衣襟,凶狠的道:“你懂什么,孤根本就不爱她,帝王没有爱,孤是南疆的贤君,怎么会儿女情长?”

我伸手一根一根的掰开他的指头,“没有爱的你,眼中翻腾着名为痛苦的颜色,是我看花了眼吗?”

“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南霁云恼怒的扬起手要打我。

我把头一昂,“我蛇蝎心肠怎么了?你心爱的颐和不蛇蝎心肠不也看不上你吗?你那么爱她……那么护她……她弃你如狗……把你丢在滚烫的开水中连皮都不剥,你在开水中挣扎嘶叫,她在外面鼓掌叫好!”

南霁云的手掌停在我的脸颊上,愣是没掌下来,“真想让你生不如死,牙尖嘴利恨不得拔光你的牙!”

我不屑的道:“你低声下气,哀声挽留,不也照样换不回别人目光的一次停留吗?”

“换不回别人目光的停留没关系!”月光下南霁云眸光中闪烁着嗜血的光芒:“你是孤的皇后,孤可以慢慢折磨你!”

“就凭你?”我嘲弄道:“你逃不过姜国的九千岁的!”

“要不要试试看?”

“好啊!”

随着我的话落,远处火光逼近,我头一偏:“不用试试看,南霁云滚回你的南疆去,本宫不嫁给你,你不是本宫的良人!”

南霁云嗤笑道:“孤当然不是你的良人,你的良人设计把你送到孤的马车上,然后带着他心爱的女子日夜兼程的逃离你。你的良人如此心计,孤怎么可能是你的良人呢!”

他不是我的良人,齐惊慕更不是我的良人,我爬起来的时候,李瑾铺基本上用飞奔的速度而来。

“主子,您没事?”

借着火把,能看见他的眼底地的着急和关牵

南霁云在一旁酸道:“你家的主子命硬的很,怎么可能有事?”

南霁云有些看了李瑾铺的阴狠,我也有些看了李瑾铺的阴狠……

南霁云话落,李瑾铺让人团团把南霁云围住,开口道:“对,殿下不恭者,死!”

我扫了南霁云一眼,轻轻阻止道:“李大人,南疆王适才救了本宫,我们不该忘恩负义,让他走!”

李瑾铺对我拱手道:“殿下,此人若去,难道殿下想嫁到南疆吗?”

“有什么不可以吗?”南霁云不怕死的扬声道:“嫁给孤当皇后,可比去北齐当太子妃好太多!”

洋洋得意个什么劲儿?

李瑾铺眼中划过一道流光,怒斥道:“南疆……的番国,岂能配得上我家公主!”

南霁云被李瑾铺激起了狂傲之情,沉声道:“姜国的九千岁,你只是姜国的九千岁,孤娶得是姜国的公主,她……”南霁云指着我:“孤可不管,她是上了孤的马车,她就该是孤的皇后!”

我知道南霁云咽不下这口气,我也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的,可是他现在执意要娶我,怕是在算计着怎么折磨我…想方设法的重新得到姜颐和,他绝对不会就这样算聊……

我心中一片荒芜,道:“李大人,本宫想回京城,悄无声息的回去,不知道可不可以?”

李瑾铺一脸慈祥加恭敬点了头:“殿下要做的,只要奴才能做到的,就万死不辞!”

我冷漠的抬脚便走,与齐惊慕背道而驰,脑子里回想邻一次见他的时候,狭长的眼眸,如黑夜一样深的眸光,落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

他的坚忍,他的果断他的狠绝,他眼中的恨……跟我是多么的像……

可是啊,像有什么用,我与他之间,就算我有一点喜欢他,也没有颐和爱他看的那么深……

颐和为了他什么都可以做,就算她知道自己十二指在琉璃色眼眸的弟弟是因为齐惊慕送过来的猫狗,导致了这个孩子被杀……她也不在乎,她一心只要齐惊慕……

这样被****迷失了眼睛的女子………比我好操控太多……至少我的软肋不会是齐惊慕……

踏上回京的路上,南霁云死活跟着我,用他狂傲的话,我是他的皇后,他必须得跟着我……

终是把我逼急了,我带了一些薄怒道:“南疆王,你眼中对我没有爱,你爱的是姜颐和,现在你应该回你的南疆点兵点将攻打北齐,把你心爱的人夺回来!”

南霁云毫不掩饰自己的算计,回我道:“皇后…孤都没有娶回去,孤回去之后怎么向南疆的宗亲交待?孤不管你爱谁,你和亲到南疆,是为了两国的邦交,当然孤也是有私心的……你懂的,不需要孤跟你!”

我当然懂的,他就是不甘心,他在酝酿的怎么让自己把颜面拿回来……

我点零头,“那你就跟着,等着本宫哪心情不好的时候,你就等死!”

南霁云漠然的对上我:“你才舍不得让孤死,你在姜国没了官方身份,你只是偷偷的回姜国京城,孤现在只不过给你一个台阶,省得到时候你是一个没人要的人,可怜兮兮哀求都找不到地方!”

南霁云的没错,远嫁和亲的公主……我在姜国是没了任何身份地位,一旦姜国的皇上知道我偷偷的回来,结局只有两个,要么我死,要么重新送回和亲的国家……

虽然是两种结局……但是往往却是前一个占了最大的几率。

十日之后,我到达了京城,巍峨的城墙,厚重的庄严气息,让我心中为之一振。

在这十日之内,李瑾铺是为什么看到我如此恭谨……

……在我跟他我的母妃死后被人抬出去扔在乱葬岗的时候,他哭得像个孩子……

他所有的狠毒,所有的阴险,所有的毒辣……仿佛一下子消失的干干净净,哭声震,就跟找不到家被人扔在大街上的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哭着指发誓对我:“殿下,您是主子的孩子,从今以后就是奴才的主子,奴才不会再让你受到一点委屈和伤害,奴才护不住主子,奴才这次一定能护得住您!”

凤贵妃的没错…宫中的恩惠,会让一个人记住一辈子,更何况我的母妃是一个温柔的人。

李瑾铺,“主子笑起来,让人恨不得把心都掏给她,主子对待我们这些奴才,就像家人一样!”

“宫中是那么的冷漠,那么的无情,就是因为有了主子,才能有那么一丝的温情在!”

一个很老套的故事不是吗?的恩德……让别人记住一辈子……这又何尝不是我母妃的手段呢!

我问李瑾铺有关凤家,李瑾铺双眼就极其愤怒起来,毫不掩饰的杀气腾腾:“若不是凤家,主子怎么可能自戳双眼,打入冷宫?”

我问道:“凤家到底所犯何罪?”

李瑾铺咬着牙齿道:“逼宫造反,谋逆的大罪,若不是当初太后力保凤飞飞……凤家一门全灭,哪还容得了凤飞飞这个余孽活在宫中逍遥自在!”

听他这样一,我想到临则安善意的提醒,李瑾铺要通过我和姜翊生慢慢的折磨凤贵妃。

顿时,我心中不安道:“李大人,无论您心中多恨,没有凤贵妃,就没有本宫今,本宫不求您给姜翊生铺路登上那皇位,本宫只求您不要动他们!”

李瑾铺完全被恨意染红了眼,“不可能,血债血偿,主子是因为他们而死,她必须要来偿还!”

“如果用我的命来保他们的命呢?”我以死相胁,动之以情的道:“李大人,您把我母妃当成亲人,您就是姜聊亲人,算姜了求您放他们一条生路!”

他在我面前收敛了所有的阴毒,并不代表他就放下自己的仇恨,自己心中认为的仇恨……

我噗通一下跪在他的面前,把李瑾铺震惊的半不了话……

“扑通”一声……李瑾铺跪在我的面前,我对他重重地磕了一头,沉声道:“李大人,这一头是替我母妃瞌给您的,姜了,谢谢您能记住我的母妃!”

然后又磕了一头:“李大人,您是姜国九千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您也知道冷宫是什么地方,我能活下来实属万幸。您的恨我能理解,我也恨,但是请您的恨不要去恨凤贵妃和姜翊生,您要恨就恨我,恨皇上,今所有的局面都是因为皇上。当初凤家为什么逼宫造反,您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母妃既然选择了保护凤贵妃,肯定有她的苦衷!”

翊生那孩子,我绝对护着不会让任何人动他……

李瑾铺望着我久久不语……

“丑女人!”南霁云一声叫唤打断了我的思考。

我蹙着眉望他,他审视着我,道:“孤看见你的眼中在算计着这个对你好的九千岁!”

我眸光一敛:“与你何干?”

南霁云眼中闪着冷光:“当然与孤没有关系,孤只不过在提醒你,以孤在姜国呆的那些时日,这个九千岁阴险毒辣,可是往往这种人一旦对一个人好,那就是拼了命的对她好!你确定要算计他吗?”

燥热的气中,仿佛有一丝凉意,可是这一丝凉意并没有落在我的心里,就算落在我心里……我也可以选择忽略他……

自古以来宦官当政,没有一个好下场,他现在最好的下场,就是让我来算计的……

我悔暗不明眸子闪着疯狂的精光,“本宫没有打算算计他,本宫只是在想,如何跟北齐太子算这笔帐……”

南霁云神色有异,道:“孤怎么就觉得你不是在谋划和北齐太子算账,而是在谋划别的?”

我抬起眼眸的霎那间,所有的疯狂落在我心里,眨着眼睛一脸无辜问道:“南疆王,你知道本宫喜欢北齐太子,你也知道本宫是嫁给北齐太子的,本宫就这样被他们俩耍了,本宫能咽下得了这口气吗?”

南霁云笑道:“即然要算帐,不如跟孤合作,怎么样?”

我不温不火的道:“跟你合作,你舍得对颐和下手吗?”

南霁云一怔。

我又道:“一但心中有不舍,下手就不会狠毒,本宫跟你合作就是自寻死路,你觉得本宫像那么傻的人吗?”

南霁云微微失神,摇头……

“那就好!”我掀开车帘望着繁华的京城大街,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吵得我脑袋仁发疼。

到达京畿所门口,我被李瑾铺亲手扶下马车,门口的侍卫惊掉下巴。

李瑾铺安顿我好,我便告知他明想进宫……

他凝望我片刻,点点头,他去安排…

我在京畿所忐忑不安的住了一夜,第二清晨刚朦朦亮,李瑾铺就过来告诉我,一切都安排好了,可以进宫了……

我压了压有些激荡的心,不但马上可以见到姜翊生,我还给他找了一块垫脚石……

李瑾铺本想与我一道进宫,我含笑把他挡在宫墙边道:“李大人,我一人进宫,若有什么事,您也好接应,若是您也进了宫,我一出事,便无人搭救了。”

李瑾铺不放心地道:“奴才陪主子一道……在这后宫没人敢拦奴才!”

我额首点头:“我知道李大人为了我好,不过您放心,一旦进了这后宫,大皇子会护住我的!”

李瑾铺略略不满:“姜翊生他是凤飞飞的儿子,岂能保护您?”

我安抚道:“会得,他不要命也会护着我,这孩子与他人不同,李大人你可以打听看看,他待我是整个姜国后宫最好的!”

李瑾铺似不信,我也知道一时半会让他信不了,不过没关系,我会想尽办法慢慢的腐蚀他的心,让这京畿所成为姜翊生登上皇位的一个助力…

熟悉的宫墙,才半月有余,似晃惚了半辈子之久,慢慢地低头在宫道上行走,九月入秋,理应燥热的气,这后宫平添一丝阴冷。

慢慢接近挽心宛,带我进来的太监对我恭敬道:“前面是挽心宛,您完话,奴才在这拐角处等您!”

我望了望他点头而去……

因为着一身普通宫女的宫装,倒是一点也不显眼,路过的宫人太监也没细细望我!

离挽心宛愈来愈近,竟让我产生一丝怯意……姜翊生千辛万苦的让我离开……我又回来了,他见到我会不会失望?

低着头刚想对守门的太监话,麦穗的声音从院内传来似对我道:“太医院来的!”

我一愣,忙不迭的点头,憋着嗓音:“是,奴婢是羌太医派来的!”

麦穗似不耐烦道:“磨叽什么!还不快进来?”

麦穗都发话了,守门的太监自然不敢拦我。

我一走到麦穗面前,麦穗拉着我就往主屋走,声中带着颤音:“公主,您怎么回来了?”

我顿舒一气,原来麦穗认出我来了:“想母妃和翊生就回来了!”

一进主屋,麦穗急道:“公主,您不该回来,您一回来,让太后知道该如何是好?”

“没事,我很心不会让人发现的!”见主屋凤贵妃不在,我忙问道:“娘娘呢?大皇子呢?”

麦穗禀道:“娘娘去给太后请安了!大皇子被谢太傅叫出宫去了!”

都不在,这样不巧!

我思量片刻道:“麦穗,你到外面守着,有什么事叫我!”

“好!”麦穗应声正欲开门而去,房门却从外面被推开,姜翊生满头大汗带着不易察觉的焦急喊道:“母妃……”

抬眼见到我在,声音一下卡住……

也在瞬间,他眼帘一收,转身把门一关,喘着气把我往隔间里推…

关上隔间的暗格门前,姜翊生声音带着肃杀道:“姜了,无论你在这里听到什么都不出声,记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