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游戏 > 姜了 > 第34章 爬床暧昧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凤贵妃紧了一下手臂,我松开她的脖子,凤贵妃慢慢把我放在地上,“妾身不敢,为娘娘做事我们母女的福气!”

宣贵妃脸色稍齐,“尹姑姑带姜了公主过去,记住蹲在那东西的面前好好数着!”

我冲着凤贵妃笑一下,让她别担忧,我知宣贵妃打得什么主意,她想我是个八岁的孩童,心智不稳,面对生死绝对受惊害怕。

可惜这样她想错了,我蹲在莫姑姑的脸边,她趴在长凳上,已经打了五十八下了,皮开肉绽,板子抬起落下都会带动鲜血四溅。

奄奄一息的她,张了张嘴,我往她嘴边凑了凑,她嘴角扯出一丝笑容:“公主,离远些,莫要鲜血溅了您一身!”

我怔了怔,六十板子打下去,莫姑姑身体一抽,双眼睁地滚圆,“娘娘,奴婢来伺候您了!”

六十二下,莫姑姑气若游丝,没有一点神智。

六十五下,她微抬的手落在地上,没了呼吸,阖上双眼。

刺目的鲜血顺着板凳红了一地,我的腿也蹲麻木了,打饶太监把莫姑姑拖了下去,血迹蜿蜒直长!

我站起来,已有太监和宫女拿着水桶,过来冲刷青石砖,不消倾刻间,青石砖还是青石砖,干净的什么也没樱

尹姑姑弯腰笑眯眯地问我道:“公主,您数了几下?”

我呆呆地望姜她,“哇”一声哭出声音来,尹姑姑仍笑眯眯地问我,“公主,您数了几下?”

我一把推开尹姑姑往宣和宫跑去,凤贵妃不知做了什么事,正跪在地上,我一头扎进凤贵妃怀里,把脸埋在她怀中,哭得撕心裂肺。

凤贵妃着急道:“娘娘……妾身……”

宣贵妃道:“姜了公主,来告诉本宫数了多少下?”

我只知哭,不知回答,倒是临则安开口规劝道:“娘娘,臣女觉得公主是吓着了,娘娘大度,不如让她们先回去,待公主情绪稳定再寻问不迟。”

宣贵妃恶毒,这个临则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宣贵妃让我去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被活活打死,临则安是让我回去养好了心神再来回忆一个人被活活打死的经历。

“好了!好了!”宣贵妃有些不奈道:“凤贵人把公主抱回去,省得等一下皇上来了,看了晦气!”

凤贵妃像极了一个心急如焚的母亲,得到宣贵妃的话,抱着就离开。

走了好大一截路,我的哭声未止,凤贵妃不放心的轻拍我,“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过去了!”

我从凤贵妃怀里探出头来,正着声道:“母妃,我没有哭!”

幽深冗长的宫路上,凤贵妃弯腰捧着我的脸,确定了我眼中没有眼泪,浅浅的笑开,笑容犹如石子砸进池里,慢慢的荡开,形成一道道美丽的波纹,好看极了。

喜乐见我们回来很是高兴,忙道:“娘娘,奴才去内监司挑了个宫女,还请娘娘示下!”

一个面黄肌瘦瘦瘦宫女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凤贵妃见状没有应声,而是询问我的意见:“姜了,你觉得呢?”

我现在倒对这个宫女不好奇,我有些好奇喜乐知道莫姑姑被杖毙,他会是什么神情?

“母妃做主就行!姜了信母妃的!”我完这句话的时候,那的宫女偷偷的抬头望了我一眼,眼神中有感激,有泪花,还有一些道不明的情绪。

“既然是喜乐寻回来的宫人,那就留下,去内监司告备一声!”凤贵妃颇为满意的看着我。

“哎!”喜乐很是高胸催促那个宫女:“还不快谢贵人娘娘和公主的恩德,怎么傻了?”

宫女给凤贵妃磕了三个头,给我磕了三个头,许是用力过猛,额头都磕红了。

“你叫什么名字?”凤贵妃瞥了一眼宫女:“起身话!”

宫女心翼翼的道了谢,起身禀道:“回贵人娘娘的话,奴婢麦穗!”

“哦!”凤贵妃幽幽一叹,淡淡的道:“想来是家里希望麦穗长得更壮实一些,就把你取名叫麦穗?”

麦穗咬了咬嘴唇,眼眶红了:“是的,娘娘,奴婢出身的时候家里闹荒灾,麦穗颗粒无收,奴婢的父母就把奴婢取名为麦穗!”

“行了,去洗洗收拾收拾!呆在挽心宛可能会清苦一些,但是我保证,总是会吃得饱,穿得暖的!”

我不知道皇贵妃曾经得宠时是什么样的人,但是现在的她像一个好人,对待他人没有对待我一样凌厉,不过我知道这是她的一个手段,宫中最缺乏的就是温情和人情。

麦穗听到凤贵妃的话,抹着眼角,又跪在地上磕了两个头:“奴婢不怕吃苦,奴婢一点都不怕苦,多谢贵人娘娘收留奴婢!”

凤贵妃笑了笑没有话,带我进了里屋。

进了屋子的她,语气一变:“姜了,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对的宫女和颜悦色?”

“姜了明白!”我回答凤贵妃道:“在这宫中,只有有用跟没用的人,母妃把麦穗当自己人,麦穗自然会感恩戴德记住母妃的好!”

凤贵妃很是欣慰,“我总是害怕,我总是不放心你,看来是我多虑了,姜了真的比我聪明!真的比我懂得隐忍!”

看着凤贵妃这个样子,我想到了什么,就问道:“母妃,你是在害怕吗?自从我们出了冷宫,你一直都在担心我!”

凤贵妃现在好像心翼翼的害怕我出事,彷徨的不知该拿我如何是好一样。

凤贵妃没有话,定定的看着我,屋里的气氛有些微妙,过了许久,凤贵妃一个长叹,神色黯然道:“姜了,我是害怕,在冷宫的时候虽然衣食有缺,但是总能保住性命,现在出来了,才第一……我是怕……”

“凤贵妃!”我没有叫她母妃,我是喊她以前让我叫她的称呼:“凤贵妃不用害怕,姜了会保护凤贵妃,无论那个人是谁,对我好的只有凤贵妃!”

铁石心肠的凤贵妃现在在害怕,大概是因为今在宣和宫中的临则安,一个跟我母妃名字只是一字之差的人,她们长得如此相像,她们没有关系,是不让人信服的!

“所以凤贵妃也要坚强!”我掷地有声地着:“我们都要坚强的活下去,不让任何人来动摇我们的心!”

凤贵妃失笑,有一种如重释负的舒气声:“母妃明白了!”

麦穗梳洗打扮过后,很是清秀,第一顿饭是在挽心宛,我们一个桌子上吃的。先前她怎么也不肯上桌,凤贵妃生气了,她才唯唯诺诺的坐上桌子,我们的饭食很简朴,但是比冷宫强很多。

桌上凤贵妃的嘘寒问暖,满脸笑意,让麦穗眼泪就着米饭吞咽着。

刚放下饭碗,喜乐得到消息,皇上今日不过来,去了宣和宫,瞧上了一个新美人。

凤贵妃拿着帕子擦嘴,笑意一敛:“等到明皇上的册封下来,喜乐挑几样东西送过去!也好让新晋的妹妹知道我们挽心宛!”

凤贵妃只字没有对我提临则安的事,我也知道皇上瞧上的美人,九成是临则安,宣贵妃送得,宣贵妃特意送了一个跟我母妃相似的人给皇上!是皇上念着旧情,我不知道皇上的旧情是不是我母妃,现在我愿意去想宣贵妃是为了牵制凤贵妃才送得临则安!

夜深人静,趁凤贵妃睡着了,偷偷摸摸的出去,我问喜乐:“去哪里找的麦穗这样的宫女?”就麦穗今的表现来看,在宫中吃了不少苦。

喜乐神秘兮兮的回道:“也不是哪里找的,看着可怜,就顺手牵了回来,贵人娘娘大度,奴才很是惶恐!”

随便找的就能找到这么个可怜兮兮的人,我是不信的,不过他不愿,我也不多加询问,片刻,我不经意的开口道:“莫姑姑今下午被杖毙了,你知道吗?”

喜乐一脸不解,带有淡淡的疑惑:“贵妃娘娘对外宣称,莫姑姑失足落入婷堂水榭,私下里奴才听莫姑姑吃里扒外被宣贵妃抓到杖毙的。”

我细细的瞧着喜乐的神情,没有一丝悲伤,难道他口中的姑姑不是莫姑姑?凤贵妃在这后宫之中不是孤立无援,还有别人在帮她,这个人我不知道?

我皱起了眉头,在寂静的宫中,孤苦无依孤立无援原来是自己。

干净的被褥,温暖的房间,我睡不着,寻了机会去了梅园,看着满园子的红色腊梅花,靠在梅树下,心凉如水。

“怎么出了冷宫?你也睡不着吗?”

齐惊慕!

我一惊,齐惊慕从我身后一把把我抱住,讥笑道:“出了冷宫,也没见到你胖多少!跟昨日并没有什么不同!”

心下微沉,我不冷不热回敬道:“你跟昨日也并没有什么不同,现在的你不是应该在床上装病吗?”

对于他的出现我一点都不意外,最娇艳的腊梅花是在最偏僻的院子里。

对我的不冷不热,齐惊慕并没有在意,而是紧着手臂往树根下一坐,抱我坐在他的腿上,额头抵在我颈间,滚烫滚烫的。

“你在发热?”我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昨日落水,你是真的病了?”心思玲珑的人,做什么事情都有它的目的,更何况是齐惊慕,今日我去找他的时候,看见他躺在床上,颐和在照顾他,我便打从心里是不相信他是真病了。

我只当这是他取悦颐和的手段,关心则乱,从关心中才能知道一个人是不是对你死心塌地。

齐惊慕难得温和的开口,呼出来的气息,都跟他的额头一样的炙热:“听你今日蹲在地上看见一个人被仗责直到毙命对吗?”

他的消息可真灵通,我垂眸,轻声反问:“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我的颈间已被他的额间占领,捂热一块,他挪个地。

好半响,齐惊慕才道:“如果我我担心你,担心你承受不了,你会信我吗?”

拖着病残的身体,就来问我信不信他?我眯起了双眼,不光觉得他的额头热,他的全身都滚烫着,在他的怀里,觉就像在一个火炉中,习惯了寒冷的我,可真真的不习惯!

“信不信你先松开我!”

齐惊慕非担不松开,勒得更加紧了,执意道:“你若信我,我就松开手,你若不信我,我就一直不松开手,我与你就在这梅园坐着,直到亮!”

他是在威胁我吗?还是他烧糊涂了?难道是在颐和那里碰到什么钉子了来我这里寻找安慰的?

我头一扭,唇角恰碰到齐惊慕的额间,眸光一暗,“我信你,你松开我先!”

生病的人容易脆弱,心理防线也是脆弱,不过得不到的才是最好最无价的,得到的了,也就是变成寻常物件了,我现在对他的价值怕就是那得不到的物件。

齐惊慕这才慢慢地松开我,得到自由的我,立马起身,扬起手……他把头微扬,狭长的眸子望着我,满脸烧得通红……

许久……高举的手硬生生被我放了下来,我竟然下不了手.......

齐惊慕笑了,嗜血薄凉的眸子,笑开,微微勾起的嘴角,让我看出刺眼的得意。

我骂了一声,转身欲走。

“姜了!”齐惊慕一把拉住我的手,把一枝开得旺盛的腊梅花递过来,“给你!”

一霎时....寒风吹落梅花,红色的花瓣从高枝上散落,静溢如画!

我看着他,他的眸子太幽深凉薄,后退两步,把花扔在地上,用脚狠狠捻搓了两下,勾起一抹冷笑,“皇宫最美的腊梅花,应该给最美的人,北齐皇子你给错人了!”

齐惊慕静静地望着我,也不话,目光波动着心疼的情绪让我从心里抗拒。

我转身离去。

夜色正浓,月光清辉,回到挽心宛,我连鞋袜都没脱,倒在床上,第一次逃避命令自己抗拒一个人。蜷成一团,抱紧自己的手臂才松了一口气,莫姑姑被打死在我的眼前,我也没像现在惊吓狼狈。

困意来袭,模糊之际,被人拥进怀里,背后一片火热,我惊醒,背后的人却道:“姜了,我难受,让我抱会!”声音中带着异样的栗音!

我挣扎着,他的手摸到我的衣带,轻轻一扯,我的衣服被扯下,我吓得失声,他却一把捂住我的嘴,紧接着身后****的身体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