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体育 > 校园花心高手 > 第5414章 高原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天之大,要凭空找寻一个人还真不容易,刑义就这样漫无目的地向着西方行走,一路上边走边问,不过关于邪神教的故事实在是太古老了,基本上没什么人知道,更不用说来自邪神教的江流了。

这天刑义像以往一样,继续漫无目的地走着,突然前方迎面走过来一个带着帽子的老者,看上去如同一个渔翁一般,刑义便走上前去询问了一番。

原本刑义也没报什么希望,因为这老者看上去很平淡,不过是山林间的一个普通人罢了,基本上是不可能知道关于那些事情的。

之前很多次问人都毫无线索,这次本以为也会得到相同的答案,不过很明显,刑义错了,这个老者竟然知道江流。

“江流?没想到世上竟然还有人知道她啊?”老者摘下了自己的帽子,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叹息道。

“这么说您知道她?能告诉我他在哪儿么?”刑义听到这话眼前一亮,终于找到了一点线索,总算是遇到了一个知道江流的人。

“知道啊,你找她做什么?”老人这才收回了笑容,看着刑义满脸正经地反问道。

“实不相瞒,我是受泉风所托,前来取她性命。”刑义直言不讳地说道,毕竟难得遇到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便也用不着隐瞒什么了,干脆直接说出来,反正依照泉风所说所说,那个江流又不是什么好人,想必会收到知道的人唾弃的。

“泉风啊,上千年过去了,他还是对江流有很大的误解啊。”老者听后大笑了三声,语气中仿佛充满了看透一切的气质,就像是一个人们口中的世外高人一样。

“误解?您的意思是?”刑义不禁张大了嘴巴,这么说的话,之前泉风对自己所说的岂不是就是误解江流了?江流根本就没有骗他,而是中间有什么误会?

“天机不可泄露,泉风既然委托你,就得你自己去找寻答案,我只能告诉你江流如今在哪儿。”老者开口说道,脸上充满了笑容,大概是早就看清楚了一切,也就是早就想到了泉风会派人来找江流吧。

“好,那就谢过先生了。”刑义想了一下,鞠了个躬回答道,虽然很想知道答案,但是这个老者说的也有道理,既然他不想告诉自己,那也不能强求,能够告诉自己江流的位置已经很好了。

“在遥远的高原,你会知道你想知道的答案了。”老者说完,竟然化作一缕青烟直接消失在了空气中。

刑义不禁张大了嘴巴,这老者看来不是普通人,而且很可能不是偶然路过的,可能是刻意来告诉自己关于那件事情的线索,看来江流与泉风两人只见的事情还没那么简单,其背后还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才会引得如此大费周章。

高原是个什么地方,说实话,刑义别说去过高原了,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那会是一个怎么样的地方呢,江流又为何会在那里呢?这一切都在等着刑义亲自去揭开。

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赶路要紧,既然没有听说过高原,就可以证明他肯定很偏远,想必会在路上浪费不少时间,再这样拖下去的话,到时候可就完全没机会回来帮助纪天宇和凯因对付半藏了。

刑义依旧一边走一边询问高原这个地方,总算是找得到大概的方向,从那些路人的口中确实可以得知高原的确很远,因此他们知道高原也很模,都没人能直接指出齐位置。

也正是因为这样,也让刑义走了不少弯路,要是能有人直接告诉刑义的话,恐怕两天不到的时间就能抵达,不过也总算是越来越近了,大致方向也没有错。

一直走到现在,附近的人对高原知道的也越来越多了,充分说明了现在自己已经离高原很近了,刑义不禁有些高兴,想不到一路这么顺利。

不过刑义才又行动几步,突然感觉浑身无力,突然从天而降一个金色的灵气牢笼将自己困在了其中。

刑义不禁有些纳闷,为何有人在此地设下陷阱谋害自己呢?自己在外也没有得罪什么人,除了那个老人之外更是没有人知道自己要来高原,但是看上去那老人也不像是什么坏人一样,应该不会谋害自己才对。

那么还有谁呢?刑义渐渐地想不过来了,意识越来越模糊,逐渐晕了过去。

等到醒来的时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刑义缓缓睁开眼睛,只见自己眼前有一只体型不算太大的金龙,正看着自己,和一般的巨龙不一般,那些龙看上去威武霸气,很是凶狠,而这只金龙看上去竟然有几分呆萌,完全眉头那种龙的威严,想必是因为年纪还小吧,体型也才这么大。

困住自己的金色牢笼的灵气和这只金龙身上散发出来的灵气是一样的,不用想也知道就是这只金龙将自己困住了的,可是她为何要这样做呢,看上去明明没有恶意,难不成因为年纪尚小,仅仅只是为了好玩罢了。

“你能放了我吗?”刑义小心翼翼地开口道,生怕惊扰了金龙,一旦激怒了他,恐怕她就没那么和善了,虽然看上去很呆萌,不过它毕竟是龙,一旦发威,自己又还被困在牢笼之中,可就糟糕了。

另一件让刑义值得一提的就是,这只金龙虽然年龄尚小,灵气倒是很足,制造的这个金色牢笼竟然足以将自己困住,实在惊人,长大后恐怕是一难得的神兽,若是能将其抓住自己再加衣陪练的话,日后定能为自己派下不小的用场。

不过现在而言那也只是想想罢了,别说那么远的,现在金龙愿不愿意放了自己都是一个问题,要是他不放自己的话,自己也是一点办法没有。

显然,金龙听不懂刑义所说的话的意思,更不明白刑义想干什么,只是继续那样睁大了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刑义,眼神里面仿佛充满了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