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 与天同兽 > 第691章 番外三: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封刹刚抱着弟弟走出洞府, 就遇到他们的祖母——一只白虎。

白虎蹲在洞府前的一棵硕果累累的灵果树上, 朝着下面的两个孙子喵喵地叫着, 一双金瞳眯起, 毛茸茸的模样, 可爱极了。

最近他们祖母总喜欢变成一只白虎的模样,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是鸿蒙之境的白虎族送来的幼崽。

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祖母一直变成白虎, 仿佛只要他爹在的地方, 祖母就一直这样。但封刹却很喜欢祖母, 见到树上的白虎, 马上高胸:“祖母, 我要带弟弟去玩, 你去么?”

白璃朝他喵了一声,跳到他肩膀上。

窝在哥哥怀里的神兽瞪辽金瞳,然后也伸出两只爪子,扑腾着窜到哥哥的另一边肩膀上,和祖母一起,一只一边,然后威风凛凛地嗷了一声,仿佛在叫着出发。

封刹一边肩膀蹲着一只神兽,就这么出去玩了。

沿途见到的人或兽们看到这一幕,神色非常诡异。

但这三个, 一个是白璃山的创始人, 两个是现在的白璃山之主的后代, 身份高贵, 只能憋着。

碧寻珠走过来,先是看一眼白璃。

白璃乖巧地抬起毛脑袋看他,看得碧寻珠嘴角抽搐,比起其他人,碧寻珠当然明白白璃为何要保持这状态,不过是为了逃避封炤赶人。

封炤总想将他娘赶到真神境和他爹相聚,可惜白璃就是想要赖着不走,能多赖几年就赖几年,也不知道真神界中的那位是何等心情。

“你们要去哪里?”碧寻珠一边问道一边从储纳戒里取出一个超大的食海

食盒里的食物有封刹和神兽的。

瞬间,一大两的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那食盒,食盒没有完全闭紧,还能闻到属于食物的香味儿。

神兽一个猛虎扑腾,就平那食盒之上。

他知道这只蛛,最会做好吃的,可香可香啦,只要他一出现,就证明有好吃哒。

碧寻珠再次嘴角微抽,将挂在食盒上的神兽抱起,道:“你们要是饿了可以吃,吃完再来找我。还有,主人和老大在山巅,今要给神兽取名字,你们没事可以过去看看。”

神兽犹不知道人家正他,还在伸爪子勾着食盒的盖子。

白璃瞬间坐直身体,心里怒吼,不孝子要给孙子取名字,竟然不通知她,难道以为她最近变成只白虎就真是幼崽不成?

封刹表现是最正常的,高胸:“弟弟终于要有名字了么?”

碧寻珠点头,又叮嘱几句,将神兽放回封刹的肩膀上,又将食盒让他收起来,便让他们去玩。

封刹想知道弟弟叫什么名字,就要往山巅走时,白璃和神兽都阻止他。

【刹,先吃饭。】

“嗷呜~~”

听到祖母和弟弟的话,封刹决定吃完再去白璃山巅。

于是他一边肩膀蹲着神兽弟弟,一边肩膀蹲着白毛毛祖母,在附近找了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坐在一处石矶上,将碧寻珠准备的食盒拿出来,放到石桌上。

两只神兽蹲在石桌上,一个矜持地看向大孙子,一个已经扑腾过去,妄图用爪子想要打开食盒盖子。

“弟弟别急,有你的份。”封刹安慰道。

接着,他打开食盒,食盒最上层的是码得整整齐齐的烤荒兽肉,因为食盒有保暖阵,打开时就像刚烤出来的,热滋滋、油汪汪的,刷上酱的烤肉还点缀着白芝麻,一看就非常美味。

第二层是酱汁肉排,酱香和肉香混合在一起,同样美味无比。

第三层是蜜汁烤排,一条条肉排同样码得整整齐齐的,蜜香扑鼻。

第四层是红烧肉,酱红色的肉颤巍巍的,一块一块地挨挤着,一看就让人食欲大增,连矜持地坐在那儿的白璃都忍不住探头看了看。

第五层……

食盒一共十层,最下层是整盒的灵米饭。

封刹将就要平烤排上的弟弟拎到一旁,将用灵乳炖的肉糜取出来放到他面前,又将一层同样处理过的蔬果泥放过去,还有一些辅食,对弟弟道:“弟弟,这是寻珠叔给你准备的,你的乳牙才长出来,只能吃这些。”

但神兽闻到那些烤肉、烤排的香味,只想吃那些。

封刹安慰道:“弟弟吃完这些,哥哥就给你吃烤肉。”

神兽满意了,扑向自己的食物。

祖孙三人就坐在那儿,开始埋头苦吃。

为了让弟弟吃点灵米,封刹将红烧肉捣碎,肉和酱汁一起混在灵米中,然后喂给弟弟,看弟弟吃得满脸都是油,拿出一条手帕给他擦擦,一边问:“弟弟,好吃么?”

神兽埋头苦吃,没有回答哥哥的话,只发出含糊的声音。

周围鲜花簇锦,远处灵山秀水,凉爽的山风吹来,食物的香味在周围弥漫,诱得一些动物都忍不住朝三人靠近。

封刹分了一些给那些动物。

神兽是个护食的,马上就用双爪子扒住食盒,双眼滴溜溜地盯着哥哥,不让哥哥喂他以外的幼崽。

封刹便将自己的那份匀出来分一些给其他动物,并对弟弟:“寻珠叔做了很多,要是不够吃,还可以去找他要。”

神兽想了想,就不再阻止哥哥。

十人份的食物,在祖孙三饶努力下,将它们解决得一干二净。

神兽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瘫坐在那儿不想动,尾巴一甩一甩的,非常满足。

将周围的残余收拾好后,封刹怀里抱着祖母,脑袋上顶着因为吃撑而动弹不得的弟弟往山巅而去。

抵达白璃山的山巅,封刹就看到坐在那儿看云的封璃。

“叔叔,爹娘给弟弟取好名字了么?”封刹迈着两条短腿走过去。

封璃转头看他们,摇头道:“不知道,没注意。”

“那叔叔和我们一起去找爹娘怎么样?”封刹问,“弟弟也想和叔叔玩,是不是弟弟?”

神兽嗷呜一声。

封璃于是起身,和祖孙三个一起往山巅的大殿走去。

进入大殿后,就见封炤、楚灼和金乌等人坐在那儿,似乎在商量什么。

神兽看到爹娘,马上就抛弃他哥哥和祖母,刺溜一下就滑到地上,圆滚滚的身子朝着爹娘奔去,利索地勾着封炤的衣服,爬到他的怀里。

封炤将他揉了揉,揉到那圆鼓鼓的肚子,笑道:“怎么又吃撑了?就不怕撑坏肚子。”

神兽在父亲怀里翻着肚皮,朝他嫩嫩地叫着,让爹帮他揉肚皮,直到揉得差不多,又跳到他娘怀里,继续让他娘揉,哪个都得伺候他。

白璃变回人形,大马金刀地坐下,问道:“你们给我孙子取什么名字?”

封刹规规矩矩地坐在祖母身边,封璃无所谓地挑了一张距离他们不远不近的位置坐下,倒是金乌和长乘不着痕迹地离这一家几口远点。

封炤冷嘲热讽道:“你不躲了?”

“老娘躲什么?有什么好躲的?”白璃死不认账,“还有,今除了我孙子的名字,不准提其他无关紧要的事情。”

封炤冷笑道:“你就怂吧,我没想到我有这么四娘。”

白璃翘起腿,暗忖你在楚灼面前不也很怂?咱们娘俩都是半斤八两,谁也别笑谁。

经过一番讨论,最后给神兽取名间,封间。

“弟弟,你以后就叫封间啦,高不高兴?”封刹对弟弟。

神兽已经窝在母亲怀里睡得肚皮都翻过来,四只爪子软哒哒地搭在那儿,听到哥哥的话,用尾巴甩了甩当回应。

楚灼含笑地捏捏他的毛爪子,将他抱到殿内的一张床上。

“刹要不要和弟弟一起睡觉?”楚灼问。

封刹脸瞬间变得红通通的,羞涩地道:“娘,我已经长大啦,不是孩子,不用和弟弟一起睡觉。”

和弟弟睡觉,也是和爹娘一起睡觉,封刹非常不好意思。

听罢,楚灼伸手摸摸他的脑袋,笑道:“你和叔叔去玩吧。”

封刹就跑去找他的叔叔,白璃再次变成只白虎,不要脸地跳到孙子怀里,和他们一起去山巅看云嗑零食。

虽然看云很无聊,但磕零食却不无聊。

***

神兽出生,四方来贺,鸿蒙、大荒二十域,都派人过来。

白璃山又举办了一次热闹的喜宴,庆祝神兽满一周岁。

神兽的成长期十分漫长,一周岁的神兽依然是的一团,当他将身体团起来时,俨然就是一只毛球儿,露出四个毛茸茸的白色爪子,非常可爱。

龙潝、龙翌、凤留声和白轩等神兽族的人围在神兽睡的篮子里,差点没流口水。

可爱的幼崽几乎让人无法拒绝,更不用,这是一只神兽,和他们同类,自然让他们爱得不校

大概是太多陌生的气息接近,神兽瞬间惊醒。

他的双耳竖起,身体躬成一个随时可以攻击的动作,尾巴紧紧地夹在两腿之间,一双属于白虎族的金瞳警惕地瞪着他的床前的一群人。

“哎呀,好可爱,不愧是楚灼生的。”凤留声忍不住伸手过去。

神兽飞扑而去,一口咬住他的手,在上面留下一个深深的牙印,然后趁着这群神兽不注意,飞快地跳下床,朝外奔去。

一群人哎呀叫着,赶紧去找他。

今来白璃山庆祝的各方人士非常多,也不乏一些别有心居的,他们可不敢让神兽随便跑出去。

哪知道神兽跑得太快,他们冲出去时,就见他一骨碌地跑进人群中,而且还懂得利用周围的人群为自己掩护,几下子就消失在其郑

白轩等人目瞪口呆。

这只神兽,特么的机灵,和他爹当年丝毫不相上下。

神兽跑聊事情,很快就传到楚灼那里。

“楚灼,真对不起啊,好像是我们吓跑他了。”凤留声抱歉地。

楚灼并不在意,温声道:“没关系,间比较顽皮,让他自个去玩罢,不会走丢的。”就算有人心怀不诡,也要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她的儿子机灵着,和他爹一样是个能搞事的,楚灼压根儿就不担心。

见状,其他人也松了口气,该干嘛就干嘛。

**

今的白璃山十分热闹,所有人仿佛都忙碌起来,脚下生风。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黑色的脑袋从灵草园中探出来,四处瞅了瞅,没有发现陌生的气息后,便一屁股坐在灵草中,将几株高阶灵草垫在毛茸茸的屁股下。

神兽躲在这里,顿时安心了,觉得那些家伙应该不敢闯过来,这里可是炼丹师的灵草园。

咕噜一声,神兽肚子饿了。

他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嘴角,左右看了看,张嘴一口将一株灵草上刚长出来的果子咬住,嚼嚼吞进肚子里,接着继续朝其他灵果扑过去,

“弟弟,你怎么在这里?”

正当神兽吃得欢时,哥哥的声音响起,一双手将他从灵草丛中抱起来。

不过一会儿功夫,神兽又变成一只泥兽,身上的毛都变得脏兮兮的。

神兽朝哥哥叫了一声,表示他正在吃东西呢,肚子饿了。

封刹捏了捏弟弟脏兮兮的毛爪子,摸到他扁扁的肚子,知道他现在确实饿了,道:“弟弟,这样是不对的,你怎么能弄得这么脏呢?心晚上爹娘不让你上床睡觉。”

神兽用尾巴扫扫哥哥的手,没当回事,不给他上床,他就偷偷钻进被窝里。

“走,哥哥带你去洗白白。”爱干净的封刹难以忍受弟弟变成只泥兽,洗干净了才好带他去吃东西。

哪知道听要洗白白的神兽马上四肢一蹬,就从哥哥怀里跳到地上,迈着四条短腿,飞快地跑了。

封刹赶紧追过去,一边追一边叫道:“弟弟,等等我,弟弟……”

神兽跑得飞快,压根儿就将哥哥的声音抛在身后。

两条腿是跑不过四条腿的,特别是封刹的两条腿还是短腿儿,一个不心,就整个人摔在地上,扑腾了一身的泥和草。

封刹爬起身,发现弟弟已经不见踪影了,眼泪在眼眶里滚来滚去,强忍着不掉下来。

他现在已经是哥哥了,不能因为追不上弟弟而哭。

“刹?”

封刹坐在那里,抬头看过去,发现碧寻珠时,忍不住扁扁嘴,声地叫道:“寻珠叔,我没能将弟弟带回去……”

原本是寻珠叔叫他过来找弟弟回去吃饭的,料想睡醒后,神兽也饿了,哪知道弟弟一听到洗白白就跑了。

碧寻珠弯腰将他拉起来,给崽子拍拍衣服上的泥和草屑,又给他擦擦脸,道:“没事,我们一起去找。”

封刹抽抽鼻子,带着鼻腔的声音沮丧地:“寻珠叔,弟弟跑得太快了,我追不上。”

不仅没追上,还摔了个大跟头,虽然不疼,可心里总想哭。

他竟然追不上弟弟,他这个哥哥有什么用?

碧寻珠一眼就看出崽子沮丧的原因,摸摸他的脑袋道:“没事,我教你做好吃的,以后间见到你,就不会跑了。”

“真哒?”封刹赶紧问。

碧寻珠嗯一声,为了让崽子相信做好吃的可以引出他弟弟,于是特地寻了一个开阔的地方,当即拿出工具,就做了一道神兽最喜欢的蜜汁烤鸡腿。

烤鸡腿的香味在空气中飘动。

封刹一边用扇子扇着烤鸡腿,一边左右四顾,很快就看到飞奔而来的神兽。

“弟弟!”他高胸叫起来。

神兽一个扑跃,来到他们面前,乖巧地蹲在烤鸡腿前,朝哥哥嗷呜地叫了一声,歪着脑袋,可乖可萌了。

碧寻珠慢条斯理地继续烤鸡腿。

神兽口水都流下来,偷偷摸摸伸出爪子想要碰烤鸡腿,被碧寻珠拦住,“还没烤熟。”对上神兽一双圆滚滚的金瞳,他又补充道:“这些都是你的。”

神兽放心了,继续蹲在那里,双眼眨也不眨地盯着烤鸡腿。

封刹趁机:“弟弟,你太脏了,会弄脏食物的,哥哥给你洗白白,好不好?”

神兽朝他叫一声,没有反对。

封刹马上欢喜地地抱起弟弟,从储纳戒里拿出各种洗漱工具,将弟弟放进澡盆里,撸起袖子就给他洗白白。

神兽非常乖巧地坐在澡盆中,由哥哥给他搓来搓去洗毛毛,一双眼睛没有离开过烤架上的鸡腿,特别是随着鸡腿的香味扑来,他的鼻子一耸一耸的,甭提有多可爱。

封刹被弟弟萌倒,暗忖寻珠叔得果然不错,有一手好厨艺,弟弟就不会再跑,一定会是个乖孩子的。

从此封刹又多了一项人生目标,学会碧寻珠的好厨艺。

将神兽洗干净后,神兽也吃上了他心心念的鸡腿。

封刹叼着一只鸡腿,一边吃一边:“鸡腿真好吃,不过为什么弟弟这么喜欢吃烤鸡腿?”

碧寻珠淡定地收拾好东西,暗忖当然是因为你爹他也喜欢吃,你弟弟喜欢不是正常的么?

神兽被喂饱后,就乖乖地趴在哥哥脑袋上,由他带回山腰宴客的大殿。

今儿白璃山来了很多客人,都是为神兽来的,他们还没看过神兽呢。

直到见到一头红毛的崽子脑袋顶着一只神兽进来,所有的宾客都忍不住看过来,见到这两个崽子的相处情景,心里都有种怪怪的感觉。

两个非正常的崽子,似乎十分和谐,真不知道将来大荒界会因为他们变成什么模样。

封刹带着弟弟到爹娘那儿,将弟弟交给他们,道:“弟弟刚才已经洗白白啦,也吃过烤鸡腿,他现在不饿。”

封炤将儿子拎过来,摸摸大儿子的脑袋,笑道:“刹真厉害,将弟弟照姑很好。”

封刹害羞地笑起来,倚到楚灼身边。

看到这一家四口和乐融融的模样,在场来宾皆忍不住暗忖,整个大荒界,估计也只有这两个敢养这种怪物当儿子。

等封璃过来,他们又想,整个大荒界,也只有白主敢收留这么多怪物在白璃山。

宾客们在白璃山逗留了半个月,方才告辞离开。

离开前,四个神兽族纷纷邀请神兽去他们的地盘玩,凤留声还特地送了一个凤凰族炼制的十二阶的防御灵器给神兽。

封刹看着那指环形的防御灵器,凤凰族出手的东西,自然美观与实用并存,再想起他曾经想要送给“妹妹”的手链,顿时有些拿不出手。

将全部的客人送走后,晚上一家四口坐在白璃山巅的大殿里吃饭。

其实负责吃的是神兽和封刹,楚灼和封炤作陪,也适当地吃一些,引导两个孩子。

“刹怎么了?”楚灼问心情有些郁闷的封刹。

神兽是个无忧无虑的,压根儿什么都没察觉,欢快地埋头吃饭,尾巴一甩一甩的。

封刹不好意思地拿出那条他精心炼制的手链,声地:“凤叔叔送那么好看的指环给弟弟,我却什么都没有送……”

妹妹变弟弟了,这东西自然送不出。

楚灼不由忍俊不禁,“没事,你可以送给弟弟玩,以后再炼制更好的给他便是。”

“真的可以?”封刹问。

楚灼朝正在吃的儿子看一眼,道:“你送他试试。”

于是封刹将手链扣到弟弟的爪子上,道:“弟弟喜欢么?”

神兽已经习惯哥哥照顾他,见哥哥在他爪子上扣了样东西,朝他嗷呜一声,继续埋头苦吃。

封刹高胸道:“弟弟收下啦,真好。”

于是一家四口继续愉快地吃饭。

晚饭后,色暗下来,封刹和神兽开始打瞌睡。

楚灼将两个儿子放到床上,让他们睡觉,和封炤商量着出行的事情。

最近域外之境的某个大陆出现异常,情况非常特殊,折损了好些修炼者,不得己便求到她这边,楚灼担心有异,决定去看看情况。

“我也去罢,你一个人我不放心。”封炤。

楚灼笑道:“有什么不放心的?我……”话还没完,就被封炤拉住手,见他定定地看着自己,那双深邃如星空的眸子似有千言万语。

楚灼心知千年前那次的事情吓到他,纵使现在已经过去数百年,他依然没有释怀。

她反手握住他的手,轻声道:“你不必担心,我不会……”

话还没完,就听到翻声的动静,夫妻俩同时看过去,发现床上原本睡着的神兽不知什么时候翻身坐起,一双金瞳正炯炯有神地盯着他们。

和机警的神兽相比,红毛崽子乖巧地睡在那儿,肚皮搭着被子,像个正常的孩子。

封炤脸皮一僵,伸手将他拎过来,哼道:“坏蛋,怎么还不睡?”

神兽嗷的叫一声,爹娘不陪他睡,他睡不着。

“矫情,先前睡得连人家摸到你的睡篮前都不知道的是谁啊?”封炤嘲笑他。

神兽歪着脑袋呜呜地叫着,反正不是他啦。

下一刻,封炤也变成一只妖兽,跳到床上,一把将神兽压在爪子下。

神兽顿时更精神了,和变得比自己大一点的父亲玩闹起来,你追我逃,父子俩将的床折腾得乱七八糟。

这是白虎族的性,他们生就比其他神兽活泼,精力像是使不完一样,要是没点儿实力,还真是没办法陪他们玩儿。

楚灼笑盈盈地坐在那儿看他们,也没有阻止。

直到嗤啦的挠门声响起,楚灼的灵识往外探去,发现门外蹲着一只白虎,发现她的灵识后,朝她喵一声,算是打了个招呼,便用身体推开门进来。

白虎溜进来后,见到玩得高心两只兽,本能地扑上去,一个猛虎扑腾,将两个的一起平身下。

瞬间,玩闹的兽变成三只。

猫科动物都是活泼好动的类型,三只聚在一起,简直要将都捅破了。

一个不慎,熟睡的封刹被弟弟一个爪子挠醒,又被爹和祖母一只踩了一脚,他嗷的叫一声,整个人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捂着被挠的脸坐在那里,要哭不哭地看着床上闹腾的三只兽。

一双手将他搂到怀里,闻到熟悉的味道,封刹委屈地叫道:“娘?”仿佛在问到底发生什么事。

楚灼给他揉揉脸,轻咳一声。

床上闹腾的三只兽瞬间停下来,排排蹲坐着,歪着毛脑袋看他们。

楚灼被这三只萌兽的歪头杀萌得肝颤,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绷住,倒是封刹双眼亮晶晶的,舍不得三只萌兽被罚,心地扯扯母亲的衣袖。

楚灼再次轻咳一声,道:“刹,你怎么办?”

三个毛茸茸的脑袋转向封刹,三双瞪得圆滚滚的兽瞳瞅着他。

封刹也被萌得没原则,声地:“弟弟和爹、祖母都不是故意的,娘,咱们就不要罚他们啦。”

楚灼:“…………”大儿子真是太没原则了。

不过看到这三只卖萌的兽,她好像也挺没原则的。

母子俩最后忍不住将三只装乖卖巧的萌兽搂进怀里揉来揉去,直到心满意足,才将他们放开。

这么一闹腾,睡意全没了,神兽哪里还会再睡,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众人,一副再陪他玩的模样。

封炤一爪子拍向他的脑袋,【该睡觉了。】

神兽朝他嗷了一声,又看向祖母。

他祖母双爪子揣在面前,也嗷了一声,笑嘻嘻的。

封炤伸出毛爪子拍在他娘的面前,道:【你要赖到什么时候?当长辈的,好意思三更半夜不睡觉,跑儿子房里来闹孙子么?】

白璃没理他,而是对楚灼:【听你们要离开白璃山?我也去。】

什么听,分明就是偷听到。

封炤暗哼,继续拍着床板和他娘叫嚣,【总是死皮赖脸地赖在凡灵界,你难道以为能逃避一辈子?等你不得不飞升的时候,还不是一样得去真神界?反正是躲不了一世的,不如爽快点……】

白璃转过身,背对他,只给他一个毛茸茸的屁股和一条尾巴。

封炤冷笑,转头对他儿子道:【间,别学你祖母。】

神兽嗷的叫一声,一双金瞳滴溜溜地看着他们。

白璃气恼地转身,一拍床板,就见儿子一把叼起孙子飞快地跑了,让她有气无处发,只能也追了过去。

楚灼:“…………”不知情的还以为他们在追老鼠呢。

***

过了几,一家五口一起出发前往域外之境。

他们没想带什么人,然而最后发现,一起前往的人不少,封刹要跟碧寻珠一起学厨艺,不能落下;万俟奇想要去域外之境寻找些灵草,也死皮赖脸地跟来;玄渊他年纪,不能离开老大和主人,还可以给神兽当玩伴,也一起跟过来;幻虞一副不让她去,她就要哭出来的模样……

最后,只有憨厚老实的玄影留下。

玄影留下的理由是因为他要闭关冲击神皇境,就不和他们一起去啦,等到成功晋阶神皇境后,他们再一起去建立域,届时又有得忙了。

这次他们在域外之境待的时间比较久,处理完那座大陆的事情后,他们又去其他大陆浪了一圈,让神兽和封刹长一番见识。

直到火鳞和万俟奇兜兜转转一圈,终于成就好事后,他们方才回白璃山,准备给两人举办双修大典。

火鳞和万俟奇的双修大典虽然没有楚灼和封炤的隆重,但一个是龙族,一个是皇级炼丹师,大荒界和鸿蒙之境有头有脸的人依然非常给面子携重礼地过来祝贺一番。

火鳞虽非正统的龙族,因为她曾经和楚灼契约,在神兽中,也有着不凡的资本。

纵使现在,楚灼已经和他们解除契约,还他们自由,在他们心里,楚灼、白璃山、封炤,仍是有着无以伦比的重要地位。

在两人举办双修大典不久后,玄影也成功地晋阶化神境。

接着,众人又热热闹闹地去选择大陆,开始准备建立大荒二十一域。

时间一地过去,神兽封间终于可以化形。

某一,楚灼如往常那般醒来,就发现床上的儿子变成一个白白嫩嫩的婴儿,腆着肚皮,睡得脸蛋红扑颇,那张脸十分可爱,和封炤很像。

直到他睁开眼睛,软软地叫了一声“娘”,楚灼忍不住将他抱到怀里。

神兽被娘抱住后,才发现自己化形,盯着自己的胖胖的手看了看,嘟起嘴,不太习惯。

“弟弟和爹长得好像啊。”封刹惊叹地,摸摸弟弟脑袋上软软的头发,接着十分开心。

虽然他一直自卑长不大,但有淋弟后才发现,弟弟也和他一样长得很慢,他就不自卑了。弟弟是神兽,神兽生长期漫长,他虽然不是,但和弟弟是一家人,长得慢点是正常的。

因为神兽化形,白璃山再次迎来诸多祝贺的宾客。

凤留声也携重礼过来,看到人形的封间,忍不住和楚灼叹息道:“明明是你生的,怎么就不像你呢?这也太不会长。”

封间朝他吐了口火,虽然扑噗一下就灭了,但也是个示威。

凤留声越发的觉得神兽长错啦,咋就不像他娘那么讨喜呢。

可惜神兽对人形好像不太喜欢,因为跑得太慢,不如兽形更自在,所以很少以人形的模样出现,在白璃山漫山遍野地跑着,时不时跟着他爹一起搞事,被爱操心的哥哥用美食诱惑回去。

神兽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直到有一,他祖母告诉他,“间,祖母要走啦。”

神兽抬起毛脑袋,看着难得变成人形的漂亮祖母,嗷的叫了一声,问她要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白璃笑道:“祖母此番一去,就没办法回来啦,就像间的祖父一样,只能永远待在真神界。”

神兽更疑惑,伸出毛爪子指着空,真神界是在上面?

白璃笑着点头,“真神界只有成神才能上去,祖母要去找你祖父啦,以后就见不到间了。”

神兽终于意识到什么,赶紧平祖母怀里,伸出两只毛爪子扒着她,不想让她走。

白璃十分欣慰,虽然不孝子常常赶她,但孙子可舍不得她。

她笑着亲亲神兽的毛脑袋,将他捧在手里,仿佛看到很久很久以前,儿子刚出生的时候的模样,也是这般可爱。

她的心瞬间软成一团,回忆这一辈子,格外的满足,也终于放心。

“间不用难过,祖母在真神界等你们,相信以你们的资质,总会有相聚的一日,届时我们一家人就在真神界相聚罢。”白璃,脸上的笑容愉悦而释然。

这些年,她一直压抑着修为不飞升,也是担心楚灼和儿子。

她儿子是个痴情种,要是楚灼因为时魅族的身份,无法飞升,只能留在此间世界守护,直到寿元耗尽,进入轮回,她那儿子估计也会一直等着她,耗尽寿元为止。

然而除了时魅族和拥有轮回册的罪妖,其他生灵一但寿元耗尽,便是一辈子,再无轮回转世。她如何舍得儿子走上这条路?

直到神兽出生。

神兽的出生,打破时魅族的束缚。

时魅族不再受时间的束缚,终于可以摆脱守护者的身份,将来飞升成神。

这不仅是白璃释然的事情,同样也让楚灼释然。

所以白璃终于能放心地飞升真神界,到真神界找他们。

***

白璃选择在白璃山飞升。

她成神飞升的那一日,闻讯赶到白璃域的修炼者无数,目睹这一盛事。

降接引神光时,白璃站在神光之中,含笑着看白璃山。

“嗷呜嗷呜~”神兽双眼噙满泪痕,朝着她呜咽地叫着。

封刹也哭着叫祖母。

其他人既激动又不舍,紧紧地盯着接引神光中的白璃。

白璃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掠过,最后落到楚灼和封炤身上,见他们脸上的不舍和难过,不禁笑道:“傻儿子,你不是总叫我去找你爹吗?我现在就要走啦,你也开心点。”

封炤撇着嘴:“我知道,但想到很久看不到你,当然会有些难过不舍。”

白璃见他不再嘴硬,十分开心,又对楚灼道:“阿灼,我这傻儿子交给你啦,希望将来能在真神界再见你们。”

楚灼含笑点头,“将来待刹和间独当一面后,我们便去真神界找你们。”

白璃得到她的承诺,心中微安,在接引神光中,终于飞升成神,消失在真神界的通道之郑

她知道,他们一家将来一定会在真神界团聚的。

***

扑通一声,刚飞升到真神界的白璃摔了个狗啃泥。

已经成神了,还摔成这样,也太没面子。

白璃翻身跃起,一边拍拍身上的衣服,一边左右四顾,想看看周围有没有其他生灵,这丢脸的模样,可不能让人看去。

她白璃纵横大荒界几万年,可不能一到真神界就一世英名尽毁。

突然,她脸色一僵,见鬼似地看着不远处的男人。

“封、封、封……封斩!”白璃跳起身,下意识就要跑。

然而刚成神的白璃哪里跑得过已经在真神界修炼万年的男人,下一瞬已经出现在她身边,一把将她扛起来,转身就走。

白璃:“…………”

白璃捂住脸,心头发虚,期期艾艾地:“封斩,咱们连孙子都有啦,你就别计较我当初做的事情啦,我也不是故意骗你,这不是因为……”你好骗嘛。

封斩没话,扛着她埋头前进。

白璃心坏了,这男人一直憋着不话,肯定是要找个地方,先好好地将她收拾一顿。

早知道他守在这儿,她就推迟段时间再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