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军事 > 大秦宠婢 > 第二百九十九章 蓦然回首(大结局) 【番外—政梁重逢篇】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百九十九章 蓦然回首(大结局) 【番外—政梁重逢篇】

由刘邦建立起的大汉王朝远比大秦帝国要长命的多。

汉太宗八年,六十八岁的扶苏寿终正寝,梁儿亲手将他葬在了自己每日抚琴吹箫的山崖边。

她欠了扶苏一世情。

这情她虽还不了,却也算伴了他半生,往后,她也会永世待在他的墓边,日复一日守望对面的皇陵……

而自从扶苏离世,她便了却了一切情缘,无论是爱情、亲情还是友情,全都一概被她除了去。

渐渐的,她没了笑容,没了眼泪,淡漠得有如一汪白水。

再无任何人能撩动她的心绪。

哪怕是赶上饥荒灾年,眼见民间疾苦,成千上万的灾民惨死于她的眼前,她也已生不出丝毫的恻隐之心,仿如一个会行走的偶人,无心,亦无情……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

现如今已是东汉敬宗九年。

三百多年来,她都终年隐在山中,没人知晓她的存在。

若无必要,仅有每年上元节时她才会外出入城,独自在主街上走走逛逛,买上一只兔子花灯,回想一下彼时与赵政相伴游街的温存。

今年的上元节依旧热闹,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团圆欢悦。

到了晚上,更是万人空巷、人潮熙攘,整条街市都摩肩接踵、人声鼎沸。

数不清的年轻女子开怀的笑着,在情郎或友人的陪同下驻足在各个售卖花灯的摊贩前,兴奋的挑选着自己钟意的那只彩灯。

“姑娘!买花灯吗?”

梁儿步履稍缓。

这句话恐怕是她整晚听到的最多的一句了。

过了这么多年,各类花灯的样式层出不穷、变换不止,却唯独兔子花灯因色彩单一一成不变。

而她也只钟爱那简单雪白的兔子,纵使一旁霓虹再是缤纷,也都与她全无关联。

她目无斜视,直望向挂在灯架最高处的那盏兔子灯。

摊主人正忙着打点成双成对应接不暇的过客,对安安静静孑身一人的她并没留意。

她呆呆望着,不知不觉,已踮起脚尖,将手向上伸了过去,却在还未触及之时,突然嗅到一股由远及近的龙涎香。

她身心一顿,游移间,竟眼见一只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的大手自她身后而出,越过她的头顶,轻轻松松的将那灯给摘了去。

霎时,她的神思陷入一片恍惚。

那一年与赵政同游咸阳,她也是如此等不及摊主帮忙便自己踮脚去够那挂得高高的兔子灯。

站在她身后的赵政凑了过来,她便在那一刻嗅到了他身上霸道又令人安心的龙涎香。

而后赵政亦是伸手越过她的头顶帮她将那灯取下……

这般相似的场景重叠在了一起,瞬间,她心海荡漾,那一汪静水多年来第一次掀起了微弱的波澜。

可很快,她又再度平静下来。

世间万事本就多有相仿。

都已经过了三百多年,遇见一次眼熟的情况也无甚可大惊小怪的。

扶苏都可以与赵政长得如出一辙,遇到同赵政一样喜用龙涎香的人又算什么稀奇?

毕竟那香虽贵比黄金,却也总有人是能用得起的。

她将手收回,痴叹着正欲离去,龙涎香的味道却又更浓郁了几分,身后那人竟是将方才的灯递至了她的眼前。

“姑娘,你喜欢这灯,我送你。”

那声音优雅沉稳,却也不乏年轻男子的澄澈轩昂,听上去倒很是悦耳。

她心底微沉,暗念今日倒霉,竟是遇上了登徒子之辈。

这灯她断然不会收。

“公子的好意我……”

她想说她“心领了”,蓦然回首,却在望见那人双眸的一刻倏的怔住,心跳如狂。

人……可能长得相似,可能声音相似,还可能喜好相似,但……眼底的神韵相似的,她却从未见识过。

就算是彼时的扶苏,生出了与赵政一模一样的眼型,在眼神上却也全然没有那丝韵道。

而现在在她眼前的这个男子——

他高大,却不像赵政那般健壮;他俊朗,却不似赵政那般长相;他声音动人,却不若赵政那般磁性;他眼睛好看,却也与赵政狭长的凤眸大相径庭。

可唯独那神态,睿智沉稳中透着霸气可吞山河的气势,望着她时霸道又满是温情,竟会同赵政不存有一丝一毫的差异……

梁儿痴然,瞬间被那眼神深深吸引。

三百年……这眼神她痴念了三百年了……

想不到,


共3页,现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