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 太后要逆天:将军请上座 > 第1106章 番外2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淮亲王自尽于辽河的消息,传入辽东大将军府的时候,莫良缘在看着自家大哥喝汤『药』。艾久站在门外求见,莫良缘替自家大哥应了一声:“进来。”

艾久进屋,这位一向也是脸上表情欠奉的侍卫长,这会儿一脸的喜『色』,给自家少将军和小姐行礼之后,艾久便道:“大将军让属下过来告诉少将军和小姐一声,李尚明在辽河自尽了,严少爷胜了!”

莫良缘没想严冬尽会败,但当好消息真到了她的面前的时候,莫良缘还是愣怔了一下,这感觉不太真实,虚渺得厉害,有那么片刻的时间,莫良缘只看见艾久的嘴巴在动,但她却听不清艾久在说什么。

莫桑青看着艾久,人也是愣怔着,忽地莫少将军就笑了起来,在莫良缘的手背上轻轻拍一下,问艾久道:“是谁回来报信的?”

“是豹头,”艾久忙道。

“好,”莫少将军说:“你去跟我父亲说,说我和小姐都知道了。”

艾久应声,退了出去。

“复生会很快回来的,”莫桑青跟自家小妹道。

“这场战是结束了吗?”莫良缘问。

“还没有,”莫桑青说:“不过快了。”

已怀胎六月的燕晓这时,自己端着放着几碟小点的托盘,推门走进了屋,嘴里高兴道:“我听说复生打赢了李尚明!”

莫良缘从坐椅上站起身,几步跑到燕晓的跟前,伸手就接过了托盘,往门外看了一眼,小声道:“大嫂,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

“复生要回来了,良缘你还有空儿跟我生气?”燕晓笑了起来,冲莫良缘挤了一下眼睛,说:“吃点心吗?我自己做的。”

“你就别逗她了,”莫桑青在后头道:“小心她真跟你急了。”

“哪能呢,”燕晓看一眼莫良缘扶着自己的手,笑道:“我们良缘可不是小心眼的人。”

莫良缘看看自家大嫂,又看看自家大哥,抿了嘴笑着没说话,严冬尽要回来了,她是高兴了,在兄嫂的面前,她没什么不意思的。

燕晓到了床前,坐在了莫良缘方才坐着的坐椅上,仔细看一眼夫君的面『色』,说:“这会儿还难受吗?”

莫桑青摇一下头,自从受伤以来,一年四季,春夏秋时,他的日子还好过,唯独到了冬季,他的日子不好过,畏寒畏得厉害,小心再小心了,每年辽东入冬之后,他都得病上一场。

燕晓伸手又『摸』一下莫桑青的手,确认莫桑青的手温热之后,燕晓才轻轻松一口气,说:“看来阿爹这次配的祛寒汤有用,以后就用阿爹给的这个新方子。”

莫桑青轻轻嗯了一声,问:“阿爹人呢?还在厨房那儿?”

“我去爹那里了,”莫良缘这时突然开口道。

知道小姑子这是不想打扰自己跟莫桑青,但燕晓还是故意逗了莫良缘一句:“那你不陪你哥哥了?”

“他现在哪用的着我陪?”莫良缘嘀咕了一句,转身就往外走了,嘴里道:“我还要去问一下豹头,问问冬尽什么时候回来。”

“这怎么可能有个准日子?”莫桑青说了一句。

只是莫少将军的话,莫良缘到底没听见,大小姐走路走得飞快,莫少将军的话音还没落,莫大小姐就已经走出屋去了。

“还说我成天逗她,”燕晓递了块点心给莫桑青,小声道:“良缘真要嫁了,你舍得?”

莫桑青捏着点心,摇一下头,当然是舍不得,可他能把小妹留在一辈子吗?他愿意,他家良缘也不愿意啊。“你不吃?”莫少将军换了话题。

燕晓轻轻『摸』一下自己的肚子,说::“阿爹方才让我少吃些呢,稳婆也跟我说了,孩子大了不好生。”

“孩子大吗?”莫桑青看着妻子的大肚子,他是看过女子怀孕是什么样子的,他没觉得自己家这位肚子算大啊。

“得听阿爹的话,”燕晓身子一歪,头就靠在了莫桑青的肩膀,说:“不然阿爹会生气的。”

“好吧,听阿爹的,”莫少将军从善如流地道。

“怀胎十月,孩子就出生了,”燕晓跟莫桑青说:“夫君,还有四个月,我们就能见到他了。”

“嗯,”莫桑青将手轻轻覆在了燕晓的肚子上,这里面孕育着他的骨血,这于莫少将军而言,到了现在也还是一个神奇且新鲜的体验。身体不好,莫桑青没想过自己这辈子还会有子嗣,可这个孩子就这么突如其,不期而至了。

“少将军,”门外,这时传来一个『奶』声『奶』气地声音。

“是景儿,”莫桑青说。

“快进来,”燕晓坐直了身体,冲门外道。

一个虎头虎脑,圆滚滚,肉呼呼地小男儿,被侍卫抱着过了门槛,被侍卫放下,双脚落地后,这个叫严景的小男孩迈着小短腿一路就跑到了床榻前。

“慢点,景儿跑慢点,”燕晓连声道。

叫严景的小男孩儿跑到床榻前,先有模有样地给莫桑青行了一礼,装着大人的模样问莫桑青说:“少将军,您今天还好吗?”

这就是阿明仔和李安平的儿子,阿明仔出征在外,这位在鸣啸关也没有置下府邸,所以母子俩就被莫大将军安顿在了大将军府里,严景这个名字,也是莫大将军给取的。

“婶娘,”严景也不等莫桑青回他的话,看向了燕晓说:“我刚才又想过了,我想要一个妹妹,可我也想要一个弟弟,婶娘你生两个吧,给景儿生一个妹妹,再生一个弟弟。”

燕晓掩嘴笑了起来。

莫桑青也笑弯了眉眼。

“妹妹要乖,弟弟也要乖,”严景却不是在说笑,小男孩儿一脸的严肃认真,伸手轻轻『摸』一下燕晓的肚子,说:“你们都要乖哦。”

日后威镇了辽东及关外大漠的莫云重在四月之后来到人世,产房里婴儿的啼哭声刚起,他日后登基为帝的姑父严冬尽满身征尘的归家来。

严冬尽满身的征尘,快步进院后,听见了婴儿的啼哭声,严冬尽面『露』了惊喜之『色』,几步就到了在产房外等候的莫桑青跟前,开口就道:“大嫂生了?”

“恭喜少将军,”稳婆这时抱着孩子出了产房,大声道:“是位小少爷!”

莫良缘领着端着水盆的丫鬟婆子从侧门进来,听见稳婆的恭喜声,莫良缘惊喜之下,身子就是一踉跄,但随后她就被一只手扶住了。

“良缘,”严冬尽小声喊。

莫良缘抬头看严冬尽,严冬尽征衣未去,尘霜满面,但眉眼间俱是笑意,“良缘,”严冬尽又喊了莫良缘一声,说:“我回来了,回来娶你了。”

院中的众人都含笑看着自家的大小姐和严少爷。

莫良缘有些无措。

“良缘,”严冬尽微弯了腰,小声问莫良缘说:“你可愿嫁我为妻?”

坐在廊下的莫桑青,笑着轻摇一下头。

“好,好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莫良缘微扬了嘴角,低低地应严冬尽一声。

良缘,来世你可愿嫁我为妻?

良缘,你可愿嫁我为妻?

大雪之日,莫良缘未及应严冬尽一声好,不过在暮春的暖风中,莫良缘说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