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 毒步天下:嫡女御夫有术 > 第236章 心爱的女子失踪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236章 心爱的女子失踪了

武王殿下率军远行,最放心不下的,自然是佟嫣然。

放不下她的身体还是其次,他最担心的,还是佟嫣然心中的那个郁结。

但他不能怪她,谁置身于她的位置都会产生那样的想法与做法。

要怪,怪各为自主的忠君爱国思想?这似乎也怪不得。一个人若自己的母国也不爱的话,那他还能爱谁?

前方的军情,一日数次往返而来。无外乎是凤起国的军队在边境上又如何滋事,又如何时时扰乱边民的生活……武王殿下早已打定主意,只要凤起国的军队不再往龙翔国的领土进一步的深入,他只当看不见。他心中暗祷,希望凤起国理智些,千万不要挑先起战火,千万不要挑起事端!

后方的佟嫣然,他每日一封信,通过飞鹰往家传。佟嫣然一开始还廖廖地回几个字,后来,便音迅全无。

武王殿下只当佟嫣然在生自己的气,也就是没怎么介意,他只是日日给她报平安,并一直承诺,龙翔国的军队,绝对不会主动出击!佟嫣然仍是没有回话。

后来,武王殿下不放心,便飞鹰给留守在桐荫深处的疾风,让他去王府看看,看看佟嫣然到底好不好。

疾风很快回信了,说佟嫣然不在王府里,而是被端敬太后接到宫里住去了。王府的日常事务,王妃娘娘将其交给暗香去管理。

接到宫里去了?

武王殿下吁出一口长气,这样也好,端敬太后是真心疼爱佟嫣然的,有她的照应与呵护,想必无虞。

可是,后院似乎无事,前方却出事了。

就在龙翔国的军队刚行进到离边境还有五六日的路程时,边界守军传来急报,云凤起国的一股小部队悄悄地潜入龙翔国的一个边境小镇,并袭击了守军的粮草库!

武王殿下一下紧张起来。

如是仅仅是焚烧了一座粮草库,仅仅是小股部队悄悄地潜入龙翔国的领土,武王殿下尚可以容忍,边境上,这种磨擦也时有发生。

但愿,凤起国的军队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可是,凤起国的部队根本不体察武王殿下的心思,过了两日,凤起国的前头部队便与守军交起火来。

凤起国的部队打着复国雪恨的旗号,以势如破竹的态势,在短短的三日里,连连攻破了龙翔国的数座重镇,眼看就要与武王殿下率领的援军相遇了。

武王殿下更是紧张,他一方面飞信给宫里的佟嫣然,言明了局势与担忧,一方面下令,命令部队进入一级战备,随时迎敌。

很快接到宫里的回信,竟是端敬太后的亲笔回执。她在信里说,佟嫣然自从那日离宫后,再未进宫,算算也有十来日的时间了。

什么?

武王殿下傻眼了。

人呢,一个大活人就这样不见了?既不在宫里,也不在王府。她一个怀着孩子的女人,究竟去哪儿了?

正巧,苍鹰进帅帐来送军报,见主子沉着个脸站在窗前不言语,便说了一句:“王爷,将官们皆聚集在帐外,个个义愤填膺,个个嚷着不能再这般迁就凤起国了!”

武王殿下看了他一眼,气不打一处来,猛地提脚朝他踹了过去!“让你留在王妃的身边,你偏不听,死活追上来。本王先给你掷下一句话,她若出什么意外,本王首先要了你的狗命!”

苍鹰负疼,不由地倒退了两步,嘴里嘟嚷了一句:“王妃主子好好的在府里待着,能出啥意外?”

阡陌一直随在武王殿下的身后,他对武王殿下的担忧和焦虑是门儿清。朝苍鹰使了个眼色,率先走出帅帐。

“滚!”

武王殿下一声断喝。

苍鹰吓了一跳,他已许久不曾看到王爷如此暴怒了。自打有了王妃主子,武王殿下便像换了个人似的,无论对谁,总是一付和气的模样。

今儿这是……

阡陌在帐外,一把扯出苍鹰,压低声音道:“你就别火上浇油了。知道不,王妃主子突然不见踪影了。”

啊?

苍鹰失声惊呼了一声,随后急问道:“咋会呢?王妃主子还怀着小王子呢,她能上哪去?”

“所以王爷着急啊。唉,当时你就不该追来。如今,军情似火,凤起国步步紧逼。而王妃主子突然消失,你说,王爷焦不焦心?”

苍鹰唉了一声蹲下身子,猛地拍打自己的脑袋,后悔莫及,脸色本来就黑,此刻便黑得发紫了:“都是我该死,该死啊,我守着王妃主子便好了……。”

阡陌拉着苍鹰的手,“你也是杀敌心切,又不是私自跑回家去了。先别自责,咱们还是先找到王妃主子再说吧。”

苍鹰抬起茫然的眼睛,“天地这么大,咱们上哪去找王妃主子?”

确实如此,在茫茫的人海中去找一个女子,真如大海捞针般困难。

阡陌也蹲下身子,为难地挠了挠头,突然,他想到了一个人:“对了,那个云风可是浪迹江湖上的人,他消息最灵通。”

“可是……可是,咱们跟云风并不是很熟悉,再说,他在哪,咱们也不知道啊。”

这点,阡陌倒是胸有成竹:“咱们跟他不熟悉,可他跟二少爷是结拜兄弟啊。只要咱们将真实情况飞鹰告诉给二少爷,二少爷素来很敬重王妃主子,他定会在最短时间找到云风。”

这倒是个好主意。

苍鹰立即站起:“我这就去捉只鹰过来。”

“唔,我来写信。”

阡陌两人刚把鹰放走,小侍卫便来通知阡陌,说是王爷要见他。

阡陌迅速回到帅帐。

“王爷……”

“你办事稳妥,速回京城去,将王妃失踪的来龙去脉查个清楚。”

“可军情如此紧急,王爷身边不能缺人哪……”

“王妃更需要你!你,带几个人马上动身,路上不许耽搁!违令者,斩无赦!”

王爷在极度的担心与盛怒中,阡陌也不敢多说,领命就走。

刚走到门口,苍鹰便挚着一只黑鹰进来,两个差点对撞上。

“主子、主子,疾风与二少爷同时来信了。”

武王殿下阴沉着脸,一把抢过。

两个都是蜡封丸,心急更是打不开,武王殿下急得瞪大眼,脸色铁青:“给本王打开!”

阡陌与苍鹰同时上前,一人打开一个蜡丸子。

武王殿下先看疾风的字条。

疾风是这样说的:“回王爷,武王妃出走,不是一个人走的,她身边的奶娘,梅晴,小丫头玢儿,还有那位叫豪叔的壮汉,是同时不见的。可以想见,武王妃是在她们几个的陪同下离去的。至于去哪,卑职一时还没查到下落。还有,据三小姐与大小姐说,武王妃离去前,似乎是刻意安排了众人的后路。据此看去,武王妃似乎是有意见出走的。三小姐接到武王妃失踪的消息后,已连夜从京城出发了。”

南宫淼说:“大哥,嫂子离开王府是做了准备的,她将王府的钥匙悉数交给了暗香,让她打理王府的日常事务。暗香说,嫂子离开前,曾跟她说了一番话。当时没往心里去,如今回想起来,嫂子似乎句句都在安排后事。母亲得知嫂子失踪,又获知了和亲之事的真实情况,她老人家后悔不已,说不该当初那般的对待嫂子。母亲执意认为,是她错怪了嫂子,以至嫂子离家出走。娘要求哥尽快找到嫂子。”

武王殿下将南宫淼的字条丢进燃烧着的蜡烛里,冷笑道:“本王岂不知要尽快找到娘子?用他多嘴!”

阡陌知道,此时此刻,无论外人说什么,都能刺激到武王殿下!

便不敢作声。

偏苍鹰有些呆傻,对阡陌道:“疾风与二少爷已把事情了解得这般清楚,你回去也是徒劳……”

阡陌死命地给他递眼色。

武王殿下听见了,猛一蹙紧眉头,厉喝道:“依你的意思,就不管她了,任她在外头风餐露宿?”

阡陌陪着笑,将自己与苍鹰的计划一一地向武王殿下禀报。

武王殿下闻言,脸色稍有和缓。他略略地点了点头,让阡陌出去叫候在帐外的将官们叫进来,商议大事。

阡陌与苍鹰这才喘出一口气来。

阡陌刚走到门口,又被武王殿下单独叫回去。

“王爷……”

“京城不必回去了。本王觉得,王妃她,很可能要去凤起国。”

阡陌却有些异议:“王妃主子去凤起国?不会吧?前往凤起国的路,只有咱们现下走的这一条道。王妃主子带着一群人往凤起国去,咱们的人能认不出王妃主子么?”

话音刚落,阡陌便结结实实地吃了当胸的一拳头!

武王殿下黑着脸骂道:“平时的精明都伴着饭给吃肚里去了?她怎么可能比咱们先到边界?咱们比她早几天出京,又是以每日百十里地的速度往前赶,她们自然是落在咱们的后头。”

阡陌一想,对呀,自己怎么没想到呢?武王妃虽是巾帼不让须眉,可她毕竟怀着身孕,又带着一群女子,她们行进的速度怎能跟赳赳武夫比较?

“奴才明白了,这就带人往后找去。”

“快去!找不到她,你也不用再回到本王的跟前来了!”

“是,找不到王妃主子,奴才提头来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