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奇幻 > 厂公为王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刹那永恒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百九十五章 刹那永恒

三年前的南京一场大火,整个皇宫紫禁有大半化作灰烬,至今仍在重建。而三年后的今日,北平,也起了一场火,烧在燕王府,也烧在整个北平城。

火光中的杀戮,杀戮引起的大火,一片修罗道场。

“你想到了?”一身大红的衣裙,欧阳兰花指捻过青丝,眉眼似秋水流波。

“听闻唐佛母在关外建城,贫僧还在想这关内局面由谁主持,没想到竟是东方教主。”

“很奇怪吗?”

“奇怪,但也没那么怪。”道衍温和的笑着,城中的哭喊声充耳不闻:“贵教上下似乎对这北平城执念甚深,一次两次三次。贫僧也有些倦了,便送与贵教了。只是贫僧有一问相询,还请东方教主实言相告。”

“说说看?”

“三年前的那一场,到底,是唐佛母的意思,还是东方教主您的呢?”道衍困惑道:“明明南京的那位已经死了,明明贵我两方合力,利大于弊。为何最后会有那玉石俱焚的决断?”

“那件事啊。”欧阳掩着嘴唇轻笑:“被抓了说明便是无用的。不过看在他们有些资历的份上,本座松了他们的枷锁,没想到他们最终还是没有冲出这北平城,那看来便真的是不该活了。”

“原来如此,看来并非佛母的意思。那贫僧却是真想知道,东方教主做下这等大事,最后又是如何对佛母交代的?”

“咔啦啦”,廊柱经不住烈火的焚烧,倒塌下来,摔做两段。身后的王府大厅摇摇欲坠,瓦砾落下。

“谁知道呢?反正她宠我。”欧阳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反掌之间,笑意更甚:“听说你武功没了?准备受死了吗?”

“她宠的恐怕不是你。”道衍叹了一声,摇摇头:“这天下之局已是走到了尽处,贫僧的最后一策此刻应该也已经送到了王爷手中。贫僧的身体,也是时日无多。西方极乐地贫僧是不做多想,倒是九幽黄泉路可以考虑一下。东方教主可愿意与贫僧同往?听说那八百里曼珠沙华乃是一大盛景。”

“好笑。”欧阳嗤笑一声,一掌横推,绝强的掌力呼啸而至。

道衍双掌合十,面目安详:“南无阿弥陀佛。。。”

“轰!”

手掌打碎那颗光头的同时,城中接连的雷霆炸响,一股刺鼻的硝黄气息蒸腾而上。。。

。。。。。。

“王爷,当您看到此信之时,贫僧该是与北平城,与白莲教一起归于尘埃。未能为王爷守住北平城,甚憾。然则,白莲教一去,后方再无顾虑,此为一利。二利者,征战三年,军心疲惫。此时城破家灭,三军逼为孤军哀师。以复仇之念做军心战意,当有奇效。

朝廷挟耿炳文家眷于京中,令其领兵在前,扼守归德怀庆二府,此策甚妙。贫僧虽为王爷请来哀兵,然久攻之下,胜算不过三七之数,仍显不足。故贫僧有最后一策献上,书于下文,甚险,还请王爷斟酌。

二世子随于王爷军中,当是无忧。大世子已被贫僧托于妥善所在,不日当抵王爷军中。贫僧知王爷不喜大世子,但贫僧有一言相付:得位不正,可一而不可再。嫡长传承,方是长久之道。

言之所尽,贫僧于黄泉路上百拜顿首,惟愿王爷登临九五,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细细的将这绝命书读了三遍又三遍,朱棣方才收回怀中。

“朱能何在!”

账外一大将顶盔掼甲走进帐中:“末将在!”

“聚将鼓,点兵三军!”

“得令!”

。。。。。。

建武四年十月初一,大雪。燕军大将张玉挥师十万强攻归德府徐州城,三日不休,长兴侯耿炳文率军驻守,战况惨烈,城池几度告破。初四夜,有阴兵过境,偷袭燕军后营。长兴侯领兵出,两面夹击之下,大破燕军,斩首无数,张玉战死,不见燕王踪影。是为徐州大捷。

建武四年十月十日,燕王挟大将朱能、邱福,领兵三万,一日破扬州、两日破泗州。江防都督陈瑄以舟师降燕,燕军渡江,下镇江,直取南京。

建武四年十月十三日,南京金川门破,南京陷落。

“如意,没想到少了你,朕真的没有守住这片江山。”朱允炆挥手扫去黑茧上尘土,轻轻地拍了拍:“别说,这个时候了,没想到你东厂的那批手下还在帮朕,反倒是那帮文武大臣都降了,你说是不是很好笑?”

依靠着黑茧缓缓地坐在地上,朱允炆扭头道:“朕当年可能真的错了吧,给你赔个礼哈。

你当年送给朕的那两个活礼物还记得吗?朕有儿子了,而且是两个,要是有机会领你看看。你的武功那么高,随便教他们两手,估计他们就会很厉害了。

皇爷爷最喜欢的那个琉璃瓶你还记得吗?当初咱俩还纳闷儿为什么皇爷爷不带进陵中。今天我发现啊,原来装瓶子的那个锦盒里原来另有玄机哦,你猜是什么?猜不出吧?”顿了顿,朱允炆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皇爷爷信上说,如果我真的守不住这江山,城破的那一天,便剃了头发从武英殿的密道走。哦,还有一把剃刀来着,不过我给扔了。

当皇帝挺没意思的,当和尚估计更好不到哪里去。朕有些想你了,说起来,你为什么会变成一个大黑球啊?真有意思。不过三年不吃不喝,估计也。。。你别急,朕这就下去陪你了。”

一个翠玉的扳指举在空中,朱允炆睁一目眇一目,对着太阳看了又看,一滴泪从脸颊滑落。

无数的人影挥刀持剑,提枪弯弓,沿着宽广的宫道喊杀过来。有马,马上有将军,其中一个穿着金盔金甲,一脸的络腮胡子,看起来很熟悉。

“四叔,天下是你的了。”喃喃的一声,朱允炆张开了嘴巴,掐着扳指的手也松开了。

“噗!”

一只光洁如玉的手在朱允炆的耳边刺破了蚕茧,将那扳指抓在了手中。

“?!”

又一只手探出了蚕茧,撕开了一个更大的窟窿。赤条条的男子走了出来,浑身上下泛着一股玉色的光华,内里的骨骼好似都清晰可见。

“难道是他?他不是死了吗?”朱棣眯着眼睛,挥了挥手。

士兵向着前边围拢过去。

“陛下,好久不见了。”

“如意,你。。。你不是太监?”这是朱允炆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也是日后的建武大帝回忆中最大的遗憾。

“本来是的,但张真人的地仙金丹效果不错。”徐如意微微一笑,一如三年前的御花园中,说道:“待奴婢剿灭完这些反叛罪人再与陛下详谈。”

“如意。。。”

“陛下?”

“小心。”

朱棣大喊道:“勿要伤了陛下!”但同时却又向着身旁朱能使了一个眼色。

“放箭!”朱能喝道。

徐如意向着天空望去,箭雨呼啸破空,遮蔽天日。目之所及,刀枪以走到了近处。徐如意双手虚抬,劲风狂飙而起,将空中的百千羽箭定住,再一推,箭簇以更加迅猛的速度沿着来时同样的轨迹倒飞而回。

有人举枪突刺,有人挥刀劈砍,更有无数人跟随。

徐如意叹了一声,双手十指如穿花之碟虚点。每一次点动,总有一颗大好的头颅炸裂。

徐如意向前走着,十步,便是百多条性命不再。二十步,身前十丈已再无一人站立。

“鬼。。。鬼啊!!!”有人哭嚎着转身落跑,但更多的人却红着眼睛迫近:“鬼又如何,杀之!”

“杀!!!!”

晴空一声雷响,紫光隐现。

“时候到了吗?”徐如意抬头看看,笑道:“老天爷,再等等啊?很快的。”

竖起一根手指自左向右的划过,只见一道光华璀璨,无数残肢断骸飞起,血肉成块的落在地上。

淡然的与马上的朱棣对视,点了点头。

“你?!”这一瞬,朱棣只觉得仿佛看到了阎罗殿中,判官提着朱笔将自己的名字写下。下一刻,隐约的听见有人喊着:“王爷!”

朱棣的头颅也如西瓜般破碎,紫色的雷光与此同时,于九天之上落下。

这是所谓的天诛地灭,还是张三丰的破空飞升?

徐如意转过了头,看向朱允炆:“陛下,详谈不了了,那便来世再说吧?”

身体化作无数的光点消失在了这猛烈的雷光之中,随后,又是一道玉色的光,在这紫雷中逆空而上,势无可挡。

“如意。。。”朱允炆握着翠玉的扳指起身大喊,又化作呢喃:“朕,以人间天子之名,祝你,如意。”

漫天仙乐梵唱,似须臾,又似万年。

(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