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军事 > 黄泉禁卫 > 第六十三章 滚石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时间是个奇妙的东西,漫长与短暂于它而言似乎没有区别。

此时此刻,是时间长河里那一声寻常而短暂的‘喀嗒’,然而,我却觉得好像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

我记不清和大海在这条死气沉沉的甬道里穿行了多久,也许是一秒钟,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一个小时,也许...也许是更久,这里仿佛没有时间的概念。

水和食物消耗的很快,但我隐约记的大海严格控制了喝水和吃东西的时间间隔。体力的耐心被时间一点点的消磨掉,甚至连说话的欲望也在渐渐的消失。

终于,在不知道第几次跟着八宝罗盘所指折转而行以至无路可走时,大海朝我摆摆手,然后,双手撑着膝盖喘着粗气说:“别走了,再走下去,咱们非的累死不可。”

我一听,苦恼不已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哪怕粗砺的地面硌的屁股生疼也不想动弹。

大海喘息片刻,走到我的身旁坐了下来,怔怔看着电池即将耗尽而变的昏暗的手电。片刻,只听他叹息一声,干脆伸手一摁,周围顿时一片黑暗。

黑暗里悄无声息,我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说:“怎么办?”

话一出口,沙哑的声音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大海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沉声说:“别急,至少现在咱们还没走到末路。”

我摸了摸明显干瘪的背包,不由的苦笑不已。只听的大海悉悉索索一阵摸索,随即‘嚓’的一声,一朵橘黄色的火苗燃起。

我扭头一看,原来他打着了火机,凑到嘴边点燃了两支香烟。下一刻,大海取了一支递给我,说:“抽支烟,提提神。”

我伸手接过,深深吸了一口,顿时觉得精神一振。片刻,才把烟雾缓缓吐将出来,咧嘴笑笑,说:“抽着红塔山,这人呐,一定不简单。”

大海一听,不由的也笑了起来,连连点头说:“嗯,当年咱们能从昆仑山里出来,肯定不简单。”

我又吸了一口,暗自摇头,摸着怀里的八宝罗盘,心里明镜似的。大海这么说,当然是鼓励之言。

两点烟火有黑暗中忽明忽暗,红光明灭中,可见烟雾缭缭,变幻万端。飘忽间,我绞尽脑汁的想着失去作用的八宝罗盘,以及撑起天罗伞也毫无变化的甬道,良久不得其法。

甬道笔直,没有拐弯,没有岔路,我和大海在这其中来来回回折转了不知是几次还是十几次,几十次,来时的入口莫名消失。陈拿西仿佛人间蒸发,而我们困坐愁城。

一支香烟抽完,我曲指一弹,烟头划出一道弧线,落在了不远处的地面上。悠然间,突兀想起当年在雪山上和小五谈论香烟的情形,不由感叹世事无常。也不知如今小五在哪里,是否还跟着当年那个只知拿钱砸人的易轻荷,可还安好?

......

夕阳渐垂,霞光万丈。

重山密林间,浓雾稍退,一角破败的庙檐从翻滚的雾气里探出头来。一缕阳光洒落,穿过庙顶的破洞,直直射进破庙里。

昨夜那个靠着神台休息的佝偻身影早已消失不见,连带着那支白烛与那盏诡异小灯。于是,庙里恢复了以往的死寂,破破烂烂,毫无生机。

只是,在阳光照不到的神台后,一双脚印,一个洞口,诉说着这里曾经有人来过,走进了那洞里。

雾气漫不进庙里,阳光照射而生的光柱中,有尘土飞扬,也不知要过多少年月才能掩去洞口的那双脚印。然而,现在那双脚印还那般新鲜。时间才过去不久,空气中仿佛还残留着他佝偻着腰踏进洞口那一刻发出的那一声笑叹,“你们都得感谢我。”

......

峰巅的巨石迎着山风岿然不动,昨夜吃着卤猪耳,喝着五粮液的人早已杳然无踪。只有巨石下那个看起来就很幽深的洞口,召示着昨夜那群人的努力没有白费。

而洞口周围不见半点泥土,也说明那群人挖洞的本事非常高明。突然间,原本屹立了不知多少年的巨石开始晃动,片刻,缓缓倾斜直至完全压住洞口才复又停止不动。于是,巨石周遭又恢复了自然,仿佛从未有人来过。

......

密林中的溪畔凌乱不堪,新翻的泥土和着砂石东一堆,西一堆,活脱脱像是一群豪猪在这里撒了一夜的欢。

只不过在这些土堆砂石间,有一个足有半米大小的水坑,看模样像是地面突兀坍塌而形成的。坑里的水浑浊不堪,看不清有多深。

‘咕嘟’一声,坑底突然早起一个人头大小的水泡,扶摇飘到水面,‘噗’的一声爆开,把水搅的更浑了些。这也预示着坑底并不牢固,随时都可能再次塌陷。

周遭无人,密森清幽。然而,却隐隐有人声,细细一听,好像是一个女人在咒骂着什么,咆哮不断。

若再仔细去听,那绵绵不绝的咆哮声分明是从地底传来,仿佛是来自地狱最深处的恶鬼的诅咒,阴森可怖。

只是,谁又真正见过地狱。所以,地底不地狱,咆哮咒骂不是恶鬼诅咒,而是来自一个浑身上下从头到脚都裹满稀泥的女人的怒火,而怒火倾泄的对像,则是一个瘫坐在泥水里,只顾着喘息和不断啐着满嘴烂泥的家伙。

“混蛋,你这个该死的混蛋,本小姐每个月给你工钱,供你吃喝。到头来,你就是这样做事的。废物,真真个废物。”

那家伙抹了一把脸,悄悄抬头看着愤怒的女人,嗫嚅着想要说点什么,却终是被那个女人的咆哮声给生生堵了回去。

于是,那家伙颇有些委屈的想着:这事能怪我吗?好歹我忙活了一天一夜,没功劳也有苦劳吧。那地方自个儿塌出个洞来,又不是我逼着你下来的。

然而,想归想,那家伙终究是不敢这般说出来。于是,那家伙又自我安慰的想:罢了,谁叫她是老板,骂几句又不会掉块肉。

终于,女人骂累了,狠狠跺了一脚,激起地面的黄汤四处飞溅。随即,只听她重重哼了一声,随即转身寻其余人商量事去了。

那个被骂的抬不起头的家伙见状,不由长长嘘了一口气,忍不住哀叹一声自个儿真是苦命人。然而,终究只能无奈摇头。

被骂了这许久,到也是歇的够了。于是,他站起身来,回头看了一眼那条因坍塌而形成的倾斜通道,拿起手电抹了一把镜片上了湿泥,然后照向通道。

水声‘哗哗’,冲下来更多的烂泥。看着眼前的情形,他忍不住暗叫一声幸运,当时纵身一跃而下时,分明看见通道再一次坍塌,当时只当要绝命于此。

于是,他伸长脖子朝通道上方看了一眼,只见一块巨石几乎把通道堵了个严严实实,堪堪是救了众人的命。只不过看那石隙间不断流进来的水,把缝隙越冲越大,只怕那巨石堵不了太久。

他打了个冷战,也不去管会不会挨骂,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喊着:“易小姐,咱们得快点离开这里。”

原来,这群人便是易轻荷带领的队伍,被骂的家伙自不用说,当然就是苦命的小五同志。昨夜今日依着易轻荷的指点不停挖洞,却毫无进展,岂料天间弄人,地面自己塌出个洞来。好死不死,刚好在他挖了一圈无用地洞的正中间,好像是嘲笑他一般。

世间事就这般神奇,易轻荷听着小五大呼小叫,心头将将平息的怒火腾的又升了起来,扭头又要开骂。

然而,就在此时,就听身后的通道‘轰隆’一声巨响,登时地动山摇。下一刻,就见一股泥浆铺天盖地的涌来,其间隐约可见巨石参差不齐的轮廓。

小五吓的一愣,回头只瞧了一眼,便‘妈呀’一声惊叫,来不及喊一声跑,已是夺路狂奔。易轻荷看的有些失神,幸而好歹经历过许久凶险,倾刻间便已回过神来,面色一变,哪还顾得了那一干手下,已然似一阵风般踏着满地泥水追着小五去了。

余下众人见状,几乎丢盔弃甲,丢满地的背包也不去捡,齐齐发一声喊,哇哇怪叫着亡命而逃。

巨石,泥水,砂石齐下,沿着斜斜向下的通道,以摧枯拉朽之势滚滚而下,无人可挡,无物可阻。

前方逃命的人们几乎吓破了胆,此时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跌倒又爬起,爬起又跌倒,哭爹喊娘不敢有半点停歇。

命悬一线间,总有人暴发出无与伦比的潜力,比如小五。此刻他两条腿甩将开来,活似装了两台超大马力的发动机,奔跑之间留下道道残影,任凭后方的易轻荷如何追赶,也难望其项背。

当然,有人能暴发,便有人会吓的手脚发软,跌倒几次逃不出百米就再也站不起来,哭喊着手脚并用的朝前爬着,只是却又哪里能快的过巨石滚下的速度,于是,暗沉沉的通道里时不时便响起一声绝望的惨叫。然后,很快便淹没在‘轰隆隆’的巨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