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王妃每天都要哄 > 第551章 从此后,满眼都是你(大结局)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551章 从此后,满眼都是你(大结局)

顾长歌做了个冗长的梦,梦境里一切都真实的可怕。

她梦见回到了现代,到处都是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灯红酒绿,可是再也没有墨君邪。

原本是她最熟悉的地方,没有刀光剑影,没有皇权尊卑,却处处充满了陌生。

她尽力去适应,在梦中都难过。

没有墨君邪的日子,就好像把她的筋骨从身体中抽离出去一样,痛不欲生,无法呼吸。

后来,她学会了孤独的生活。

一个梦境,看完一生。

惊慌失措的她,拼了命的挣扎着醒过来,一睁开眼,看到熟悉的环境,竟然有点热泪盈眶。

她看到了日思夜想的男人,看到了她的依靠她的信仰。

“墨君邪……”

她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将脸埋在肩窝里,一阵阵濡湿,揪的男人心疼不已。

他能够感受到小女人颤抖的身体,还有她带着哽咽的哭腔,像是害怕失去,又像是带着久违的欣喜。

墨君邪没有开口,只是将她抱得更紧,偏头在她脸上落下一吻。

等她情绪稳定下来,从怀里出来,用红通通的眼睛看着他,他无奈的伸手,将她眼泪擦干。

“哭什么呢?”他打趣的道,“见到为夫这么高兴?”

“嗯。”顾长歌就是这种心情,她毫不犹豫的重重点头,“墨君邪,有你真是太好了!”

听她话音,墨君邪故意蹙起眉头,沉着声音唬她,“难道你的梦里没有我?看来是皮痒了,等过段时间,再好好收拾你。”

他口吻是咬牙切齿的,相当凶狠,可那双眉眼,温柔的像是水中的月,令人迷失。

顾长歌抓着他的胳膊,将小脸靠上去,问道,“我们的孩子呢?”

“抱走了。”

“儿子?”

“嗯。”墨君邪吻她额头,“媳妇,辛苦了。”

顾长歌鼻头一酸,笑着道,“知道我辛苦,以后管孩子的重担,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墨君邪一本正经的回答,“不听话就打,惹我媳妇生气就打,惹我媳妇皱眉就打,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皮!”

“哪有你这样当阿爹的?”顾长歌听得一愣一愣的,呆头呆脑的哼哼,“你真是太凶了!墨君邪,以后你要常笑才好。”

“唔……”他扯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是这样吗?”

“傻子。”

“哪里傻?”

“哪里都傻。”

“哪里都傻你也爱我。”

“喂!你要不要脸的?”顾长歌被他的直白给惊呆了,戳了戳他的嘴角,“这么大个人,不害臊啊!”

“我什么样子你没见过?害什么臊啊!媳妇开心最重要的。”

“贫嘴……”

“贫嘴你也爱我……”

“喂!”

“哈哈哈哈哈!”

顾长歌生产完的当天晚上,就挣扎着想要到处走走,墨君邪不放心,特意叫来大夫,仔细询问,才搀扶着她在大殿左右的来回走动。

长时间待在床上,对身体并不好,下来走动走动,她精神反而好了不少。

到了晚饭时候,由于太饿了,一口气吃了不少东西。

墨君邪担忧她吃太多了,深夜会难受,把她的碗筷收起来,好言好语的哄着她,“晚上给你做点好吃的宵夜。”

日子在这样的平淡中悄然溜走。

顾长歌被悉心照料,身体恢复的很快。

她怀孕时胖了不少,不过后来生产完,实在受不了累赘的身体,刻意的控制饭量,就下来了。

为此墨君邪还和她闹过别扭,担心她吃太少,每次吃饭的时候,两个人都能大眼瞪小眼,甚至脸红脖子粗的小吵小闹。

顾长歌身体恢复后,整天待在后宫里忙着照看孩子。

新出生的二儿子,起名叫墨无畏,他们希望他,在将来的人生道路上,就算希望一个个落空,也要坚定,沉着,无所畏惧。

小无忧现在是个大孩子了,到了他这个年纪,身体就像是被人拔着往上窜。

他逐渐懂事,墨君邪给安排了不少功课,只有在功课做完之后,他才会颠颠的跑过来,陪着她和无畏。

小无畏什么都不知道,整天见到人就呵呵傻笑,性格一点都不像墨君邪,反而像顾长歌小时候。

于是宫中的女婢们,偶尔会看到皇后娘娘和小皇子,一大一小两个人,整天什么都不做,就互相看着彼此发笑,笑的人心慌慌。

新生的孩子,成长的速度惊人,几乎是每天都在变化。

顾长歌知道孩子的这些岁月一去不再有,更懂得其中的珍贵,几乎每天都守在孩子身边。

她的无微不至和关心照料,让墨君邪偶尔吃醋,常常抱着她抗议不已。

顾长歌哭笑不得,扭头看着将下巴放在肩窝的男人,无语的翻白眼,“你儿子的醋你也吃!”

“谁让你不关心我!”他哼哼唧唧,硬是追着索吻。

等顾长歌身体完全恢复,墨君邪的索吻便变成了日夜酣战。

白天在朝堂上忙碌一晚上,整天想的就是晚上床上的那几个时辰。

顾长歌为此骂他不正经,他反而反驳道,“为夫可就这么点期待了,这是我的动力,我的食粮,你可别想着苛刻我!”

“你……”她语不成句,娇媚的连连低呼,男人带着她攀上一个又一个高峰,她只能紧紧的抱着他,巴巴的请求着,“你别…别……”

“嗯?”他抬起头来,汗水顺着眼睛往下滑,目光迷离而性感,“别什么?嗯?”

“我不想又怀上。”顾长歌推了推他,“你注意点。”

“好。”他笑,末了轻哼了两声,“你怀上我也憋得难受。”

“墨君邪你混蛋!”

男人吊儿郎当的挑逗,让她红了脸,索性闭上眼睛,不去理会他的污言秽语。

在夏天来临的时候,墨君邪收到了来自北元的来信,信件是晏行写的,内容他扫了眼,便了然于心。

早前借兵给晏行,帮他坐上了皇位,现在看到了结果,和他预料中的没差。

他相信晏行的能力,也相信他能遵守自己的诺言——

既然达到了目的,就永生不要踏入大良的疆域,永生不要再见到顾长歌。

他实在太懂男人的内心了,久久渴望而不可得的存在,不管历经多少岁月荏苒的变化,再见总是能轻易的勾起那团已成灰的火。

为了以防任何的变化,他要从源头上杜绝一切可能。

墨君邪亲自写了封信,再次强调他们先前的约定。

朝堂内外如今一片安静祥和的场面,经历了长达十个多月的安排,整个大良如今就像是一座运作精准的机器。

不管谁接手,只要严格按照坚定的方针和政策走,都会长治久安。

于是,在美好的五月天里,一封反省书,让大良陷入震惊之中。

反省书是由墨君邪写的,题目便是“朕有罪,朕反省。”

他在文书里面,从最初的大良朝开始讲起,那时他还是一个威名赫赫的将军,整天走南闯北,良文帝指哪打哪。

即便是保家卫国,他都能清晰的认识到,肆意杀生,使得生灵涂炭是不对的。

墨君邪言辞恳切,闻者动容。

文书的记叙方式,是按照时间变化来的。

他的职位从将军变化到了叛贼,之后又从叛贼成了皇上,他尽可能的将每一个大事件都写的清楚,并将自己完整深刻的剖析在众人面前。

坦荡、勇敢、无畏。

整整一万多字的文章,洋洋洒洒写下来,其中列举的罪状,达到几十宗。

没有人可以开口斥责他。

因为换成是每个人,都不可能比他做的还好。

所以,当看到末尾出现墨君邪的请辞后,众人竟然一时茫然。

他们的皇帝,前半生都在为大良做贡献,甚至不惜弄丢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以至于追悔莫及,幸好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让他重获幸福。

他是亏欠顾长歌的,他不亏欠这个国家。

在天下太平,每个臣民百姓都拥有最简单幸福的生活同时,他们的皇帝,心心念念的不过是和心爱的女人度过剩下的日子。

身为九五之尊的他,在恳求他们的同意,他们的原谅。

百姓们能够说什么?

纵然再不舍,但人都有恻隐之心,更何况还是为了他们,出生入死,腥风血雨里闯荡了几十年的男人!

本以为这封反省书发出去之后,会天下大乱,没想到百姓们竟然支持他的决定,甚至有些还送来了万民书,写满了对他的祝福。

墨君邪得偿所愿,将政务交给韩孟令,看着他进行过登基大典后,带着顾长歌和无忧无畏,走出了那深深的宫廷。

马车的车厢是经过特别改造的,能够容纳足足八个人,只有四个人乘坐时,便塞满了各种各样的物品。

不仅如此,还特意为顾长歌准备了一张软床。

墨君邪穿着月牙白的长衫,坐在上面,轻轻拍了拍,示意小女人过来,“你腰不好,专门差人给你定了一张床,看看怎么样?”

盛情难却,她坐过去,捧场的道,“舒服。”

“觉得不错到了江南,咱们再定几张。”他说,“只要你喜欢的,我都愿意为你去做。”

顾长歌抿着唇,红着脸拧他,示意无忧和无畏还在这里,有些浑话掂量着说。

墨君邪不言语,一双沉沉的眸子,定定的盯着她,直看的她脸红心跳,他才幽幽的侧身过来,在她耳边道,“情之所至,身不由己,但我尽量克制。”

马车外艳阳高照,男人的声音如低醇的美酒,令她微醺。

从此以后,山川湖泊,日月星辰,时光变迁,她满眼都是他,心为他跳动,爱为他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