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 天神的后裔 > 第700章 白头偕老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虽然她并不清楚向蔓经历了什么,可是她能够感同身受,因为她们之前总是有一种异于常人的心有灵犀。

“所以,你不用再悲伤,就算见不到了又怎么样呢,总有再见的时机,只是她比我们先离开一步罢了,是吗?”

唐酒酒叹了一口气,终于点点头。

傅晴『露』出笑容,她又何尝不痛苦,不难受呢,只不过是因为她知道这是向蔓想要的,想去做的,所以在心里成全她罢了。

没过几天,唐酒酒就在预产期前后两天生了一个小可爱,是个和唐酒酒想象的完全不同的,一个乖巧无比的小女孩。

小猴子刚出生那会唐酒酒甚至还没来得及看一眼自己的孩子就昏过去了,顾安南这个新人『奶』爸手足无措,根本不知道怎么应付孩子,最后还是护士把她抱回了保温箱。

顾安南也知道自己那个时候太丢脸了,因此下定决心多看书,然后多实践。

至于唐酒酒这个不靠谱的母亲,和大多数人都是同一个反应,看见自己的宝贝的时候说了句好丑,结果孩子的哭声响彻了整个医院,傅晴头疼又好笑,想想,这一对母女还真是“孽缘”。

后来孩子长开了,皮肤没那么皱巴巴的,唐酒酒才算是不嫌弃了。

孩子也会看着她的脸笑,不过拳头总是会时不时的挥到脸上,每到这个时候唐酒酒就会无奈,都说女儿是贴心小棉袄,可是唐酒酒生出来的这个女儿简直跟她的对手没区别。

傅晴看着孩子的时候就会抚『摸』着自己的腹部,想象着自己的孩子生出来会是什么样的,一脸幸福的看着保温车里的孩子。

“我们回家吧。”

“嗯。”

孩子的小名是慢慢,慢慢吞吞的慢,有缅怀的意思在其中,不过也因为孩子反『射』弧额太慢的原因,常常唐酒酒捉弄自己的女儿,而小慢慢要等到唐酒酒都忘了这回事了才抗议的大哭。

傅晴对于唐酒酒把自己的孩子当成玩具一样的行为很无奈,不过看母女两以这种方式相处的很不错的时候她又放下心来。

又快要入冬了,傅晴的肚子已经到了十分圆润的地步,雷擎佑寸步不离,傅晴晚上睡觉的时候腿抽筋,常常傅晴自己脑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雷擎佑就已经醒过来了。

上厕所,洗澡,以及其他的琐事都变成了雷擎佑的事,比起傅晴的健康,雷擎佑反而瘦了一圈,比傅晴更像是待产的产『妇』。

他有时候也会紧张的睡不好觉,就是因为他过于担心傅晴的身体,她太虚弱了,原本在那样大病一场之后是不适合生孩子的,可是傅晴坚持,雷擎佑没办法,只能小心翼翼的护着。

临近冬天,雷擎佑就越大不让傅晴外出,有人来探望,一律都是来家里。^

唐酒酒也终于从恐怖的月子中逃脱出来,她嚷嚷着再也不想生了,顾安南想起生产那天极为危险的情况,也根本不敢让唐酒酒再生第二个。

唐酒酒来了好几次,都是在吐槽这些,大多时候都是唐酒酒说傅晴听,偶尔会回两句,不过有一天唐酒酒带了另外一个人来。

她指着那个有着跟向蔓眉眼相似的男人,“他是向楠,向蔓的弟弟。”

傅晴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小胖子的父亲,现在看过去确实有几分相似。

“我去给你们倒茶。”唐酒酒主动提及离开。

傅晴打量着眼前的青年,他的个子很高,面容还有些稚嫩,大概是姐姐的死给他的打击太过,如今的成熟中总有一种落寞。

“请坐。”

向楠坐下。

“今天我来是有一件请求。”

“什么请求?”

“我姐姐的照片,能不能给我一张?”向楠苦笑一声,“现在想想,家里居然没有一张关于她的单独的完整的照片,还真是可悲。”

这并不是什么很难做到的事情,傅晴点点头,“可以。”

“我还以为你会不答应。”

“觉得我会为向蔓打抱不平?”

“嗯。”他现在才意识到他们做的有多过分。

傅晴摇摇头,“她早就已经不在意了,我又何必再去在意这些。”

向楠一窒,“你说的没错,她确实已经不在意了。”他从兜里拿出一张叠的很整齐的纸,“后来我去了非洲一趟,这是从我姐姐家里发现的。”

那是一张诊断书,原来向蔓早就已经确诊脑癌了,就算没有那次事故,她也活不了多久了,时间是去年的九月份,原来她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她一直频繁的寄信过来,只是想要以这种方式在他们的心中留下痕迹。

“我很后悔,也很痛苦。”他勉强笑着,“这大概就是对我们的惩罚。”

傅晴摇摇头,“不管是什么时候,她从来没有抱着这样的想法,为了让你们悔恨而去做什么极端的事。”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会更痛苦,为什么她不能为自己争取一点,为什么她要把自己伪装的那么好?为什么她什么都不说……”向楠双手『插』进头发里,闷闷的声音传出来。

傅晴转头看向窗外,正好一片落叶摇摇晃晃的往下掉,“我想她之所以选择这样只是想让你们过得更幸福,她一直都抱着这样的想法。”

向楠走了,拿走了属于向蔓的独照,傅晴抚『摸』着上面的照片,“你也是这样想的,对吗。”

次月的20号,傅晴历经磨难产下一个儿子,雷擎佑眼眶通红,途中大出血,傅晴差点没命,他当时不管不顾的冲进去,只想祈求傅晴不要扔下他。

傅晴曾经短暂的心脏骤停,不过在短暂的几秒钟内又再次醒过来,恢复了正常的心跳,雷擎佑觉得自己所有的担心,所有的痛苦,都用在傅晴身上了,他的感情再也没有多余的可以分给其他人了。

“晴,你辛苦了。”雷擎佑亲吻着她汗迹满满的额头。

“我们的孩子呢?”

雷擎佑抱着孩子,小鼻子,滴溜溜的眼睛灵动可爱。

她回想起自己生死一线间见到的向蔓,她的笑容还是那么洒脱,如一阵风,看着雷擎佑担心的眼神,忽然笑了。

“我们一定会白头偕老,永不分离。”

雷擎佑笑,“嗯,一辈子。”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