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 封魔记 > 第六百六十四章 互相学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六百六十四章 互相学习

“住手!黑胖子,你可知道那位是谁?我告诉你,那就是大名鼎鼎的陶易武尊师!”达瑞小看了陶易武一眼。“陶尊师,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陶易武双眼一眯,冷视对方,冰冷的吐出几个字:“没错,我们又见面了!”

“还记得三年前,在圣灵城荒野之地,陶尊师差点被一掌击杀。不知道,三年过去了,伤势可曾痊愈?”

达瑞奸笑一声,故意在众人面前提起过往之事,犹如揭陶易武的伤疤,让他痛不欲生。

陶易武不自觉的将手掌握起,那是他心中曾抹不去的痛。

三年前的荒野之地,差点就成了自己的葬生之所。若不是廉毅和副院长及时赶去,估计自己真的要横尸荒野。

“不牢达瑞公子惦记,如今斩杀你,想必也是易如反掌!”

既然对方故意提及此事,想让自己难堪。那自己还在乎什么,更不需要给对方留面子。

陶易武这一句话,顿时引发很大的轰动。

所有人都纷纷看向这边,看向白衣少年陶易武。

虽然陶尊师的大名听说过,可是具体的实力知道的人就不多了。石雕尊师,往往实力都不会太强。

居然敢跟达瑞当面叫板,还扬言可以斩杀对方。这已经不是一般的胆大妄为,而是极端的狂妄无边!

八大公子,哪一个不是实力极强之人,达瑞早已是灵教初级修为。

不到三十岁,年仅二十五六的灵教初级,已经让很多人望尘莫及。廉毅也早就成为了灵教初级,八大公子可不只是一个虚名,更是一种实力被认可的尊重。

达瑞直接怒极而笑,“好,陶尊师果然好魄力!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如何轻易斩杀我。”

黑胖子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实力背景,都无法跟达瑞相比。

眼下这么一个很好的表现机会,怎么能轻易放过。

“达瑞公子,这等跳梁小丑,哪还需要公子亲自动手。一个石雕尊师,就算在石雕界牛叉。可是,在我们灵修眼中,一文不值,就是一堆粪土!”

黑胖子的话语,让达瑞很是满意,有些赞赏性的看了他一眼。

就这一个眼神,让黑胖子更加的卖力起来。今日不给陶易武一点颜色看看,他黑盘子誓不为人。

可悲的是,天底下就有这样的跳梁小丑。明明实力不咋滴,却还喜欢极力讨好他人,结果往往是自讨苦吃!

黑胖子一把抓起落在地上的长刀,露出凶狠的目光,吼道:“小子,我可不管你是什么陶尊师还是李尊师,在我看来,都是死人!”

“滚!”

陶易武大喝一声,音波之上,暗含着灵宗高级的强大气息。当场,让黑胖子口鼻出血,内脏更是被严重震伤。

黑胖子身形不自觉的向后倒退几步,跌坐在地上,露出惊恐的表情。

同样的,其他人也都惊恐的看向陶易武。

黑胖子是灵宗初级,要想单拼一字吼出,就将对方震伤。最起码也需要强出好几个等级才行,至少也得是灵宗巅峰,甚至是灵教初级。

此刻,陶易武的气息散发出来,灵宗高级修为!

再次让很多人傻眼,只是灵宗高级修为而已,居然可以将灵宗初级,一吼之力震伤,太有些不可思议了。

达瑞当即站起身来,怒喝一声,“陶易武,你也太狂妄了。你只不过是一个石雕师而已,真要是论身份地位,你又算什么?有何资格在这里张狂!”

此刻,三皇子已经来到了会场,达瑞也不好继续发作,狠狠的看了陶易武一眼。露出一个警告:这次算你走运,下次就没那么幸运了!

陶易武可是看的明白,你想这样算了,下次再针对自己。可惜,自己却不跟你这样完事!

三皇子不知道先前这里发生的情况,仍旧笑吟吟的道:“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不过,在群英会真正开始之前,我想要隆重给大家介绍一个人。”

很多人都猜到了三皇子身旁那个空着的座椅,能这么近距离的挨着三皇子,可不是一般人物。就是八大公子,都没这个资格坐在那个位置上。

“他就是我刚拜的师傅,陶易武陶尊师!”

三皇子说完,看了下方一眼,大声喊道:“师傅,您怎么坐那里了?来前面,这里才是您的座位!”

本来陶易武不想这样出现在大家面前的,可是达瑞的嚣张气焰,已经激起了陶易武的怒火。

于是,陶易武昂首挺胸,阔步走向三皇子身旁那个最高贵的座位上。湘云也跟着沾光,在众目睽睽之下,紧跟陶易武身后。

很多人都吃了一惊,原来那个座位居然是为他留的!

没想到,陶易武居然还是三皇子的师傅!

这个辈分,高的有些让他们,接受不了??????

大都是同龄人,相比较而言,陶易武还要更小一些,如今也不过只有二十岁。

可是,陶易武所站的高度,已经让他们开始仰视了。

最难以接受的当属达瑞了!

陶易武就坐在那个最显眼的位置上后,冷笑的看了一眼愤怒不已的达瑞,“达瑞公子,刚才你不是说我论身份地位,都没资格在这里狂妄。”

“那你说,现在我有没有这个资格!”

达瑞脸色再一次变成了猪肝色,短短一个月不到,这已经是自己第二次栽在陶易武的手里。

两次争锋,都是达瑞落入下风,被陶易武欺压着,翻不过身来。

明明只是一个没有身份地位的贱民,却偏偏欺压到贵族之人的头顶上,这让达瑞实在无法忍受。

“真要有本事,去参加天才争霸战,看看还能不能笑到最后!”

私下里,各大贵族都在小声议论纷纷。陶易武是平民的代表,为贵族子弟所不耻。

可是,陶易武居然成为三皇子的师傅。让他们心生嫉妒,不管跟陶易武有没有直接仇恨,都看他不顺眼。

“各位,今天举行这个群英会的目的只用一个,就是为了后天的天才争霸战,提前做个热身。”三皇子环视四周,朗声说道。

“不瞒各位,我师父不仅石雕技艺超群,实力也很强大,此次也要参加天才争霸战。”

三皇子这么说,只是想在众多达官贵族之人面前,尽可能的抬高陶易武,受到各方的尊重。

可惜,三皇子毕竟处世尚浅,性格也比较淳朴,很难看透这些贵族子弟们的内心。

他的想法是好的,可是结果却是适得其反。

非但这样一来,没有起到相应的效果。反而还引来众多贵族们的嘲笑,甚至别有用心之人还抓住了这个机会,想趁机发难。

达瑞绝对是其中一个!

“三皇子,陶易武尊师既然也要报名参加天才争霸战,看来定是具备一定实力的。不如,我们就此讨教一番,也好相互增加见识。”

达瑞一句话,立即引起各大贵族的响应,纷纷表示支持。

这个结果,有些出乎三皇子的预料。不是他想象的那样,按照他的想法,在他说完这些话后,不应该是这样的局面。

三皇子有些发愣了,悄悄看了陶易武一眼,略带歉意。“师傅,我是不是说错话了,给您招来了麻烦。”

陶易武可是看的清楚明白,在处世之道上,他远远超过差不多同龄的三皇子太多。这些人都是借机冲自己来的,当然,还有一部分貌似是冲着三皇子来的。

根据观察,陶易武猜测道,有相当一部分人对三皇子并不狂热。隐隐之中,还有些许针锋相对的感觉。

他们这些人应该是暗中投靠二皇子的人,三皇子虽然不具备争夺帝王之位的资格,但是跟大皇子平日里走的比较近一些。

所以,应该引起了二皇子的敌视。能够有机会打压一下三皇子,也算是片面的打压了大皇子。

只是,这些贵族不敢明目张胆的跟三皇子公开争斗,但是可以抓住三皇子身边的一些漏洞破绽,借此打击。

无疑,陶易武就是一个最佳人选。

只要想办法让陶易武惨败,身为徒弟的三皇子指定也会很难堪。这样,打压三皇子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二皇子就可以借题发挥,参三皇子一本,说他无视皇室的尊严,随便拜一个蝼蚁为师,是在给皇室丢脸。

如此一来,三皇子指定会受到牵连。大皇子也等于失去一个有力的臂膀,跟自己竞争起来,会少了很多优势。

这其中暗含的,包括一些后续事情,三皇子自然是看不清楚。可是,却无法逃过陶易武的眼睛。

轻轻摆手,对着三皇子微微一笑。“没事,刚好可以借助这个机会,来立威!”

话是这么说,陶易武还是为三皇子感到一丝担忧。

身在皇室,帝王之家,三皇子这样的淳朴性格,只怕很难存活。不是沦为被人利用的工具,就是惨遭他人毒害。

现在,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大皇子心机阴险,只怕三皇子已经成为他利用的工具。二皇子心生不满,为人更是凶险毒辣,一直想找机会除掉三皇子。

或许,只有舍弃三皇子这个身份,才能让他更好地存活下去。

当然,这只是陶易武的个人想法,不是他所能左右的。

不过,既然已经认了三皇子这个弟子,就决然不会任由他人迫害。

陶易武冷冷的看了达瑞一眼,道:“不知达瑞公子想跟我比什么?”

达瑞阴笑一下,“我们今天到场的六大公子,各有一个看家本领。今日就跟陶尊师好好探讨一下,互相学习。”

宗一舟、沐泓、史轲、康乾、端木都豁然站起身来,除了端木对着陶易武拱手施礼之外,其余几人都是一脸的嘲笑之意。

宗一舟上前一步,大声道:“我最擅长弯弓射箭,咱们就比试一下弓箭之术。”

朝着陶易武耻笑一下,朗声大喝一声:“来人,五百米外摆上九个箭靶!”

顿时,穿过溪流,浮桥,和一片荷叶池塘,于五百米外的空地上,摆起了九个箭靶,并排一列,每隔箭靶相隔十米。

宗一舟取出一张碧绿色的弓,九支箭一起搭在弓箭上。拉至圆满,手陡然一放。九支箭羽飞速驶去,各自分散开来,在空中划出九道轨迹。

“住手!黑胖子,你可知道那位是谁?我告诉你,那就是大名鼎鼎的陶易武尊师!”达瑞小看了陶易武一眼。“陶尊师,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陶易武双眼一眯,冷视对方,冰冷的吐出几个字:“没错,我们又见面了!”

“还记得三年前,在圣灵城荒野之地,陶尊师差点被一掌击杀。不知道,三年过去了,伤势可曾痊愈?”

达瑞奸笑一声,故意在众人面前提起过往之事,犹如揭陶易武的伤疤,让他痛不欲生。

陶易武不自觉的将手掌握起,那是他心中曾抹不去的痛。

三年前的荒野之地,差点就成了自己的葬生之所。若不是廉毅和副院长及时赶去,估计自己真的要横尸荒野。

“不牢达瑞公子惦记,如今斩杀你,想必也是易如反掌!”

既然对方故意提及此事,想让自己难堪。那自己还在乎什么,更不需要给对方留面子。

陶易武这一句话,顿时引发很大的轰动。

所有人都纷纷看向这边,看向白衣少年陶易武。

虽然陶尊师的大名听说过,可是具体的实力知道的人就不多了。石雕尊师,往往实力都不会太强。

居然敢跟达瑞当面叫板,还扬言可以斩杀对方。这已经不是一般的胆大妄为,而是极端的狂妄无边!

八大公子,哪一个不是实力极强之人,达瑞早已是灵教初级修为。

不到三十岁,年仅二十五六的灵教初级,已经让很多人望尘莫及。廉毅也早就成为了灵教初级,八大公子可不只是一个虚名,更是一种实力被认可的尊重。

达瑞直接怒极而笑,“好,陶尊师果然好魄力!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如何轻易斩杀我。”

黑胖子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实力背景,都无法跟达瑞相比。

眼下这么一个很好的表现机会,怎么能轻易放过。

“达瑞公子,这等跳梁小丑,哪还需要公子亲自动手。一个石雕尊师,就算在石雕界牛叉。可是,在我们灵修眼中,一文不值,就是一堆粪土!”

黑胖子的话语,让达瑞很是满意,有些赞赏性的看了他一眼。

就这一个眼神,让黑胖子更加的卖力起来。今日不给陶易武一点颜色看看,他黑盘子誓不为人。

可悲的是,天底下就有这样的跳梁小丑。明明实力不咋滴,却还喜欢极力讨好他人,结果往往是自讨苦吃!

黑胖子一把抓起落在地上的长刀,露出凶狠的目光,吼道:“小子,我可不管你是什么陶尊师还是李尊师,在我看来,都是死人!”

“滚!”

陶易武大喝一声,音波之上,暗含着灵宗高级的强大气息。当场,让黑胖子口鼻出血,内脏更是被严重震伤。

黑胖子身形不自觉的向后倒退几步,跌坐在地上,露出惊恐的表情。

同样的,其他人也都惊恐的看向陶易武。

黑胖子是灵宗初级,要想单拼一字吼出,就将对方震伤。最起码也需要强出好几个等级才行,至少也得是灵宗巅峰,甚至是灵教初级。

此刻,陶易武的气息散发出来,灵宗高级修为!

再次让很多人傻眼,只是灵宗高级修为而已,居然可以将灵宗初级,一吼之力震伤,太有些不可思议了。

达瑞当即站起身来,怒喝一声,“陶易武,你也太狂妄了。你只不过是一个石雕师而已,真要是论身份地位,你又算什么?有何资格在这里张狂!”

此刻,三皇子已经来到了会场,达瑞也不好继续发作,狠狠的看了陶易武一眼。露出一个警告:这次算你走运,下次就没那么幸运了!

陶易武可是看的明白,你想这样算了,下次再针对自己。可惜,自己却不跟你这样完事!

三皇子不知道先前这里发生的情况,仍旧笑吟吟的道:“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不过,在群英会真正开始之前,我想要隆重给大家介绍一个人。”

很多人都猜到了三皇子身旁那个空着的座椅,能这么近距离的挨着三皇子,可不是一般人物。就是八大公子,都没这个资格坐在那个位置上。

“他就是我刚拜的师傅,陶易武陶尊师!”

三皇子说完,看了下方一眼,大声喊道:“师傅,您怎么坐那里了?来前面,这里才是您的座位!”

本来陶易武不想这样出现在大家面前的,可是达瑞的嚣张气焰,已经激起了陶易武的怒火。

于是,陶易武昂首挺胸,阔步走向三皇子身旁那个最高贵的座位上。湘云也跟着沾光,在众目睽睽之下,紧跟陶易武身后。

很多人都吃了一惊,原来那个座位居然是为他留的!

没想到,陶易武居然还是三皇子的师傅!

这个辈分,高的有些让他们,接受不了??????

大都是同龄人,相比较而言,陶易武还要更小一些,如今也不过只有二十岁。

可是,陶易武所站的高度,已经让他们开始仰视了。

最难以接受的当属达瑞了!

陶易武就坐在那个最显眼的位置上后,冷笑的看了一眼愤怒不已的达瑞,“达瑞公子,刚才你不是说我论身份地位,都没资格在这里狂妄。”

“那你说,现在我有没有这个资格!”

达瑞脸色再一次变成了猪肝色,短短一个月不到,这已经是自己第二次栽在陶易武的手里。

两次争锋,都是达瑞落入下风,被陶易武欺压着,翻不过身来。

明明只是一个没有身份地位的贱民,却偏偏欺压到贵族之人的头顶上,这让达瑞实在无法忍受。

“真要有本事,去参加天才争霸战,看看还能不能笑到最后!”

私下里,各大贵族都在小声议论纷纷。陶易武是平民的代表,为贵族子弟所不耻。

可是,陶易武居然成为三皇子的师傅。让他们心生嫉妒,不管跟陶易武有没有直接仇恨,都看他不顺眼。

“各位,今天举行这个群英会的目的只用一个,就是为了后天的天才争霸战,提前做个热身。”三皇子环视四周,朗声说道。

“不瞒各位,我师父不仅石雕技艺超群,实力也很强大,此次也要参加天才争霸战。”

三皇子这么说,只是想在众多达官贵族之人面前,尽可能的抬高陶易武,受到各方的尊重。

可惜,三皇子毕竟处世尚浅,性格也比较淳朴,很难看透这些贵族子弟们的内心。

他的想法是好的,可是结果却是适得其反。

非但这样一来,没有起到相应的效果。反而还引来众多贵族们的嘲笑,甚至别有用心之人还抓住了这个机会,想趁机发难。

达瑞绝对是其中一个!

“三皇子,陶易武尊师既然也要报名参加天才争霸战,看来定是具备一定实力的。不如,我们就此讨教一番,也好相互增加见识。”

达瑞一句话,立即引起各大贵族的响应,纷纷表示支持。

这个结果,有些出乎三皇子的预料。不是他想象的那样,按照他的想法,在他说完这些话后,不应该是这样的局面。

三皇子有些发愣了,悄悄看了陶易武一眼,略带歉意。“师傅,我是不是说错话了,给您招来了麻烦。”

陶易武可是看的清楚明白,在处世之道上,他远远超过差不多同龄的三皇子太多。这些人都是借机冲自己来的,当然,还有一部分貌似是冲着三皇子来的。

根据观察,陶易武猜测道,有相当一部分人对三皇子并不狂热。隐隐之中,还有些许针锋相对的感觉。

他们这些人应该是暗中投靠二皇子的人,三皇子虽然不具备争夺帝王之位的资格,但是跟大皇子平日里走的比较近一些。

所以,应该引起了二皇子的敌视。能够有机会打压一下三皇子,也算是片面的打压了大皇子。

只是,这些贵族不敢明目张胆的跟三皇子公开争斗,但是可以抓住三皇子身边的一些漏洞破绽,借此打击。

无疑,陶易武就是一个最佳人选。

只要想办法让陶易武惨败,身为徒弟的三皇子指定也会很难堪。这样,打压三皇子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二皇子就可以借题发挥,参三皇子一本,说他无视皇室的尊严,随便拜一个蝼蚁为师,是在给皇室丢脸。

如此一来,三皇子指定会受到牵连。大皇子也等于失去一个有力的臂膀,跟自己竞争起来,会少了很多优势。

这其中暗含的,包括一些后续事情,三皇子自然是看不清楚。可是,却无法逃过陶易武的眼睛。

轻轻摆手,对着三皇子微微一笑。“没事,刚好可以借助这个机会,来立威!”

话是这么说,陶易武还是为三皇子感到一丝担忧。

身在皇室,帝王之家,三皇子这样的淳朴性格,只怕很难存活。不是沦为被人利用的工具,就是惨遭他人毒害。

现在,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大皇子心机阴险,只怕三皇子已经成为他利用的工具。二皇子心生不满,为人更是凶险毒辣,一直想找机会除掉三皇子。

或许,只有舍弃三皇子这个身份,才能让他更好地存活下去。

当然,这只是陶易武的个人想法,不是他所能左右的。

不过,既然已经认了三皇子这个弟子,就决然不会任由他人迫害。

陶易武冷冷的看了达瑞一眼,道:“不知达瑞公子想跟我比什么?”

达瑞阴笑一下,“我们今天到场的六大公子,各有一个看家本领。今日就跟陶尊师好好探讨一下,互相学习。”

宗一舟、沐泓、史轲、康乾、端木都豁然站起身来,除了端木对着陶易武拱手施礼之外,其余几人都是一脸的嘲笑之意。

宗一舟上前一步,大声道:“我最擅长弯弓射箭,咱们就比试一下弓箭之术。”

朝着陶易武耻笑一下,朗声大喝一声:“来人,五百米外摆上九个箭靶!”

顿时,穿过溪流,浮桥,和一片荷叶池塘,于五百米外的空地上,摆起了九个箭靶,并排一列,每隔箭靶相隔十米。

宗一舟取出一张碧绿色的弓,九支箭一起搭在弓箭上。拉至圆满,手陡然一放。九支箭羽飞速驶去,各自分散开来,在空中划出九道轨迹。

“住手!黑胖子,你可知道那位是谁?我告诉你,那就是大名鼎鼎的陶易武尊师!”达瑞小看了陶易武一眼。“陶尊师,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陶易武双眼一眯,冷视对方,冰冷的吐出几个字:“没错,我们又见面了!”

“还记得三年前,在圣灵城荒野之地,陶尊师差点被一掌击杀。不知道,三年过去了,伤势可曾痊愈?”

达瑞奸笑一声,故意在众人面前提起过往之事,犹如揭陶易武的伤疤,让他痛不欲生。

陶易武不自觉的将手掌握起,那是他心中曾抹不去的痛。

三年前的荒野之地,差点就成了自己的葬生之所。若不是廉毅和副院长及时赶去,估计自己真的要横尸荒野。

“不牢达瑞公子惦记,如今斩杀你,想必也是易如反掌!”

既然对方故意提及此事,想让自己难堪。那自己还在乎什么,更不需要给对方留面子。

陶易武这一句话,顿时引发很大的轰动。

所有人都纷纷看向这边,看向白衣少年陶易武。

虽然陶尊师的大名听说过,可是具体的实力知道的人就不多了。石雕尊师,往往实力都不会太强。

居然敢跟达瑞当面叫板,还扬言可以斩杀对方。这已经不是一般的胆大妄为,而是极端的狂妄无边!

八大公子,哪一个不是实力极强之人,达瑞早已是灵教初级修为。

不到三十岁,年仅二十五六的灵教初级,已经让很多人望尘莫及。廉毅也早就成为了灵教初级,八大公子可不只是一个虚名,更是一种实力被认可的尊重。

达瑞直接怒极而笑,“好,陶尊师果然好魄力!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如何轻易斩杀我。”

黑胖子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实力背景,都无法跟达瑞相比。

眼下这么一个很好的表现机会,怎么能轻易放过。

“达瑞公子,这等跳梁小丑,哪还需要公子亲自动手。一个石雕尊师,就算在石雕界牛叉。可是,在我们灵修眼中,一文不值,就是一堆粪土!”

黑胖子的话语,让达瑞很是满意,有些赞赏性的看了他一眼。

就这一个眼神,让黑胖子更加的卖力起来。今日不给陶易武一点颜色看看,他黑盘子誓不为人。

可悲的是,天底下就有这样的跳梁小丑。明明实力不咋滴,却还喜欢极力讨好他人,结果往往是自讨苦吃!

黑胖子一把抓起落在地上的长刀,露出凶狠的目光,吼道:“小子,我可不管你是什么陶尊师还是李尊师,在我看来,都是死人!”

“滚!”

陶易武大喝一声,音波之上,暗含着灵宗高级的强大气息。当场,让黑胖子口鼻出血,内脏更是被严重震伤。

黑胖子身形不自觉的向后倒退几步,跌坐在地上,露出惊恐的表情。

同样的,其他人也都惊恐的看向陶易武。

黑胖子是灵宗初级,要想单拼一字吼出,就将对方震伤。最起码也需要强出好几个等级才行,至少也得是灵宗巅峰,甚至是灵教初级。

此刻,陶易武的气息散发出来,灵宗高级修为!

再次让很多人傻眼,只是灵宗高级修为而已,居然可以将灵宗初级,一吼之力震伤,太有些不可思议了。

达瑞当即站起身来,怒喝一声,“陶易武,你也太狂妄了。你只不过是一个石雕师而已,真要是论身份地位,你又算什么?有何资格在这里张狂!”

此刻,三皇子已经来到了会场,达瑞也不好继续发作,狠狠的看了陶易武一眼。露出一个警告:这次算你走运,下次就没那么幸运了!

陶易武可是看的明白,你想这样算了,下次再针对自己。可惜,自己却不跟你这样完事!

三皇子不知道先前这里发生的情况,仍旧笑吟吟的道:“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不过,在群英会真正开始之前,我想要隆重给大家介绍一个人。”

很多人都猜到了三皇子身旁那个空着的座椅,能这么近距离的挨着三皇子,可不是一般人物。就是八大公子,都没这个资格坐在那个位置上。

“他就是我刚拜的师傅,陶易武陶尊师!”

三皇子说完,看了下方一眼,大声喊道:“师傅,您怎么坐那里了?来前面,这里才是您的座位!”

本来陶易武不想这样出现在大家面前的,可是达瑞的嚣张气焰,已经激起了陶易武的怒火。

于是,陶易武昂首挺胸,阔步走向三皇子身旁那个最高贵的座位上。湘云也跟着沾光,在众目睽睽之下,紧跟陶易武身后。

很多人都吃了一惊,原来那个座位居然是为他留的!

没想到,陶易武居然还是三皇子的师傅!

这个辈分,高的有些让他们,接受不了??????

大都是同龄人,相比较而言,陶易武还要更小一些,如今也不过只有二十岁。

可是,陶易武所站的高度,已经让他们开始仰视了。

最难以接受的当属达瑞了!

陶易武就坐在那个最显眼的位置上后,冷笑的看了一眼愤怒不已的达瑞,“达瑞公子,刚才你不是说我论身份地位,都没资格在这里狂妄。”

“那你说,现在我有没有这个资格!”

达瑞脸色再一次变成了猪肝色,短短一个月不到,这已经是自己第二次栽在陶易武的手里。

两次争锋,都是达瑞落入下风,被陶易武欺压着,翻不过身来。

明明只是一个没有身份地位的贱民,却偏偏欺压到贵族之人的头顶上,这让达瑞实在无法忍受。

“真要有本事,去参加天才争霸战,看看还能不能笑到最后!”

私下里,各大贵族都在小声议论纷纷。陶易武是平民的代表,为贵族子弟所不耻。

可是,陶易武居然成为三皇子的师傅。让他们心生嫉妒,不管跟陶易武有没有直接仇恨,都看他不顺眼。

“各位,今天举行这个群英会的目的只用一个,就是为了后天的天才争霸战,提前做个热身。”三皇子环视四周,朗声说道。

“不瞒各位,我师父不仅石雕技艺超群,实力也很强大,此次也要参加天才争霸战。”

三皇子这么说,只是想在众多达官贵族之人面前,尽可能的抬高陶易武,受到各方的尊重。

可惜,三皇子毕竟处世尚浅,性格也比较淳朴,很难看透这些贵族子弟们的内心。

他的想法是好的,可是结果却是适得其反。

非但这样一来,没有起到相应的效果。反而还引来众多贵族们的嘲笑,甚至别有用心之人还抓住了这个机会,想趁机发难。

达瑞绝对是其中一个!

“三皇子,陶易武尊师既然也要报名参加天才争霸战,看来定是具备一定实力的。不如,我们就此讨教一番,也好相互增加见识。”

达瑞一句话,立即引起各大贵族的响应,纷纷表示支持。

这个结果,有些出乎三皇子的预料。不是他想象的那样,按照他的想法,在他说完这些话后,不应该是这样的局面。

三皇子有些发愣了,悄悄看了陶易武一眼,略带歉意。“师傅,我是不是说错话了,给您招来了麻烦。”

陶易武可是看的清楚明白,在处世之道上,他远远超过差不多同龄的三皇子太多。这些人都是借机冲自己来的,当然,还有一部分貌似是冲着三皇子来的。

根据观察,陶易武猜测道,有相当一部分人对三皇子并不狂热。隐隐之中,还有些许针锋相对的感觉。

他们这些人应该是暗中投靠二皇子的人,三皇子虽然不具备争夺帝王之位的资格,但是跟大皇子平日里走的比较近一些。

所以,应该引起了二皇子的敌视。能够有机会打压一下三皇子,也算是片面的打压了大皇子。

只是,这些贵族不敢明目张胆的跟三皇子公开争斗,但是可以抓住三皇子身边的一些漏洞破绽,借此打击。

无疑,陶易武就是一个最佳人选。

只要想办法让陶易武惨败,身为徒弟的三皇子指定也会很难堪。这样,打压三皇子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二皇子就可以借题发挥,参三皇子一本,说他无视皇室的尊严,随便拜一个蝼蚁为师,是在给皇室丢脸。

如此一来,三皇子指定会受到牵连。大皇子也等于失去一个有力的臂膀,跟自己竞争起来,会少了很多优势。

这其中暗含的,包括一些后续事情,三皇子自然是看不清楚。可是,却无法逃过陶易武的眼睛。

轻轻摆手,对着三皇子微微一笑。“没事,刚好可以借助这个机会,来立威!”

话是这么说,陶易武还是为三皇子感到一丝担忧。

身在皇室,帝王之家,三皇子这样的淳朴性格,只怕很难存活。不是沦为被人利用的工具,就是惨遭他人毒害。

现在,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大皇子心机阴险,只怕三皇子已经成为他利用的工具。二皇子心生不满,为人更是凶险毒辣,一直想找机会除掉三皇子。

或许,只有舍弃三皇子这个身份,才能让他更好地存活下去。

当然,这只是陶易武的个人想法,不是他所能左右的。

不过,既然已经认了三皇子这个弟子,就决然不会任由他人迫害。

陶易武冷冷的看了达瑞一眼,道:“不知达瑞公子想跟我比什么?”

达瑞阴笑一下,“我们今天到场的六大公子,各有一个看家本领。今日就跟陶尊师好好探讨一下,互相学习。”

宗一舟、沐泓、史轲、康乾、端木都豁然站起身来,除了端木对着陶易武拱手施礼之外,其余几人都是一脸的嘲笑之意。

宗一舟上前一步,大声道:“我最擅长弯弓射箭,咱们就比试一下弓箭之术。”

朝着陶易武耻笑一下,朗声大喝一声:“来人,五百米外摆上九个箭靶!”

顿时,穿过溪流,浮桥,和一片荷叶池塘,于五百米外的空地上,摆起了九个箭靶,并排一列,每隔箭靶相隔十米。

宗一舟取出一张碧绿色的弓,九支箭一起搭在弓箭上。拉至圆满,手陡然一放。九支箭羽飞速驶去,各自分散开来,在空中划出九道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