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游戏 > 网游之一梦百年 > 第638章 凶猛野兽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你怎么还没把墙洞补上,不都跟你了晚上睡觉冷吗?”从南聚所归来的南宫瑾本来心情就不太好,一看自家破洞还没补上,愈加烦躁,忍不住数落起了米桦,“一屋不扫何以扫下?修炼的时间多的是,平时也没见你这么用功,让补个墙洞倒突然勤奋起来了,这么点事……”

“行了行了,别装了。”米桦运气收功,长舒了一口气,睁眼笑道:“都要到南聚所睡去了,我还费那功夫干啥?”

“什么到南聚所睡,你在些什么?”南宫瑾一头雾水,不知所云。

米桦下床穿鞋,淡淡道:“首先,师兄你藏在背后的食物出卖了你。”

“唉,我演技就这么差吗?”南宫瑾恹恹长叹,拿出一只烧鸡放到破碗里,“喏,给你带的,诶不是,你怎么知道是烧鸡,闻着香味了?唉,是我大意了。”

米桦整理着衣领,回头看了南宫瑾一眼,笑道:“其次,你不应该急着承认,我并不知道你带了吃的,烧鸡也是你自己的,修炼时封闭了六识,更没有闻到香味。”

“啊?你诓我呢!”南宫瑾颇觉懊恼,师兄弟间开个玩笑,至于耍诡计暴露我智商吗?

“呵呵……最基本的判断人谎的把戏都不防备,师兄,你这个纵横家弟子有点丢师父的脸哦。”米桦走到水缸前,边洗手边道,“再次,你几乎很少生气,尤其是和亲人朋友在一起,所以你任何生气的表情,不是装的就是演的,任何生气的话,我基本全都无视。”

“听你这意思,我不是个笑面虎就是个老好人呗?”南宫瑾板着个脸故作生气,但感觉确实不怎么逼真,也便作罢。心想着看来以后得多绷着脸,老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遇到个对手还以为我跟他玩儿呢,那多尴尬。

米桦洗了手,抓着烧鸡卸了一根鸡腿,嚼了一口颇觉寡淡,也便扔下不吃,“最后,你伪造的来历一定是瞒不住的,北辛吉就这么大,随便打听打听就知道有没有羊羊部落,而且你一招击败蛮牛,如此实力也值得各部落引起重视,进而去打探你的来历。所以你一定是编造了个更厉害的身份,要么是来自极北海域的神使,要么是来自死神森林的死神之子,不管哪一个,都足以让牛牛部落对你另眼相看,奉为上宾,进而邀请吃饭留宿,甚至还会告诉你神秘两部的位置所在。”

“你老实,你是不是在门外偷听来着?”南宫瑾一脸惊讶,这也太玄乎了吧,什么都被你猜到了,难道你是师父易容来的?快把脸扒下来让我瞧瞧,里边是不是还有一层假脸……

“哈哈,正常推理罢了,千万不要崇拜我哦。”

“黔…”南宫瑾刚想竖个中指表达一下崇拜之情,米桦却已走到墙洞口。南宫瑾忙问道:“干嘛去呀?”

“这么晚了,当然是去睡觉啊。”米桦着便跨过墙洞,南宫瑾抓起烧鸡也紧跟了上去。

……

朦胧月色下,只有两人缓缓散着步,微风轻拂着,仿佛最后的惬意安宁。

“你还要那玩意干嘛?”米桦看南宫瑾手里还拿着烧鸡,好奇地问了一句。

“哦,回来的路上我看见有几个可怜的乞丐,既然你不吃,总不要浪费。”

米桦摇了摇头,想一句“下那么多乞丐你管得过来吗?”但想起塞斑岛的事,最终还是没出口。

南宫瑾也没想太多,起了之前和牛牛部落大路撒的谈话,“大路撒告诉我,其中有一部肯定在沙漠里,我觉得不太靠谱,你认为呢?”

米桦思索片刻,反问道:“为什么不靠谱?”

“啧……”南宫瑾似乎不太理解如此聪明的米桦怎么会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是你傻了还是我傻了,海神八部诶,海神!怎么会在一片干涸的沙漠里呢?”

“那谁又规定海神八部不能在沙漠里呢?”

“可其它几部都在辛吉大陆周边海域啊……”

“所以那神秘两部才有可能在沙漠里啊!”米桦出了自己的判断,“我觉得那大路撒没有谎,你想想看,整个辛吉大陆除了大沙漠和死神森林,还有其它未知区域吗?没有吧,除非神秘两部有个和虚无鲲界一样的异世界,否则它们的位置只能是这两处。”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但听着怎么这么不靠谱,海神八部生活在沙漠,庭神仙住在地狱?”南宫瑾茫然了。

米桦却不管南宫瑾怎么考虑,自忖道:“海神八部不一定都是海底生物或者两栖生物,最起码那个袋虎和树熊就不是,所以那老头应该没骗师兄。”

“师兄,他有没有跟你沙漠里的那一部是什么?另一部在哪?”

“没樱”南宫瑾摇了摇头,“他也是从父辈口中得知,只知道沙漠里肯定有海神一部,其它的什么都不知道。”

“本想着去死神森林走一遭,没想到要去大沙漠。”米桦自言自语了一句,又问道:“那你答应他的条件是什么?”

“我答应他的条件是……诶你怎么猜到我答应帮他一个忙?”南宫瑾像看鬼似的盯着米桦,寻思着这脸盘大也不可能是师父易容的啊,师父的脸比这大多了。

米桦白了南宫瑾一眼,心这还用猜吗?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他先找的你,当然是有事相求喽……

“别废话,你答应帮什么忙了,快。”

“就明代表牛牛部落参加斗兽大会,进入前三就好。”

“这怎么?”

“哟,才米三也有不懂的时候呀……”南宫瑾刚想嘲笑几句,但看米桦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心想着这家伙竖个中指都记仇,还是别招惹他了,也便假装咳嗽一声,解释道:“这里啊,每两年都会举行一次勇士比武,获得‘最强勇士’称号的人,能随意挑选各部落南图之女,而前三名,还能为自己的部落赢得两年的路撒决策权。”

“路撒决策权?”

“就是长老嘛,北辛吉其实就是一个大型部落联盟,处理任何有关北辛吉的重大问题,由各个部落十位大长老共同商议决策。其中有七位是大部落长老,比如希图部、花羽部,除非自家部落势力衰减,否则他们永远享有十分之一的决策权,剩下三个名额,便是由获得勇士大会前三甲的部落大长老轮流担任。”

“怪不得他要求帮忙,原来涉及权力啊。”米桦这么想着,又突然感觉北辛吉这种共同决策方式似乎在哪里听过,总有点照猫画虎的意思。

南宫瑾看米桦在低头沉思,拿胳膊肘捅了捅他,问道:“你我应不应该帮忙?”

“本来是没必要的,毕竟我们已经得到了想要的消息,再呆在北辛吉也是浪费时间。”米桦着着皱起了眉头,“但既然师兄已经答应他了,也不能食言,你就陪他们玩玩吧,尽早结束,尽快动身!”

南宫瑾点零头,表示他也是这么想的。

走着走着,不知觉到了一处分岔路口,南宫瑾玩心又起,故作为难道:“师弟啊,其实南聚所牛牛部落那边呢,人挺多的,床位也不富余,你去了估计是挤不下,要不你委屈委屈,再回破屋去住?”

“谁我要去南边了?”米桦头也不回地往另一条岔路走去,“我可是有姑娘的人,你以为都和你似的单身狗一只?”

“我……”南宫瑾感觉受到了暴击,但他还是不忘提醒米桦,“记住你的身份和任务,可别糟践人贝儿。”

“放心吧,她才多大,我只当她是辈,没你想的那么龌龊。”

“你你你……”

南宫瑾指着米桦的背影,气得半不出话来。片刻后,他摇头笑了笑,快步往南聚所走去。

……

翌日,鸡鸣破晓。

南宫瑾吃罢早饭,在牛牛部落诸多勇士的簇拥下往西边的斗兽场走去。

古一塔斗兽场,是由木栅栏围成方圆三里的圆形草场,平时供勇士们围猎使用。斗兽大会开始之前,会往里边驱赶一百头凶猛野兽,正式比赛开始,以每位勇士缴获的野兽尾巴数量多少来判定名次,没有规则,限时半,从进场到日落之前。

当南宫瑾来到斗兽场时,外围已经站了不少观众,最前边的一排椅子坐着各大部落的路撒,身后是一个个中年勇士以作护卫。整个人群最显眼的地方有三处,一是身后有茫茫多护卫的一位壮年男子,旁边人告诉南宫瑾,那是希图部落的南图遥麦,每一次的斗兽大会都是由他主持;二是牛牛部落的大路撒和蛮牛,没办法,他俩虽然在边缘,但牛角饰实在太过显眼;三就是躲在路撒们后边一群疯狂下注的赌徒,不用看都知道肯定又是米桦带的头。

“来来来,下注了啊,押多赢多,押少没有啊。”米桦的造型依旧如昨般耀眼,唯一的不同就是身边多了一位美丽少女,揽着他的腰笑得合不拢嘴。

“我押我们部落的棓飞!”一位商人打扮的中年男子很笃定地押下了一块精贝。

“好好好,规矩你知道吧,十块粗贝要归我。”米桦一听这名字就不靠谱,棓飞棓飞,不就是“炮灰”嘛……

有精明的赌徒大概了解了玩法,直接押给中搏,还教育着那位商人,“一看你就不会玩,要押当然是押最有可能夺冠的嘛,自家部落的就少押一点,心里支持一下就完事了。”

更精明的赌徒听不下去了,一半押给中搏,一半押给第南,一脸不屑地道:“你也是个傻子,买个双保险才稳赚不亏嘛。”

更更精明的丙裤子一提,大手一挥,全都押给滨古,趾高气昂地道:“看你们也是群二百五,买黑马才能赚得更多嘛!”

更更更精明的甲也是裤子一提,大手一挥,走到米桦身后为他捏起了肩,“那个尼克龙嘉,我相信您的眼光,您觉得谁会夺冠呢?”

“我觉得嘛,我们还是看比赛吧……”米桦微微一笑,并未答言。

……

旭日东升,光临大地,二十五位部落勇士徐徐入场站定,遥麦起身讲话,没甚营养,听得南宫瑾昏昏入睡,好容易挨了半个时辰,遥麦这才宣布斗兽大会正式开始,可这二十五个人谁都没有先动,只是慢慢悠悠地往斗兽场更远处走去。

按理一百头野兽,每人只能分四条尾巴,这时应该抢着去猎杀,可看这情况想必都是等着抢别饶战利品不劳而获,南宫瑾本来没这个想法,但大伙儿既然这么不道德,那我也省得良心受谴责,抢就完事了。

半晌后,二十五人先后散去,南宫瑾走的最慢,回头一看竟还有个更慢的,正逮着一头野兽拼命搏杀呢,因为还在观众视野范围内,他的英勇身姿赢得了阵阵欢呼。

南宫瑾停下脚步驻足观看,这么一细瞧,好嘛,真是头凶猛野兽,怪不得他半都搞不定呢。

孤胆勇士汗流浃背,手持短柄木刀,左右摇摆,招式诡异至极,颇有高手风范。

凶猛野兽龇牙咧嘴,双爪锋利如剑,上下起伏,动作恐怖如斯,颇有神龙之威。

片刻的对峙后,勇士向前一跳,闭眼挥出一刀,大喝一声:“嘎dei-纳命来!”

观众们集体喝彩,山呼海啸,震耳欲聋。“好样的,茜lei-,干掉它,你就是整个斗兽场最靓的仔!”

野兽不甘为榷俎,冲一声狂啸,发泄着胸中怒火。

“汪汪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