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海贼王的副船长 > 第108章 魔女再现?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但是,”索隆淡淡地说:“既然他现在挑起这个话题的话,就说明当年那场战争并没有那么简单。天』籁『小说ww w.23txt.com说不定那个‘嗜血魔女’还没有死,而现在还在这附近……”

“对,那场其实是,我们输了……”站起来的青稚把西服外套搭在肩膀上,毫无感情起伏地说:“而且还是很耻辱地输了,那应该算是海军史上最丢脸的一次败仗吧。但是,为了海军的面子和威信,总部才假造出那些新闻。而且她也像真的死了一样,带着那只眼睛销声匿迹了五年,让海军根本无从查找,所以世人才会认为她是死在海军的追击之下。”

“……”听到这个消息瞬间目瞪口呆的山治、娜美和乌索普互相看了几眼之后,呆呆地看着说着这个惊人消息的青稚。而索隆只是闪过一丝惊讶,随即就冷静下来,而乔巴则大声惊讶地问道:“海军打了败仗???她逃了??真的还是假的??”

“你们太小看了那只眼睛的能力了,当初我们也是因为不清楚那只眼睛的危险才贸然前进,结果才造成了那场败仗……”

“但是你这样说也太扯了吧?”山治叼着烟皱着眉分析:“虽然她的悬赏令金是高了点,能力也诡异了一点,海兵也没有这么弱吧?而且当中不是还有当今的两位大将吗,当中肯定不缺乏恶魔果实的能力者或者其他强大能力的人。一个12岁的女孩哪有可能打得过你们?就算她有很强的能力,但是体力也不可能很强吧?”

“那只眼睛被称为六道轮回之眼,拥有着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的强大力量,也就是拥有着地狱六道的能力,分别是一道-地狱道,二道-饿鬼道,三道-畜生道,四道-修罗道,五道-人间道,六道-天界道。那个女孩在12岁的时候,就已经能够较为熟练地使用那些能力,而且她本身也是恶魔果实的能力者,但是她却把轮回眼觉醒的信息隐藏下来,没让任何人现,”青稚顿了一下,看着那个躲在路飞身后的身影说:“那场战争持续了大约1个小时就结束了,状况很简单,8千海兵在地狱道里几乎全军覆灭,历程没有几分钟、但是她好像也因此受了严重的伤,左眼应该没办法使用了,但是她又不知道服用了什么药剂之类了,强制恢复体力,利用诡计杀了一名中将。并在很早之前就催眠了另一名中将作为棋子,在我和当今大将黄猿和她打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她最终因为体力不支露出一个破绽,从而才让黄猿弄伤了她的腿。原本我们以为可以轻松封印那只眼睛的时候,她安下的那枚棋子毁了那个工具,救走了她。而我和黄猿就被她关在一个青色火焰的笼子里,没办法动弹。所以我清楚地知道她肯定没有死,而现在可能就在这里!”

“骗人的吧……”嘴唇白的娜美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8千海兵全灭…杀了一名中将……控制了一名中将……困住了剩下两名……”。

“一个小时…弄伤了腿……”,而听得有点糊里糊涂的乔巴则忽然像想起了什么是的,眼睛看着躲在路飞身后的安可,视线停留在她的大腿上,它隐约记得从空岛下来的时候它的确亲眼看到过安可的右腿有一个巨大凹下去的伤疤,可是后来仔细看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我在想什么?怎么可能是安可??’,赶紧摇头甩开刚刚的想法,乔巴继续警惕地看着青稚。

“按照你这样的说法,她现在应该跟我们差不多年纪,而且有着容易认出来的血色左眼,但是现在这座岛上并没有符合条件的人吧?”索隆淡淡地看了几眼身后的三个女人,直接将还是小孩的安可排除在外,“在场的有三个女的,一个是小鬼可以忽视,一个是被悬赏的罗宾,还有一个就是现在17岁的娜美,但是她怎么看都没有那么强吧?”

听到这句话的娜美猛地冒出几十个十字架,但还是忍了下来。

“啊,忘了跟你们说一点,那个魔女拥有着可以改变身形性别年龄和容貌的能力,”青稚淡淡地解释道:“所以,你们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是她,也都有可能不是她。”

“stop!!stop!!!!”,感觉到有一点不妥的娜美立刻大喊着打断青稚的话,“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你要说那个魔女在我们这里?这也太吹了吧!虽然这是伟大航路,但是任何事都要讲点证据吧?”

“对啊对啊!!”,乌索普也大声地说:“我们听到的所有关于那个魔女的消息全都是从你这里得到的。就算你是大将,就算你参加过5年前的战争,但是这种事要我们怎么相信?我们的伙伴里有那个魔女,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乔巴也点点头说:“嗯嗯,我们船里才没藏着这么危险的人呢!我们的伙伴全都是很重要的伙伴!!”

听到这句话的路飞只是沉默地揣紧了右拳,往后护住安可的左手也紧紧地按在她的肩上。看着肩上的手,安可只是将右手搭上去,冰冷的温度稍微让路飞冷静了一点。安可无奈地看着周围现在还把自己当作伙伴的人,叹了一口气,‘可惜的是,这艘船上的确载着那个魔女呢……那个杀人不眨眼犯下无数罪行的魔女……’

“自从草帽海贼团成立以来,海军就现了一个有点不可思议的现象,那就是你们的团队居然带着一个十岁的小女孩一起出海。但是不可思议的是,根据看到过或者追击过你们的海兵的报告,你们的团队里有时可以看到她有时却并没有看到她,这种现象你们怎么解释?”

“哈哈,有什么好解释的?”山治摊摊手说:“我们每一次都会把小可爱好好地保护起来,如果让海军知道了那还怎么行?”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你们为什么要保护她?”,青稚淡淡地看着被路飞藏在身后的小人影,“既然她选择跟你们出海,为什么还要躲躲藏藏?”

“因为……”,听到这句话,山治呆呆地眨眨眼睛,不免觉得青稚的话有道理,但是他好像从来都没有怀疑过。

“而且,几乎海军们看到的不可思议现象的地方,你们草帽海贼团都曾经出现在那里。先是罗格镇的房屋之谜,这个消息是被海军总部压下来了,所以你们可能都不知道。几个月前的罗格镇,处刑场附近有一半房屋一夜之间不见了上半部分,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而证据显示,在那之前,你们草帽海贼团曾经出现在那里。”

“这样说来,你是怀疑我们让那些房屋消失之后,在奇迹般地用神秘的能力再现了它们,然后等风头过了的几个月之后,再把它们恢复原来残缺的样子?”索隆淡淡地说着:“我们的确曾经出现在罗格镇的处刑场,但是我们可没有这种能力做出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如果是她的话,这一点小事就轻而易举了,简直就不费吹灰之力,”青稚依旧一副懒散的样子,只是眼睛依旧牢牢地看着后面的人,“其二就是军舰岛,千年龙的确有点稀奇,但是那只不过是高级一点的动物而已。完全不可能全身出蓝色光芒,并且出现黑洞吸收了炮弹之后再反弹回去。根据那时的海兵报告,千年龙出现的时候,草帽海贼团也在那里。而且那个黑洞的战术,五年前我就亲身经历过。”

“说起来,那个时候的确有点诡异,”乌索普点点头说:“但是龙爷是千年的神秘生物,很少有人见过,就算有着神奇的力量也不为过吧……”

“阿拉巴斯坦被神秘火焰烧得连灰都不剩的钟楼就可以忽视了,反正那个时候生了什么,在场的你们你们比我还清楚,最后一个就是,上一次你们空袭海军要塞那巴隆时,那里的司令官给出的报告有点匪夷所思甚至是诡异呢。他说,草帽海贼团是有8个人,但是,”青稚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所有人都可以证明,草帽海贼团里没有小孩的存在!因为没有一个人看见过……”

“这个也可以理解啊好不好~”娜美笑着说:“因为那时候安可一直都藏起来,怎么可能会被人现呢?”

“等…等一下!!”乔巴忽然大声地喊道,随即愤怒地看着青稚说:“为什么你好像每一句话都在怀疑着我们,而且很奇怪的是为什么你总是针对着安可?她只是一个孩子而已啊!”

“说的也是呢,”山治看看手里的报纸,再回头看看‘害怕地’躲在路飞身后的可爱人儿,“虽然除去那只血色左眼和满脸的血污,小可爱的确和那个人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但是这也不能作为海军怀疑小可爱的证据吧?”

“这的确有点荒谬,”索隆紧握着剑柄准备随时抽出剑,“虽然安可的确很强,但是你单凭长得像就认定她是5年前死去的人,这的确没有道理。即使那个人逃了出来也活了下去,但是她和安可的年龄之间相差太大了。”

“最初一开始我不是说过了那个家伙可以轻易地改变自己的年龄身材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吗?你们到底有没有听啊……”有点对他们无语的青稚叹了一口气,烦恼地挠挠头之后说:“我也说过她是恶魔果实的能力者,并且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能力吧……”

“然后呢?”娜美拿着那张没有姓名只有悬赏金的悬赏令,有点奇怪的看着青稚。

“她的恶魔果实能力是水晶,而且五年前她唤出青色火焰捆住我们的工具是……”青稚有意地顿了一下,看着路飞身后藏不起来的被水晶封住的血红色刀刃,“一把全身血红有着诡异花纹的妖刀,可以通过自己的鲜血唤出那被称为‘地狱业火’的神秘火焰。”

“那是……安可的恶魔果实能力和赤月……”娜美呆呆地说一句之后,眼睛就看着安可,其他人的眼睛也黏在她的身上。

路飞紧握的右拳只是松开了又握紧,随即看似随意地松开把草帽抬高一点面无表情地看着青稚:“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什么……”青稚只是站起来上前几步经过索隆和山治,站在路飞前面,“可以把你藏在身后的女孩给我看一下吗,草帽小子路飞。”

左手依旧牢牢地捂住安可不让她乱动,路飞只是冷静地看着青稚:“如果我拒绝呢。”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路飞和青稚两个人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互相冷静地看着对方,完全不肯让步,紧绷的气氛凝满了沉重。

过了没多久,安可轻呼了一口气,灵活地离开路飞的身后,站在他旁边甜笑着看着青稚,神情目光全都是一个1o岁孩子未经世事的单纯天真,还带着一丝面对陌生人的胆怯和害羞,“你一直在说的人是我吗?大将大人~~”

“安可!!”路飞一惊想把她拉回去,却被安可轻轻地拒绝了。微侧过头抬高看着路飞,安可只是露出一抹淡淡的笑:“这位海军大人找的是我呢,船长。先看一下他有什么事吧~~”

路飞沉默地看了她一会之后,点点头。

知道路飞答应之后,安可依旧面不改色地看着青稚,把赤月拿出来之后双手捧着往前伸,“你说的血红色的刀就是这一把吗?大将大人,那么现在有什么办法可以把我的眼睛变成红色呢?这样的话,你不就可以带我回去交差了?”

“别说得那么可怕嘛,小女孩~”看到安可出来,青稚反而后退几步从裤兜里掏出一个装着蓝色液体的透明小瓶子晃了一下,里面的液体轻轻动了动。

‘新的克制轮回眼的工具吗?看起来还挺漂亮的……’无所谓地歪歪头,安可感兴趣地眯了眯左眼。而看到青稚这个动作的其他人则往后退到路飞身后,谨慎地看着那个瓶子。

“这个瓶子里装的东西叫做‘泪’,看起来是液体但是这些却是极其细碎的晶体,散落在空气里的时候,可以互相激荡使周围的空间短暂裂解。这可以简单解除她的伪装,短时间内恢复原本的容貌和身材,”青稚懒洋洋地看着安可说:“如果,你是她的话,就应该知道这会带来什么后果……”

“意思就是如果小可爱是她的话,”山治看着站在最前面的小身影,顿了一下之后才说:“打开那个瓶子之后,小可爱就会变成一位成熟美丽的Lady?”

“可以这么说……”

忽而微风轻起,青草在风中起舞。安可只是微抬起头感受着迎面的风吹,手里握着的赤月上的水晶破碎,尖锐的碎片随风飞舞,掠过站在身后的人。后面的娜美想伸手想抓住飞过的水晶,却现它们全都像有灵性一样绕过了自己的指尖。娜美微微睁大眼睛,伸长手想抓住一片,却是徒劳,她呆呆地看着周围绚丽却像不存在的水晶,紧抿了一下嘴唇,‘怎么回事……那种像要失去再也不会回来的感觉……’

风吹过之后,安可轻抚着赤月艳红的刀身,微笑着看着青稚手里的蓝色瓶子,“那,请你打开它吧,青稚大人……”

“看来过了5年,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到可怕呢……”打开瓶盖,青稚一边把瓶子里的东西一边说:“现在的名字是……安可?听起来挺不错的样子。”

“是吗,谢谢~”,毫无谢意的声音淡淡响起,安可嘴角含笑地看着蓝色晶体飘出,早就决定不再遮掩的她只是安静地看着那些东西飞过自己身边,然后轻轻地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