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海贼王的副船长 > 第103章 被夺走的记忆(1)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03章 被夺走的记忆(1)

《故事衔接:第七十九章:篝火之夜》梦里,依旧是那五个孩子,只是场景不再是惨白的房间,而是切换到一个茂密森林的一个空地里,空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很多穿着同样白色服装的孩子。天籁『小说ww w.『23txt.com

“姐姐?”宝贝地抱紧怀里的兔子玩偶,现在已经7岁的女孩、安琪、疑惑地看着旁边本是同一个实验室的孩子,“为什么要把我们全都带出来?博士好像说过没有允许是不可以出来这里的……”

“没关系了~~”异瞳女孩勾起一抹极淡的笑容,里面满是解脱,“以后不再会有博士这个人了……”

“要行动了吗,姐姐?”九岁的男孩、诺亚、满脸冷漠,漆黑的双眼也只剩寒彻心扉的冷意,只有看向自己旁边的人时才流露出一点温情,但也不过转瞬即逝。

“诺亚,总感觉现在你都快变成面瘫了,一点表情都没有~冷得扎人~~~”,没有回答问题,异瞳女孩反而忽然从嘴角滑落一抹极致天真单纯的微笑,纯粹清澈的双眸也满是无邪,只是从粉唇吐出的字句让人恐惧,“别忘了现在的大人对小孩子的警戒心可是很少的,这样可是很方便我们达到我们的目的……”

“嗯嗯~~”8岁的男孩、翔、可爱地露出小虎牙,笑眯眯地点点头,“我试过好几次,真的很方便的~~诺亚哥,下次你也试一下?”

“姐姐?要帮忙吗?”抓住女孩的衣角,7岁的男孩、莲、满脸崇拜的看着异瞳女孩,完全就是一副对方让他做什么他就会做什么的乖巧模样。

耳边已经隐约听到一些吵闹声,女孩嘴角的笑意加深,微眯了一下满是天真但却掩盖不了残忍的异瞳,“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之所以让你们保持清醒的原因就是需要跟你们说一些事而已……”

忽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四个孩子互相看了几眼之后,就一起看着异瞳女孩。诺亚微皱着眉问:“姐姐,请问有什么事吗?”

“从今晚过后,这个实验室将不复存在。我会想办法送你们以及这些孩子远离这座岛,至于以后的生活怎样,全都取决于你们。独自生活、被普通人家收养或者加入一些阻止都可以,随意。不管你们决定如何,只要记住一点就行,不要去找我,也不要打听关于我的任何信息。即使有人问,也当作完全不认识我,这是我对你们最后的要求!”,话语间冷意加深,女孩左眼瞳孔一直停留在‘六’的数字在孩子们讶异的目光里变成了‘一’字,周围慢慢涌起的白雾模糊了女孩的身形,但却让诡异的异瞳更显魅惑。

“姐姐?”齐声惊呼,孩子们伸出手想抓住她却现自己不知道为何异常困倦,最终还是抵不过浓浓倦意而相继陷入了沉眠。每个人的脸上还残留着沉睡前的惊慌。

本是带着凉意的浓雾此刻带着宜人的温暖,薄毯一般若有似无地覆盖在所有人的身上。慢慢地蹲下身,异瞳女孩把安琪掉在地上的兔子玩偶放回她的怀里,然后再细心地帮每个人都整理好有点凌乱的衣服和头,动作温柔就像是最后的告别。耳边搜寻的声音越来越近,里面清晰可见的着急隐含着让人恶心的感觉。

“下次再见,如若是敌人,记得把我送给你们的命还来!”把这句话传达到在场所有孩子的脑海里,女孩才站起来冷眼看着横七竖八躺倒那里的孩子们,略带不舍地看了一下那几个跟自己熟悉一点的孩子之后,女孩转身就走,森然异瞳已满是决绝。

原本安静的森林此刻已经已经逐渐喧嚣起来,偶尔的惨叫此起彼伏,林间穿梭着的白色身影逐渐染上罪恶的猩红,动作干净利落下手毫不迟疑。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下一秒就成了黑色武器下的冤魂,在触不及防之间只觉得身上一痛,再睁开眼时已是修罗地狱。落日逐渐西沉,最后像是不忍再看这个人间地狱一样收起了所有光辉沉下了海洋,将天的主宰权交给了阴凉的月。最终,几乎隔绝于世的小岛上唯一的白色建筑物在猛烈的爆炸声中破碎,在明亮天地的火光中变成残骸……

…………………………………………………………………

早上,微微晨光从太阳升起之处射出,纯净的蓝色天空上飘着几缕白云,微微泛着涟漪的海面柔和,几只海鸥飞翔在海天之间,偶尔出清脆鸣叫。黄金梅利号悠悠的航行在蔚蓝海面上,划出的波浪在海面上慢慢地散去。

在经过一顿鸡飞狗跳的早餐之后,山治呆在厨房里洗碗,罗宾同样在厨房里看书,乔巴在一边磨药,娜美画着航海图,而乌索普一如既往地倒弄着自己的明,索隆就像往常一样呆在甲板上靠在船舷睡觉,而路飞和安可则在船头那边看着前面,打算休息一会之后继续开展霸气的训练。。

“呐呐~~安可~~~”坐在羊头上的路飞回过头对着坐在羊头附近的安可说:“上次在那个长长的岛屿的时候啊,你是不是踩在空气里啊~那是什么??”

“啊,那个啊~”安可耸耸肩说:“卡普大人教的一种叫做月步的东西哟~~”

“好过分……为什么爷爷不教我……偏心……”

想起以前在卡普大人教导下凄惨的训练,安可苦笑地笑笑:“拜托,说好听一点是教我,其实只是为了无聊找点乐子而已。所谓的教我就是直接把我从悬崖上扔了下去然后让我不依靠其它力量自己上来,而且他经常给我来几次爱的铁拳……”

“果然,爷爷比任何人都可怕…”路飞不自觉地抖了抖之后继续说:“但是啊~~现在爷爷也没有办法来揍我了,啊哈哈哈~~~~”

“那么,今天的霸气训练完之后,我就教你月步吧,这样的话,就算你被人扔进海里也可以踩着空气回来~~~”安可只是笑笑,随即拔出雪恋指着面前的海面,闭上眼睛。正在无聊呆的路飞忽然感觉到周围的温度下降了几度,不自觉地抖了抖:“安…安可……好冷……”

而在甲板上睡觉的索隆同样感觉到阴森的寒冷,猛地站起来跑到船头那里:“生什么了??”

已经知道什么的路飞只是神秘地对索隆“嘘”一声,然后指指安可。而索隆也点点头,随即站在一边抱着手看着安可。

右手握着寒至骨髓的雪色妖刀,安可却面色柔和。忽然雪白刀身泛起晶莹剔透的微微光芒,原本垂下的白色缎带无风自动,紧接着安可忽然睁开双眼拿着雪恋想向着天空一挥,原本没有什么云彩的天空出现了一层厚厚的白云,刚好就笼罩住安可前方的不远处。指着苍穹的白色刀刃往下改为对准波浪起伏的海面,这个动作一完成,不正常出现的白云忽然开始稀稀疏疏地降下了棱形立体的冰片。

“那是什么啊,安可?好好吃的样子~~~”没等安可的回答,路飞就自顾自地伸出手过去接了一片冰片,但是冰片一碰到他的手忽然绽放变成一朵雪白的冰莲花紧紧地黏在路飞的手心里,“啊!!!!好冷啊!!!!!”

把手收回来的路飞跳下船头,不断地甩着手想把那朵莲花弄下来,但是那朵莲花却像有生命一样牢牢地固定在那里。安可睁开眼无奈一笑,直接用雪恋敲碎了那朵莲花。

红着眼眶的路飞不断地揉搓着自己的手,希望暖和回来。看到自讨苦吃的路飞安可刚想笑几声但是看到他好像真的很冷的样子,只好拔出赤月解开水晶唤出一条火蛇围绕在路飞周围,“叫你随便伸手去摸的,现在冷到了吧……”

路飞委屈地扁着嘴说:“好过分,看那个样子这么漂亮我还以为是甜甜的冰棍呢……”

“拜托,从那把妖刀里面哪有可能出现冰棍啊路飞……”索隆无奈地摇摇头,随即看着那些碰到海面就迅变成莲花然后沉浸海里的冰片说:“说起来,那些是什么,安可?”

“新的修炼成果,一碰到任何阻碍物都会变成盛开的莲花然后将猎物牢牢地封在里面,”看着那些美丽但异常危险的冰片和莲花,安可笑眯了眼:“再练几次的话就可以扩大范围了,但是这招在海上好像还没有什么明显的长处,如果在6地上的话就好办多了~~~”

……………………………………………………………………

夜里,黄金梅利号停靠在一座小岛的外海那里,由于海水较浅,黄金梅利号无法前进,所以大家决定等明天的时候才想办法进去。夜安静无声,圆月悬挂在空中。今晚轮到索隆守船,其他人都进入到房间里休息,女生房间里,罗宾正在角落里的一个小书桌那里挑灯读书,娜美已经熟睡了,安可看起来像是躺在床上睡的正香,实际上本体却在一个幻术空间里修炼着。

盘腿坐在全是雪白的空间里,安可轻抬起右手,没过一秒,红色弯月出现在掌心之时雪色妖刀就猛地出现在掌心之中,伸出左手时,同样白色妖刀也在莲花图案出现时几乎一起出现。睁开双眼,左为嗜血的不详之眼,右为紫色的平静眼睛,安可看着手上的两把刀,随即用它们撑着地面站起来,随即前面就忽然出现一个拿着长剑的海兵向着安可冲过来,二话不说直接就砍。

毫不惊讶的安可只是冷静自如地跟他过招,刀光剑影之下招招致人死地,忽然安可直接后空翻往后躲去,双手握着的两把刀忽然消失无影,代替它们的则是一把黑色三叉戟。看到面无表情继续攻向自己的海兵,安可依旧嘴角带笑,三叉戟潇洒一划同样冲了上去。你来我往之际,安可的武器不断地变换着,时而是黑色三叉戟时而是血色刀刃时而是白色刀刃,过了将近半个小时,两人擦身而过然后双方隔着五米的距离站在那里。脸色有点苍白的安可微微皱一下眉头,随即唇角就流出一丝艳红的鲜血,无奈地唤出两把刀把它们放在地上,安可再次盘腿坐下休息。而海兵就像来的时候一样,忽然消失了踪影,毫无疑问,那个海兵不过是一个幻觉。

调息了没多久之后,安可的脸上才恢复了一点血色,抹去唇边的鲜血,安可调皮地伸手拍拍自己的刀之后笑着说:“彻底完成了呢,亲爱的~~~我们现在真是太有默契了~虽然不能持续很久~~~~”

在静谧无声的空间里,只有安可浅到可以忽视的呼吸声以及心跳声。偌大无垠的雪色,漫布了整个眼界,原本纯净的雪白此刻只有让人心累压抑的氛围,看着无穷无尽无声无色的应该被称之为苍穹的地方,仰躺在那里的安可毫无动作,血色左瞳里的数字‘一’也毫无动静,只是雪白的空间忽然变换成一个满是五色鲜花的草原,环境慢慢变得黑暗起来,但是诡异的是花朵居然是闪着七彩的光芒,璀璨星空下开始飘落了粉色樱花雨,莹莹光的樱花瓣梦幻莫测。

微风刮起,阵阵花香萦绕在鼻,姹紫嫣红的花瓣旋转而起,在空中翩翩起舞,在星空下交错缠绵。躺在这个仙界一样的地方,安可只是无聊地在花丛里滚了几下,随即继续呆。躺了好久,才决定出去的安可慢吞吞地捡起自己的刀,如诗如画的空间忽然扭曲一下,美丽景色就融进了黑暗,周围的环境也换回了梅利号里简朴的女生房间,从床上坐起来的安可看了一周围,忽然皱了一下眉头,低声问一边还在看书的罗宾:“罗宾,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并没有被安可吓到,罗宾只是轻声说:“没什么奇怪的,只是航海士小姐好像刚刚做了一个不太好的梦而已……”

继续警惕地看看周围,安可站起来把刀背回身上就慢慢走出去:“你继续在这里就行,我出去看一下,总觉得这艘船有点奇怪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

“我知道了,小心一点……”罗宾点点头,看了一下周围之后,继续看着手里的书。

外面并没有什么异常,远处安静的小岛同样安稳地沉睡在黑夜里。安可疑惑地拍拍头:‘看起来没什么异状,可是这种不自然的感觉是什么??希望不要生什么事才好……’

………………………………………………………………

然而,安可不好的预感还是生了,第二天一早,除了安可和罗宾,其他人全都变得奇奇怪怪的。

一直抱着刀坐在船中央附近的甲板上的安可忽然听到从男声房间里跑出来的乔巴一直惨叫着围着主桅跑来跑去,慌乱地不成样子。

把刀背回身上安可站在船弦上背对着大海,看着乔巴淡淡地问:“生什么事了吗,乔巴?路飞呢?”

猛地听到人声,正在跑着的乔巴猛地身体一僵停在那里,僵硬地扭过头看到安可,过了好几秒之后忽然惨叫着躲在了甲板角落里的一个木桶后面:“别靠近我!!人类!!!虽然你很可爱但是人类还是离我远一点!!!”

乔巴不同寻常的反应让安可起了疑心,但没过多久,路飞、山治和乌索普就66续续地从房间里爬上来了。山治皱着眉看了看周围,最后视线定在安可身上:“这艘破破烂烂的船是你的吗,小Lady?还有这里是哪里?”

“喔!!安可!!!!”唯一正常一点还认识安可的路飞猛地跑过来抱起安可转了几圈之后就放回去大笑着说:“你果然从那场暴风雨里跑出来了!!我一直很担心你!!!”

“暴风雨???”安可心里变得更加沉重。而乌索普还哆哆嗦嗦地躲在主桅后面看着周围。这时,厨房的门开了,罗宾走了出来,而娜美则害怕地躲在她的身后,罗宾略带着急地说:“不好了,航海士小姐她……”

“她们是谁啊,她们也是船长乌索普的部下吗??”路飞好奇地看着他们。

还没等乌索普言,安可就淡淡地指着上面飘扬的海贼旗对路飞说:“路飞,这是你的海贼船,上面的海贼旗不是还戴着你的帽子吗?”

“啊咧,真的耶~~~但是船长乌索普为什么说是他的海贼团??而且还有8千人部下!好厉害啊他~~~”

而看着他们的罗宾皱着眉问:“你们也失去记忆了吗??”

“啊~~我终于明白了坠入爱河无法自拔的那种心情了~~人们总是对散着阵阵光芒的东西情不自禁呢~~”浑身闪闪光的山治猛地不知道从那里拿出那朵鲜艳的玫瑰凑到罗宾和娜美面前:“两位美女,该如何称呼呢~~今晚不知道有没有空吃一顿饭呢~~”

而路飞已经笑到肚子都疼了:“哈哈哈,这个家伙是怎么回事??好有趣啊~~~”

“大家,现在还是先冷静一点再说,等我看一下到底生了什么事再说,”安可无奈地开口,冷静得让人无法拒绝的话语一下子让整个场面安静下来,随即安可看着那个木桶以及木桶后面露出大半个身体的乔巴说:“乔巴,你也出来吧,而且你应该往里躲的。”

乔巴猛地一抖,颤颤巍巍地移动脚步躲了进去。而这时现乔巴的路飞好奇地问:“那是什么啊??”

“鹿吧……”乌索普猜测地说。

乔巴防卫地大吼:“烦死了,人类!我是驯鹿!!”

“说话啦!!!”路飞惊讶地大叫随即就跑向乔巴:“说话啦!!大家快点抓住它!!!”

看到乱哄哄的一群人,安可甜笑着开口:“我不是喊你们冷静一点吗?大、伙~~~”

感到深深寒意的一群人瞬间顿住脚步,石化在那里。满意地点点头之后,安可对罗宾说:“罗宾,你来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

“我知道了,副船长桑~~”罗宾正打算开口解释,但是却被乌索普的大吼阻断了:“什么??你喊这个小鬼做副船长??开玩笑的吧,哈哈哈哈!!!”

山治也同意地点点头:“的确不可能,那个洋娃娃一样脆弱的小Lady应该是某位娇生惯养的千金大小姐,哪有可能是海贼?而且带着个孩子航海的话不过是在玩家家酒而已……”

路飞没有一丝笑容,只是把草帽扣紧遮住自己的眼睛。安可跳下来慢慢地走到两人前面抬头天真地笑着:“玩家家酒吗~~~~”。下一秒,山治和乌索普不知道为何忽然倒在地上,沉重的水晶牢牢地压在他们身上,看着他们讶异瞪大的眼眸,安可依旧不改天真的笑容:“小鬼!就你们现在的身手,一百个都不是我的对手,还是乖乖地闭起你们的嘴巴听罗宾解释吧……”

“好厉害……”乔巴呆呆地看着安可。

而路飞只是爽朗一笑:“哈哈哈哈,安可一直都是很厉害的,而且她都是说到做到的,你们还是不要反抗她的好,以前我和艾斯一起都不是她的对手呢~~~”

“好了,乖乖地听着吧,路飞~~”拉着路飞的手走到一边,安可解开水晶的同时对罗宾点点头。

看到依旧目瞪口呆的山治和乌索普依旧躺在地上,罗宾只是自说自的:“目前我们在伟大航路里面,改不会连这个都忘了吧……”

“真的吗?”路飞一下子激动地看来看去,全身都冒着星星。

乌索普可大惊失色:“你高兴个屁啊!!伟大航路的话那不就是到处都是怪物的魔界吗?普通人听说这里的话都会吓得毛骨悚然吧?”

山治奇怪地看看周围:“可是这里跟别的海洋不是一样吗?”

“航海士小姐,”罗宾对还躲在门后的娜美说:“你手腕上戴着的东西知道是什么吗??”

“我吗??”娜美呆呆地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腕随即惊叫起来:“啊!!这是什么??”

“那是记录指针,在罗盘没办法使用的这片海域是利用岛和岛之间的磁场进行航海,那就是为了辨别清磁场所用的指针,那可是在伟大航路里航行必不可少的东西呢……”

“顺便问一下,大姐,要怎样才能回去,我一定得回去BaLatIe才行的。”

“这是不可能的事,因为我们已经在这片海域上航行很久了。想一个人回去简直就是找死,”,这次安可忽然出声说道:“而且……那个帽子很高的主厨大人已经把你交给了路飞了……”

听到这句话的山治瞳孔一缩:“你说……臭老头他……”

安可点点头继续说:“而且,我们一直乘船航海至今,到昨天才来到这个被珊瑚礁围绕的岛屿……”

娜美立刻激动地大喊:“等一下!!到底我为什么会和这些家伙一起快快乐乐地航海至今??”

安可抬头看着在海风里迎风飘扬的海贼旗:“因为那个!”

看到那个,娜美忽然脸色惨白。而路飞则看着那里高兴地说:“那就是我的海贼旗吗??好酷~~~”

安可笑着说:“那是你自己设计,最后由乌索普画上去的哟~~”

“我画的??什么时候?”呆呆地看着那里,乌索普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果然,”拿下头上戴着的草帽,路飞注视着它淡淡地说:“这我记得,这可是我的宝贝!这是我小时候朋友送给我的重要的宝贝,我向这顶草帽下誓言要招募伙伴当上海贼!”

“什么海贼不海贼的,真是愚蠢的时代!!”娜美忽然大声地说:“不过,我就直说了!你们说的一切都是谎话!!我可是最讨厌海贼的!!喜欢的东西是钱和橘子!!”

看到那样的娜美,安可只是淡淡地开口:“阿龙一伙,一亿的买村费,8年的忍辱负重,对吧,可可西亚村的娜美……”

听到这句话,娜美再次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你…为什么……会知道……”

“很简单,那个鱼人阿龙被路飞打败了,我、索隆、山治和乌索普都是见证人……”

“我也是??什么时候??”山治和乌索普同时讶异地说。

“算是很久以前吧,但是你们全都被打得破破烂烂的~~”安可无奈地耸耸肩,然后指着船顶上面的橘子树说:“你说的橘子应该是那个吧,罗宾。”

“我知道了……”交叉着双手,罗宾轻易地在树上弄出一只手摘了一个橘子下来扔给娜美,这个过程吓得躲在橘子树里的某只驯鹿直接摔了下来,但随即立刻跑去找地方躲了。

“阿龙…被打败了……”娜美呆呆地看着手里的橘子:“这的确是贝尔梅尔姨的橘子,为什么贝尔梅尔姨(养大娜美和诺奇高的退伍女海军,被阿龙当着娜美的面杀死)的橘子会在这里……”

安可笑着说:“原因很简单,是你自己搬上来的~~”

“你和另一个小女孩以及那个贝尔梅尔姨的照片还在房间里,你可以去看一下。”罗宾好心地提醒:“而且里面也还有航海日志……”。娜美立刻转身跑了进去。

“说起来,小Lady,”山治忽然疑惑地说:“你刚刚说的索隆是……”

安可抬头淡淡地说:“既然醒过来的话就不用躲躲藏藏的了,索隆,你也下来吧……”

船体猛地一震,从上头直接跳下来的索隆慢慢站起来冷冷地说:“一大早就吵吵闹闹的你们烦不烦……”

“果然是那个海贼猎人……”山治皱着眉打量着索隆。

“我可没有自称过是海贼猎人,只不过没钱的时候做一两件罢了,只是大家都这样叫我而已,这可不是我的目标……”

“不错你身在这艘船上难道不是瞄上了这艘海贼船吗?”

“谁知道呢,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们是干坏事的海贼吗?”

“索隆,”安可抱着手淡淡地开口:“你先冷静一点,先说明一点就是,你现在也是海贼,而且,你自己的脑袋也值一大笔的钱……”

“我吗?”疑惑地指指自己的脑袋,索隆只是无所谓地说:“你说错了吧,小鬼。我可没有干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只是偶尔抓几个人而已……”

忽然仓库里传来威霸特殊的响声,紧接着娜美就开着威霸惊叫着出来,威霸后还放着一个鼓鼓囊囊的袋子,毫无疑问那就是从空岛拿回来的黄金。威霸直接从乌索普脸上压过去之后就跳到了海里直接朝着不远处的小岛开过去。而没把安可的话放在心里的阿龙也用黑色的头巾把三把刀绑在头上,跳进海里向着小岛游了过去。

“啊,他们走了耶,安可。”路飞疑惑地回头问:“他们真的是我选择的伙伴吗?”

“先让他们冷静一点再说,我迟一点会去找他们的,”无奈地叹叹气,安可拉着一头雾水的路飞带头走进了厨房里:“现在大家跟我进来一下,我要看看你们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