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海贼王的副船长 > 第62章 羊岛的冒险(2)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62章 羊岛的冒险(2)

三天时间里,山顶的船只已经修补好。天籁小说ww『w. 23txt.com三天后的早晨,老人依旧活蹦乱跳地一大早和娜美在下棋,还大口地吃着山治精心制作的甜点。乔巴在屋子里面做药,罗宾正在喂羊,路飞、索隆和乌索普则出去外面搜集食物,山治蹲在简陋灶台隔壁抽烟,而安可坐在隔壁的柴火上抱着两把刀微笑着观察着据说只有三天寿命的老人。

‘真的是只有三天时间吗?今天已经是第四天的早晨了,按照乔巴的说法,这个老爷爷不是应该……’看了一下精神满满的老人,安可只是笑笑。

这时路飞他们已经大丰收地回来了,把串在一起的三条大鱼放在山治面前。路飞大笑着说道:“山治~~我们继续给羊大叔做一顿好吃的呗~~~”山治笑着挽起袖子说:“交给我吧!”

索隆看了一下那个红光满面的老人,低声说到:“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不是说老爷爷只有三天寿命吗?”

“对啊,三天时间太短了……”路飞、山治和乌索普听到这句话。瞬间流出来眼泪,伤心地抱在一起大哭。

“是啊,太短了,一眨眼就过去了……”安可淡淡地开口,跳下柴火把刀背回身上。

听到这句话的路飞他们瞬间收回了眼泪。路飞奇怪地说道:“对啊,可是羊大叔还是活蹦乱跳的……”

山治看了一下老人说:“真的,而且比以前更有精神了……”

这时乔巴拿着一瓶药从屋子里跑出来递给老人说道:“老爷爷,这是今天的药,记得吃啊~”

“我才不要呢,看到药连饭都变的难吃了~”老人直接忽视乔巴蹄子里的药,又走了一步棋,“将军!!”娜美瞬间抱头惨叫出声。

“那个样子看来活三十年都不成问题,”山治对着走过来的乔巴说:“该不会是误诊吧?”

“不…应该不会……”乔巴接着高兴地说道:“可是如果真的是误诊也很好啊~~”

“真不是重点啦!!”乌索普站起来说道:“既然是这样,不管怎样说我都要离开这座岛!”

路飞也点点头:“我想出去冒险~”

“的确,总不能把时间花在这种事上,”安可淡淡地说道,对着正在下棋的娜美大声说道:“娜美,我们要准备出航了……”

“可以再等一下吗??”娜美依旧满脸严肃地盯着棋盘,“我就要赢了……”

“你想下到什么时候啊?”乌索普不耐烦地说:“下棋下得停不了啦?”

“就是停不了啦,我一直输给老爷爷,甚至连船都输给他啦……”娜美拿起一枚棋满脸冷汗。老人在隔壁比着剪刀手,得意地笑着。

“什么????”路飞他们瞬间不冷静了,跑过去娜美身边。

“将军!!”老人再次赢了娜美。“不要!!!!”娜美惨叫着,最后无力地瘫倒在椅子上流着宽带泪。

“如果想赎回你们的船的话,让我算算~~”老人拿出算盘“噼里啪啦”一阵计算,随即说道:“你们至少在岛上做1o年的工作~~生意好吗??”老人满脸奸诈地看着路飞他们。

路飞他们整齐划一地摆手后退围在一起商量对策。安可看一下罗宾,她笑着摇摇手里正在喂羊的草点一点头,安可会意一笑,转身走到路飞他们那里。

“事情到这种地步,只好丢下老爷爷跑路了!”乌索普建议道,“现在只有这样了。”

“我才不要呢!”路飞坚定地说道:“打赌输了就是输了,我可不想赖皮!!”

“路飞!现在不是耍酷的时候啊!”看到路飞意念坚决,乌索普只好求救安可,“安可,你也去说说路飞啦,我们总不能真的呆在这里1o年吧?”

“路飞是船长,”安可微笑着说:“下命令的是路飞船长!”乌索普瞬间焉了。

“将军!”老人那边传来罗宾的声音,罗宾对着看过来的路飞他们说道:“这样就可以把船给赢回来了~~”

“啊哈哈哈~~~”路飞他们瞬间满血复活,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过去老人那里。

“怎样?老爷爷??”娜美看着僵在那里的老人。老人最后还是服输:“我输了……”

“生意好吗??”路飞、山治和乌索普学着老人先前奸诈的样子,以一副奸商语气奸笑着说道。

“马马虎虎啦……”老人流着冷汗干笑几声,随即一拍桌子站起来大笑着说:“哈哈哈,我活了这么大的岁数,从来没遇见过这么好玩的海贼~~我喜欢你们,今晚就开party庆祝吧!!”

“哦!顺便庆祝可以拿回梅利号~~”

……………………………………………………………………

夜,浑圆月亮高挂在天空,莹莹月光笼罩住整个小岛。老人的小屋前灯火通明。

娜美不断地给老人倒酒,“老爷爷,你好像大海贼一样,好酒量~~”

看到娜美灌酒的乌索普大笑着说:“娜美,你该不会是想灌醉老爷爷然后趁机问出宝物的藏身之处吧??”娜美一僵,狠狠一个眼刀过去,乌索普立刻噤声。

“羊大叔,”路飞双手拿着叉子插着一块肉疑惑地问道:“羊大叔,你真的有宝物吗?啊呜~~”

“我的宝物嘛……”老人端着酒杯笑着说:“就是我漂流到这个无人岛之后,跟我同甘共苦的羊儿啊……”一旁吃草的羊也“咩~~~”地回应道。

“太感人了……”路飞瞬间热泪盈眶,一边安静烤鱼的安可把手里的鱼递过去,路飞直接一咬,瞬间捂着嘴巴大喊:“好烫!!!!”安可无奈地递给他一杯水。

“骗你们的啦,啊哈哈哈~~~~”老人大笑出声。一边居心叵测的娜美立刻焦急地说道:“别耍宝啦,快点说啦,老爷爷~”

“好吧,我曾经是纵横伟大航路的大海贼…”老人一顿,接着说:“…交往的高利贷商人。”说着老人指指自己别在腰间的算盘,“高利贷钱尼不是海贼。”

“不是吗??”本来以为可以捞一笔的娜美瞬间失望了。乌索普在一边幸灾乐祸地大笑。

“可是放高利贷给海贼,你也挺大胆的老爷爷,”正在做料理的山治拿着刀具说道:“难道你很厉害吗?”

“但是,当初来到这座岛的时候安可好像说过,岛上的那个人很弱,”索隆喝了一口酒,想起安可一开始就说过的话。

“啊,对啊,我弱得很的,哈哈哈哈……”老人喝了一口酒继续说:“和海贼交易很危险,他们既不遵守约定,说话又不算数,都是些乱来又可恶的海贼。可是就这样认栽的话我就不用做生意了,每次去讨债都像是在赌命……”

“既然是这么危险的行业,为什么要继续做下去?”安可转转手里的烤鱼,淡淡地说道:“有什么理由吗?”

“的确,体弱的我因为有梦才抱着必死之心,才一直和海贼缠斗着。”老人望着天感慨地说:“我从小就想做一个海贼,真正的海贼……海贼王!所以才开始拼命存钱,可是后来却被记恨的臭海贼追击,剩下一口气漂流到这个岛上,就这样过了2o年。”

“你花了2o年的时间来做坟墓吗?”山治举着刀,看着老人。

“一开始是准备在海岸那里做的,但是要把木材运下山实在太难了……可是我就是不能放弃这个念头,就在山里做起来了。可是做到一半我的梦就醒了,等我回过神来,我已经老得没有办法再踏上伟大航路了,”老人猛地扒拉一下算盘,苦笑着说:“什么梦想啊,梦终究是梦啊,哈哈哈……”

听着老人的话。大家都沉默下来。嘴里塞得满满的路飞疑惑地问:“为什么要放弃啊,羊大叔?年纪大又有什么关系?想当海贼就去当啊。”

老人一呆,直直地看着路飞。乌索普立刻说道:“喂喂,路飞,万一老爷爷当真了,怎么办??做海贼是需要船的!可是老爷爷的船是山上的棺材号啊。”

“那搬下来不就得了?”路飞大声说道。听到路飞的话的老人也沉默着低下头,娜美立刻给他斟酒说道:“老爷爷不会当真的啦,他只是喝醉了,对吧?”

“哈哈哈,”听到娜美的话,老人立刻摸着头大笑道:“是啊,我醉了,我喝醉了。那个草帽小哥的话差点让我当真了,啊哈哈哈哈……”

…………………………………………………………

半夜,全部人都进入睡眠状态,安静的夜里只剩下偶尔的虫鸣。皎洁的月慢慢坠落,清冷的光线为睡着的人们盖上一层薄纱,看似温暖却徒增寒意。

看似正在熟睡的安可忽然睁开一条眼缝,看着老人蹒跚走向山顶的身影。等老人的身影彻底莫入森林,安可才慢慢地坐起来,弄一下有点乱的头。

“还没有睡吗?”罗宾的声音轻轻响起,但安可却毫不惊讶地开口:“躺着休息一下就好,我不习惯熟睡……”过了一会儿,安可摸摸脖子上的天蓝挂坠问道:“话说回来,罗宾,你有听说过亚特斯迪兰这个王国吗?”

“亚特斯迪兰??”罗宾收起微笑脸色微微严肃,“你是从哪里听到这个名字的?”

“还记得上次登6的那个岛屿出现的人吗?他说他就是那个国家的人。他说过他们国家的人都会一些治愈能力,这让我很在意,究竟是怎样的国家才会有跟我…类似的能力,”安可摸摸左眼,没有说出心里的另一个疑惑:‘究竟为什么他要缠着我,虽然看似对我没有恶意,但是那种被人看清底细的感觉很让我厌恶……’

“上次那个忽然出现的黑影吗?”罗宾摸着下巴想了一下说道:“其实亚特斯迪兰王国并不在世界国家记录里面,世上也很少人听说过这个国家。但是这个国家却是世界政府保护下的神秘国度,据说是成立世界政府时重要功臣,成立时间在空白1oo年之前。至于国民拥有的神秘力量,我就了解得不是很清楚了……”

“……”安可彻底无语了,挂着一滴巨大的冷汗呆呆地说道:“我究竟是拜错了哪一尊大佛,才惹上了这么个背影高大上的混蛋??还被耍得团团转??”

“你信佛吗?”

“不……”

两人安静一会,罗宾就起身准备上山:“我去山上那里看一下,老爷爷一个人在那里有点不放心。”

“小心一点,”看着罗宾的身影也消失在丛林里,安可才抱着自己的两把刀开始闭目养神。

……………………………………………………

早晨,罗宾还没有回来,最早起来的乔巴则出去外面找同样还没有回来的老人,已经整理好着装的安可微笑着看着葱郁的树林,随即冷静地闭着眼睛感知着不断涌上岛屿的陌生气息,而路飞他们还在呼呼大睡。

“不好啦!大家快起来!海军来啦!!”乔巴一边跑向小屋一边大喊。

“什么??”正在睡梦中的路飞他们瞬间蹦起来,抄起自己的东西就往下奔去,顺带一提,那些东西里面包括刚刚还在优哉游哉的某位小妞。

海岸边,听着一艘军舰,奇迹般地没有攻击停在一边的梅利号和刚冲下来的路飞等人。

“似乎没有攻击的迹象呢,”娜美微微喘着粗气说道:“到底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被路飞放下来的安可习惯性地回到自己的老位置—路飞的身后,微露出半张脸看着外面的军舰,再看一下军舰后面远处的浓雾,小心地抓一下路飞的衣摆。

“嗨,草帽海贼团~我是海军的敏奇军曹,多多指教~~”军舰上一位貌似是领头的红男子走出来,礼貌地笑着,只是满脸的奸诈身上让人放不下心,“前些日子真的是不好意思,我要是早点认识各位,就不会追着各位打了~我在这里向大家道歉……”

看到敏奇军曹的动作,路飞他们反而更加防备。“这也太奇怪了吧?”山治上前说道:“海军追击海贼是天经地义的事。”

“这个家伙态度低得有点奇怪,最好小心一点……”乌索普低声说道。

“哈哈,在阿拉巴斯坦打败七武海的不是各位勇士吗?我怎么敢和各位为敌呢?请相信我吧,如果我想打的话会只带一艘船过来吗?”敏奇军曹掏出一条手绢擦着汗说道:“即使是和各位开战我也拿不到一分钱的好处。”

“那你究竟来做什么?”山治咬着烟,依旧很警惕。而路飞则默默伸出手把安可护在身后,看着那个不知道葫芦里卖什么药的家伙。

“我只是来调查这个岛而已,因为这是个地图尚未记载的岛屿”

“没什么好调查的,这座岛上只有一个老爷爷和一群羊,”娜美淡淡开口。“说起来老爷爷不在耶,去哪里了?”乌索普左右看一下才现老爷爷不在。

“这样啊,那钱尼就交给我们来保护吧,调查完之后我们就会直接回基地的。听我的话绝对没有错,你们还是早点出比较好,海军总部已经红了眼一心想要消灭你们。雾那边天气很好哦,风平浪静的,我们绝对是不会出手的……”

“说的也是呢,反正这里也涨潮了,我去搬食物顺便把罗宾叫过来。”乌索普说着,刚准备往回走的时候,就被安可叫住了:“乌索普,不要上去,上面有海军在埋伏着……”

听到安可低声的警告,乌索普立刻顿住脚步,慢慢地蹭回到索隆身边。“而且,那一团雾里面,有很多军舰。”安可悄悄探出头看着军舰后面的浓雾,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到:“9艘军舰。”

“什么??”路飞他们大声惊叫到,“居然有埋伏??”

乔巴动了动鼻子说道:“的确有火药的味道,雾里面有无数火药的味道!”

娜美微微冷笑说道:“我就说那个家伙怎么会知道老爷爷的名字呢,刚刚我们就没有告诉他老爷爷叫做什么。看来真的是有所准备才来的。”

这时随着太阳的升高,远处的雾气也都散去,露出了藏在里面的数艘军舰。“真的有埋伏??”娜美、乌索普和乔巴瞬间害怕地抱成一团。

安可看了一下后面慢慢走出来的海兵,低声对娜美他们说道:“这里留下路飞、索隆和我就行了,娜美,你们先去船里准备一下。”安可语气顿了一下,想了一下之后说道:“不,这里留下索隆和路飞就行,我也跟你们过去。”

安可他们正要跑去梅利号那里的时候,岛上就跑出了很多海军用枪对准他们,敏奇军曹也不再假装好人了,满意地说:“干得好,伍长!”

“不用管他们,路飞和索隆没问题。我会帮你们挡住那些子弹,”依旧小心地遮住自己的脸的安可低声说道,巧妙地利用山治他们遮住了海军的视角,“现在还是先回到船上吧。”

山治他们点一点头,正准备走的时候,山上却忽然传来很大的响声,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滑了下来。所有人错愕地看着一艘船从山上飞滑了下来。

“啊哈哈哈哈……”站在船上的老人高兴地扒拉一下手里的算盘说道:“生意好吗??”

“咩咩咩咩???”船上的一大堆羊也大声叫道。

“羊大叔!!”路飞高兴地看着船把那一堆海军撞到,随即和森林闪到一边看着船只滑下大海,接着慢慢在军舰不远处停下。

刚爬上梅利号准备开船的安可等人,愕然地看着路飞伸长双手抓住老人的船,一用力狠狠拉过去撞上敏奇军曹所在的军舰,两艘船在海面上滑动最后撞上不远处的小山。

看着老人的那艘破旧的船,乌索普抱着手疑惑地问道:“说起来,老爷爷的武器是什么?”

看着船上老人挥舞着算盘的样子,山治淡定地开口。“算盘和……”

“咩~~~”安可同样淡定地学着羊叫,可惜这个可爱的声音却把乔巴吓了一大跳,它指着远处的船焦急地大喊:“老爷爷还在上面,快点,快点!!”

娜美谨慎地看着远处一动不动的军舰说:“为什么他们还不行动?是有什么计策吗?”

“现在还是先过去吧,”看着路飞已经飞上了军舰。安可说道:“反正到最后他们都会攻击我们,管它现在动还是不动呢……”

梅利号刚一靠上老人的船,乔巴就紧张地大喊:“老爷爷,你没事吧??”

“啊哈哈哈哈,哪有什么事??”毫无伤的老人扒拉一下算盘,满脸奸诈奸诈:“生意级好的~”

“咩咩~~~”踩着敏奇军曹的羊群也叫道,同样在船上的罗宾只是温柔的笑笑。“还是仔细检查一下比较好!”乔巴不放心,上前仔细帮老人把脉检查。

“哈哈哈~~~”坐在船舷上的路飞大笑着:“没想到这艘军舰这么不经打啊,还是我太厉害了,啊哈哈哈~~~”

看了一下后面一动不动的9艘军舰,满头黑线的娜美和山治跳上船,直接忽视掉自家的少根筋。乌索普依旧害怕地呆在梅利号的瞭望台上看着远处的军舰,担心他们会一起攻击。安可走到船边,伸出手在海面上做出一条水晶道路让依旧呆在岸边的索隆上船,随即就坐在路飞旁边看着娜美用绳子把敏奇军曹扎成粽子。

“呐~~~老爷爷~~”依旧挂念着老人的宝藏的娜美笑着说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宝藏的事情~~”

听到宝藏两个字的老人瞬间胯下脸,随即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笑着说道:“真是被你打败了,好吧,既然大家这么照顾我,我就告诉你们吧……”

“这样才对嘛~~~”娜美充满期待地说:“那一定是不得了的宝藏罗~~”

“我的确曾经拥有财宝,从海贼那里搜刮来的金银财宝,堆得像座山一样高,但是为了买海贼船和招募伙伴,我把财宝全都换成了现金……”

“现金!!!!”娜美的眼睛立刻变成贝利,闪闪光。而偷偷爬到娜美身边偷听的敏奇军曹双眼也同样变成了贝利。

“现在回想起来,这些都是天命啊。昨天我不是说过剩下爱一口气飘到这座岛的事情吗?当然钱我是带着的。但是等我飘到这座岛醒过来的时候。我看见这些羊在吃着我辛苦存下来的买梦钱……”

“什么??吃了????”娜美和敏奇立刻脸色大变惊叫出声,“全部吗??全部都被吃了吗??”

“事情就是这样,嘛,还是剩下了两三张的。”老人继续淡定地说道,“所以我就说过这些羊就是我的宝物啊。我虽然失去了宝藏,但是我得到了一群伙伴,不论得失,都会永远陪伴我的伙伴。我已经得到了世界上就宝贵的宝物了……”羊群慢慢围上老人,“咩咩”叫着在撒娇。

“太好了,羊大叔,”路飞笑着说。大家都出由衷的笑声。

“切,无聊……”敏奇军曹却冷哼一声,一双眼睛鬼鬼祟祟地扫视着船上的人,当看到安可时眼睛瞬时一亮:“哇哦,挺可爱的小孩嘛~~像洋娃娃一样,如果抓去~~~~”

感觉被人注视着的安可缓缓转过头去看着满脸奸笑的敏奇军曹,紫罗兰的大眼含笑却没有温度,甜笑着的脸就像是带着永恒不变的面具。

“等等一下…那张脸……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一直盯着安可的敏奇军曹脸色开始奇怪起来,而且慢慢地流出冷汗,哆哆嗦嗦地说道:“不,应该是假的……但是总部里那个传言……”看着安可没有情绪的双眼,敏奇军曹忽然昏倒在那里,脸上依旧淌满冷汗。

“路飞,”安可拉拉坐在隔壁的路飞的衣摆,然后指着昏倒的敏奇军曹说:“把这个东西扔回去,太碍眼了……”

“说的也是呢~但是这个家伙怎么晕啦?算了,也不关我的事~~”路飞活动了一下手指,跳下船舷单手把他拎起来,另一只手抡了几圈准备把他揍飞。

“喂喂,路飞,”站在瞭望台上的乌索普一手拿着望远镜看着那些停在那里的军舰,一边指挥到:“再上面一点,上面~~”

“哦!!”路飞把敏奇军曹扔起来,伸长的拳头狠狠一拳上去:“橡胶橡胶-手枪!!!”敏奇军曹瞬间就像一个沙包一样飞向远处的军舰。拿着望远镜的乌索普满意地说道:“对~~方向正确。”

“咩咩~~~”忽然一只羊从军舰上面跑下来,还背着一只大电话虫,而且话筒还是被拿起了。羊在路飞的前面停下,大家疑惑地看着这只电话虫,安可微微抬手遮住脸,略微警惕。

“我是海军大佐摩亚,我对这个岛和叫钱尼的人都没有兴趣,”电话里传来一个浑厚的中年男声,充满严肃的感觉:“我们的目的就是以正义之名讨伐你们这群败类!这次为了回报你们送还本队的害群之马,所以就让你们来决定交战场所。你们出航吧!!”

路飞笑着拿起话筒:“我们也觉得差不多该出航了,那我们现在就过去了~~”

………在经过简单的出航准备后,路飞他们准备开船离开……

“对手有9艘军舰,你们没问题吧?”老人担心地看着一个接着一个跳回梅利号的人。一边的羊也“咩咩”地叫着。

“没关系啦~~”路飞大摇大摆地走回梅利号的特等席上坐着,笑着说:“我不光力气大,运气也很好~~”

“真是输给你了……”看着路飞无忧的表情,老人很是无奈。

“老爷爷,”乔巴趴在船舷上紧张交代到:“药我都准备好了,你一定要吃啊,一定哦~~”

“啊,知道啦知道啦。我会准时吃的,放心吧……”

路飞用力撑开梅利号,慢慢地远离了老人所在的船。

“这些日子很开心,老爷爷。保重啊~~”娜美挥着手笑着说。

“大家,老爷爷就拜托你们了!”乔巴大声对那些羊说道。“咩!!”

“我们在大海上见吧!!”路飞大声说道。

“啊,等我把船修好了,就会出海了……”老人笑道。

“等着你们哦,钱尼海贼团!!!”

…………………………………………………

梅利号慢慢经过军舰的主舰。安可他们随意地站在路飞身后,最前面的路飞面无表情地伸出左手往梅利号的前进方向一指,主舰上一个红鼻子大叔也同样面无表情地一点头,军舰慢慢地跟在远去的黄金梅利号后面。

轻松坐在船上的安可轻笑着按了一下左眼,扫了一眼后面的军舰,‘只让伙伴们看到我,而不让军舰上的任何人现我的存在,还不简单~~但是,这样的伎俩不能常用呢,不然大家以为路飞船上没有我这个人的话,索隆他们会起疑……’

………………………………………………

梅利号经过来时那个充满暗礁和漩涡的雾海之后,成功地甩掉了跟在后面的军舰。

看到后面碰到暗礁变成废墟一片的军舰,娜美忍不住大夸路飞:“把敌人引进雾中的暗礁地带,你还是挺行的嘛,路飞~~看不出你偶尔也会用头脑呢~”

“哦?!是这样吗??”路飞满是疑惑地问道。

“什么这样吗,是我在问你啊!!”娜美忍不住用脚拼命地跺着地板,“真是个大笨蛋,我就不应该夸你!!还给我!!”

“还什么啊??”

“哪有什么考虑啊,”山治凉凉地说道:“他只是随便乱指一下而已。”

“说起来,船医桑,老爷爷的身体究竟怎样?”罗宾微带担忧地问。

“那些药顶多也只能预防作,并不能阻止病情恶化,”乔巴低着头说:“他心脏本来就不好,况且年纪也大了,行船就很勉强了,更别说做海贼了……”

“你说什么啊,羊大叔说他想做海贼就让他当呗~”路飞乐观地说道:“而且羊大叔出海以后说不定在哪个岛上可以现治病的特效药呢~~”

乔巴眨眨眼眼睛,想通了以后天真地笑到:“对呢,绝对会有再见的一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