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大唐将军烈内 > 第1369章 女巫莉莉娅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夜深了,独孤峻、刘单等人都被今夜发生的事情吓得不轻,神情都很疲倦,赵子良吩咐让他们都各自去休息。

“盖特亚你留下!”赵子良对也正要离去的盖特亚喊了一声。

盖特亚转身回来问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赵子良道:“你现在是我的奴隶,跟我说话之前应该称呼我为主人,如果你的父母没有教你这些礼仪,那我现在就教你,明白吗?”

盖特亚撇了撇:“嘁,虽然你打败了我,但我不会真心当你的奴隶,你这是武力逼迫的,我不服,哼!”

赵子良冷笑道:“不管你服不服,身为奴隶就应该有奴隶的觉悟,你如果想摆脱奴隶的身份,等你打赢了我再说!你这个样子,明天能骑马带我们去阿拉山吗?”

盖特亚道:“我现在这个样子只能带你们到阿拉山脚下,我是不上去的,我怕上去了没命回来!”

“那可由不得你!”赵子良说着转过身来,对青松道长道:“道长,麻烦你出手给他治伤,我希望他明天早上出发之前能活蹦乱跳的!”

“贫道遵命!”青松答应,说完拿出一张治愈符捏了一个法诀,治愈符化作点点星光落在盖特亚身上。

盖特亚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简直有些不敢相信,心说这就是东方的魔法吗?他很快就感觉到了异样,刚才胸口还隐隐作痛的感觉慢慢消失了,胸口和身体内部仿佛是受到了春风细雨般的滋润而开始发芽生长,这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没过一会儿工夫,盖特亚就感觉此前被赵子良打伤的伤势完全痊愈,他伸张双臂扩了扩胸,又连续几次深呼吸,没有任何不适感,身上仿佛充满了力量。

恢复力量的盖特亚内心马上开始变得不老实,他抬头看向赵子良,眼神之中光芒闪烁不定,嘿嘿一笑:“你太自负了,竟然把我治好,非常抱歉,我是不会甘心做你的奴隶的,我也不会带你去拉裴尔那个老家伙,他实在太可怕了,我可不敢惹他,你还是找别人吧!”说完就向外蹿去,眨眼之间便消失在夜幕之中。

赵子良看着盖特亚消失的背影,笑了笑,扭头看向青松道长,青松挽着拂尘躬身行了一礼,手上拂尘一甩,整个人就消失不见了。

盖特亚一边飞奔心里一边大笑,那人真是愚蠢之极,竟然想让一个虔诚的信仰者成为他的奴隶,可笑可笑啊!

也不知道狂奔了多久,盖特亚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他停了下来倒退走回几步在一颗大树下停了下来,自言自语道:“这个大树怎么这么熟悉?嘶我怎么感觉很不对劲,为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盖特亚突然一拍脑袋:“想起来了,我刚才好像看到过几颗大树,好像每一棵树都长得差不多,难道这几棵大树都是同一棵树?嘶我,迷路了?”

这个想法产生之后,盖特亚心里突然有些害怕起来,这他吗太邪门了,他抬头看了看四周,四周灰蒙蒙的一年,虽然不是漆黑一片,能够看到附近的景象,但这周围并不是处在树林和山林之中,在这旷野之中怎么会迷路?这太他吗邪门了!

不行,必须想办法证实是不是迷路,他立即拔出大剑在树干上刻下一个记号,然后收起大剑继续向前飞奔而去,没过一会儿,他果然有经过一棵大树,他停了下来走到大树下伸手摸了摸,新鲜的刻印赫然被他摸到了。

“怎么会这样?”盖特亚的脸色变了,他告诉自己要冷静,一定要冷静,在这荒郊野外遇到怪事并不算奇怪。他思考了一阵,这次他改变前进的方向,向东方飞奔而去。

没过一会儿,他再次经过了一个大树,在大树上摩挲一阵,新鲜的刻印再次被他摸到,他感觉头皮一麻,毫无疑问,这绝对是迷路了,否则怎么会改变行走的方向也会再次回到原地?盖特亚不信邪,连续几次改变前进的方向,先后向南、南北、向西,每次都毫无例外回到了原地。

盖特亚精疲力尽了,一屁股坐在大树下,脑子一团浆糊,脸上毫无血色,胆子已经变小到了极点,他已经被吓坏了,从未遇到过这门邪门的事情。

“不对,不对!”盖特亚突然想到了什么,打起精神来,“就算是最厉害的巫师也没有这种手段,今夜的天空本来是一片晴朗的,星空当顶,可是现在天空却灰蒙蒙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这既然不是巫师搞的鬼,又不是自然形成的环境,那么一定还是人为的,难道是”

想到这个可能性,盖特亚完全没了脾气,缓缓站起来大声喊道:“出来吧,我知道是你搞的鬼,我不跑了,好吧,我带你去找拉裴尔!”

没过一会儿工夫,周围灰蒙蒙的雾气渐渐散去,露出一片晴朗的星空,周围的树木、田地和山川河流在月光的照耀下显现出来。

一个身穿皮甲、头顶皮盔、腰挎长刀的青年武士和一个东方道士挽着拂尘一起走了过来,盖特亚一看,正是赵子良和青松道长,身后还牵着三匹马。

盖特亚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赵子良神秘一笑,“这是个秘密,等你甘心情愿想做我的奴隶的时候,我就会告诉你!好了,现在距离天亮已经没多少时间,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向他们交代了,让他们先走,我们就不要回去,马背上有吃的喝的,我们今夜就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一早赶往阿拉山!”

阿拉达戈山。

三千三百多米的阿拉达戈山并不算高,这是一座活火山,因此周围并没有人烟居住,不过它已经很多年没有爆发,山上到处可见白色的石灰岩山脊,山顶终年积雪,山腰白色石灰岩林立,山脚下铺着一层火山会,到处都是动物和人类的白骨。

来到这里,就如同来到了地狱一般,周围几十里看不到一个生灵。

这时,原本太阳高照的天空突然飘来一大片乌云,这乌云出现得极为奇怪,很快便遮住了整个阿拉达戈山区域,天空变得阴沉无比,那乌云云层之中隐隐有雷霆电光闪动。

在山腰的古堡门前,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现,那是一个拄着一根漆黑发亮、奇特造型的魔杖的妖媚年轻妇人,这妇人头顶罩着透明的纱巾,一颦一笑都在朦胧之中,极具魅惑。

只见这西域妇人看着古堡的两扇大门娇声一笑:“拉裴尔,我的甜心,你的莉莉娅来找你了,还不快给我开门?”

这西域妇人说完等待片刻,却不见古堡的两扇石门打开,顿时一愣,“嗯?拉裴尔,你这小子竟敢对我不理不睬?信不信我莉莉娅把你这破房子拆掉?”

古堡毫无反应,隐藏在透明纱巾之后的绣眉抖了几抖,她的鼻子突然抽了抽,连续嗅了嗅,“咦,怎么又一股血腥味?”

莉莉娅看向地面,很快便看见地面上有几团的黑色的血迹,她上前走几步蹲下,用长长的手指在血迹上沾了沾,凑到鼻下闻了闻,“有黑魔法的气息,这是拉裴尔的血?他受伤了?”

嘀咕完,莉莉娅影藏在透明纱巾后面的脸上突然浮现出邪恶的笑容,“嘿嘿,拉裴尔啊拉裴尔,你的运气真是太差了,受伤的时候竟然被我撞到!等着我,我来了,我一定会非常非常高兴的杀死你、然后抽取你的灵魂祭炼我的魔杖!”

此时在古堡的地下秘牢之中,失踪的商队一百八十八个龙卫军将士全部被捆绑在墙壁上,所有人的上衣全部都被脱掉了,露出结实的胸膛,这些人全都昏迷不醒,耷拉着脑袋一动不动。

“大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只是请你把帮忙让商队的管事们不要向阿达纳总督和君士坦丁堡方面提出申诉,没有让你把这么多都抓来啊,这下完了,全完了,一旦事情败露出去,西秦国肯定会向君士坦丁堡施压,到时候君士坦丁堡方面肯定会派人下来追查,如果这件事情得不到解决,西秦方面以此为借口出兵攻打我国,我们现在肯定抵挡不住啊”拉尔修斯喋喋不休的不停的埋怨着。

被神父巴布洛斯临死最后一击打伤了灵魂的拉裴尔听了心里烦躁不堪,愤怒之下突然伸出鸟爪一般的手抓住了拉尔修斯的脖子把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拉裴尔那骷髅一般的面孔慢慢凑到拉尔修斯面前,拉尔修斯面露惊恐,手脚不停的挣扎,想要张开求饶却说不出话来。

拉裴尔张开嘴露出腐烂不堪的牙齿,一口极其难闻的臭味喷出来,熏得拉尔修斯差点窒息,“这一路上你总是喋喋不休,我已经忍你很久了。我是收了你的东西,也答应帮你解决这件事,但是我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你放心,我会让你没有任何痛苦的死去!”

说完,拉裴尔张开嘴猛的一吸,一股黑色的无形物质从拉尔修斯身上被源源不断的吸入他的嘴里,不一会儿工夫,拉尔修斯就只剩下一具干尸,而拉裴尔则打了各饱嗝,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干枯的嘴唇:“啧啧啧,身体强壮的人果然蕴含更多的精血!这一百八十八个人都很强壮,我只要再吸取四到五个人的精血就能治好伤,如果把这些人全部吸干,我的实力绝对要上升一个到两个层次,这次出去真是赚了一笔啊,这比买卖太划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