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大唐将军烈内 > 第663章 加兵部尚书衔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六月十九日夜,楚歌派出的信使跑死了几匹马终于把夺回长安的消息送到,赵子良看过战报之后大喜:“好好好,楚歌是好样的,果然没有辜负我的希望!来人,牵马来,我要见圣上!”

门外亲兵扈从很快把战马牵了过来,赵子良翻身上马带着几个亲兵向驿站方向飞奔而去,很快便抵达驿站,守卫皇帝安全的兵士已经换成了白抵达这里的安西军,在验明身份之后才得以进入。

已经入睡的玄宗得知赵子良深夜求见,知道肯定有要事,于是不顾困倦爬起来召见。

“微臣拜见陛下!”

玄宗打了一个哈欠笑道:“卿家这么晚了来见朕是有什么事吗?”

赵子良拿出战报道:“陛下,昨日上午微臣听闻长安陷落的消息之后立即派出部将楚歌率五千骑兵火速赶往长安,叛军拿下长安之后以为我朝中无大将,也没像样的兵马了,因唇了深夜都不闭城门,只派人看守,楚歌昨深夜率军抵达,趁叛军不备从金光们杀入,叛军被杀了一个搓手不及,叛军大将张通儒被楚歌当场斩杀,驻防长安的叛军大部被杀,少部被俘,只有孙孝哲带少量人马连夜往潼关方向逃走,如今长安已经回到朝廷的怀抱,但长安城被叛军祸害了一,军民死伤惨重,大量财物被劫走,还有很多房屋被焚毁。这是战报,请陛下过目!”

“什么?楚将军只用一夜就把长安夺回来了?高力士,快把战报拿过来!”玄宗急忙摆手。

战报到了玄宗手上,玄宗前前后后仔仔细细连续看了三遍才放心大笑:“好,好一个楚将军,此良将也!”

赵子良抱拳道:“微臣替楚歌多谢陛下盛赞!”

玄宗拿着战报沉吟片刻问赵子良:“楚歌现在官居何职?”

赵子良道:“昆陵都护府都督,拜壮武将军!”

玄宗点零头,对旁边待诏翰林吩咐道:“拟旨,昆陵都护府都督楚歌夺回长安、斩杀敌军大将张通儒有大功,迁云麾将军、加御史大夫!”

待诏翰林拿了毛笔正在沾墨,提笔正要书写,却听赵子良出声道:“且慢!”

待诏翰林不由停了下来看向赵子良,又看向皇帝,只见赵子良抱拳道:“陛下,斗胆进言,对楚歌加御史大夫可以,但不可加云麾将军,直接从壮武将军升到云麾将军中间跳了好几级,大唐王朝的高级军阶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了?值此国难当头之际,我们确实要鼓励将士们拼死作战、奋勇杀敌,但不能毫无节制地封官许愿,这场叛乱不知要到何时才能平定,今后的大战还不少,大将们如果升官太快,日后到了升无可升的地步又当如何?如果朝廷的高级将校和高级官员太多,这军爵和官员也就不值钱了,他们自己肯定也不怎么在乎了,饶欲望是无止境的,等到他们的官爵和军爵到了升无可升的地步,他们的心思也就变了,不定会图谋自立!”

玄宗听了赵子良怔了一怔,随即伸手捋了捋长须点头叹道:“卿家所乃是金玉良言,如若朕一开始就采纳卿家的建议,长安也不会被叛贼给祸害了!这官也确实不能一下子封得太高,是应该有节制,让将士们凭功劳获取功名利禄才是正道!”

到这里,玄宗又笑道:“不过据朕所知,别的将军都互相争先为自己的部下请功,可你反而部下官升得太快了不好,难道你就不担心部将与你离心离德?”

赵子良拱手道:“陛下睿智!微臣当然担心,一个将军与麾下将校同心同德,军令才会畅通无阻,大将指挥作战才能如臂指使,这是打胜仗的前提条件!但是微臣却更担心他们因为官升得太快而走上歧途,如果今日微臣不加阻止,这就是害了他!一个普通兵士一路升迁到将军、甚至成为名将,不仅仅是他自己的努力,还有朝廷的培养,朝廷要培养出一个能征惯战的名将不容易,‘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就是成为名将的不易,朝廷不仅要让他们发挥最大的作用,而且还要保护好他们,因为他们是国家的栋梁、护盾和利剑!就如同当今之世叛贼猖獗,难道要让那些文弱书生和朝廷大臣们拿着笔杆子和一张嘴去与叛军战斗吗?文官和武将都各有各的用途,文官们协助陛下处理政务,武将们统兵作战维护国家尊严和利益,他们对于朝廷来都是同等重要的!”

赵子良这番让玄宗颇感新奇,却也觉得很有道理,他赞许道:“卿家言之有理!”

顿了顿,玄宗下旨道:“赵子良、楚歌指挥作战有功,赵子良加兵部尚书衔,赏金百两、锦缎百匹;楚歌加忠武将军,赏金百两、锦缎百匹!”

“臣谢主隆恩!”

次日一早,北庭军主力在赵子良的命令下整装向长安进发,玄宗带着杨玉环携文武百官送出三十里外,可见对赵子良此行东征抱有很大的期望。

赵子良派人把随行护送段秀实找来:“我此去长安准备平叛事宜,皇帝身边就只剩下你的五千安西军护卫了,皇帝和文武百官们的安全就交给你了!”

如今赵子良身为兵马副元帅全权负责平叛事宜,从某种程度上来,只要有利用平叛大业,他可以调动任何一支唐军,当然这要经过皇帝和朝廷的同意,而段秀实无论官阶、军阶还是战功、资历都无法与赵子良相提并论,就算不是一个系统,在身份上也是差距颇大,赵子良当然有资格以上官的身份向他交代一些事情。

段秀实抱拳道:“大帅放心,有末将在,必不会让皇帝和大臣们的安全受到威胁!”

又走了一段,赵子良勒马停下掉头对御驾上的皇帝和杨贵妃抱拳道:“陛下,娘娘,已经送得够远了,请圣驾返回吧,待微臣攻下潼关,扫清关中叛军,确保了长安的安全,那时陛下御驾再返回长安!”

这时杨玉环对玄宗道:“三郎,你看是不是要赐给赵元帅一柄尚方宝剑,以此来震慑那些不服调遣的诸镇将校?”

玄宗看向赵子良,想看看他有什么反应,实际上任何一个皇帝都是不想轻易把尚方宝剑赐个臣下的,有了尚方宝剑的臣子可以随意行事,很多事情会脱离皇帝的掌控。

赵子良却不想此时被皇帝猜忌,也不想给其他大臣以此为借口攻击他专权,于是拱手道:“多谢娘娘美意,微臣如果要用尚方宝剑才能统御诸军将校,还不如回家种地算了,留在军中岂不是有愧与陛下的信任和浪费朝廷的俸禄?微臣已是兵马副元帅,全权负责平叛事宜,这个权利已经够大了,将帅能否统御诸军将校奋勇作战,不是靠一柄尚方宝剑就能成事的,尚方宝剑如果给了一个酒囊饭袋、无能之辈,他一样打不了胜仗,有才能的将帅就算没有尚方宝剑,也一样能让前线将校服服帖帖!”

玄宗大笑:“哈哈哈,我有子良,下可定!朕就送到这里了,望卿家早日传来报捷文书,朕期待佳音!”

杨玉环也娇声道:“子良,一路保重!”

赵子良抱拳道:“陛下、娘娘,微臣告辞了!”罢,手拉缰绳,打马掉头向前方大军追过去,一骑绝尘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北庭大军主力于六月二十日上午抵达长安,为了让长安百姓重拾对朝廷的信心,赵子良指示楚歌安排了盛大的大军入城仪式,大军从金光门进入,沿着皇城大街一直向西,从春顺门而出,驻扎在长安城东城门外。

这次随赵子良一同来长安的还有宰相韦见素的儿子韦谔,皇帝任命他为京兆府府尹,处理京兆府政务。

长安政务方面由韦谔去打理,赵子良自不会去操心,他在东城门外的军营内设下元帅中军行辕,楚歌等将校接到通知之后都前往拜见汇报各部军务。

赵子良召集诸将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询问粮草筹备事宜,“郑三,粮草筹备得如何了?征集粮草和军饷的过程中是否有遇到阻碍?”

郑三起身拱手禀报道:“遇到了一些阻碍,不过下官杀了几个阳奉阴违的赃官之后,关中其他各地的官吏都老实了,乖乖把粮草和军饷交了上来,目前这批可以维持半年之久的粮草就在运往长安的途中,如今距离秋收也只有三个多月,那时再也可征集一批,应该可以维持到明年夏!”

这时楚歌站起来抱拳道:“大帅,我们夺取长安并剿灭城内的盘踞之后发现了叛军囤积在原国库和京兆府库内的大批劫掠的金银、玉器、珠宝以及大量的奇珍和宫中之物,另外还有多达一百五十万石的粮草!这些东西应该是叛军从长安城内外抢来但还没有来得及运走的。这两,末将已经把这些东西全部转移到了城外军营内”。

“哦?”赵子良想了想,吩咐道:“把一些有明显标记的宫中之物都还回去,这东西也用不出去,一般饶商人也不敢收,拿在手里头烫手,至于其他东西全部留下充作军费!这些粮食够我们吃个一年半载了,粮草的事情暂时可以不用担心,但是征收粮草和军饷的工作必须要照常进行!接下来我们的事情就是分为三个部分同时进行:第一,征讨叛军,这个主要由我负责;第二、征召后备兵员,这个由岑参负责;第三、筹备军械装备,由郑三负责筹备。目前我们自己携带的军械装备还可以用一两年不用换装,但是箭矢、军服、鞋袜等这些军用品都是消耗品,现阶段特别是箭矢,要多储备!另外如果征召新兵,装备兵器可以使用朝廷制造的和从刚刚从叛军手中缴获的,他们本来是从朝廷军器监缴获的,制式都相同,就这么办吧!”

众将齐声答应:“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