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移动藏经阁内 > 第三千三百六十一章 算账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千三百六十一章 算账

嘉丽文看了看时间,然后再转头看向眼前的白晨:“现在应该才过去了二十个小时,你似乎回来的早了一点,不会是越狱了吧?”

白晨耸了耸肩:“我昨晚闹的有点大,所以安全部的人似乎容不下我,就把我赶回来了。”

“你把安全部炸了?”

“没有……”白晨摇了摇头:“不过安全部确实毁掉了大半,好像还有不小的伤亡,不过事先声明,那都不是我干的。”

“昨晚闹的很大吗?”

“还可以吧,不过来的杀手里,有几个特别的。”

“有多特别?”

“一个强大并且还有着无限潜力的超人类。”

“能够被你称之为无限,那应该非常不错吧。”

“如果她的表现不错,将来会成为你的帮手的。”

“我不需要帮手。”

“仇是你的,不过这不代表你需要单独面对,有可能你自己一辈子都战胜不了他。”

“我……”

“别想那么多,现在先享受属于你的比赛,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

……

占尔也来到了骷髅岛,他很享受骷髅岛的氛围。

即便在这里充满了危险,不过这份危险,是他带来的。

他对此感到骄傲,即便是高高在上的骷髅岛,也对他的举动束手无策。

占尔的身边跟着两个助理,一个负责跑腿与杂务,还有一个则是他工作上的助理。

“莱西,我听说你昨晚策划了一场行动,结果怎么样?”

“老板,我到现在也还没收到昨晚行动结果的报告。”莱西回答道。

“是针对罗迪奥的,还是针对那个小孩的?”

“那个小男孩的行动。”

“我记得那个小男孩似乎不好对付,为什么不先针对罗迪奥?”

“他们两个的情况不同,罗迪奥的身边有很多的雇佣兵以及骷髅岛的鬣狗队保护,所以需要制定一个详细的行动计划,而那个男孩则是本身有很强的实力,几次试探行动都是以失败告终,而且根据有限的线索表明,动手的都是那个男孩,而在几次试探行动后,我们发现那个男孩似乎也感觉到了危险,所以故意在比赛会场中惹事,然后被安全部抓走,他应该是想借安全部的力量来保护自己。”

“既然如此,你还要先挑选那小子下手?”

“安全部的力量并不强,他们所依仗的不过是背后的骷髅岛而已,而骷髅岛最高战力代表的鬣狗队,也已经被我用计分散力量,所以已经无法继续保护安全部,而且我还联系到了几个就在骷髅岛渡假的顶级杀手。”

“哦?顶级杀手?”

“是的,甚至其中还包括了红女。”

占尔眉头一挑:“红女?她居然被你说动了参与行动?”

“是的,不过她有自己的要求,比如说赏金提高一点五倍。”

“以她的身份,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占尔点了点头。

听到红女参与了行动,占尔就彻底的安心下来,红女的任务成功率是百分之百。

入行十年以来,从来未曾失手过,红女这个名字就意味着成功。

虽然需要为此多支付一点五倍的赏金,可是对占尔来说,却是大赚特赚。

虽然他付出了金钱,可是在业内的名气却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毕竟就连红女这种超级杀手都配合到他的行动中来,这就是权威的表现。

如果是一般的代理人,估计都不可能得到红女的配合,甚至都不会有顶尖杀手参与。

占尔觉得自己的决定实在是太英明了,先前原本还想着,对白晨和罗迪奥下达格杀令,这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毕竟一个是失败的任务目标,一个是原雇主,这两方都具有极强的实力,而他当初下达格杀令的时候,多少是因为意气用事,还在气头上,所以才下达了格杀令。

如果不是因为格杀令是无法取消的,估计消了气之后的占尔,会直接把格杀令取消。

不过红女的参与其中,让他立刻觉得物有所值。

虽然损失了钱财,却提高了自己的名气。

“你干的不错,继续努力,将来也能成为一名优秀的代理人。”

“老板,在您的身边工作,是我的荣幸,我没打算离开您的身边。”莱西的话虽然虚伪,即便占尔知道莱西言不由衷,可是依然听的舒坦。

会来给他当助理,自然是想要在他的身边学习,如何当一个代理人。

就在这时候,莱西的电话响了起来,莱西接起电话。

“喂。”

这个电话是他的一个线人打来的,这种线人大部分时候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不过他们却呼在不经意间,收集到一些特殊的情报。

电话那头的线人声音有些急促,莱西的眉头从最初的舒展开始变得凝重,他隐隐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一分钟后,莱西挂断了电话,占尔注意到了莱西的脸色。

“怎么?行动发生了意外?”

“不,不是行动的消息,而是我的一个线人打过来的电话。”

“什么事?”

“红女找到了他,然后向他打听到了您是这次格杀令的颁布者。”

“红女打听这个做什么?”占尔脸色微微一变。

“不止如此,她还打听到了,您现在的位置。”

“什么?”占尔终于意识到了不对:“我要离开骷髅岛。”

“老板,也许红女只是想和您见一面而已,也许她是仰慕您的大名。”

“你这个蠢货,白痴!”前面占尔还夸奖莱西,此刻已经彻底的翻脸,斥骂着莱西。

“杀手和代理人是从来不见面的,更何况红女根本就不是我麾下的清道夫,她根本就不可能因为仰慕我而想和我见面,更何况我没有什么值得她仰慕的地方,一个杀手想要见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代理人,其目的只有一个。”

“可是……可是这说不通啊,她没理由想要杀您……”

“不管是因为什么,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她是真的打算杀我。”

就在这时候,别墅外传来一声惨叫声,然后就见红女走了进来,全身上下的艳红色衣衫,宛如一团火焰一般。

“红女?你来做什么?”

就如大部分杀手没见过代理人一样,大部分代理人在自己的工作生涯里也都不曾见过一个杀手。

很多时候,也许代理人和自己麾下的杀手擦肩而过,都有可能形同陌路。

更何况红女并非占尔的清道夫,虽然红女的名气非常大,大到任何一个代理人都希望能够把红女挖到自己的麾下,可是真正见过红女的,恐怕都已经死掉了。

“我是来这里和你算一笔帐的。”红女看了眼周围:“卫生间在哪里,我需要洗手。”

红女的双手血淋淋的,不过都是别人的血,就是刚才发出惨叫的守卫。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占尔的呼吸变得急促,神经高度紧绷。

一个合格的代理人,就是一个透明人,完全隐藏于幕后,不会与杀手有直接的接触。

更何况,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个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杀手。

“我说过了,我是来和你算一笔帐的。”

“是格杀令的赏金吗?莱西,你没有和红女小姐说清楚吗?”占尔转头瞪着莱西。

他心里想,难道是因为莱西与红女的合作发生了问题,导致红女亲自找上门来?

也只有这个可能吧,毕竟自己和红女根本就不认识,更没有什么恩怨。

“与格杀令有关,不过与赏金无关。”

“红女小姐,格杀令有什么问题吗?”

“你公开的那两份情报里,提到的关于那个小男孩的情报有误。”

“额……仅此而已?”

占尔没弄明白,自己提供的情报哪里出问题了?

“那个小男孩的情报内,说那个男孩很危险,有极强的格斗水平以及反侦察能力。”

“难道这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很大,那个男孩不是有机枪的格斗水平。”

“呵呵……也许是因为红女小姐太过强大了,所以在我们这样的普通人眼里,极其强悍的格斗天才,在您的面前也显得不堪一击吧。”

“占尔先生,你似乎搞错了,我来这里不是为了炫耀我的武力,我是来和你算账的!”红女的脸色冰冷无比,眼中射出一道杀气。

红女虽然脸色冰冷,可是内心却怒不可遏。

想起昨晚的憋屈,她就更难以遏止心头的怒火。

“那个男孩不只是很危险,应该说是恐怖,所以你所提供的情报根本就是错误的。”

恐怖?红女居然说那个男孩是恐怖?

能够让红女都觉得恐怖吗?

占尔的笑容有些僵硬:“可是您也已经解决了,不是吗?关于我们提供的情报错误的问题,我们愿意做出赔偿。”

“不,什么都没有解决,那个恐怖的家伙,我并没能杀了他,相反还是被他放走的,而作为放我离开的代价,我需要为他杀几个人。”

刹那间,占尔的脸色变得苍白无比:“哪……哪几个人?”

“一直在给他找麻烦的那几个人,比如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