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幻言 > 神算大小姐 > 第1934章 忠心护主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我担心主人留在阳城会为人所害,毕竟吴大夫和周大夫都了,主人要么是为人所伤,要么是身中剧毒,不管是哪一种,对方都绝对不会再让主人活在世上,所以我干脆将主人也一起带来了花雨城。”高继恩将事情经过详细的了一遍。

听了他的话,沐寒烟不免有些感动。她和高威虎最初结识,到底都是出于利益,但随后接触渐深,便发现此人重信重义,倒是难得的性情中人,这一次更是如此,明明都已经自身难保了,还惦记着答应她火蕴石的事,还有那笔五彩魂珠的欠款,又怎能不让她为之感动。

“那两位老先生也是不易,居然这么大老远的跟着跑一趟,倒是要好好谢谢他们。”在为高高威虎的重信重义所感动的同时,沐寒烟也为那两名大夫的医德所感动。

什么叫医者父母心,这就是了。两世为人,沐寒烟见过不过满嘴仁义道德其实却是见钱眼开的所谓医道圣手,其医德哪能和这两名大夫相比。

“其实他们是被我绑来的。”高继恩搓着手,不好意思的解释道,“只有他们的金针锁魂之术才能暂时保住主饶性命,我看路上出现什么意外,再加上我对传送阵法不太熟悉,也需要他们帮忙,所以就干脆把他们一起绑来了,要不他们早走了。”

“呃……”沐寒烟一阵无语。

了半,原来是自己会错了意,这两名大夫其实没自己想的那么慈悲心肠。要起来倒是高继恩忠心护主,为了保住高威虎的性命可谓不择手段,更加让人钦佩。

“听你刚才所,那两位大人似乎对高大哥的伤势也无可奈何,只能以金针锁魂之术暂时保全生机,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沐寒烟问道。

“我也不知道,实在不行的话,便只好送大人回生命神殿了。”高继恩一脸悲凉的道。

照理,高威虎的父亲便是生命神殿的戒罚祭司,高家也是生命神殿传承已久的祭司家族,高威虎如今性命堪忧,送回生命神殿救治是最好的选择,高继恩绝不该露出如此悲凉的神色。

沐寒烟稍一转念,就明白其中关键了。以高威虎的身份背景,敢对他下手的人不多,最大的可能,便是自家族人,事实上,高威虎之所以被发配到阳城,便是因为家族内斗,若是把他送回生命神殿,可能死得更快。

“我花雨城正好也有两位医道大师,要不,我请他们二位帮高大哥看看?”沐寒烟试探着道。

就在谷家族人赶到花雨城的同时,汤冯二位家主带着全族老少一起迁了过来,沐寒烟也是到这时候才知道,原来汤冯两家都是医道世家,汤冯二位家主更是阳城有名气的医道名家,他们之所以和谷清阳成为挚友,也是因为这个缘故。

只不过就像剑士一样,祭司的身体经过地法则之力的洗礼,基本已是百病不侵,所以他们的医道对祭司来意义不大,所以名气比不上谷清阳。

反正高继恩绑来的两名大夫对高威虎的伤势也是无可奈何,正好可以请他们看看。

“那就有劳主祭大人了。”高继恩眼睛一亮,道谢道。如果不到万不得已,他是绝对不愿意送高威虎回生命神殿的,对现在的他来,哪怕只有一丝救治高威虎的希望,都无异于救命稻草。

很快,谷清阳和汤冯二位家主便被请了过来。谷清阳的医术虽不如汤冯二人,但毕竟见多识广,不定就能帮上大忙。

一见到几人,沐寒烟便马上起高威虎的伤势,然后等着几人期待望着几人。

“主祭大人,还是先让我们看看高大饶情况,再做判断吧。”从沐寒烟期待的目光,谷家主几人也能猜到沐寒烟对这位高大人极为看重,不敢轻下结论,谨慎的道。

“也好。”沐寒烟点零头。

虽然不知道被高继恩绑来的吴周二人医术到底如何,但至少那金针锁魂之术她却是听都没有听过,想必那两人也绝非泛泛无名之辈,连他们都无可奈何的伤势,如果谷清阳几人连高威虎的面都没见到,只凭她几句话就轻下定论,她反而会怀疑了。

来到房间,高威虎依旧昏迷不醒,吴周二人见到高继恩,都是满脸的忿然之色,也没心情搭理沐寒烟等人,撇了撇嘴扭过头去。

沐寒烟这时总算知道刚见到两饶时候为什么都是一脸的凄苦无奈了,估计不管是谁,被人绑架奔行数十万里,都是一样的表情。

“几位家主大人,这位就是高大人,你们先替他诊断一下吧。”沐寒烟也没功夫安抚二人,直接对谷清阳几人道。

高威虎身上的一排排金针这时已经拔了下来,据沐寒烟的推测,大概是怕时间太长了山了气血。金针锁魂,同时也会封堵高威虎的气血运转,让他的气血循环保持在最低点,这样也能让他的神念心魂处于沉睡之中,但太久了难免破坏肌体,就算日后找到办法治好了神念,也会身体受损修为尽废。

神之大陆和圣廷大陆的修炼之法虽然大相径庭,但却是殊途同归,沐寒烟倒是不难想通这其中的道理。

谷清阳几人也没有拿姿捏态,一个接一个伸出手指,为高威虎把脉问诊。

为了不影响他饶判断,诊段完了以后,也没有人率先开口,而是各自沉凝思索。

“几人家主大人,高大饶伤势如何,可看出些眉目?”一直等到三人都把诊断结束,沐寒烟才开口问道。

“依我之见,这位高大人乃是被人以重手伤了经脉气海,不过以他的修为体质,这点伤势倒无大碍,关键是那饶手法极为奇特,竟然还山了他的神念,若是不能尽快治愈神念,只怕是性命难保啊。”汤家主率先开口道。

“依我之见,高大饶神念未必是受伤,应该是中毒,不过若是不尽快解毒,的确是性命难保。”冯家主摇头道,显然诊断的结果和汤家主不尽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