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奇幻 > 紫青龙吟记 > 第35章 周母病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天方怀然和周彤咨询一整天,才最终选定五家信誉好的旅行社,二人商量了一下游玩顺序,确定先去陕西渭南的华山、然后去山西大同的北岳恒山、再是河南登封中岳嵩山、接着去湖南衡阳南岳衡山、最后是安徽黄山,预留好路上的时间,就分别打电话给旅行社,预约好时间和陪同的导游,谈好价钱,留下联系方式,二人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这一趟五岳和黄山之行用去了二十多天,黄山看完,二人都被黄山秀丽奇绝的风景所吸引,当看到山下那个七次游黄山的题字,不由得心中赞同,黄山的风景确实值得游玩七次。

方怀然和周彤游完黄山,直接坐飞机回到邯郸,周母照例做了一桌子菜迎接俩人,晚上休息时,因为周彤屋里是一张单人床,住方怀然一个刚刚好,俩人一起住就有点挤,周彤只能和以前一样,睡到周母的房间里。

第二天起床,周彤和方怀然忧心忡忡的说道:“妈昨晚胃疼,一宿没睡好觉,我问她多长时间,她说有半年了,之前她也一直有胃疼的毛病,也就没当回事,我看她都睡不好觉,一会打算带她去医院看看。”

方怀然一听,表情变得凝重起来,点头同意,道:“那别吃早饭了,好像饭后不能检查胃。”

周母起初觉得没事,不想去医院,架不住周彤坚持,三人穿戴整齐,打车直奔市里最大的医院而去。

全套胃部检查下来,方怀然让周彤在走廊里陪周母坐着休息,自己去医生那里取结果,医生见不是本人,就直说是胃癌晚期,也就剩半年时间,建议准备后事。

方怀然拿着检查结果,愣在了原地,半晌方回过神来,追问是不是弄错结果了,医生说扩散很明显,基本不会弄错。

方怀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诊室,靠在走廊的墙壁上,方怀然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周彤周母说,正彷徨无措时,想起了姑姑,拿出手机拨通了姑姑电话,将事情简单的向姑姑说了一遍,问姑姑怎么办。

姑姑听后心下大惊,想了片刻,让方怀然先跟周彤私下说说,然后再决定怎么办。

方怀然觉得可行,放下电话给周彤发了一条短信,让周彤单独过来,不一会儿周彤一个人走了过来,见方怀然这么慎重的叫自己单独过来,内心中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待方怀然把周母诊断情况说了,周彤身体一晃,差点摔倒,还是方怀然眼疾手快扶住她,周彤站定,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方怀然紧紧的抱着周彤肩膀,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就在二人还在诊室外边考虑如何告诉周母时,周母自己找过来,见方怀然正在安慰已经哭成了泪人的周彤,周母先是愕然,随即明白了怎么回事,走到二人面前。

周彤见周母过来,急忙擦干眼泪,强挤出一丝笑容,周母问方怀然检查结果,方怀然忙强笑道:“妈,没啥事,就是有些炎症,大夫说的住院治疗一阵。”

边说边捅了周彤一下,让她配合自己,周彤会意,道:“是,妈,就是有点炎症,住几天院就好了。”

周母倒是比较镇定,伸手要检查报告,方怀然递也不是、不递也不是,扭头看向周彤,希望周彤能给出个主意,周彤此时也没了主意,周母上前一步,从方怀然手中抢出检查报告,打开一看就明白自己是什么病,看完后,说了声没事,咱们回家,转身朝医院外走去。

方怀然和周彤诧异周母的镇定,转身跟了出去,到家后周母就像没这回事一样准备午饭,方怀然和周彤对周母的反应面面相觑,方怀然建议周彤给舅舅打个电话,周彤也觉得应该告知舅舅,让舅舅来看看,回到自己的屋,关上房门,拨通舅舅电话。

中午舅舅和舅妈就赶到周母家里,舅舅和舅妈的到来,让周彤和方怀然找到了主心骨,大家一起吃了顿中午饭,饭桌上方怀然将医生的话复述了一遍,舅舅也颇为镇定,和周母商谈着换家医院再去检查一下,方怀然和周彤这才想起有误诊一说,也连忙提议周母去北京的医院再检查一遍。

周母仍然那么镇定,声音低沉地说道:“应该不会误诊,我这胃疼有半年了,估计刚开始疼的时候就是晚期了,自打小彤爸爸去世,我的身体一直不好,胃也时常疼,想必那时就已经烙下了病根,没事,我挺得住,既然你们都让我去燕京复查,那我就去,不过有件事你们得听我的,如果复查结果也是晚期,我不想剩下的时间都在医院里度过,我知道小方和小彤不差治疗这点钱,我也不是给你们省,我就是不想遭那份罪,到时采取保守治疗,在国内旅旅游,我年轻时也像小彤一样喜欢旅游,现在正好完成这个愿望。”

周彤听到周母如此说,急的大声说道:“妈,你怎么能放弃治疗呢,就算晚期也得治啊”,说罢转头看向舅舅,让舅舅也跟着劝劝。

舅舅也劝了一阵,但周母心意已决,最终大家决定明天就动身去北京复查。第二天,周彤舅舅开车,拉着周母、舅母、方怀然和周彤四人前往燕京,周彤表弟住校,舅母也请假一同陪周母去燕京。

到了燕京在周彤家里歇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几人直奔协和医院检查,下午出了结果,与上一个大夫所说的并无两样,周彤不死心,之后两天又去了两个大医院检查,结果都是胃癌晚期。

晚上回到家里,周母和舅母一起做了晚饭,几人心不在焉的吃了顿晚饭,饭后方怀然和舅母去厨房收拾完,大家一起坐在客厅里,舅舅先开口道:“小彤,结果已经确认了,大夫也都建议保守治疗,不支持开刀做手术,我看你也就尊重你妈的意见吧,孝顺孝顺,顺才是孝,而且开刀既遭罪又不见得能好用,我也不想看到我姐受苦。”

周彤一听舅舅的话,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周母轻轻地搂住周彤,低声道:“小彤,自打你爸过世后,妈因为忧伤,身体一直不好,现在你也结婚了,看你和小方生活过得也很红火,我也就没啥不放心的了,妈不喜欢医院的味道,也怕疼,一想到手术化疗,妈就害怕,不想自己最后的日子在医院中度过,妈想体面走完最后这段人生,你尊重妈妈的选择吧!”

周彤听周母说完,终于控制不住的趴在周母怀里哇哇大哭起来,周母轻抚着周彤的头发,柔声安慰道:“小彤,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妈这一辈没有什么遗憾,年轻时遇到你爸,那时的你爸用小品里的话说,是小伙帅呆了,和你爸婚后生活也很幸福,后来有了你,你继承了你爸的高个和好看基因,品性、学习、跳舞各方面都很优秀,我和你爸都为你骄傲,后来你爸因病去世,我当时就十分悲痛,想跟你爸一起去,只是不放心你,如今你也成家立业了,我走的也没什么遗憾,到了那边对你爸我也有了交代。”

舅舅、舅妈也一起劝周彤,哭了一阵,周彤不知道是否想通,也点头答应周母的要求,打算明天去医院开店止疼药,然后陪周母国内旅旅游。

晚上,周彤躺在方怀然怀里,说起周母的决定,方怀然也劝她尊重周母的决定,沉默好一会,周彤忽然问道:“你之前不说有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丹药吗?你会炼制不?”

方怀然听周彤提起丹药,错愕了一下,道:“上古时期那些丹药的原材料都已经找不到了,而流传下来的那些方士的丹方,我看更不靠谱,多是铅汞之类的丹药,人吃了容易重金属中毒,就算我们修士吃了,也没什么大用处。再说我也不会炼丹,炼丹可不像制符,我画的那些符都有步骤说明,每一步每一步怎么做都很详细,而且成功不成功一试便知,炼丹没有人指导的话入门都难,再说还没有完整的丹方,就算能炼制出来,也不敢吃,万一炼制差了成毒丹呢,用小动物做实验也得需要时间观察。”

“能不能像武侠小说里,用我们的法力给妈疏通经脉呢?”周彤病急乱投医。

方怀然想了片刻,摇摇头道:“好像也是不行,主要是咱俩修炼出来的是法力,可不是小说中的气功,凡人肉体承受不住法力的冲刷,而且咱俩也不懂经脉,妈的病也不是气瘀血滞的病。”

周彤听到两个办法都不行,颓然的看着天花板,半晌后才垂泪道:“那就尊重妈的选择吧,让她高兴的过好最后这段日子,体面地离开吧。”

方怀然紧紧搂住的周彤,嗯了一声,赞同道:“妈说喜欢旅游,那咱俩明天给她开点药,然后问问妈想去哪玩,就找旅行社报个团,咱俩一起陪她到处看看,尽点孝心吧。”

周彤没有答话,只是茫然的望着天花板,仿佛能穿透天花板看到天上的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