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奇幻 > 紫青龙吟记 > 第21章 自驾旅游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大三的生活对方怀然来说比较清闲,四级过了,就意味着学位证已经基本到手,六级可过可不过。

大三开始,上的专业课比大一大二的基础课简单一些,方怀然因此有了更多自由时间,为了修炼太白剑诀,方怀然大部分时间都住在福润家园的房子里。

符剑的炼制还是没什么头绪,方怀然分析单靠朱砂画符炼制符器基本没戏,制符倒是有可能成功,方怀然随即搜集了不少制符的书籍,在房子里练习制符。

周彤也经常住在方怀然那,俩人还不时的在客厅对练剑法,多数时间都是周彤进攻,方怀然手忙脚乱、毫无章法的挥剑阻挡,这让方怀然内心十分不爽,怂恿周彤一起报个武馆,学习拳法和剑术。

因此十一的假期,方怀然和周彤每天都开车出去找合适的武馆,花了整个假期考察了五六个,最终二人选定了太极武道,里面教授剑道和拳道,方怀然在接待区观看教练视频,发现武当龙华剑法比较适合自己,进攻大开大合,气势浑宏磅礴。

和周彤一商量,发现她对于学什么剑法并不介意,只是觉得陪着方怀然一起就挺高兴,方怀然遂决定二人报名学习武当龙华剑,当然学的也只是剑招,方怀然心下怀疑还有配和剑法的呼吸套路,但估计非武当嫡系也很难学到。

对于学不到配合剑法的呼吸,方怀然和周彤毫不在意,因为他们用修炼的真元驱动俗世剑法,更加声势浩荡,方怀然又自己选了一套伏虎拳法,原因是看教练打起来威风凛凛。

时光荏苒,方怀然和周彤过着上课、上自习、学剑、练功的简单生活,十一过后方怀然就鼓励周彤去考驾照,周彤觉得早晚也得学开车,就答应了去学驾照。

方怀然依着自己当初的经验,出钱帮周彤报考了自己那个驾校,又找到自己当初的教练,送了两条烟之后,周彤也顺利地两个月考下驾照。

方怀然对剑法拳法兴趣很大,周彤因为学过跳舞,对于舞剑兴趣不小,同样不觉得练剑苦,二人也算是志同道合。

转眼间就到了期末,方怀然他们在期末考试之前还有个课程设计,手画和电脑各画一张A1图幅的减速机传动装配图。

期末考试过后,学校就放寒假,王锋经过两个月的追求,终于追上了张婷,这事让宿舍的人狠狠的敲诈了他一顿饭。

方怀然则又是先将周彤送回邯郸,然后才自己开车回东北,和姑姑姑父们一起过了一个温馨的春节,方怀然先回学校,在自己家里休息了两天才,才去邯郸将周彤接回。

大三下学期,方怀然和周彤就没再去武馆,剑法和拳法的招式已经学全,剩下的就是应敌时随机应变的拆解招式,二人选定了教室家属区的一个空地,以前是游泳池,后来燕京缺水,游泳池也就荒废了,周边全是树木,隔音不错。

二人每天早起开车去那里练剑,每当路上人少时,方怀然就鼓励周彤开车,在剐蹭了两三次之后,周彤才敢自己开车上路。

二人修炼的剑诀,除了凝聚真元,也有伐毛洗髓的功效,虽然不如筑基丹脱胎换骨、使人由后天转为先天这样霸道,但日积月累也不容小视。

二人体内真元浑厚,身体也得到强化,对于剑招的姿势都能完美的完成,而且修真后反应极快,二人每次对练剑法,精彩程度比之浸淫剑法数十年的高手也不遑多让,有时早起晨练的老人见二人练剑,也常常驻足观望。

到了大三学年结束,方怀然因为有阴阳葫芦不断地转化天地元气,太白剑诀接连突破八、九两层,已经修炼到第十层,周彤的紫霄玄真剑诀也修炼到第五层。

因为八月十三日方怀然的专业去黑龙江农场实习,方怀然和姑姑说了一声,暑假留在学校没有回东北,周彤也被方怀然说服一起留在学校,理由是二人相处了两年多,都没有一起出去旅游,现在因为五一十一两个长假,国内旅游市场火爆,二人也打算来个时尚的自驾游,把燕京周边的旅游景点都玩一下。

周彤被方怀然说得心动,对旅游也神驰向往,俩人大三一年除了学习就是修炼,正好也借出去玩散散心,毕竟修炼也讲究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周彤为了做通周母的工作,允诺旅游完了和方怀然一起回家住几天陪她,才获得周母的首肯。

期末考试一结束,二人就开车上路自驾游,方怀然规划的线路是先往北去承德和木兰围场看草原,玩两三天再去北戴河看海,然后去天津吃麻花吃包子,再转到济南看趵突泉,之后登泰山,最后回邯郸周彤家。

在周彤家住几天后,方怀然和周彤在八月初返校,因为今年是九月十六是学校百年校庆,周彤被选中在校庆晚会上跳舞,八月初就得回学校参加排练。

从燕京到承德只有二百多公里,方怀然和周彤下午出发,开了三个小时左右的车才到承德,暑假才刚开始,宾馆也不是很紧张,方怀然也不想亏待周彤和自己,找了一家四星级宾馆入住,二人打算第二天一早去游览避暑山庄。

吃完晚饭,方怀然和周彤逛起了夜晚的承德,七月的承德天气炎热,周彤穿白色超短裤,粉色半袖衫,白色的阿迪休闲鞋,看得方怀然心里痒痒的,一路逛下来心思全在周彤身上。

回到宾馆已经九点多了,方怀然白天就只开了一个房间,二人在福润家园也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周彤对开一个房间也没有什么反感,殊不知方怀然早有预谋,要在这次自驾游期间拿下周彤。

虽然二人彼此都认定对方是一生所爱,但平常也只不过是搂搂抱抱,方怀然也没强硬要求同床,直到期末考试前听王锋说起李晋和小燕出去开房,方怀然内心才起了心思,寻思着抓住一起旅游的机会,打破最后这层窗户纸。

一进房间,方怀然将房卡插在卡槽里,打开了空调,一屁股仰倒在床上,不愧是四星级宾馆,床上的垫子躺起来十分舒服,方怀然眯着眼睛瞄着同样躺在床上的周彤,提议道:“累了一天了,浑身是汗,你先去洗澡吧,你洗完我再去洗。”

周彤也觉得浑身汗涔涔的不舒服,从行李箱中拿出洗漱用品和睡衣,就去洗澡。

方怀然等了一会,待听到洗手间传来洗澡的水流声,方怀然猴急的脱光衣服,快步的来到洗手间门口,急促地敲着门,边敲边急喊道:“彤彤,我肚子疼,快憋不住啦,开门让我上个厕所!”

周彤不疑有他,裹着浴巾为方怀然开了门,方怀然光着屁股就冲了进去,进去就抱住周彤亲了起来,周彤先是惊了一下,待看到方怀然光着身子抱着自己,也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半推半就的亲热起来,不一会二人拥抱着移到床上,共赴巫山云雨……

虽然是第一次,方怀然仗着自己的好体力及强大的自控力,硬是避免的其他男生初次的快速缴械,云雨初收后,方怀然搂着周彤,低声的说着情话,周彤忽然坐起,问起方怀然有没有安全措施,方怀然尴尬的摇了摇头,周彤算了算时间,略带哭腔的喊道:“惨了,今天正好是受孕的日子,怎么办啊?”

方怀然见周彤要哭,相处了两年多,自己从未让周彤受过气,更别说掉眼泪了,此时见状,心里也失去了往日的镇定,慌慌张张地自言自语道:“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不大一会,方怀然忽然想起之前网上看过的一个紧急避孕药的广告,连忙安慰周彤道:“没事没事,有一种紧急避孕药,之后吃就可以,我现在去附近药店买,副作用不大,咱俩都是修真的,那点副作用更是没影响,没事没事。”

周彤听方怀然提起紧急避孕药,这才内心稍安,听说有点副作用,不过想道自己修真本来就是洗髓伐毛,脱胎换骨,那点副作用是一点不影响自己,催促方怀然去买。

方怀然穿好衣服裤子出去买药,二十分钟左右,方怀然把药买了回来,根据卖药医师的嘱托,给周彤服用一片,并且告诉她十二小时后再服用一片,周彤吃过药,才放下心来。

二人这一番折腾,都感觉疲倦,相拥着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周彤又恢复了以往的平淡,虽然昨晚先是甜蜜,后来惊慌,不过初为人妇,脸上依然神采奕奕,仗着修仙的好体质,初次房事也并没有让她无法下床,方怀然见周彤身体没有问题,就按照原来的计划去逛避暑山庄。

避暑山庄是清代皇帝避暑和处理政务的场所,是中国三大古建筑群之一,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山庄分宫殿区、湖泊区、平原区、山峦区四大部分。

二人先是游览了宫殿区,感觉和故宫的风格大同小异。游览完宫殿区,二人坐船游览了湖泊区,看到了还珠格格电视剧里面的漱芳斋等,最后坐环山车游览山峦区和平原区。

直到晚上五点多,二人才玩完出了山庄,回到宾馆,心有灵犀的再次没羞没臊起来,不过这次周彤坚持要方怀然戴安全套才行,方怀然无奈的听从了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