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奇幻 > 紫青龙吟记 > 第13章 返回学校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天方怀然八点多就爬了起来,毕竟不是自己家,不好贪睡,起床后发现周母和周彤已经准备好了早饭,方怀然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阿姨,你们起来半天了吧,怎么没让周彤叫我啊?”

“我们也起来不久,看你昨天挺累的,就寻思做好饭再叫你,快过来吃饭吧,小彤,你去把椅子摆好。”周母笑呵呵的答道。

方怀然赶紧帮着周彤一起摆放椅子,周彤抿着嘴笑道:“昨晚睡得不错吧,便宜你了,我的床睡得舒服吧?”

方怀然讪讪的讨好道:“必须舒服啊,睡得特别香,床上还有一股你身上的香气,闻着就舒坦。”

周彤白了方怀然一眼,和他摆好桌椅,将饭菜端上,三人一起吃早饭。

吃完早饭后,周母说要出去买点菜,让周彤带方怀然在邯郸玩玩。

待周母走后,周彤问方怀然打算去哪玩,方怀然一个寒假没有见到周彤,此时二人独处,上前搂住周彤,温柔地说道:“你决定吧,我也不熟。”

周彤顺势靠在方怀然肩上,轻声说道:“就在市内逛逛吧去学步桥看看吧,就是一个桥,看完之后去黄粱梦吕仙祠,开车也不是很远。”

方怀然自然无不应允,二人收拾了一下就下楼出发,周彤今天穿的还是昨天那套,方怀然记得周彤冬天好像就两三套衣服,心下决定回北京给她买点好看的衣服,自己也算是小有身家,好像还没真正给周彤买过礼物,看来自己以前光享受幸福,而忽略了付出,

学步桥就是一普普通通的桥,但是作为一个人文景观,他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黄粱梦吕仙祠据说是宋代始建,根据黄粱一梦的典故修建。

方怀然停好车后,和周彤一起去买票,这时门口过来几个卖香的中年妇女,开口推销道:“买柱香吧,里面没有卖的,进去给吕祖上柱香,保佑你们小两口白头到老。”

周彤被说得有点脸红,方怀然觉得应该买点香,就问多少钱一把,中年妇女们纷纷抢着道:“五元。”

方怀然掏出钱包,找出十元钱递给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位,跟她说买一把,中年妇女接过十元钱,递过两把香,转身就快步走了。

方怀然一愣,过了会儿才明白自己遇到强买强卖了,无奈看着手里的两把香,对着周彤苦笑道:“这还强买强卖啊!”

周彤忍俊不禁道:“两把就两把吧,正好一人一把。”

见周彤高兴,方怀然也没什么,小插曲过后,二人就一起买票进去,黄粱梦吕仙祠不算太大,参观人的并不多,二人上过了香,开始参观各个宫殿。

自打修真后,方怀然对于神仙之说并不十分相信,依自己看来,所谓的神仙,要不就是修炼香火神道的修真者,要不就是丹道的修真者,铁拐李应该是修炼阴神之道,民间传说铁拐李神游归来,发现肉身已被焚化,只能附身乞丐尸体,借尸还魂,这真是典型的阴神出游。

方怀然自己修炼的道法,讲究龙虎交会结金丹,金丹碎裂成元婴,和香火神道的功法大相径庭,方怀然的道法本质上以力证道,修炼法力,当法力到了境界自然被提升,香火神道讲究阴神出窍,凝聚香火愿力,也算是天地灵气不足之后另辟奇径。

逛了一圈之后,二人就往回走,周彤忽然说自己肚子疼,要去卫生间,方怀然赶紧带她去了最近的卫生间,过了一会,周彤脸色有些苍白的出来了,方怀然上前关切的问道:“坏肚子吗?怎么脸色这么白?带你去医院看看?”

周彤无力的摆摆手,难受的蹲在地上道:“没事,来大姨妈了,我有痛经的毛病,每次来事第一天都会疼,我原来估计明天差不多来,今天就来了,一会咱俩出去找个超市买点卫生巾,我包里的不够。”

方怀然见周彤站都都站不住,不由分说的用公主抱的姿势抱起周彤,大步的往停车场走去,周彤开始还挣扎说自己能走,见方怀然没有放下自己的意思,而且方怀然力气挺大,抱着自己走这么快也没气喘吁吁,就安心的靠在方怀然肩上,任由其抱着。

将周彤放到副驾驶位置上,方怀然就坐好开车往市内开,半个小时后,发现路边有一个大超市,就将车拐进超市的地下停车场,开着车内空调,让周彤在车上等着,方怀然自己去超市,买了周彤指定牌子的卫生巾,又买了一个电热水袋和一些吃的喝的,去出口结账。

排队时方怀然不禁的想到;以前自己每次路过超市卫生巾货架都有点害羞,不敢细看,生怕别人认为自己是色狼,这次亲自拿着排队付款,竟然没有不好意思,看来有女朋友和没女朋友变化是不小。

买完东西二人就开车回家,到家时刚下午两点,周母见他们这么早回来,刚要问,就看到周彤脸色煞白,进屋都是被方怀然搀进来的,急忙问怎么回事,周彤解释是自己来事了,周母急忙让周彤回屋休息,自己去拿热水袋给她。

方怀然将周彤扶到她自己屋的床上,盖好被子,找出自己买的电热水袋,插好后开始加热,这时周母拿来了热水袋和一杯红糖水,方怀然诧异的道:“这么快?”

周母解释说热水一直有,周彤喝了点红糖水,抱着热水袋一会儿,肚子疼痛减轻了些,周母让方怀然在屋里陪着周彤,自己就去厨房准备晚饭。

方怀然见周彤难受,就把肚里那些笑话存货说给她听,分散她的注意力,存货都倒得差不多时,周彤气色好了点,方怀然疑惑的问道:“以前在学校时也没听你说过你还痛经啊?”

“以前每次来事,第一天我就在宿舍里躺一天,记不记得有时我让你给我送点饭到宿舍楼门口,那时就是,第二天以后就不怎么疼了,我也就没跟你说过。”周彤无力的答道。

方怀然见周彤说话都没啥力气,就让她睡一会,晚上吃饭再叫她,周彤也觉得睡着了能减轻疼痛,闭着眼睛睡觉。

方怀然将房门轻轻关好,来到厨房看看能不能帮上周母什么忙,周母见方怀然要帮忙,口中一叠声说不用他帮忙,坐那看电视就行了,一会周彤舅舅一家来,陪他们聊天就行了。

四点多时,周彤舅舅一家三口到了,周彤舅妈一进屋就去厨房帮忙,周彤舅舅则坐在沙发上陪方怀然聊天,周彤的表弟见表姐在屋里睡觉,就自己在那看电视。

要吃晚饭前方怀然把周彤叫了起来,两家人一起吃了晚饭,饭桌上舅舅当着周母面夸了方怀然一番,丝毫不掩饰对方怀然的满意。

第二天周彤就不怎么难受了,但还是没有什么力气,二人上午十点开车出发,一起返回学校,周母一直送到将二人送到楼下,走之前还叮嘱方怀然以后寒暑假都可以来家里做客,叮嘱周彤好好注意身体,不许欺负方怀然,惹得周彤一顿抱怨,说她向着外人。

二人出了邯郸市区拐上高速,刚开了一个多小时,周彤忽然说道:“有点肚子疼,想去卫生间。”方怀然赶紧查找导航,找到前面最近的服务区。

在服务区停车休息,周彤去上卫生间,方怀然开车加满了油之后,站在车旁等周彤回来。

十多分钟后周彤才出来,方怀然急忙迎上去,关切的问道:“怎么样?还难受吗?要不要在这休息一下吃点饭?”

周彤脸色比昨天好多了,就是看着没力气,想了一下道:“不怎么难受了,八点多才吃的饭,也不怎么饿,到学校再吃吧。”

方怀然嗯了一声,刚要开门让周彤上车,这时传来一阵口哨声,方怀然抬头向声音处望去,只见车后面七八米处停了一辆车,车旁两个穿戴很潮的男人,正不怀好意的看着周彤,吹口哨的正是其中短头发那个,见方怀然看了过来,短发男挑衅地说道:“哥们,你女朋友真漂亮,一起进里面喝一杯啊?”

方怀然见他说话无理,铁色铁青的要上前理论,周彤见状急忙一把抓住方怀然胳膊,轻声道:“别搭理他们,咱们走吧。”

方怀然看了周彤一眼,没说什么,钻进车里,开车出了休息区,从后视镜中看到那两个人并没有开车追出来,周彤就悄悄的松了口气,劝方怀然道:“没事,我没生气,他们就是图个嘴上便宜,以前我高中时见的多了,只要你不搭理他们,他们也不敢怎么样。”

方怀然听周彤说这话语气故作轻松,猜测她父亲去世之后,遇到这种吹口哨的事也只能自己想法解决,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怜爱,侧身握住周彤的左手,坚定地道:“以后再也不用怕了,有事情我给你抗,我保护你!”

周彤见方怀然说的坚定,也用力的点头道:“我相信,有你在我身边,我什么也不怕。”

说完俩人双手更加紧紧的握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