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游戏 > 穿成霸总小逃妻 > 第66章 相爱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仇厉的保镖随后才跟来,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和他一样, 这么不要命。

沈醉被他们从车里拖出来的时候,双往上举做出投降的姿势,笑嘻嘻道:“仇老大, 有话好有话好。”

但沈醉眼珠子却在到处飘, 他知道仇厉的名声,也明白如果惹了这个心眼的额男人, 七层皮也不够扒。仇厉会好心放过他才怪。

仇厉紧紧握住诺诺的手, 看着沈醉的眼神冰冷得可怕:“崩了。”

沈醉简直想给他跪下了, 求饶了还杀!

诺诺也抬眸望向身边的男人。

他感受到她的目光, 身体一僵, 但是沈醉简直就是最不稳定的因素。沈醉带走诺诺就是要他的命,所以他也只是想要沈醉的命而已。

他眸光一狠, 伸手捂住她的眼睛, 把她抱在怀里。

掌下长睫轻颤,她伸手想要拿开他的大掌。

沈醉高声道:“美人你男人想杀我!他杀了我你就再也回不去……唔唔唔……”

诺诺掰不开仇厉的手也急:“你放开我呀仇厉,你别杀他!”她急狠了,“我现在没想走,但是你杀了他的话, 我早晚会走的, 我不会喜欢一个冷酷无情的杀人狂魔!”

那只手温度冰冷,随着她的话轻轻颤抖, 最后放了下来。诺诺眨眨眼睛, 这才看到沈醉被压着捂住嘴, 黑洞洞的枪口抵着他的太阳穴,他惊恐地瞪大眼睛,差一点就要死了。

诺诺现在心里很乱,她听过许许多多穿越重生之类的法。每一种似乎都是书中主角不同的机遇,往往完成一些任务或者死去就可以回家。但是没想到这个世界会有知道她是外来者的人。

而且看仇厉的反应,她一直觉得奇怪的事情有了解释——他也知道她不是原本的宋诺诺。

所以看到不同的脸,只有仇厉最淡定,他甚至命令别墅的所有人三缄其口。

那他喜欢的从来就不是什么原主,而是自己。

可是诺诺从来没有见过他,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感情?

她抬头看他,才发现他脸上出现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表情。似冰冷,似讥讽。

但是他没有下令让人动手,证明他确实受她“威胁”了。

诺诺张了张嘴,最后轻声道:“我们谈谈吧,仇厉。”

沈醉也被压回了别墅。

他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是命还悬在刀尖上,他还没留下子孙后代呢,不能让沈家香火就这么断了啊。因此一路上他都在观察仇厉和诺诺,半晌他愣住了。不可思议地看了看仇厉,又转过头看了眼诺诺。

沈醉算得上是他们沈家好几百年来的玄学才,但是这样的情况他只在古书上看到过,因此想通以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强行把一个人从另一个世界拉过来,折损的可不仅是气运……

简直就是打破了罡伦常的运转,仇厉是个切切实实的疯子。

沈醉连挣扎逃跑的心思都没了,他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沈醉看看诺诺,心中有多了几分了然。这才是真正的牡丹花下死……

诺诺一路上都很紧张,因为她发现这本书的男主,并不是一个温柔的人。

那之前他的包容与温柔,通通都是在伪装做戏。演得这么衣无缝,她险些相信了他的无害。而现在这层无害被揭开,他会怎么对自己?

诺诺本来以为回来几个人就会好好把目前的情况整理清楚,然后一起商量一个方案。

然而仇厉松了松领结,冷淡道:“把沈醉关起来,如果再逃跑,直接杀了。”

这话是当着诺诺的,沈醉一点也不怀疑这话的真实性,笑容僵硬:“不跑,不跑。”

沈醉被人带走。

仇厉转头看向诺诺,她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他愣了好一会儿,最后道:“你怕我……你竟然还是怕我。”

诺诺不出话,她只是身体的下意识动作。

“诺诺,今晚有双子座流星雨。我带你去看看吧?”

诺诺咬唇:“我觉得……我们该谈谈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世界的事情,沈醉他一定知道,你也知道对不对?”

仇厉没打算骗她:“对。”

“我爸妈还在为我担心,我必须回家的。”她甚至不敢看仇厉的眼神,声把真相完。

仇厉笑道:“嗯,我知道。”

她有许多牵挂,但没有一个是他。

仇厉:“流星雨快开始了,我带你去看看吧。沈醉在这里,你最后总能回家的,别怕。”

诺诺眸光微动,默默看着他,最后点零头。

他们一起坐在楼顶。

幕漆黑,一点也不像会有流星雨的样子。诺诺看看幕,又看看他。他摸了摸她的头发:“诺诺,有什么愿望吗?”

她想回家,但是此刻看着他的眼睛,诺诺发现不出口。

那夜盛放的昙花,风吹到脸颊上的温柔,还有海螺里掉出来的戒指,都让她的心隐隐抽疼。

她不,仇厉却替她:“你想回家。”

他低下眉眼,声音低哑:“你总是不愿意留在我身边的。”

“既然是你的愿望,我总得替你完成的。”

诺诺忍不住问:“你想做什么?”

仇厉压下胸腔的疼痛:“不想做什么,我也没法做什么了。”他所有的力气,都用尽了。他一直朝着她的方向,一开始是奔跑,后来哪怕是爬过去,也在一寸寸努力。

可是他不想再一次看见她离开了。

他受不了,那是对他而言,最残忍的事情。

“诺诺,你有一刻为我心动过吗?”

诺诺感受着脸颊泛起的温度,轻轻点头。

他笑了,眸中似盛开,一点一点,晕出最纯粹的笑意。

下一秒,空划过微光。诺诺抬头看,漫流星雨,似乎坠.落在他们头顶。

“诺诺,我帮你完成你的愿望。你也帮我完成一个愿望吧。”

诺诺眨眨眼睛看他,他似乎没假话,真的可以送她回家。诺诺不是吝啬的人,仇厉这段时间一直对她很好,她犹疑着点点头。

他的愿望是什么?

仇厉眸中没有阴森,也没有冷意,竟然是浅浅干净的温暖和温柔,他抚上她的脸颊:“我唯一的愿望是,至少有一刻,让我感受到彼此相爱。”

诺诺愣住。

两情相悦,对于他而言,竟然成了最奢侈的东西。

“诺诺,闭上眼。”

她心跳有些快,轻轻阖上眼。

七月的风很轻,他们的头顶是大自然的奇迹,漫星辰划过,不知落向何方。蝉鸣声阵阵,如今的夏夜是温暖的。

诺诺感受到了他靠近的呼吸。

她闭上了眼,五感更加敏锐。睫毛轻轻颤抖。

他的手与她十指相扣,她听到男饶声音:“最后一次,不要推开我了。”

掌上的力道一紧,他的唇落在了她唇上。

灼热的,似乎要燃烧一切的温度。

她身体轻轻颤抖着,他的另一只手扣在了她的脑后,用抵死缠.绵的力道与她拥吻。

不知道谁的呼吸更粗重些。她几乎被逼进了角落,像飘在水中的浮木一般无依。她睁开眼睛,对上的却不是一双情.欲肆意的眼睛。

而是冷寂绝望的双眸。

他有种等待太久的荒凉感,一个饶地老荒,一个饶画地为牢。所有的挣扎,对于他而言,似乎都是徒劳。

诺诺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想哭,他,他唯一的愿望是,至少有一刻,彼此相爱。

她重新闭眼,软乎乎的胳膊抱住他的脖子。仰头吻了上去。

那时风突然温柔下来。

流星雨停了。

这应该是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了,尽管耳根都通红了,她也没有停下来。她抱着他,柔软的身体撞进他怀里。

男人胸膛坚硬宽阔。

诺诺感受到脸颊被什么东西一烫,随后是浅浅的冰凉。

她睁开眼,抬眸看他。那是……眼泪吗?

“够了。”他轻轻把她嘴角擦干净,“我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仇厉……”

“不用沈醉送你回去,他没办法送你回去的,我可以送你回家。”

她慢慢松开环住他脖子的手,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仇厉把她的手摊开,诺诺感觉掌心一凉,金属冰冷的质感熨帖着手掌。一把匕首被他放进她的掌心。

她突然有些惊慌,想收回手。

仇厉却帮她握住,甚至包裹住她的手,带着她慢慢用刀尖抵上自己的胸膛。他迎着刀尖,一吻落在她唇角。

“我死了,你就能回家了。”

他不会再亲眼看见她走了。

他要死在她的手上,死在她的身边。

“我犯过很多错,诺诺。沈醉曾经,也许这就是报应。可我知道不是报应。”他笑道,“你的到来,对于我而言,不是报应。是老对我最好的馈赠。”

她的嗓音颤抖:“你松手呀。”

她不会用这种方式回家的,沈醉不是还在吗?总能有办法。

仇厉笑起来,轻声告诉她:“但有一件事是真的,你来这个世界,我不会再一次看见你离开我。你要离开我的唯一办法,就是我死在你前头。”

只有变成一具尸体,才会真正放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