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悬疑 > 开棺有喜:冥夫求放过 > 第386章 阴森罗汉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周禹浩一伸手,将我捞进了怀中,笑道:“你吃醋了,”

我怒道:“谁吃醋了,跟一个女鬼吃醋,我可是飞炎将军,这不是拉低了我的层次吗,”

周禹浩得意地说:“我乃堂堂鬼帝,有这么写狂蜂浪蝶前来投怀送抱,是很正常的,只要我守身如玉就行了,”

“切,”我翻了个白眼,说,“你为什么不追,”

周禹浩沉默了片刻,说:“你看到她拿出的那根小木棍吗,”

我点头道:“那东西威力很大,是什么法器吗,”

周禹浩说:“那是佛家的东西,敲木鱼的木棍,”

“敲木鱼的木棍都有那么大的力量,看来是哪位得道高僧的东西,”我说,“难道是五百年前,那个在罗汉寺里出家的秀才,”

周禹浩又沉默了一阵,我奇怪地问:“你今天怎么支支吾吾的,”

周禹浩再次苦笑:“我曾经在师父那里,看过一只没有木棍的木鱼,”

我呆住了,

周禹浩的师父,不就是德信大师,

我顿时就凌乱了,难不成德信大师就是五百年前的那个秀才,

周禹浩道:“我也只是那么一说,不一定就和师父有关,一切要见到唐絮儿之后,才见分晓,”

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德信大师那么德高望重,在我心中就和佛陀一般无二,他居然曾经和一个女鬼有过一段缘分,

这画风怎么看都不对啊,

而且……他五百岁了,

我更加凌乱了,

我回房睡下,这次一觉睡到天明,一大早,外面就传来汽车引擎声和整?的脚步声,我们出来一看,特种部队已经到了,

有了周禹浩的技术支持之后,这支特种部队的装备越来越精良了,周禹浩告诉我,部队里又从大门派去请了一些善于画符布阵的大师,再加上国家某些秘密基地之中早就对鬼物有所研究,因此这些装备的杀伤力是很大的,我甚至看到了一门大炮,炮身上铸造着一个中型的阵法,

“这是你刻的,”我问周禹浩,

周禹浩点了点头:“这门炮,足以将一个摄青鬼轰杀,它能够从周围的空间里吸收灵力,只不过蓄能的时间有点长,一个小时才能发射一炮,”

一个小时就能杀一个摄青鬼,已经很厉害了,军队这次可是赚大了,

这次领队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军官,他上来就给周禹浩敬了一礼,

这位军官名叫李云强,是特殊部队第二团的团长,以前曾是X档案调查组的副组长,

我跟周禹浩说,从部队之中选十个战士出来,最好是无父无母无妻无子,没有牵挂的,说不准到最后,又需要册封镇狱军,

周禹浩脸色严肃地点了点头,跟李云强商量去了,

“姜女士,”熟悉的声音响起,我回头一看,是X档案调查组第二组的组长霍庆佟,之前在恐怖游轮事件之中,我们曾有过一面之缘,

这次见面,他的态度明显要比上次好很多,不仅仅因为我帮过他,还因为我现在身份已经不同,修为上升到了五品,又是全华夏闻名的制符大师,

我们寒暄了几句,他微笑道:“姜女士啊,你看咱们都这么熟了,马上就要一起并肩战斗了,可是我们第二组手头的装备不多了,这很影响士气的,”

我笑道:“霍组长是要问我买符箓吗,”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霍庆佟立刻凑了上来,“我想买一点四品的符箓,你看……”

“四品没有了,我要留着自己用的,”我立刻拒绝,

霍庆佟立刻退而求其次:“那三品总有吧,我买一点三品,你看我带来这几个,都是组里的精英,总要给他们一点保障,”

我摸了摸下巴,说:“看在咱们老交情的份上,我可以匀一点三品的符箓给你,价格嘛,就一张四十万吧,”

“什么,四十万,”霍庆佟惊道,“姜女士,你看我们经费也不是很多,能不能……”

我微微眯了眯眼睛,上次见他的时候,明明那么的严肃,这次倒变成能言善辩了,还会讲价了,

我微笑道:“霍组长,四十万这可是诚心价了,我在拍卖会上,卖的可是五十万,如果不是看在马上就有一场硬仗要打,这个折我是不会打的,何况你们辖区全都是华夏最繁华的地区,还在我面前哭穷,”

霍庆佟苦笑了一声:“好吧,四十万就四十万,姜女士果然能言善辩,你有多少,”

我直接拿出来一叠,递给他,他顿时就惊了,

一叠,

整整一叠,

他数了数,居然有五十多张,惊得他下巴都快掉递上去了,要知道,他们组里也有个制符师,只不过只会画写一品的符箓,二品都算是超常发挥了,就算是一品,一个月最多也就十来张,

现在这么多三品符箓,震得他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你是现金还是转账,”我笑眯眯地问,

霍庆佟立刻问了我的银行卡号,钱很快就转了过来,我心中不由得惊叹,没想到我学了这么多年的画,居然还是鬼画符最挣钱啊,

周禹浩挑选了十个战士,个个都站得笔直,年纪都不大,朝气蓬勃,身上弥漫着年轻士兵的英气,

看着这些少年,我心口有些痛,如果可以,真不希望断送他们的青春和前途,

人已经到?了,我们在叶三叔的带领下开拔进山,山路不太好走,丛山峻林之中,一座寺庙渐渐显现,

“等等,”周禹浩抬手,制止众人上前,然后招呼李云强过来,在他耳边吩咐了几句,然后道:“你们先去寻找鬼巢,这里我来处理,”

众人也看出那寺庙似乎有些不对,都服从了命令,

自从我们一行开拔之后,周禹浩隐隐就成了主心骨,众人都不由自主地被他的气势所折服,

我有些不服气,我前世明明也是个将军,手下千万镇狱军,当年骑着黑色高头大马,手中拿着偃月刀,身后雄兵百万,何等的风光,何等的意气风发,

为什么我这辈子就是个女吊丝,完全没有一丁点的王霸之气呢,

“我和你一起去,”我上前道,

周禹浩回头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高云泉有些不甘心,似乎想和我们一起,被宋宋按住了肩膀,似笑非笑地说:“高先生,没想到你有当电灯泡的爱好,”

高云泉的剑眉皱起,他的尊严和骄傲不允许他做出有辱身份的事,再不甘心,也只能跟着大部队一起开赴鬼巢,

我与周禹浩穿越树林,来到那座寺庙之前,这寺庙已经有七百多年的历史,平日里香火非常旺盛,来此参拜的大都是些大富大贵之人,花的香火钱如流水,

曾经有个土豪,一直没有儿子,在这里上了香之后,回去就得了个大胖小子,为了还愿,他出钱将整个寺庙修了一遍,还给佛像塑了金身,

那可是真金,

可是今天不知为何,罗汉寺却门可罗雀,安安静静,一个人都没有,

周禹浩本想上前敲门,谁知寺门忽然自己开了,一个僧人走出来,朝我们行了一礼,说:“两位施主,我们住持已经等候多时了,请跟贫僧来,”

我和周禹浩互望了一眼,跟着那个僧人走进寺门,却没有去大雄宝殿,而是带我们来到后面的禅房,

“师父,他们来了,”僧人双手合十,说,

“知道了,行建,你出去吧,”苍老的声音响起,我们抬起头,看见一个老和尚盘腿坐在蒲团之上,他年纪非常大了,脸上长满了老人斑,下巴上长着长长的白胡须,身上披着鲜红的袈裟,模样有些憔悴,眼见着命不久矣,

“两位施主,请坐,”老和尚说,“在下法号德知,在此等候二位多时了,”

周禹浩按住我的手,说:“住持等我们做什么,”

“二位可是为了鬼巢而来,”老和尚问,

周禹浩也不避讳,点头道:“正是,住持是想告诉我们一些与鬼巢有关的消息,”

“不,我要说的,与鬼巢无关,”老和尚微微抬起头,看向我们,说:“人间将有大劫难,你们现在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螳臂当车罢了,如困兽之斗,毫无用处,”

我俩都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头,

我开口道:“德知大师还精通算卦看相吗,”

老和尚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那眼神中有着一股强大的气势,让我倍觉压迫,

我的脸色有些发白,后脊背一阵阵发冷,这个老和尚到底是什么人,看起来像是普通凡人,怎么身上的气势这么惊人,

我侧过头看了一眼周禹浩,没想到他居然也被那股气势给压住了,

我彻底惊了,周禹浩可是中级鬼王,

“姜琳施主,”老和尚再次开口了,他居然知道我的名字,“两界大难,要化解只有一个办法,”

我一惊,连忙问:“请住持大师赐教,”

老和尚说:“姜琳施主,你还记得黑光石吗,”

黑光石,

我猛然一震,黑光石是地狱所出产的一种矿石,可以炼制等级很高的法器,这种矿石只在我地狱将军府后面的黑光深渊中有,我的偃月刀就是黑光石炼制而成,

黑光石,黑光石,我抓着自己的头发,他说黑光石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感觉心口剧痛,心里很难过很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