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奇幻 > 守婚如玉 > 第三百四十六章 下聘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安然坐在病房外面,景云端经过检查已经没什么事情了,而且醒了之后一直拉着景云哲的手在里面哭,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要死了一样。

安然也是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景云哲身边带着一个叫陆婉柔的女孩。

女孩看着很漂亮,穿着也大方得体,坐在那个地方安安静静的,一句话都不,也不去看别人,明亮的大眼睛好像是星月一样,流转着不一样的风情。

景云哲在里面陪着景云赌时间里,陆婉柔始终在外面坐着,没动过,也不会到处乱看。

安然观察了这个人一会,发现她穿的特别严实,用一条红色的丝巾把脖子都给围起来了。

要是以前,安然也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把自己的脖子弄的那么严实,但是此时安然想到了一些什么。

安然皱了皱眉,她还有些奇怪,景云哲这段时间这么安静,原来是身边还有这么一个人。

安然身边坐着阮惊云,阮惊云似乎对什么人都不是很在意,即便是眼前的这个女人。

淡然的目光注视着一边,似乎也在等景云赌情况。

阮惊世站在一边,双手插在口袋里面,他也一直在等着消息。

沈云杰此时也在门口站着,沈云杰是跟着阮惊云进来的,安然很意外,景云哲的人不害怕阮惊世,害怕阮惊云。

此时,最着急的莫过于沈云杰了,隔着的虽然只有一道门,但是这道门却让沈云杰好像隔了整个世界一样的遥远。

安然注视着他,虽然他没什么表现,但安然从沈云杰一直注视着病房门口的双眼可以看出,他的整颗心都在景云端身上。

……

病房的门推开,护士走了进去,该给景云端换药了。

沈云杰起身站了起来,迈步朝着门口走去,没人阻拦他就进去了,安然也是挺意外的。

护士回头看见一个人跟着她进去了,一脸茫然,跟着看着英俊的沈云杰脸一红,好帅好酷的大帅哥啊,今这是怎么了,怎么来的都是大帅哥?

沈云杰就跟没看见眼前的护士一样,进门直奔着正哭诉的景云端走了过去,停下伸手去摸了一下景云端哭的满脸泪痕的脸。

护士晕头转向的,好可惜!

景云端一看到沈云杰大眼睛瞪得更大了,吓得不敢动,紧握着景云哲的手不松开。

沈云杰俊脸不上是好还是不好,但他没看景云哲,盯着景云端看,景云端马上挪动了个位置,没让沈云杰摸到她的脸。

沈云杰声音一沉:“别动。”

景云端抽吸两声就不动了。

景云哲抬头看着沈云杰:“你就是沈云杰?”

“我是。”沈云杰坦然答应,黑漆漆的眸子扫了一眼景云哲:“明我会上门提亲。”

“……”景云端有些茫然,提亲?

景云哲沉吟了一会:“我父亲不在,这件事我做不了主,你提亲也为时过早,你不过是个绑架犯,没这个资格,想你死,是件很容易的事情,我无非是不想把事情闹大,你带走了云端,对云端而言或许是因祸得福,但你没有把云端及时送回来,让云端吃了很多的苦,这件事我不会原谅你。”

沈云杰站在景云哲对面,面对景云哲的指责,只是随意笑了一下:“你的意思是,我配不上你家身份地位?”

“你自己认为呢?”景云哲目光深沉如水,并没有太多表情。

沈云杰看了一眼景云端,抬起手从脖子上面扯下来一条链子,扔到景云赌身上,吓得景云端一激灵。

忙着低头去看,是一块玉牌。

“这是我下的聘礼,许戴不许扔,虽然不值钱,但也值你景家半壁江山,既然今配不上,来日方长,等我在京城立足了脚跟,我再来娶也是一样。

这期间,希望你记住,她已经是我的人了。”

景云哲眉头轻蹙,想到些什么去看要吓死的景云端,景云端忙着把玉佩还给沈云杰:“你你拿回去吧。”

“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拿回来不可能了,别丢了。”

沈云杰完看了一眼景云哲,转身去了门外。

出了门迈步便走,头也不回。

安然微微皱眉,她见过阮惊世的嚣张,但是阮惊世的嚣张很张狂,但是这个叫沈云杰的?

安然觉得他那种嚣张,是一种低调中的嚣张。

人走了安然看向对面的病房里面,挺好奇发生什么事情了,看大家都没动,安然起身站了起来,走到病房门口去看。

景云端手握着人家那块玉佩看着,平常没看见,所以有点好奇。

看了看,擦了擦眼泪,她又跟平常那个景云端无疑了。

“哥。”景云端把玉佩给景云哲送过去,景云哲接过去看了一会,反过来是个云字,翻过去是一条龙。

“你收着吧,别丢了。”景云哲见过这个东西,但不是玉佩,是图案,但是在哪里见过,他记得不清楚了。

沈云杰身上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一个围村,能有什么玄机?

景云端哦了一声,把玉佩挂在了脖子上面,冰冰凉凉的放到衣服里面了,哭够了也不哭了,跟着累了,躺在床上开始休息。

景云哲这才安抚了一会景云端,从病房里面出来。

看到安然,景云哲愣了一下,盯着安然景云哲看了一会,那种不上来的感觉,景云哲自己都很奇怪了。

他喜欢安然,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他现在有了陆婉柔,虽然他和陆婉柔之间的感情建立在另一种方式上,但是一个男人同时喜欢上两个女人,景云哲本身也感觉很矛盾。

“让开。”景云哲的态度一沉,安然愣了一下,跟着安然退开去了别的地方,阮惊云眉头深锁,阮惊世转身看着景云哲,景云哲走到阮惊世身边去看陆婉柔:“你去陪着云端,她醒了身边需要人。”

陆婉柔此时受制于人,不然怎么会这么听话,景云哲跟她,她就起身去了病房里面,进去把门关上,坐在一边守着景云端。

景云哲随后坐下,靠在一边看向阮惊云:“为什么带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