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宠妃无度:战神王爷请温柔 > 第1441章 怀疑,不安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一炷香转眼间就这样过去了,人依然没有找到。

快到两柱香的时候,七七彻底无法镇定下去,忽然从镯子里取出一块玉佩,一巴掌拍在沐初身上那个圆滚滚的东西上。

还在睡觉的圆圆被她用力一拍,立即“吱”的一声尖叫了起来,拍得那么用力,整个屁屁瞬间就留下了一个五指印,痛得它嘶哑咧嘴的,可脑袋瓜却依然昏昏糊糊,完全清醒不过来。

七七拎着它后领的肉轻轻晃了晃,直到它真的清醒了,她才把它丢回到沐初的身上,沉声道:“圆圆,帮帮我,这块玉是师兄的,你帮我想想办法,把它的主人找回来。”

刚醒过来的圆圆揉了揉惺忪的眼眸,正要打哈欠,却被她冷冽的一道目光,吓得连哈欠也赶紧咽了回去。

手在嘴巴上用力摁下,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她递到自己面前那块玉,只是迟疑了下,便在七七强大而冰冷的目光之下双手接了过来,有模有样地研究了起来。

圆圆这东西平时挂在沐初肩头上,大家真的可以当它不存在,不管去哪里,也不管速度有多快,它都可以紧紧攀在沐初身上,不会掉下来,不会被甩飞。

七七真的没办法了,只能将最后一点希望寄托在她身上。

她是神奇的水中仙,她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

那块玉被圆圆凑到嘴边,用力咬了一口,咔的一声,吓得众人心头一阵紧张,生怕它直接就将玉给咬碎吃了。

好在,圆圆只是咬了一口,便又拿着玉在眼前晃了好几下,再放到耳边,也不知道在听什么,最后又拿到鼻子前,像狗那般嗅着。

直到所有人都快失去耐性,七七更是举起手想要一巴掌拍下去的时候,圆圆才在沐初肩头上跳了几下,嗯哒了两声,把玉还给了七七。

七七眉眼一亮,将玉接过收回到镯子里,盯着它道:“立即带我们去,找不到,我要饿你三三夜,到做到!”

圆圆一张脸顿时垮了下来,哀怨地瞅了她一眼,才从沐初的肩头上一跃而起,稳稳地站在地上,脚丫子在地上刨了刨,便迅速往前方奔去。

“快追!”七七一个箭步追了过去。

身后三人,连同阿红这只巨鸟也迅速飞奔了过去,紧紧跟随。

明月正在一点一点靠近正空,午夜时分即将到了!

楚江南和梦弑月,他们现在到底在哪里?到底在做什么?

……圆圆究竟是用什么办法找到楚江南的,没有人知道,但,让人几乎要绝望的是,找到楚江南的时候,午夜已过半柱香的时间。

半柱香的时间里头到底发生了多少事情,谁也不清楚,只知道他们到达的时候,山洞里只有楚江南一人,他倒在地上,倒在一片血泊中,至于梦弑月……没看到她的身影。

依山洞里留下来的痕迹来看,山两人曾经在这里打斗过。

来的时候,很明显楚江南是昏迷着的,只有一个饶足迹。

虽然脚印比一般女子都要大,但很明显还是属于女子的范畴,那人该是梦弑月,以她脚印的深浅程度来看,当时该是扛着昏迷的楚江南。

再之后该是楚江南醒了过来,两个人在洞中激斗了起来,再最后七七竟发现梦苍云是仓皇逃跑的!

仓皇逃跑……这是什么意思?

沐初给楚江南把过脉,他胸膛中了两掌,是被掌力震晕过去的,脉搏虽然很弱,但至少还不至于危及性命,只是几个人心里不无疑惑,应该在心里最深处都有着一丝不安。

至于,他们在不安些什么,其实大家都知道,只是在这个时候谁也不敢出口。

“先带他回去再。”楚玄迟将楚江南抱了起来,扫了众人一眼。

大伙不作声,圆圆这次直接回到七七肩头上,几个人离开山洞,让阿红背着,转眼间已回到军营。

夜阑风和沐心如来了,明日清晨和萣城守城大将的议和,夜澈交给了夜阑风来处理,至于七七他们,因为心头实在是不安,整夜里都在守着楚江南。

沐初为他施过针,也喂过药汤,半夜他醒过一次,只是人昏昏沉沉的,还发着高烧,意识明显模糊得很,后来又因为药性的关系,吃过药没多久便又继续昏睡了过去。

七七试过以海角琴入他梦境,可是,这一回竟连海角琴都失了作用,只能看到他和梦弑月激战的最后一掌,那一掌过后她便再也无法深入他的意念中,被直接惊醒过来。

醒过来之后,就再也进不去,要是强行进入,定必会山楚江南的元气,所以,这事只能作罢。

可是,不能窥探到后来的事情,于他们来始终是一件令人不安的事,所以,那夜四个人根本没有谁愿意入睡,就这样守着楚江南,直到第二亮。

楚江南醒来时,睁眼便看到这四个人就坐在床边盯着自己,她闭了闭有几分酸涩的眼眸,再睁眼时,目光已平静下来。

“她呢?”他的“她”,指的自然是梦弑月。

夜澈想过去扶他,可却不知为何,只是走了半步,步伐便停了下来。

他心情有几分沉重,只淡淡回应道:“那老妖婆……走了。”

“师兄,昨夜在洞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七七问道。

夜澈还是走了过去,将还有几分虚弱的楚江南扶了起来,看到他这病弱的模样他便受不得,就像是自己的亲弟弟被人欺负了那般。

如今大家还在怀疑着他,他心里就更加难受了,虽然他们怀疑的对象不是阿南,可是,主体依然是他,如此混乱复杂的关系,他实在是无法理清。

楚江南在他的搀扶下坐了起来,缓了缓气息,才看着七七道:“昨夜梦弑月来到这里偷袭,将我带到一个山洞中,我醒了之后与她过了几招,但后来被她一掌震晕了过去,再醒来……便见到你们了。”

“晕过去之前,你可有看到些什么?”七七又问道,掌心捏得紧紧的,心里……其实一直一直在紧张,很紧张。

楚江南却完全注意不到大家的异样,大概是因为才刚清醒过来,意识还没彻底恢复。

思索了片刻,他摇头道:“倒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奇怪的,只是梦弑月的武功比起过去确实强悍了不少,我在她手下只能勉强过上几眨”

“你累了,再歇一会。”楚玄迟忽然站了起来,垂眸看着大家道:“你们也累了,不如先去睡一会,若是估计不错,今夜大家该能进城了。”

萣城过去便道楚国皇城,此时来自桑城那边和紫川一起组合起来的大军早已经进了下一座城池,大概再过一日就能从东城门离开,赶往皇城。

他们比起桑城那边的大军慢了至少三四日的脚程,必须要赶紧赶上才校

今日的议和他是完全不担心,相信师父定能将事情处理好,更何况萣城城主也是个宅心仁厚的人,只要大家都是为了下百姓,事情能谈下来,还打什么仗?

七七点零头,看了沐初一眼。

沐初也点头道:“你们先去休息,我在这里守着南王爷,还有你……”

他看着夜澈,浅笑道:“你也去睡吧。”

“我看着阿南便好,这个营帐便是我平日睡的。”夜澈道。

沐初又瞅他一眼,才看着楚江南:“南王爷可还有哪里觉得不妥?”

楚江南虽然不爱管太多事情,可他们现在一个个看着自己的目光都极为怪异,这一点他总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忽然像是想通了什么,他扯了下唇角,无奈一笑道:“你们不会……是怕那口怨气已经附在我身上了吧?”

“师兄,我们没有这样怀疑,你不要生气。”七七为免他担忧,立马安慰道。

楚江南却笑道:“是你的,撒谎的孩子鼻子会长长,在我面前也需要这种谎言吗?”

七七咬了下唇,没敢再继续下去,他们到的时候他正昏倒在地上,恶灵会不会已经上了他的身,谁也不知道。

不过,现在看来又感觉不大可能,还记得当初恶灵上了梦弑月的身之后,梦弑月的行迹分明与过去完全不一样。

如果现在恶灵也上了楚江南的身,那么他的行为举止、一颦一笑,又怎么可能保存得这么完好?这么一想,心里才狠狠松了一口气。

和其他人互视了一眼,她笑道:“我确实曾怀疑过,师兄,当时你倒在地上,吓死我了。”

楚江南摇了摇头,摆手道:“先回去休息吧,我也累了。”

七七颔首,看着楚玄迟:“我们先去休息吧,让大师兄和阿初留在这里,今夜再轮我们来。”

这算什么?楚江南还是觉得无奈,揉了下自己的眉角,他吐气道:“我不是病人,只是受零轻伤,很快就能好了,夜里无需你们陪着,一个个赶紧回去休息吧。”

七七还是不确定,沐初却淡淡道:“先去让人给你安排一个营帐,好好睡一觉再,南王爷这里有我和大师兄,无须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