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为什么可以不受断陵谷那份诡异魔力的影响,来自去如?这一点,无殇也想知道。

任何师父的厉害之处,他当然都想学会,只是知道自己现在年纪尚小,很多东西他还学不来。

“阿五……”申屠浩跟在身后,又在喊他。

无殇有点无奈,回头瞅了他一眼:“我师父能人所不能,所以他能做到的事情,你未必可以,不必太介怀,这世上能与他一般强悍的人,只怕找不出几个。”

申屠浩想了想,虽然还是有点不明白,却也不纠结了。

就当……玄公子真有这么厉害,能人所不能吧。

“不过……”下一刻他又想到什么,盯着无殇小小的背影问道:“我们这一路过来,你有没有听说过,他们都在传说,前女皇苍云陛下回来了?”

无殇对他的好奇心快要到无法承受的地步了,但这事师父没有交代能不能说,他只能绝口不提。

“回头,你问我师父去。”他道,这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申屠浩却还在嘀咕道:“你师父太高冷,他不见得乐意说啊,阿五,你看来知道,就不能告诉我?”

“不能。”

“嘿!小小年纪怎么就如何不通情理……”

回去的路上,认了好一会的无名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不打算让他们知道自己亲爹的尸首就在这里头?”

虽然他很清楚如今梦苍云和四海不归在里头修炼,带人进去也许会影响到他们,所以在见到无殇和申屠浩的时候,他甚至想过如果楚玄迟要让他们进去,他会不顾一切阻止。

但他没想到楚玄迟连自己的徒儿都瞒着,看得出无殇那小子对楚玄迟敬爱有加,且以他人小小却沉稳的性格来看,就算知道自己亲爹在里头,只要楚玄迟不允许,他也不会偷偷去碰那些尸首。

至于申屠浩,他对楚玄迟没有那么深厚的感情和纯粹的尊敬,自然不会听他的。

楚玄迟防着申屠浩就好,何必连自己徒弟都瞒骗?他就不怕以后无殇知道了,会怨恨他吗?

“这两日那些尸首绝对不能动,既然不能动,让他看到了又能如何?眼睁睁看着自己亲爹依然暴尸在外,就算没有暴露在所有人眼前,却也不得下葬安宁,他岂能好受?”

楚玄迟难得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回头,淡淡看他一眼,他道:“无名大侠,如此解释,你能听明白吗?”

无名脸色有几分怪异,一点点囧,更多的却是一种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的无奈。

他……想法还是简单了些,不过,这家伙的口吻怎么越来越轻佻,也越来越有某人的味道了?

无名大侠……他是真当他大侠才好,不是的话,大侠个毛。

月光下那两道身影袖长又冷硬,从山林深处提步,这次根本不需要任何隐身术,轻易就已经掠过山谷石壁回到断陵谷中。

走到皇陵一侧,无名停了下来,楚玄迟却依然举步前行。

那个悄悄想跟在他们身后的人同时住了步,不等那个衣衫褴褛却还能一眼看出是个绝顶高手的男子开口,她自己已经举步走出阴暗处,来到他跟前。

无名食指微动,一张脸冷沉了下去。

要是换了过去,这时候他一定二话不说将对方击毙在自己掌下……没剑带在身上的时候,也只能用双掌了。

但他没有忘记七七之前时不时苦头婆心的劝说,不是所有事情都非得要用武力来解决,生命可贵,很多人并不是非死不可。

他看着走到自己跟前的中年女子,薄唇紧抿,沉默。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郭飞注意这些人已经好些日子,之前那个挑起她兴趣的丫头不见了,还有她身边那个病怏怏的绝色男子也不见了影踪,以及那个跟在绝色男子身边的小伙子。

他们一直没有再出现,哪怕看遍整个断陵谷都找不到他们的影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又不是死了被送到外头,唯一能解释的就是,他们已经躲进了这座皇陵的某个地方,例如……下头的密室。

“你知道多少事?”无名垂眸看着她,一张脸没有任何表情。

他在衡量自己该不该杀,这男子气息冰冷,自有一股森寒到死寂一般的气息,郭飞只需看他一眼,便不难看出他的本质。

“你过去是个杀手?”她淡淡问道,倒也不见有多惊慌。

无名眸色在瞬间变得更冷,见此,郭飞忙道:“我不是想要找事,只是有些问题想不明白,想再见见那位姑娘……我是指当初曾经与我一起在那处说过话,且一身尊贵气息的女子。”

见无名依然面无表情,她退了两步,不是因为怕了他,只是不想与他争执起来:“烦你转告她一声,就说我郭飞想见她一面,若她真能带我寻到明主,这断陵谷的另一个秘密,我定会告知。”

“什么秘密?”无名冷声问道。

“小伙子,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么?”郭飞挑了挑眉,见他这姿色,对他倒也讨厌不起来,不过他总是一副想要弄死她的模样,还是让她有几分无奈的不安。

摸了摸鼻子,这次退后是真的因为心里有几分发毛,眼前这年轻男子眼底的杀气可不是闹着玩的。

她终于正儿八经道:“你只要转告她,若能为我引见明主,这皇陵的宝藏,我拱手奉上。”

无名眸色总算有一点变化,虽然脸色还是不怎么好看,不过,这话他却是听进去了。

明明杀气少了几分,但,他人还是冷冰冰地站在那里,这模样弄得郭飞有几分不耐烦了起来。

虽然是少见的美男子,但,数日以来一直在这里受罪,心情也是好不起来。如果不是看着自己的人一个个饱受欺辱,实在不忍心再让他们继续在这里熬下去,她也不会想到主动去找那姑娘。

那天夜里,那姑娘所说的话一直在她脑海中徘徊不去,她总觉得那姑娘或许真的是她的转机。

她终日待在这里,自己外头的兄弟还不知道是生是死,再这么下去,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不如赌一把,赌那姑娘是不是真会让她见到一位明君。

不管是谁,只要能推翻梦弑月的暴政,她愿意一试。

无名冷眼看了她好一会,也不介意她眼底渐渐拢起的气闷,反正,他就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这么盯着她。

“我说你这小家伙,我和你说的话……”忽然,郭飞脸色一囧,竟在瞬间想明白他的意思。

她无奈摇头,直想苦笑:“好了,我这就离开,不偷窥你们半点秘密,可行?”

说罢,一转身便往皇陵前头的空地走去。

一口气走了好一段路才停了下来,听不到身后有什么动静,她迟疑了下,便轻声问道:“喂,小伙子,你走了没?”

身后还是没有任何声响,更没有回应,明明刚才没有听到他的脚步声,就连一点异样的气息都没有,难道他到现在还站在原地盯着她,嫌她走得不够远?

又走了一段,还是听不到身后有动静,这下,郭飞再也耐不住了,霍地回头正要发飙,却不想回头时,身后远处已经空荡荡的一片,哪里还有刚才那男子半点影踪?

她感觉不到他有任何举动,他人却早已在不知不觉中离开,这么厉害的轻功,当真甚少能见。

看来,若是刚才他想要杀自己,只怕也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

郭飞有点后知后觉地不安,没想到自己刚才竟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而不自知,不过,他们那些人随随便便一个都如此厉害,或许,她这次真的没有找错人。

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告诉任何人的秘密,皇陵千百年来的宝藏,没有他们郭家的后人,谁能拿得到?

但愿,她这次真能遇上明君,否则,这天下必将更乱……

楚玄迟回到皇陵下头的密室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去看七七,第二件事,便是去看晶石柱里上头那副画卷。

至于刚才他们在外头的所见所闻,等会无名进来自然可以一五一十告诉楚江南和沐初,无需他来忧心。

七七已经昏睡五日,很快便会进入第六日,再不想办法将她唤醒,到时候皇陵一乱,他也会担心百密一疏的情况下,让她受到半点损伤。

见四皇兄又开始研究那副画卷,同时折磨自己的身子,楚定北无法相劝,只能继续守在一旁,守护师父师娘的同时,也守护他。

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忽然倒下来,毕竟,那张脸真的很不好看。

这次楚玄迟又一口气看了大半个时辰,分明已经看清楚画卷中确确实实有一道身影,但,那身影还是那么模糊。

但,那份模糊分明在自己的关注下,一点一点变得清晰。

只是,还不够……

双眼开始有点睁不开了,就连胸口的气血也更加激烈地翻腾了起来,他深吸一口气,打算伸手揉一下酸涩的双眸,却不知长指抬起的时候,在衣裳上碰到什么尖锐的东西,一点刺痛荡开。

可他没有理会,长指抬起往双眼揉了下,视线却一直没有从画卷中移开过,只是手指似乎碰出了一点血,血珠一不小心弄在眼眸里。

楚玄迟眉心一皱,正要怨起自己的不小心,却不想双眼在碰到一点血腥之后,视线中,画卷里的景象竟莫名清晰了起来。

画卷深处那座孤峰上,分明有个男子迎风而立,独自一人站在那里。

侧脸还是看不清,却能感受到他一身的孤独气息,不过,楚玄迟终于看清了他身上的衣裳,最寻常的衣物,最不易被弄脏的色泽,一身低调暗沉的灰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