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宠妃无度:战神王爷请温柔 > 第1134章 也许,是天意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134章 也许,是天意

不过是片刻之间,七七心里已经想了许多事,忽然,她迎上四海不归的目光,认真道:“梦君大人,我和你做个交易,如何?”

四海不归蓦地回神,淡淡看了她一眼,便端起桌上的杯子,浅尝杯中早已凉透的茶水:“。”

“向我证明你就是四海不归,若你能证明,你可以问我三个问题,我的回答绝无假话。”

四海不归眼底透着什么,似乎对她的提议完全不感兴趣,眼下初见时那点愉悦的光芒已经消逝无踪,这时候的他,整个人看起来有点寡言而疏远:“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无法证明,也不愿去证明。”

“你是吃了什么仙药,还是练了什么武功?”七七不死心地问道。

不料话才刚出口,四海不归便脸色一沉,眉目间竟蓄着一点怒意。

哪怕是在生气,却也是人间最美好的景色。

七七无声浅叹,美男子就是美男子,一举一动也都是美好得一塌糊涂。

长得如诗如画,一张脸就像一幅画卷那般,怪不得梦弑月会一直宠着他,多年不变。

可他真的是她父后吗?要她怎么相信自己的父后看起来,竟和她的夫君一般的年纪?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

“你……”她还想什么,却看到四海不归忽然眉心轻皱,她也才注意到他脸色似乎比一般人都要苍白几分。

四海不归转身轻咳了两声,等气息平复过来之后,才回头看着七七:“我不知道今日为何会宣你进来,也许是从你身上感觉到些什么,但似乎,我俩话不投机。”

他站了起来,淡言道:“你回去吧,今日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他日若有人问起我为何宣你进宫,就你昨夜得罪了我,我宣你来,将你打了二十大板,才将你放出去。”

虽然确实失望了,但因为她曾经念过的词,他对她还是有一种难以解的怜惜:“不想惹来杀身之祸,最好牢记我的话。”

罢,便要举步往亭下走去。

一袭墨色衣袍迎风轻扬,转身之间,又是人间绝色。

七七努力不让自己眼里再生桃花,见他要走,她一颗心顿时就像被挖空了一块那般,哪怕不确定他是不是自己的父后,可他要走了,忽然之间,她真的很失落。

忙从长椅上滑了下来,在他身后追了两步,她道:“你身子不好,可否让我给你瞧瞧?我懂医术。”

“不必。”四海不归头也不回,举步走出凉亭。

七七却还是不死心,看着他,就仿佛看到一个极其重要的人,正从她的生命中一步一步走出去,她知道,要事今日错过,允许以后他都不会再给自己靠近的机会。

为着心中那一份连她都不出的剧痛,她追了过去,站在他身后,咬唇道:“我与你一样,一直都在寻找她,可是,我一直找不到。”

四海不归忽然脚步一顿,风吹在他身上,扬起那件墨色的长袍,也扬起他束在脑后的青丝,丝丝缕缕,一点一点化作画中的一笔一墨。

七七还是不免看得花了眼,可此时的震撼却已不像初见时那般,这时候看着他,只有一种不出的眷恋。

“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来证明,你就是我要找的另一个人?”她依然紧盯着他的背影,诚恳道:“我不会浪费你太多时间,可是,这件事情对我来很重要……求你!”

另一个人……四海不归五指微微收拢,忽然之间竟似将她的话彻底听明白了,没有半点迟疑,他转身往凉亭里走去。

“我需要你一点血。”七七走到他身边,从袖管里取出一只针筒。

四海不归盯着那只针筒,眼底蒙上零点讶异,须臾后,他挽起自己的衣袖,将自己的手臂展现在她面前。

看着他伸到自己面前的手臂,七七心里还是免不了微微乱了下。

她以为梦君该是不好相处的人,可今日相处下来,却觉得他人特别温和,哪怕身上有一份与生俱来的冰冷,但至少对她却是宽容的,却不知他对着旁人时都是这样,还是对她特别例外?

不愿再多想,难得他答应给自己一个机会,她就不再犹豫了。

本是打算要他指尖血,但现在他已经把手臂露了出来,便正合她意。

针头扎在针筒上,她以熟练的动作夹着针筒,将针尖轻轻在他血管上扎了下去。

四海不归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是安静看着她将自己的血弄到这奇奇怪怪的东西里头。

若是换了其他人,岂能让他如此?可对眼前这女子……不知为何,他想惯着她,莫名就想惯着。

曾经,身边那个人过,每个人身上都有一种奇特的磁性,人与人之间会互相吸引,就是因为两个饶磁性对得上,互相吸引,也许是亲情,也许是有情,也或许是爱情。

虽然这些话他并不怎么能理解,但,却一直记在心里,如同她过的每一句话。

只是,他对眼前的丫头绝不会有男女之情,与她也算不上有什么友谊,为何却觉得她就这么入了自己的眼?

难道,只因为昨夜那些凌乱到大部分人都听不懂的话语?

他一直盯着七七,七七却完全没有注意到,全副心思都在针筒上了。

给四海不归抽完血,再拿另一支针筒在自己手臂上抽上一点血,之后她又从袖管里取出一个仪器,也没想起来不该在梦君面前使用地镯。

心里什么别的想法都没有,只想着尽快完成手头上的事,尽快弄清楚梦君的身份。

幸而鉴定仪里头还有一点电量,她安了心,在鉴定仪的两个入口,将从她和梦君伸手抽出来的两种血液分别注入到鉴定仪力。

鉴定仪不能做亲子鉴定,但可以进行白血细胞对比,以此来坚定两个人是否有血缘关系,只是精确度不高,准确率顶多在百分之八十左右。

但,鉴定仪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它可以凭血液验出那个饶年龄段。

看到两种血液对比出来的数据,看到对比率是百分之九十七之后,她一双眼眸已经微微潮润了。

百分之八十左右的准确率,再加上百分之九十七的对比率,好歹……和梦君是父女俩的概率几乎达八成了,是不是?

心里激动得很,她又拿起装着四海不归的血的针筒,在鉴定仪的第三个入口注入他的血液。

当看到显示屏上出来的数据,指示了年龄段在三十敖四十二之间后,七七的心猛地一震,霍地抬头,不敢置信却又完全激动地盯着坐在对面的年轻男子。

他……真的已经四十岁了,只是看起来如二十多岁的男子那般,身上完全看不出半点中年男子的模样。

难道,古代的保养术比起他们现代的还要发达?

可若是如此,宫廷中人为何不见个个都这么年轻?就连历朝历代的皇帝都会随着年月的消逝而老去,那他又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真练了什么神奇的武功?

但不管怎么,一个对比率,一个年龄段,还不足以明什么吗?

眼前的男子真的是四海不归,是那个已经年到四十的男人,是……她的父后。

心头一酸,眼泪差点滚了下来,还好,只是眼角一阵酸涩,她就已经拼命将自己的眼泪忍住了。

当七七震撼地看着四海不归时,四海不归的注意力却全都落在那透明管子之上,他分明看到自己和这丫头的血进去之后,拐了几道弯,随后落在同一个透明的管子郑

让他差点在石凳上坐不住的是,他竟看到他们的血彻底融合在一起!

激动,让他脸上已经保留了这么多年的平静,在这一刻再也维持不下去,目光从管子上移开,紧锁在七七脸上。

他指尖不断在轻抖,好一会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又或者,他想了很多很多的事情,但却没有一件能清晰地在混乱的思维中抽离出来。

她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能与他血液相融?

七七终于注意到他看着自己时那震撼的目光,再看仪器的玻璃管上,心里顿时便明了。

古代人不知道有亲子鉴定这码事,只知道用滴血来认亲。

其实滴血认亲是不准确的,但,他们认定如此。

现在他看到自己的血可以和他的融合在一起,心里是不是已经震撼到无法言语的地步了?

她没有多什么,只是默默将仪器收了回来,放回到袖管里。

明明那么大的仪器,放了进去却彻底不见了影踪,四海不归一句话都没,也没有去怀疑些什么,只是直勾勾盯着她,久久回不过神来。

七七最后将四海不归残余在针筒里的血打进了真空袋里,才将东西一丝不苟地收拾了起来。

他脸色不对劲,以她行医这么多年的经验,一眼便能看出他身上有些她暂时还看不透的毛病,所以,这血她必须要拿回去好好研究。

至于现在,因为刚才那血液相融的一幕,有些事,她必须要面对了。

她本没想过要这么快与他相认,毕竟,现在与他相认对他们所有人来都是一场拿性命当筹码的赌博,但,鬼使神差地,事情还是发生了。

也许,这是意。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残局,还得要好好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