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宠妃无度:战神王爷请温柔 > 第955章 这里也是你的家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955章 这里也是你的家

“姨娘?”沐如画侧头看着沐心如,想了好一会才忽然睁大了眼眸,又惊呼了起来:“难道……难道你就是那个失踪了二十多年的沐将军?你……是姨娘?”

沐心如点了点头,看着刚才进门给他们送消息的下人从里头出来,目光淡然。---手机端阅读请登陆 M.ZHUAJI.ORG---

那下人来到她跟前,大声道:“城主说你们这些白撞的就不要来打搅了,快滚,这里不是你们来的地方。”

“住嘴!”沐如画回头瞪了他一眼。

见五小姐在这里,下人吓了一跳,忙弯身向她行礼道:“参见五小姐。”

“他们都是我的贵客,你竟敢对他们无礼。”沐如画瞪大了一双圆溜溜的眼眸,一脸气愤。

不管眼前这女子是不是她的姨娘,至少慕容七七和沐初还在这里,都是她的朋友,岂能让他胡来?

在紫川的时候她还怕自己三姐会对他们不利,但如今已经到了桑城,就算她三姐要对付他们,也总得要先过了她这一关。

“走,我带你们到我的院子里去,我三姐也许不喜欢你,你不要在这里乱走。”她看着七七,刚才的对峙没了,眼底分明淌过一点点担忧:“你们怎么会一声不哼闯到桑城来?是不是想要为小初初解蛊?”

七七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一半的原因是希望你三姐可以给阿初除去身上的蛊毒,另一半的原因,也正是娘想要回来见见她的娘亲。”

沐如画的目光又落在沐心如身上,只是淡然看着她,一脸从容:“她真的是我姨娘?”

她还是有几分疑惑。

沐心如笑道:“你娘不想认我,这不打紧,只要带我去见见老城主,我是不是你姨娘,到时候一见便知。”

沐如画想了想,才道:“看在慕容七七和小初初的份上,我就带你去见祖母一面。”

就这样,沐如画直接领了三人进了门,至于无名和铁生他们,便被她命人安置在自己的院落里。

老城主所住的庭院叫斋戒楼,年纪大了,清心寡欲了起来,便给自己的院子起了这么个名字,她也好在里头安安静静度过晚年。

沐红邑过去有个习惯,每日都要在祖先的灵位前跪下来给他们上香,上完香之后还得要默念十遍经文。

大家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就连她病重的日子,自己不能去祖先面前去念经,也会差遣自己的贴身侍侍女青桃过去替她诵经文。

这时候青桃正诵完经文从外头进来,见沐如画带着三个陌生人过来,青桃脸色一沉,哪怕对着沐如画也还是冷声道:“五小姐,老夫人病重,此时不见客。”

“你进去和祖母说一声,就说是一个自称叫沐心如的人回来见她了。”沐如画道,在青桃面前,以她五小姐的身份竟也有几分不敢太放肆,足见青桃在沐家的地位。

青桃眼底不知道闪过些什么,琢磨着了下才向她点了点头,转身进了门。

青桃那边还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收到消息的沐念秦却已经赶了过来,她只带了自己的贴身侍女还有义女沐如霜。

远远看到沐心如的身影,她掌心不自觉紧了几分,脚步也放慢了下来,但只是迟疑了片刻,便又加快速度,比刚才走得更快,转眼间已经来到沐心如面前:“你已经被先皇逐出梦族,还回来做什么?”

沐心如似乎早就料到她来了一定是这种态度,她浅浅笑着,面容平静,只看着她道:“若我没有记错,苍云陛下已经给我平反了罪名。”

“可现在却是弑月陛下在掌政。”沐念秦盯着她,冷着脸道:“你当年指责弑月陛下说她陷害你们,如今弑月陛下掌政,对陛下来说你依然是戴罪之身。”

沐心如面色从容,只淡言道:“你莫慌,我只是听闻娘病重,想要回来见见她。”

沐念秦的目光落在她脸上,她脸色还有几分隐隐的苍白,那是一种病态的苍白。

看起来沐心如的身子并不怎么好,再看她眉宇间却没发现有任何异常,只是身子比常人虚了几分,却不见有其他病容。

“怎么?这么多年不见,见到姐姐都不知道喊一声吗?”沐心如却淡淡看着她,眉目和善,与她的严肃完全不一样。

这一声姐姐,沐念秦是没有喊出来,目光却落在沐如画身上。

沐如画一怔,忙道:“女儿从外头回来,在门外遇到他们,这位慕容七七和沐初是女儿的朋友,所以女儿便将他们带进来了。”

“你不辨真假就把人带进来,万一惊扰到你祖母休息,她岂能担当得起?”沐念秦再扫了沐心如一眼,一拂衣袖,举步便往院内走去。

沐初和七七正要跟进去,沐心如却道:“稍安勿躁。”

侧头看着一脸不安的沐如画,她温言问道:“刚才进去那位婢女可是听命于你娘的人?”

沐如画不知道她这么问是什么意思,大家都在一座庭院里的,祖母最恨别人分门别派的,说是谁的人,这话倒是重了。

但回心一想,立马就知道她想问的是什么,看着自己这位姨娘和她的娘似乎不怎么对盘,两个人之间还像是有仇。

倒是看不出沐心如对娘有什么看法,却也不见得有多喜欢。

至于她娘,明显是讨厌沐心如的,若不是看在七七和沐初的份上,她真的不愿意帮这个忙。

迟疑了下,她才道:“青桃是祖母的人,只听从祖母一人之命。”

沐心如安了心,看了七七和沐初一眼。

两人也便安静下来,静心等候着。

果然没过多久便见青桃从里头出来,与沐如画点了点头,便看着沐心如从容道:“老夫人请你们进去。”

这是沐心如离开梦族之后,第一次回来见她的娘,二十多年过去了,沐心如的容颜和当初变化并不大,只是苍老了些。

至于沐红邑,却是比当初苍老太多,如今已经明显是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

两母女见面,没有多余的话语,沐心如来到她跟前跪了下去。

沐初和七七互视了一眼,也走到她身后,扑通两声跪在沐红邑面前。

这位老城主比他们想象的还要硬朗些,本以为是行将就木的老人家,却现在看来似乎还中气十足。

只是七七和沐初都发现了,她眉宇间那份病容确实很深很浓,病成这样,想要救回来,大概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沐心如跪在那里,一声不哼。

沐红邑也只是坐在那里,低头看着她,眼底闪烁着什么,却是久久未曾说半句话。

沐念秦哪怕满脸不耐烦,也只能安静站在一旁,沐如画却是站在她身后不远处,大气也不敢透一口。

比起自己的母亲,她更怕的是她的祖母,就连她母亲都不敢在主母面前放肆,何况自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沐心如才向沐红邑跪拜了下去,哑声道:“娘,我回来看你老人家了。”

沐红邑抬头看了房梁一眼,抬头的时候,眼底分明藏着点点泪花。

但,她身为一城的老城主,哪怕现在已经退居下来,却还是不允许自己在这些晚辈面前失了仪态。

好一会,她才又低下头来看着沐心如,眼底神色还有几分动容,但泪花却是不见了:“起来吧。”

沐心如抬头迎上她的目光,迟疑了下,才终于站了起来。

沐红邑的视线落在依然跪在那里的沐初和七七身上,淡言问道:“这两位是……”

“这位是我的儿子,沐初。”沐心如看着沐初,笑道:“初儿,快喊祖母。”

“祖母大人。”沐初向沐红邑倾了倾身,以对待长辈最大的礼仪跪拜了下去。

七七也向她跪拜道:“祖母大人。”

“这位……”沐红邑的目光落在七七脸上,不知为何忽然竟觉得这女娃子像似有几分面善,可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她。

不过,她这么年轻,自己又像似从未见过。

沐初忙牵着七七的手,看着她道:“她是我的娘子,七七。”

沐红邑点了点头,将目光收回,命他们两人也起来,才让沐心如在自己身旁坐下,终于还是牵上了她的手:“二十多年了,你这丫头一走就是二十多年,为何二十多年来一直不回来见你母亲?”

桑城如今完全已是他们沐家的天下,哪怕是弑月陛下也管不了那么宽,只要她愿意回来,她就有能力保护她,为何迟迟不归?

沐心如却看了不远处的沐念秦一眼,后者只是冷然站在那里,对她的目光完全不屑一顾。

沐心如收回目光,看着沐红邑,温言道:“女儿这二十多年来一直被体内剧毒困扰,能活下去已经不易,根本不宜长途跋涉从紫川赶回来。”

“你是从紫川而来的?”

沐心如点了点头:“近日得一高人相助,勉强将毒除去,只是还有毒素藏于体内,身子大不如前了。”

沐红邑紧了紧握住她手的掌,浅叹道:“能回来就好,回来了就不要再走了,这里也是你的家。”

侧头看着沐念秦,目光虽然淡然,却也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命人给你姐姐和你侄子侄媳妇儿收拾出一间院子来,以后他们会住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