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其实七七并没有兄弟们想象的那么强悍,等回到营帐后,才刚收起海角琴,忽然脸色一变,一转身,一口浊血便涌到唇齿之外。--爪机书屋 WWW.ZHUAJI.ORG--

今日真的太疲累,除了要打仗杀人,还要运功抚琴救人,真气体力都在耗损,这个时候,她能撑着回到帐内已是不易。

执起衣袖拭去唇角的血迹,她慢步走到软塌边。

榻上,楚玄迟依然安安静静沉睡,看到他俊逸面容的一刻,一整个夜晚的疲累忽然就像散去了大半那般。

想要伸手轻抚他的脸庞,但,自己这双手上竟然还沾满了血迹,她现在……太脏,再碰他,只会将他玷污。

想要沐浴更衣,可现在,她累得只想睡觉。

外头,沐初和其他军中大夫们还在忙碌地给伤患上药救治,如果不是沐初逼着她让她回营,她想,她还可以再坚持至少半个时辰的。

但她很清楚沐初的性子,若是自己再坚持,他一定会不顾礼仪,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她抱回来。

她好不容易在兄弟们面前建立起来的强大形象,定会在一瞬间荡然无存。

没错,她就是故意要让兄弟们觉得,她和楚玄迟一样,都是无比的强悍,战场上,军心何其重要?没有一个强悍的领导人,何来的军心?

一旦军心不稳,这场仗打起来可就胜算大减了。

“我真的很累了。”因为身上太脏,就连战袍都没有来得及脱下来,她没有爬上软塌,而只是在软塌边坐了下去。

终于还是忍不住握上了楚玄迟的大掌,她靠着软塌,闭上疲惫酸涩的眼眸,轻声呢喃道:“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么脏的我,但,我累得不想动了,玄迟,我先睡一会,等我醒来后,我再沐浴更衣可好?”

这话说完的同时,人已经彻底沉睡过去了。

躺在软塌上的男子指尖微微紧了紧,想要抬手去触碰她的脸,却是无能为力……

七七并没有睡太久,估摸着也就是闭了闭眼,打了一个盹的时间,外头吵闹的声音忽然又让她惊醒了过来。

睁眼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眼角凉凉的,抬手拭去,竟拭出了两滴清泪。

原来已经累成这样了,累得有几分绝望……她吐了一口气,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气息,做梦的时候可以累,但既然醒过来了,那就不可以再说半个累字。

打起精神从床上爬了起来,一身战袍根本无需更换,看了眼楚玄迟被年一治愈过后、比之前更为安详的睡容,她闭了闭眼,提了一口气,举步便往帐外走去。

小玉儿正要往里头闯进,见她出来,她忙道:“姑娘,东陵浩天和李延的大军都到了,如今,正兵临城下。”

“外头为何这么吵?”他们到了是她意料预料中的事,虽然比她预料的要早到一些,不过,他们一来就兵临城下,情况确实比她想象的要紧急一些。

难道是东陵浩天也收到了她让拓跋飞娅的军队赶来的消息,打算在他们到来之前先攻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心思转念间,只听到小玉儿沉声道:“城中那十几万降军,大部分已经逃离。”

七七闻言顿时一惊,急道:“命人紧守城门。”

她怕那些降兵会主动开城门,从城里逃出去。

“已经多派了人手在守城,他们不敢从城门闯出去,混入了百姓撤离的队伍中,都跑了。”

果然降兵就是养不熟的,如今十几万降兵一走,他们城内只剩下十万余人,十万余人对抗近四十万大军,真的可以吗?

“拓跋飞娅那边可有消息传来?大军什么时候会到达?”七七一边往城门处赶去,一边询问道。

小玉儿道:“至少还要两日。”

“再给她飞鸽传书,让他们骑兵先行,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增援。”

“好。”小玉儿领了命,立即转身离去。

七七唤来惊世,一跃上马,正要往城门赶去,却见梦南天推着轮椅正向她赶来。

她拧眉沉声道:“师父,我要出城迎战,你回去好生歇着。”

“师父陪你一起去。”梦南天脸色一如往常的温和,抬眸迎上她的目光,他浅笑道:“走吧,大家都守在城里。”

七七犹豫了下,终于还是一夹马腹,迅速往前奔了去……

城门处该到的人全都到了,沐初,华恬商,斐荆,姬无双,还有天下第一庄的兄弟们。

一看到多出来的那些兄弟,她眉眼亮了亮,忍不住讶异道:“姬无双,这是……”

姬无双垂眸看着她,温言道:“还有数万弟子在往这边赶往,不过,时间上估计来不及了。”

七七颔首,策马来到华恬商和沐初身旁。

沐初垂眸看着她苍白的脸,沉声道:“你内力受损,今日不要出城了,回到楚玄迟身边,和阿红一起照顾宝儿。”

“宝儿有娘在照顾,还有阿红在守护,不用担心。”她淡淡回道。

沐初倒不是担心他们,有阿红在那里,它自然不会让人伤到宝儿和躺下来的楚玄迟,他担心的只是她,一个弱女子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折腾?

她从操练场回去,前后不到半个时辰,这段时间里只怕也没能好好歇息,彻夜激战,现在又要迎战,这样一个弱女子如何能承受得了?

他心疼,可此时此刻,每个人的心情都这么沉重,心疼,在战场上实在是显得有点多余。

七七不再理会他,楚玄迟尚未醒来,这里大家都听她的。

她策马走在最前头,听斐荆把外头的情形仔细禀报过之后,她忙从惊世的背上跃了下来,与沐初一起朝城楼上而去。

兄弟们整装齐发,全都聚集在城门之内正在等候指令,斐荆命大家稍安勿躁,皇后娘娘决定以静制动,先看看东陵浩天想要如何再说。

城楼之上士兵们守在各个岗位上,弓箭手准备妥当,只等敌军攻城便立即迎战。

七七才刚到城楼顶往护栏前一站,身旁一袭黑衣便出现在视线里,侧头往去,无名脸色依然有几分苍白。

她忍不住皱眉道:“你伤还没好,今日无需你出战。”

无名不说话,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视线便从她同样苍白的脸上移开,落往远处。

那里,大军黑压压地齐集了一片,人数之多实在是罕见,这次东陵浩天是铁了心要把戌绒城拿下来。

这么多兵力集中起来攻占一个小小的戌绒城,哪怕戌绒城对玄国来说是个大城,但动用四十万大军来攻城,兵力也实在是强悍。

玄国这一次面临的强敌真的太多,不知道柒双城那边究竟如何?

七七知道自己劝服不了他,便从天地镯里取出两个望远镜,一个递给他,一个交给沐初。

她又拿了一个放到自己的眼前,沉声道:“像我一样调焦距,可以看清他们在做什么。”

无名和沐初互视了一眼,视线便落在她的指尖上,学着她那般把焦距调好,没想到这个千里眼比他们平时所用的要清晰那么多。

投石机,一看到这个,七七便想起了电影上所看到的情形,一块块巨石被他们投过来,被砸到的兄弟非死即伤,这时候还没有大炮,投石机便成了最厉害的武器。

大军当中轻易便能找到东陵浩天的身影,他一身盔甲高坐在马背上,手里紧握着一枚乌黑的长枪。

枪,原来他最擅长的武器是枪,她一直没见过他用过长枪,以为这些古人用的大多数都是刀剑之类的。

可现在她没有时间去研究他的武器了,视线也不过是在他身上微扫而过,再看大军,延绵十数里,简直数都数不过来。

四十万人,昨日伤了几千,如今数量依然是四十万,这么强大的敌人,他们区区十几万人如何抗衡?

看他们齐集在那里,似乎并不打算立即攻城,七七又调着望远镜,看清在投石机后面那一排弓箭手,她道:“阿初,你们古代打仗是不是先得要通报?还是说打就打?”

无名听得有一点模棱两可的,这丫头说话怎么总是这么怪异?

但沐初却听明白了,他道:“不一定,看对方主将,有些人会在攻城之前会先给守城一方一点时间,考虑是不是要投降。”

“那段时间一般是多久?”七七又问道。

“也是未知。”沐初淡淡回应道:“端看领兵将领的意思,以及他们的作战计划。”

七七听明白了,要是东陵浩天也给他们时间,这时间定然不会太久。

果然过了不久,便见一人一马从对方大军里疾奔而出,迅速往城门这一方赶来。

双方只隔了不到五里路的距离,折合起来也就两千多米,策着马儿来,转眼已到城门。

他停在那里,无惧城楼上数不尽的弓箭手,沉声喊道:“我家三皇子有令,只要慕容七七主动投诚,将戌绒城让出,我们的大军绝不伤城内百姓一人,也绝不会强取豪夺,欺压百姓。但倘若慕容七七不愿投诚,我们便会立即攻城,到时候戌绒城内战火点燃,百姓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害他们的便是慕容七七,你们家的玄皇后。”